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9章 董老板
    我不知道那个酒店是不是上过星的,但从门面上看,这应该是个基础消费很高的地方,停在楼下车子中也不乏豪车。

    一进酒店大厅,就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迎了上来,这个人看起来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吧,肥瘦均匀的身材,他走路的时候步伐十分干脆,颇有一点军人的风骨。他来到我们面前,也不说废话,直接问我们是不是庄老板介绍来的。

    我心想,庄老板大概就是指的庄师兄,于是就冲他笑了笑:“如果你是董老板的人,那我就是庄老板介绍来的。”

    看到他的时候,我觉得他应该是董老板的助理,又或者是董老板公司里的经理什么的,可他冲我微微一笑,说他就是董老板。

    在确认了我们的身份以后,他转身招手,之前站在电梯附近的几个人看到他的举动,也都笑着走了过来。

    相比于董老板,我觉得这几个人更贴合我对“老板”这个词的印象,硕大的啤酒肚、松散随性的步伐,还有手腕上粗壮的腕表以及看人时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

    当时我的我觉得,这些特征才该是老板这个群体应有的嘛。

    写到这,我突然发现,我上大学时的思想很奇怪,明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能主观地去臆测,可在零八年年中的时候,我却变得有些唯心主义了。

    这些人过来以后,董老板就一一向我介绍他们,这些人里有些是做地产开发的,有些是做建材的,总之都是董老板那个体系里的人。

    介绍完这些人之后,董老板又笑着对我说:“哎呀,你看你们也是远道而来,要不然,中午咱们一起吃个饭,大家都熟络熟络嘛。反正工地那边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工呢。”

    之前看文案的时候我就觉得董老板有问题,现在看到他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竟然还要请我吃饭,我就更觉得他不正常了。

    哪个寻常人能在自己工地上出了邪尸之后还像他这样的?

    我摆了摆手,说:“吃饭就算了吧,我觉得还是先去工地看看,处理完你这边的事,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

    董老板大概也没想到我是这样的反应,脸上的笑容在短暂的一个瞬间中僵硬了一下,但他很快又恢复如常,对我说:“怎么这么见外呢,既然来了,就在一起坐坐嘛。”

    我冲他笑了笑:“不是我不想留下来吃饭,是真的还有事。现在方便去工地吗?”

    董老板先是沉默了一小会,接着又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点了点头:“既然大师还有事,那我也不好耽误您的时间不是?不过呢,今天中午我也有应酬,你看看……”

    说话的时候,他还特意侧了侧身子,让我能更清晰地看到他身后的人,这意思就是他今天中午要应酬这些人啊。

    我说:“这样吧,你大致跟我说一下工地那边的情况吧,我心里也好有个谱。”

    董老板立即点头说好,又说他先安排一下,接着就过来。

    之后他就客客气气地对他身后的那帮朋友说:“等会我有点事和大师聊一聊,这样吧,小张,你先带咱们的贵客上去,点好菜,我一定在上菜之前回来。”

    他这边说着话,就有一个腋下夹着公文包的年轻人过来,引着众人朝电梯那边走。

    还有一个人转过头来冲我喊:“大师,有时间联系啊。”

    我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有时间联系?你连我联系方式都没有,联系个屁!

    直到这些人走远了,董老板才长出了口气,说:“本来我也是想请大师单独吃饭的,可是你看,我们这些生意人,就是应酬多,今天中午这场是真的推不掉,所以我还寻思着,让大师一起来,顺便也结识几个新朋友。”

    我脸上还是带着微笑:“以后还会有机会的。董老板,还是说说工地上的事吧。”

    他点了点头,又沉思了一会,说一声:“借一步说话。”,而后走向了大厅旁边的一个打印室。

    董老板快走到打印室门口的时候,还有专人走过来给他开门。

    他转过身来,冲我微微一笑:“这个酒店也是我的。”

    我也冲着他笑:“看出来了。”

    进了打印室,又有人将一个公文包交给了董老板,董老板示意我们随便坐,然后将公文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张打印出来的大型照片。

    那张照片的面积很大,足以占据整张桌子,从画面上看,这应该是某个工地的俯瞰图,上面有些位置还用红笔圈了出来。

    董老板指着其中的一个红圈对我们说:“那东西就是从这个位置出来的,还有这个位置,原先有个抽水机,我们就把那个东西埋在这里了,没想到它又自己爬了出来。”

    我问他:“另外几个地方为什么也被标出来了?这些地方也出现过邪尸吗?”

    董老板摇头:“不是,这几个地方都是工地上见不到光的几个位置。之前我也清人来工地上做过法,那些人都说,怪物白天不活动,晚上才出来。所以我推测,那东西在白天的时候应该就是藏在这些位置的。”

    我说:“你之前请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没把你的事解决了吗?”

    董老板苦笑:“解决什么呀,都是些江湖骗子。还有一个拿了我的钱,说是趁夜进工地,结果进去以后就没再出来过,我估计他应该是从工地侧门跑了。唉,这年头骗子真多。”

    我迎合似地笑了笑,说:“正常,现在这年头,手里有点真东西的人已经不多了。”

    董老板也跟着笑:“嗨,什么真东西假东西的,只要能解决问题就是好东西。其实我啊,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要不是工地上出这些事,我也懒得和江湖术士打交道。”

    我怎么感觉,他所谓的“江湖术士”也包括我呢,而且,既然你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找神棍来处理?

    可生意终归是生意,我也不能将这些想法表达出来,只是问他:“你见过工地上的邪尸了吗?”

    “没亲眼见过,不过老王给我发了照片,”说到这里,他又很突然地转移了话题:“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工地?现在吗?”

    我摇头:“还是等晚上吧,我下午还有点事。”

    听到我的话,董老板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听到他用很小的声音说:“又是晚上,趁着什么都看不清的时候……”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楚,他大概是发觉我一直盯着他,就冲我笑了笑。

    我总觉得这个人怪怪的,但既然是庄师兄联系的客户,应该没有问题吧?

    这时候,董老板问我:“庄老板跟你说价钱了吗?”

    我摇头:“没说,你和他谈过价钱了?”

    董老板笑了笑,报了一个数字,具体金额不便透露,我只能说价钱不高不低,算是中规中矩吧。

    我对他说,这个价算是我的务工费,如果事情比较麻烦的话,我可能要上一些特殊的东西,至于成本,也该由他来买单。董老板很爽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我和粱厚载起身告辞,我们两个离开酒店,而董老板则走向了电梯。

    从酒店出来,粱厚载才对我说:“工地上出了这种事,董老板怎么这么镇定自若?道哥,你不觉得,这位董老板说的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吗?”

    我回过身朝酒店门口看了一眼,撇撇嘴说:“他身上确实疑点很多啊,可我又觉得,既然他是庄师兄联系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粱厚载点头:“嗯,确实。庄大哥和胡南茜不一样,他联系雇主之前,肯定要详细查一查雇主的底细的。我想,董老板可能真的是个无神论者,他也许一直都认为工地上出邪尸,只是一个骗局。”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骗局?”

    粱厚载说:“他也许是觉得,工地上出这样的事,都是别人设计好的。就是为了用这样的局圈他的钱。”

    听他这么说,我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又问他:“那你觉得,董老板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粱厚载:“我估计,他可能会派人跟着咱们,看看咱们想干什么。”

    他这边刚说完,我的手机就响了,是庄师兄打来的。

    我接起电话,庄师兄就立即说道:“仉二爷晚上就派人过去,你晚上在宿舍吗?”

    “在。”我刚应了这么一声,庄师兄就挂了电话。

    最近这几年庄师兄一直这样,干什么都是急匆匆的,打个电话也不让人把话说完。

    话说仉二爷要派谁来,他派人来干什么,这个人几点到我宿舍,我没来得及问,庄师兄也没打算说。

    中午,我带着粱厚载到学校北门找了一家小饭店随便吃了点东西。那家小店的名字我忘了,只记得开店的是一对年轻的东北夫妇,锅包肉做得特别好,这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最常光顾的两家店之一,另一家是个河间驴肉火烧店。

    吃过饭,我回宿舍拿了课本就去阶梯教室上课,粱厚载就在我宿舍里用我的笔记本上网,反正整个下午宿舍里都没人,他也不至于一个人和陌生人接触。

    说真的,就粱厚载这性格,我都无法想象他刚进大学的时候是如何和宿舍的人相处的。有可能他宿舍的人在开学的头几个星期里会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冷漠的人,熟了以后才发现粱厚载其实只是害羞。

    由于我的学习进度比老师的教案进度快很多,所以我去上课就是为了在点名的时候帮我宿舍的几个哥们应付一下,然后整堂课就自学,除非是老师讲到了我前面没能完全理解的内容时,我才偶尔抬起头来看一会黑板。

    在大学里,再也没有老师在我自学的时候强令的看黑板了,我觉得和高中相比,这地方简直就是天堂。

    五点半,我像以往一样回到宿舍,刚进走廊,就看见和我同宿舍的申明海像疯子一样在走廊里狂奔,他一看到我,隔着很远就冲我喊:“宿舍里有人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