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8章 流尸
    我半天没说话,就听庄师兄在电话另一头说,他最近帮我接了一单生意,让我接到粱厚载以后,务必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某某酒店,雇主会在那里等我。

    我问庄师兄:“生意?什么样的生意啊?能说说大体内容吗?”

    庄师兄说:“最近渤海湾一代出现了流尸,那个雇主是个地产公司的老板,最近他们的工地上出现了邪尸捞人的事,你去看看吧。”

    我又问庄师兄:“流尸是什么东西?邪尸捞人?怎么……捞?”

    庄师兄说:“是渤海墓里出现一种特殊邪尸,说起来你这生意弄不好和葬教有关系。详细资料我会发到你的邮箱里,你赶紧去接厚载吧,好好请他吃顿饭。挂了啊。”

    说完,庄师兄就挂了电话。

    我赶紧跑到学校餐厅买了十个火烧,然后就朝着学校南门冲刺。

    我们学校离火车站非常远,一个在城市的最东头,另一个则在城市偏西的位置,如果做公交车的话,这一路过去至少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算路上不堵车一路绿灯,也要四十多分钟。

    而且在早上八点这个时间段,学校南门很难打到出租车。

    不过我运气还算好,刚出校门就碰上一辆过往的空车,我招手、上车,告诉师傅我要去火车站,然后就坐在副驾驶上吃起了火烧。

    十个火烧对于早上这顿饭来说稍微多了一点,我打算吃七个,剩下三个给粱厚载备着。虽然学校里的伙食一直不怎么样,可每天早上的电烤火烧还是很不错的。早上先让他凑合凑合吧,晚上我再正儿八经地请他。

    司机师傅目睹我将七个火烧塞进肚子里,眼都看直了,他好像觉得我吃太多了。其实在那时候,像我这种十八九岁的人,虽然已经过了长身体的年龄,但很多人依旧很能吃,学校食堂里和我饭量差不多、比我饭量大的人都不罕见。

    虽然顺利打到了车,可又碰上上班高峰期,路上大堵,一直到了九点一刻,我才来到了火车站的出站口。

    我远远就看见粱厚载拖着一个用了好多年的旅行箱,站在人堆里左右观望。

    他看上去确实瘦了一些,脸色也不那么好。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不由地地感到内疚。

    我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笑脸。

    粱厚载也冲着我笑:“怎么才来?”

    我把装着三个火烧的塑料袋递给他:“早上还没吃吧,尝尝,这是我们学校餐厅里唯一能吃的东西。”

    粱厚载接过塑料袋,慢慢打开,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本应该是酥皮的肉馅火烧,由于在塑料袋里捂了一个小时,像是被水泡馕了一样,变得软榻榻的。

    粱厚载吃了一口,皱着眉头问我:“你们学校的食堂得惨到什么地步?”

    我一边说着:“平时大家都在外面吃,食堂也就骗骗大一新生。”,一边接过了粱厚载的行李,带着他离开了车站。

    火车站那边还是比较好打车的,我在路边等了十五分钟就等到了一辆车,然后我就带着粱厚载回到了学校。

    庄师兄说的那家酒店离我们学校不远,出了南门向西走一公里就是,我打算先回宿舍,看看庄师兄发给我的那封邮件。

    我记得,那次我带着粱厚载回到学校,事后又很多女生跟我打听粱厚载的情况,还有人问我要他的电话。

    好在我的嘴巴很严,不然的话,粱厚载恐怕要被我们学校的女生纠缠一阵子。

    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看了一下表,才早上十点,平时这时候,宿舍里的台电脑应该都开着,几个人厮杀得不亦乐乎。

    我以为是学校里有什么活动,就跑到对面宿舍看了一下,却发现他们宿舍里也只剩下了一个立志考研的小刘,当时小刘正躺在床上看书,我问他其他人哪去了,他说我们宿舍的人拉着他们宿舍人去网吧了,说是学校今天的网速太慢,老卡。

    我这才放心,回到宿舍的时候,粱厚载已经打开了我的笔记本。

    邮箱的帐号密码他都知道,他一边输着密码,一边对我说:“你们宿舍竟然没有脚臭味。”

    我笑了笑:“我刚来的时候宿舍里有个汗脚来着,实在受不了他的味道,我就去找仉二爷要了个治脚臭的药方,让他泡了半个月就好了。”

    “对啊,我都忘了仉二爷也在这个城市了。”粱厚载说:“唉,你是不知道我们宿舍,那味道,跟咸鱼铺似的,我平时都不爱回去。关键那股脚臭不是病理性的,我们宿舍有个人,两年了,我没见过洗过澡洗过脚,你说他两句吧,他就跟你扯什么行为艺术,一套一套的。”

    说完间,他下载了庄师兄发过来的附件。

    庄师兄发过来的,是一份既有图片也有文字的word文档,从那些照片上,我一次见到了流尸这种怪异无比的邪尸。

    这种邪尸一看就是由人类的尸体转化而来的,可它们的形态看上去不像人,更想是一条蛇。

    单凭一张嘴,我也很难去描绘文档上附带的那张照片,但庄师兄写在图片下的文本却解释了很多问题。

    文本上说,这种邪尸全都是由进入渤海墓的佣兵变成的,他们在死前都曾被影尸缠身,浑身的骨骼全部被压碎,只有头骨是完好的。成尸以后,他们的两只手臂上的肌肉会变得非常僵硬,形成一个类似于“肉钩”的形状,它们攻击人的时候,就会用这样的“钩子”将猎物勾住,送到自己的嘴边。

    我不会记错,庄师兄的文本上写的就是“猎物”这两个字,和普通的邪尸靠寻找阳气攻击活人不同,这些流尸攻击人和其他动物,只是为了进食,而且支撑他们活动的力量源泉也不是尸气,而是尸毒。

    从照片上,流尸的身体表面浮着一层淡淡的绿色雾气,这股雾气就是从他们体内伸出来的尸毒,由于流尸身上的皮肉都处于半腐烂状态,尸毒确实很容易从体内渗透出来。而因为不具备消化能力,被他们吃下去的东西在腐烂以后,也会变成尸毒。

    文本上还说,流尸身上不但尸气弱,而且不具备阴气,他们身上的尸毒属于阳毒,所以它们非但没有阴气,而且阳气很重。

    这点东西虽然阳气种,但又特别惧怕阳光,只要到了太阳底下,它就没有行动能力。

    看到这样的文本,当时的我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我觉得流尸这种东西不像是邪尸,而更像是一种毒物。

    文本上还说,目前已经可以确定所有的流尸都是从渤海墓里出来的,至于佣兵被影尸杀死后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切的论断。

    然后文档中又提到了眼前这笔生意的具体内容。

    上面说,我们的雇主是当地一个大中型房产公司的老板,为了对我的客户信息进行保密,姑且称他为董老板吧。

    几个月前,董老板在滨海开发区那边拿了一块好地,原本打算建沿海公寓的,可当施工队打机井的时候,却从排水管道里抽出来了一直流尸,这东西一经出现,工地上立即炸了锅。好在流尸刚出现的时候正好是白天,它没有行动能力,没有工人受伤。

    诡异的是,监管工地的王经理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将流尸埋了,安抚了工人之后,继续施工。

    可流尸一入地,立刻就恢复了行动能力,又从土地里头钻了出来,可一见到阳光,又不会动了。

    当时就有很多人目睹了流尸从地下爬出来的景象,那些人吓坏了,说工地上出现了邪物。

    王经理这才将这件事报告给了董老板,董老板就让大家先停工休息半个月,半个月以后再开工。工人走的时候,王经理也没有特意去处理那具流尸,就让它这么躺在工地上。当工人全部撤离以后,王经理也走了。

    而在工地停工之后,他也请人过来看过风水什么的,有一个风水先生是晚上来的,却无故失踪了,至今没有找到人。

    直到两天前,庄师兄才知道了这里的事,并和董老板联系上的。

    看完庄师兄给我们的文档,粱厚载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整件事从发生到现在,董老板他们的反应很奇怪啊。碰到这种事不报警,反而把邪尸埋了继续开工,就好像对邪尸的出现早有心理准备似的。而且他们遣散工人的时候,竟然没有将流尸处理一下……这些,都不像是正常人干的事情。”

    其实我也是看完文档才明白庄师兄为什么特意把粱厚载叫来,这件事中的疑点很多,粱厚载的高智商将发挥很大的作用。

    我就问粱厚载:“依你看,这到底是咋回事?”

    粱厚载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清楚,要见过董老板以后才知道。”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接起电话,庄师兄的声音如期而至:“你接到厚载了吗?”

    我说:“接到了,我们俩刚把你给的文档看完。”

    庄师兄“嗯”了一声,又对我说:“今天晚上还有一个人过去找你,我把你的电话给他了。”

    我问庄师兄谁要来,庄师兄笑着说:“这个人嘛,你认识,但如果他不做自我介绍的话,你一定猜不出他的身份。”

    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心里正奇怪,庄师兄已经挂了电话。

    去见董老板之前,我先带着粱厚载去了一趟学校附近的商场,给他换了一身看起来比较成熟的行头。

    上了大学以后,不知道是受大环境的影响还是我自身的虚荣心强了,那时候的我有点“装”,总觉得穿着一身运动服去见雇主,人家可能会瞧不上我们。

    十一点半,我和粱厚载就来到了学校西边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