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3章 活见鬼
    让董老板近距离和邪祟接触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我想,王磊应该有足够的能力保障他和小张的安全。

    我们重新回到五楼的时候,我感觉这层楼上的阴阳炁场比上次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强了很多,楼里面的邪祟似乎也在慢慢地向楼下移动。

    到学校报到的时候,我身上就只带了青钢剑和番天印,当初在乱坟山下得到的那颗琉璃卵却没带在身上,不然的话,现在只要拿出琉璃卵来,就能轻易地找到两股炁场的源头,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直到我沿着楼梯走上了第七层楼,阴阳炁场突然出现了变弱的趋势,我立即转身,朝着六楼走去。

    董老板见我下楼,就张口想要说话,我立即向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但终究没说什么。

    这座公寓楼上的居住形式是两梯三户,东户面积最大,其次是西户,而南户则是一个大概只有七八十平的小居室,两个电梯通道里面都是空的,站在通道口,能明显感觉到有风从里面吹出来。

    阴气就是电梯通道这边传出来的,而阳气则来自于紧靠电梯通道的西户。

    我站在楼道里,仔细感知着这两股炁场,发现它们正朝我们这边缓缓靠拢。

    不管是阴气还是阳气,都给人一种算不上精纯,但又非常浓烈的感觉。

    一个人就算看不到邪祟,但对于炁场,尤其是阴炁场,都有着来自于天性的感知能力。随着两种炁场的源头离我们越来越近,董老板和小张正下意识地移动着步伐,朝西户的门口那边靠近。

    这是人类趋阳避阴的本性。

    我对王磊说:“看住他们两个,别再往西靠了,那里有邪尸。”

    听到我的话,董老板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他似乎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向西移动了一段距离。

    我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焦虑,但他依旧什么也没说。

    两股炁场在离我们所在的楼道口很近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我向前走了两步,视线落在了电梯通道里,粱厚载说得没错,这里确实有一直鬼物,但它还没达到厉鬼的级别,只不过是一只怨灵而已。但它身上不只有阴气,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戾气,这样的鬼物,只要怨气变成了戾气,就说明手上已经攥着人命了。

    虽说我们对付鬼物的时候能度就度,不得万不得已一般不镇不杀,但沾了人命的鬼物,就只能就地正法了。

    我看它的时候,它也露出了半张模糊的脸,默默地盯着我。

    它是一只比较弱的鬼物,对青钢剑上散发出的纯阳炁场有种天然的畏惧,而西户里的那只邪尸之所以停下来,应该是感受到了黑水尸棺的气息。

    但这种邪祟不像人类,他们没有那么高的智商,见到楼道里出现了这么多鲜活的生命,它们总归还是会冲出来的。

    而且我不打算现在就动手镇压它们,别忘了我现在是在做生意,如果不让董老板亲身体验一下鬼物和邪尸的厉害,他可不打算掏钱。

    我后退了两步,对董老板说:“出现在你们工地上的邪尸,你应该已经见过了吧?”

    董老板嘴角微微一挑:“见过照片了。哼哼,你们这些人,不去影视圈做道具可惜了,那身衣服花了不少钱吧。”

    我也冲他微微一笑:“等会我把它衣服扒下来,给你介绍一下里面的演员。”

    在我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那股阳气又开始向我们接近了,这一次它加快的速度,我这边刚说完话,它已经冲出了西边的门口。

    它身上的尸毒很烈,我不敢让它再靠近董老板和小张了,立即转身冲了过去。

    现实中的流尸比我在照片上见到的还要恶心,照片上只是清晰地照出了他的蛇一般的身子和长在“后背”上的那只钩子一样的手臂,却没有完整地显现出它的脸。

    因为光线太暗,我分辨不出它脸上的皮是什么颜色的,只看到那张脸就像是被强酸溶解过一样,皮肉残缺,很多地方露出了同样残缺的骨骼,整张脸上,大概只有眼球是完好的,它很可能拥有和人类一样的视觉能力。

    就这样一张脸,也不知道当初发现它的王经理是如何保持镇定的。要么那位王经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要么,就是流尸刚从抽水管里出来的时候,面相还没有现在这么不堪。

    我可不打算用自己的后背去触碰这样一堆腐肉,而它似乎也不打算和我正面交锋。我冲到它身前的时候,它突然避开我,然后加速,朝着董老板和小张的方向冲了过去。

    它的举动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但好在它的速度不算太快,我一剑刺出,锋利的剑刃穿透了它的腹部,将它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紧接着,大量毒气就顺着它腹部的伤口喷涌出来。

    我一看不妙,赶紧朝董老板那边看了一眼,却发现王磊已经抱着董老板和小张退到了楼梯上。

    看得出来,王磊跟着仉二爷这段时间,也了解到了一些和邪尸有关的事。他没有向楼下退去,而是快速爬上了通向七楼的半截楼梯。尸毒这种东西比空气的密度要大很多,它们从邪尸体内冲出来之后,很快就会下沉,只有站在更高的位置才能避开这些毒气。

    而且,站在向上延伸的楼梯上,董老板也能清楚地看到我这边发生的事情。

    流尸被我钉在地上之后,就开始扭动身子,似乎想要挣脱出去,可它越是扭动,青钢剑在它身上割开的口子就变得越大,从伤口中用出来的毒气也变得越来越多。

    庄师兄的文档上说,流尸就是靠身上的尸毒来维持行动能力的,所以我一直以为,只要散了它身上毒,也就能暂时镇住它了,可现在看起来,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它体内的尸毒好象是无穷无尽的。

    这时,粱厚载对我说:“它肚子里可能有东西!”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庄师兄的文档上说了,流尸在进食之后,食物在体内腐烂,会产生新的尸毒。

    现在看看流尸的腹部,好像真的鼓鼓囊囊的,里面似乎有东西。

    难道我要切开流尸的腹部,把它吃进肚子里的食物弄出来?说真的,当时我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很恶心。

    所以这个想法刚刚出现我就立即将它否定了。

    原本还想让董老板见证一下鬼物的厉害,不过现在看来,条件不允许啊。

    我叹了口气,对粱厚载:“我要走罡了,你避一避吧。”

    粱厚载二话没说,直接退到了楼梯上。

    我深吸一口气,心至思忖,凝练念力,然后踩出了罡步。

    但也就在我刚刚踏出一个星位的时候,一直藏在电梯通道里的怨灵行动了,鬼物的速度都是非常快的,仅仅是一个刹那,它就从我身边掠过,朝着董老板那边扑了过去。不过有粱厚载和王磊在他身边护着,我也没去管那只鬼物,继续踏出罡步。

    三步九迹,踏遍七星,当我踏下天蓬星位的时候,星力如期而至。

    一套罡步,镇遍天下一切邪气。这句话一点也不假,不管是怨灵身上的阴气,还是流尸身上那变异了的阳气和尸毒,都在压力出现的一瞬间被彻底抹杀了。

    于此同时,我还听到楼梯上传来“吭、吭”的几声闷响,扭过头去一看,才发现粱厚载、董老板和小张全都趴在了地上。

    咦?怎么我现在踩出来的罡步,星力的覆盖范围这么大了?之前一直一个人练习走罡,确实没有留意过这一点。

    流尸身上的阳气和尸毒消失以后,它就变成了一块真正的腐肉,强烈无比的腐臭味顿时飘荡在整个楼层里。而怨灵也随着阴气的消散而灰飞烟灭。

    直到力场散去了,刘尚昂才从楼梯上爬起来,嘴里还抱怨着:“你现在罡步这么厉害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我正要表达一下我的歉意,却突然发现王磊的脸颤了一下,紧接着,他贴在脸上的那张假皮就脱落了下来,露出一脸血红的肌肉。

    看样子,他的这身假皮,质量也没好到能经受住罡步带来的重压。

    没等我提醒王磊一下,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张一抬头,正好看到了王磊脸,他“嗷——”地尖叫一声,竟然昏了过去。

    他先是经历了鬼物的侵扰,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在地上,接着又闻到流尸身上散发出的超浓腐臭味,最后又看到了王磊的脸。只要是个正常人大概都会崩溃的吧。

    董老板也看到了王磊的脸,可他的心理素质显然比小张要好得多,他没有昏过去,只是一直盯着王磊的脸出神。

    王磊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他转过头来问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整张脸皮都没有了,牙齿全露在外面,根本无法正常吐字,但从这几个“啊”的声调上来看,我想他说的大概是:“我脸上有东西吗?”

    我叹了口气,对他说:“你脸上什么都没有。”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脸果真出了问题,连忙低下头去找自己的“脸皮”。

    董老板当时的反应很有意思,在王磊弯腰的一刹那,他好像觉得王磊是要攻击他,猛地缩了一下头,直到他发现王磊之所以弯腰是为了捡起假皮,表情才变得不那么紧张了。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董老板的心理素质确实过硬,在经历了这么多突发性的事件以后,他竟然依旧没有崩溃的迹象。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守阳糖递给他,又朝他扬了扬下巴。

    他怔怔地看着我,过了好半天才开口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说:“你刚才受到了阴气冲撞。吃吧,对你没坏处,就是味道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