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5章 逝者如斯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粱厚载、刘尚昂还有罗菲全都回来了,他们陪着我一起熬过了人生中最难熬的那几天。

    可在师父过完头七之前,和师父最为要好的陈道长却一直没有现身过。

    头七过后,我们将师父的遗体送到了火化场,因为守正一脉的葬礼一切从简,没有仪式,也没有多少人来送葬,除了夏师伯、赵师伯,还有粱厚载他们以外,只有刘寡妇和王强来了。

    起初我们是不打算让刘寡妇来的,可刘寡妇说我师父对他有恩,不论如何,她都要送我师父最后一程。

    赵师伯嘱咐过我,在我师父走的最后一刻,我不能哭,要让我师父安安心心地走。

    经历了连续几天的悲伤之后,看着师父的遗体被送进火化间,我整个人都是麻木的,可在我清理师父的骨灰时,我却突然意识到在此时此刻,师父真的没了,从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我已经再也无法看到他的样子。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快崩溃了,可我没哭,只是咬着牙,将师父的骨灰一点一点地扫进了骨灰盒里。

    冯师兄虽然没有见证师父的火化,但他早已经将车停在了火化场门口,我抱着骨灰盒上了冯师兄的车,准备将师父带回寄魂庄。

    那天的天气晴朗,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给人一种喘不上气来的压抑。

    车子慢慢地驶离了火化场,开到了连着山脚的小公路上,在路边,一个穿着戏泡的人一直在注视着我们,他的腮上挂着假胡子,脸上涂着油墨,没人知道他是谁。

    一直到车子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突然提了一口其,高声唱了起来:“师爷说话言太差,不由我黄忠怒气发。一十三岁习弓马,威名镇守在长沙……”

    这声音,不是陈道长又能是谁?一曲定军山,原本气势如虹,却被他唱得肝肠寸断。

    冯师兄长长叹了口气,他稍稍放慢了速度,似乎是想让我师父多听一会。可定军山这首曲子很长很长,没等陈到帐唱完,车子已经到了山脚下,走过一个拐角,我们再也无法从后视镜里看到陈道长的身影。

    就在这时候,在我身后的那条路上传来了陈道长的悲嘶声:“老柴,你走好啊!”

    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抱着师父的骨灰盒泣不成声。

    我已经无法回忆起走了多久的路,又是在什么时候回到了寄魂庄,只记得师父下葬的那天,所有人都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我默默地将骨灰盒放进了挖好的土坑里,粱厚载和陈道长默默地填土、掩埋。

    和守正一脉的历代先辈们一样,师父的坟头上没有碑,但在这片规模不大的坟地上,他的坟头却是最高的,也是唯一一个土壤暴露在外,还没有长出野草的。

    按照我们守正一脉的规矩,师父去世以后,我应该在寄魂庄守丧一年,在这期间,我不但不能离开寄魂庄,也不能参于鬼市的事。

    可就在师父下葬后不久,高考成绩下来了,我的成绩虽然比不上一年前的罗菲和粱厚载,但也足够进入一个还算凑合的二本院校。

    夏师伯和赵师伯都建议我去上学,说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别因为门派的老规矩坏了我的前程。

    几天以后,我妈打来了电话,说志愿的事情她和我爸会帮我张罗,让我好好给我师父守丧。

    零六年的时候,山东就已经是先考试,成绩下来以后再报志愿了,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个样子。

    入取通知书下来以后,庄师兄跑了一趟我将要去的那所学校,还没正式开学就给我办理了整整一年的休学手续。

    但即便是休学,庄师兄还是领会了我这一个学年的课本。

    当时我爸妈觉得我喜欢玩电脑,就给我报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庄师兄虽然拿来了书,可寄魂庄里没有电脑,于是在给我师父守丧的这段日子里,我只能每天对着书本上的东西发呆,幻想我坐在电脑前打开了TubeC的界面,幻想着某月某日,我在某个实验室里肢解了一个台电脑。

    师父曾说过,时间是个很厉害的东西,它可以将你的一些记忆消磨殆尽,也能让你忘掉悲伤。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在师父下葬的三个月以后,我再到他的坟前打扫的时候,已经不会像之前那样心疼。晚上睡觉的时候,梦里也不仅仅是他生前的音容笑貌,在那些梦里,也出现了别的东西。

    五个月以后,我第一次在和庄师兄聊天的时候笑出声来,六个月过去,逝者如斯。

    也就是在第地六个月和第七个月之间,林子里飘起了毛毛雨,那时候已经入冬,一旦飘雨,湿气就会混着寒气占领十里大山。

    这里的冷和北方的冷是不一样的。

    在北方,除了那些港口城市之外,大多数地区都是干冷,有时候赶上寒流,风从人脸上吹过以后,先是一阵彻骨的冷,回到有暖气的屋子里以后,脸上就开始火辣辣得胀痛,我也曾在东北待过,东北的冷是一种要命的冷,冷到让人忘了自己还有耳朵和鼻子,我听说过有人在东北冻掉耳朵和鼻子的事迹,如果不是亲身体验过那里的寒气,我也许很难相信那是真的。

    和北方凌烈直接的寒冷不一样的是,南方的湿冷就像是熬冰粥一样慢慢消磨着人们身上的热度,它会一点点地渗入你的皮肤,钻进你的骨头,起初,你就觉得有一点点凉,然后感觉到很浓的寒意,这股寒意会不断增强,直到你环抱着胳膊打抖、冷到无法自持。

    我从小在北方长大,习惯了山东的冬天,突然要在蜀南过冬还真的有些难以适应。

    庄师兄怕我受不了这里的湿冷,还专门为我买了电暖气和暖风机。

    平时,我都是在每天早上六点之前给师父扫坟,可由于下雨的缘故,那天的天色阴得厉害,空气中的寒意也比以往更强,我躲在被窝里吹着暖风,一直到了六点半才起床,草草吃了些东西就去了坟地。

    可当我来到坟地的时候,却发现师父的坟前正蹲着一个头发全白的陌生老人,他的左手拿着一瓶白酒,有时候自己喝一口,有时候则朝我师父的坟前洒一点,他的右手则一直放在坟头上,口中说着听不清的话语。

    我感觉,他就像是正扶着我师父的肩膀,对着师父说着什么一样。

    我朝他走了几步,他听到了脚步声,才缓缓转过身来。

    又圆又大的眼睛,硕大的鹰钩鼻,薄薄的嘴唇,这个人的面相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消瘦的猫头鹰。

    他不是别人,是我的同门师伯赵宗典。

    多年不见,他看起来老了很多,华发变成了银发,脸上的皱纹也比过去多了、深了。

    他看到我,原本耷拉着的一张脸上突然展开了笑容:“哦,有道都这么大了。”

    我本能地想问师伯怎么回寄魂庄了,但想一想也知道,他是来看我师父的。

    师伯将酒瓶放在师父的坟旁,慢慢站了起来,他看着我,笑容慢慢枯萎下去,过了很久,他才问我:“你师父什么时候走的?”

    我看着师父的坟头,说:“整整半年了。”

    师伯“哦”了一声,又转过身,对着师父的坟头出神。

    我没有打扰师伯,拿着笤帚来到师父的坟旁,漫无目的地清扫着,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清理些什么,只是觉得如果每天不到这里来看一看,扫一扫,就好像少了点什么。

    师伯突然问我:“你师父临走前,有什么事嘱咐你吗?”

    我摇头:“没有,师父是在我高考的前一天走的,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师伯长长叹了口气:“是啊,你师父就是这样的性格。一辈子都在为别人考虑,临了临了,也不愿意拖累你。”

    听到师伯的话,我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后,师伯将坟旁的酒瓶拿起来,并将它倒转,一口气把所有的白酒撒在了坟前,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辛辣的酒味。

    师伯将酒瓶随手扔进了竹林,对我说:“别告诉赵宗信他们我来过。”

    我对师伯说:“师伯,这次你回来,就别再走了吧?”

    “不走不行啊,你师父嘱托我的事,我还没做完。”师伯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亮银色的铭牌。

    就见那个铭牌上刻着一个汉字和一个简单的数字:“葬——2”。

    师伯摆弄着那个铭牌,笑着对我说:“我现在在这个组织里,地位还不低呢。”

    我不由惊愕道:“师伯,你真的加入葬教了?”

    “葬教?”师伯沉吟了一下,说:“呵呵,你们是这么称呼它的啊?其实这个组织根本没有名字,不过叫它葬教也没错,每个人的铭牌上都有这样一个字。”

    我问师伯:“师伯,你是什么时候加入葬教的?你见过那里面的教主吗?”

    师伯说:“咱们从龙王墓分别以后,你师父就设法跟我联络上了,也是他提议,让我设法调查那些佣兵的来路。呵呵,就连后来我入伙,也是你师父一手策划的。呵呵,宗远打小的时候就这样,碰到一些自己解决不了的事啊,就总是要找我来出头的。”

    他说着说着,好像又开始回忆起往事了。

    不过,很快,他又将话题牵了回来:“你别看我这个铭牌上有这么一个数,就以为我是里面的二号人物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呵呵,我现在,在组织里就是一个级别高一点的长老,算是名誉长老吧,没什么实权。在我上面还有一个大长老,他才是这个组织里的首脑人物之一,也是教主的传话人。到目前为止,除了他,恐怕没有一个人见过教主的真容啊。”

    我挑了挑眉毛:“名誉长老?葬教里头还有这种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