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1章 幸运
    王磊仰起头,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而后才对我说:“哦,二爷说了,不管你什么时候去渤海墓,都务必通知他一声。”

    我眨了眨眼:“我没打算进渤海墓啊。那个墓对于葬教来说不是个诱饵吗?我师兄还指望着靠它引蛇出洞呢。”

    王磊:“哦?是这样吗?改天你还是联络一下二爷吧,你来这上学一年多了都没联系他,他可是相当惦念你呢。哦,对了,还有件事,听说你这边接了一单生意?”

    我点头:“对啊,滨海开发区那边有个工地出现了流尸。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二爷确实嘱咐过我,让我帮你把这个案子尽快结了。”王磊说道:“不过这不是我的主要任务。”

    我问他:“那你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王磊“呵呵”一笑,说:“等你那边的事结了,我再告诉你。”

    我发现这家伙说话一点也不坦诚。

    见桌子上的菜差不多都吃干净了,我就到楼下结了账,准备向滨海开发区进发,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回一趟我的工作室,把行李箱放下。

    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八点多了,从学校到我的工作室,再从工作室到滨海开发区,坐车要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而在零八年那会,我工作室所在的区域以及滨海开发区还都比较荒,出租车司机很少愿意在这个时间往那两个地方跑。

    正在我为此头疼的时候,王磊走到我身边,从口袋里掏了一把钥匙出来,说他有车。

    他的车钥匙上还带着一个挂坠,我一看,黄盾黑马,是法拉利的标志。当时我还想,仉家不愧是在渤海湾经营了千多年的世家,果然不缺钱。

    就见王磊一路小跑地去了学校北门那边,没过多久,他就开着一辆奥拓回来了。

    原来只有车钥匙上的挂坠是法拉利的。

    王磊在我身边停下车,摇下车窗对我说:“你个头大,坐前面吧。”

    我看了看副驾驶的空间,连忙摇头:“还是算了,我还是横在后面吧,粱厚载坐前头。”

    说完,我就帮粱厚载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粱厚载也没废话,直接坐了进去。之后我先是将行李固定在了车顶的行李架上,然后才横着钻进了后车厢,告诉王磊我的工作室所在地。

    王磊喊了一声“坐好了!”,一脚踩下的油门。

    你知道吗,我刚听他喊这么一声的时候还在想,难道他这车是改装过的,他特意通知我们一声,是担心我们没有心里准备。

    可车子开起来以后,全程就没上过六十公里,我一直盯着速度盘,每次指针快指到60的时候,发动机就会发出一连串“吭哧吭哧”的声音,然后王磊就得赶紧把速度降到55以下。

    我担心这车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就问王磊:“你这车怎么一加速就惨叫啊。”

    王磊说:“发动机有点问题,不过这破车没多久就该报废了,我就一直没去修。”

    他开车的时候,挂在钥匙孔上的车钥匙链不停地摇,那个法拉利的标志在车子破旧的内饰映衬下,显得特别晃眼。

    粱厚载也忍不住问他:“你怎么在钥匙上挂这么招人的挂件呢,用来骗小姑娘的吗?”

    王磊“呵呵”一笑,说:“就我这情况,还骗小姑娘呢。这个挂件就是我的一个念想,我从上初中那会就特别喜欢跑车,现在我人生的第一个十年计划,就是攒够一辆买跑车的钱。”

    听着王磊的话,我不禁有些感概。

    当初我们从店子村救出他来的时候,还以为他这一辈子就这么废了,即便最终能活下来,但心理上的创伤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痊愈。可现在看来,他的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好得多,如果不是他还披着这样一身假皮,我甚至会以为他就是一个正常人,一个性格非常阳光的正常人。

    我忍不住问他:“你这精神状态不错啊?”

    他“嗯?”了一声,接着又笑了笑,说:“啊,我明白你的意思,庄大哥和仉二爷也说,我能活成现在这个样子挺不可思议的。庄大哥说,当时把我带到苗疆的时候,以为我这辈子可能就这么废了。”

    我说:“其实我当时也这么想的。”

    王磊说:“左有道,你难道不觉得,我是个特别幸运的人?”

    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了。

    幸运?一个懵懂少年,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被卷入了一场原本和他无关的局,父亲和几个兄弟惨死,他又被活拔了皮,经历了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痛苦,最后又被炼成修罗,被关在一个小笼子里,受人控制。

    有过这样的经历,还能说自己幸运么?

    王磊没有等我回应就说道:“你看,我遭了那么大的罪,竟然能奇迹般地活下来,难道不幸运吗。虽然我现在只能披着假皮在外面走动,但庄大哥说了,我现在的寿命比普通人长很多,我就想,说不定在你们老了以后,我突然换上了一身真正的皮肤,你们一个个拄着拐,我却依然生龙活虎的,想象都让人高兴啊,哈哈哈哈……”

    他笑的时候嘴唇不能动,那声音听起来特别怪异。

    粱厚载问他:“你现在的体质,和在店子村的时候也不太一样了吧?”

    王磊:“除了内脏没那么烫了,其他的没什么变化。当初老司和大巫们将我身上的所有戾气都化解了,但戾气一消,我就总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每天必须服用一些补充戾气的药物才能保持清醒。直到仉二爷教我用煞气来抵消戾气消失时产生的副作用,我才渐渐停了药。”

    我说:“也就是说,你现在还能像过去那样瞬移,子弹也打不穿你的肌肉?”

    王磊摇头道:“什么瞬移啊,就是爆发力强,能短距离地快速移动而已。普通的子弹肯定伤不了我。但是我现在的内脏强度没有过去那么高了,如果长时间地快速移动或者发力,我的心脏会受不了的。最近仉二爷教我了一套养生功,说是用来强化内脏和内息的,我刚开始练,不知道有没有用。”

    粱厚载又问他:“对了,仉二爷新收的徒弟怎么样?”

    王磊想了想,说:“仉二爷说他天赋异秉,但也没具体说是怎么个异秉法。目前只知道他在某些方面确实进境特别快,他现在跟着仉二爷还不到两年,刚来的时候干瘦干瘦的,现在却像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特别结实,我估计啊,再不出七八年,他很有可能能达到二爷的程度。”

    粱厚载转过头来对我说:“看这样,七八年以后,仉家又要多一个怪物。”

    就听王磊说:“仉家的人全都是怪物,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像二爷这么强悍,可都是些厉害人物。不过嘛,仉家现在也是问题不断,各房有各房的打算,都不是一条心。”

    既然他聊起了仉家,我就忍不住想多打听一些关于仉家的事情。

    毕竟在我心里一直觉得这个家族太神秘了,总是想好好探究一番。

    谁知我一问起仉家的内情,王磊就开始各种卖关子,一直把话题往别的地方扯,就是不正面回应我的每一个问题。

    我们就这么一边扯皮,一边到了我的工作室,然后又在扯皮中度过了接下来一个小时的路程。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我们总算是来到了滨海开发区。

    出事的工地离海边其实是比较远的,可当我们来到工地外面的时候,却发现小区的规划图上出现了“海景房”这三个字,这三个大字是有人用红色的油漆刷在规划图上的,而且在“房”字的旁边,还画了一个骷髅头。

    我立即拍了一下王磊的肩膀:“车就停在这吧。”

    王磊将扯靠在路边,我将番天印别在腰带上,手持青钢剑下了车。

    此时的滨海开发区非常寂静,公路两侧全都是刚刚建好的楼房或者是眼前这样的工地,除了道路上那一排排路灯绽放出的惨白色光芒以外,所有的楼房都是黑洞洞的。

    我走到规划图前,看了看用红色油漆涂在上面的字迹,又试着感应了一下工地里的气息。

    像这种刚刚开始开发,还有没太多人气聚集的地方,往往都会积攒一些阴气,这里也不例外,但那样的阴气远远算不上浓郁,对人没有任何影响。

    粱厚载来到我身边,对我说:“庄大哥不是说,流尸身上的阳气很重吗?”

    我点了点头:“是啊,可工地里并没有出现这样的阳气。要么这地方根本没有流尸,要么,就是有另外一股很强的阴气将阳气抵消了。确切地说应该是两者互相抵消。厚载,你说,什么样的人会在这个规划图上写下这样的三个字呢?”

    粱厚载:“海景房。我总觉得这三个字好像有什么更深层的意思。唉,如果刘尚昂在就好了,我总觉得那个董老板有问题,可咱们又没办法调查他。”

    我叹了口气,转头问王磊:“我们现在要进去,你一起来吗?”

    王磊:“肯定啊,二爷让我来,也是让我跟着你们见见世面来着。不过你等会啊,我这个车门不太好锁。”

    我急着要进工地,就向他招了一下手:“别磨叽了,你那破车锁不锁的,反正也没人偷。”

    “小心驶得万年船嘛,万一真有人偷,咱们可就回不了市区了。行了行了。”王磊说话的时候,我也听到车门那边传来了“咔嗒”一声。

    完了他还拉了拉车门把手,确认车门锁好了,才一路小跑地来到我身边。

    工地的大门紧锁,保安室里也没有人,无奈之下,我们只能翻墙进去。

    工地的围墙至少高达五米,我一个猛冲,快到墙边的时候奋力跳起,使出八步神行的脚法在墙上快走三步,然后将身子伸展开,举起双臂,手指正好能扒住墙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