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4章 你一个人好好的
    可我看得出来,这一次的考试失败,最难过的不是我,而是我妈。

    那些年,为了我以后要走的路,我爸妈做了很多的牺牲,也放弃了很多东西,所以,为了不辜负我妈,我决定复读。

    也就是在同一年,粱厚载进了国内最好的美术院校学纯艺,罗菲的成绩超一本线六十多分,也进了一所很好的大学。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在我复读的这一年中,生活完全回归到了平静状态。

    复读期间,我换了一所学校,为了方便上学,我搬回家属院和爸妈同住,而师父也再次搬到了我们家隔壁,每天给我做饭,保证我的营养。我依然每天都要晨练,由于晨读时间提前的缘故,我每天都要早起半个小时。

    刚开始师父还会像过去一样在我晨练的时候给我指点,可后来他好像变懒了,常常是我晨练完了,他才起床给我做饭。而且我发现师父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差了,他总是不停地咳嗽,而且每次咳嗽的时候都是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我劝他把烟戒了,可他却反问我:“你能把饭戒了吗?你能戒,我就能戒。”

    我见劝不了他,就每天放学以后削一个梨,放在师父的写字台前。有一天,我发现师父的写字台上多了一本名为《三艺》的书,这本书是师父自己写的,里面记录了他这些年研究了一些菜谱,还有造纸、造棺材的详细步骤以及每一步的注意事项。

    师父说,他写的这本书不光是留给我的,也是为了让这三门手艺在守正一脉更好地传下去。

    偶尔,我也会和粱厚载、刘尚昂联系一下,粱厚载会非常头疼地聊起他那几个奇葩的舍友,刘尚昂聊的全都是他和老包出外勤的时候遇到的惊奇或者是惊险,反倒是我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可以聊了。

    我和罗菲也有联系,但我们不打电话,一直以来都是互传书信。每次罗菲写信,信封上写的都是仙儿的名字,一个信封里也永远有两封信,一封是给仙儿的,另一封给我。

    每一次,我的信里都是寥寥几句话,仙儿手中的信纸上却是密密麻麻的字。而且每次开封之前,仙儿都会先把我的信过目一下,她的信我却从来没看过里面的内容。

    不过写信聊天都不是我那一年复习生活的主要部分,在这一年中,我也体会了一下每天早上六点半上学,晚上十点放学,一进教室就把自己埋在书堆和试卷堆里的生活。刚开始的时候很不适应,觉得非常累,可习惯以后也就无所谓了。

    不过有时候回过头去想想,那一年确实是很累的,说真的,我到现在也十分佩服那些在这样的生活中熬过整整三年的人。我知道会有人说这是死学习,说这些天天埋头苦读的孩子走上社会以后,很多都干不过社会青年。

    其实这种说话完全就是将个例当成了泛例,的确,在我长大以后,一些在中学时代混迹街头的孩子也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些人甚至家财万贯。而那些天天埋在课本里的人,也有混得很不好的。可从总体上来看,还是他们的生活和生存状态更好一些。里面也不缺身价雄厚的金主。

    我想,那些上学的时候不学习,却在成人、走向社会以后取得成功的人,大概是因为他们有一种敢打敢拼的精神吧,除此之外,这个人也一定是能吃苦的。而那些将三年时间全部埋在书本里的人,其实也就是在这三年里养成了一种吃苦耐劳的精神,而他们之中的成功者,也大多是那些敢于挑战,不管碰到什么困难都能硬着头皮冲上去的人。

    所以有时候我会觉得,探险精神和耐受力才是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关键吧。当然,这种话我也不敢说得太死,因为我本身也不是一个成功人士。

    我没上复读班,而是在高三的一个普通班级里跟读,刚开始的时候,我几乎什么都不会,考试的时候,很多题****都看不明白,更别说是解答了。

    用了一年的时间,我补了整整三年的基础知识,直到最后三个月成绩才开始突飞猛进似地提升,那时候我妈对我充满了期望,因为以我当时成绩上升的速度,到高考的时候,肯定能考上一个比较好的学校。

    我刚开始复读的时候,学校里声称掌握了可靠消息,说那一年的高考在七月,可零六年四月份的时候,学校突然下了通知,说这一年的高考时间又改到了六月初。

    我上小学刚毕业的时候,赶上小学从五年制改成六年制,上初中的时候,又赶上初中四年制变三年制。这样一来,我小学上了五年,初中上三年,九年义务教育变成了八年。复读的时候,又赶上了高考提前。

    在当时那个年代,几次关于教育的重大变革全都被我赶上了。也不知道我是幸还是不幸。

    高考前的一个星期,我爸妈在学校附近租了日租房,我上学变得更方便了,却吃不到师父做的饭菜,他为了整理《三艺》这本书,没和我们一起搬进日租房里。

    高考当天,我爸妈将我送到了考场门口,我朝考场大门走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却发现我爸妈的表情都有些奇怪,好像有点失落,又好像欲言又止。

    我想,他们大概是觉得,也许我这次考完试以后就真的要离开家了吧,所以才有些不舍。我走回去,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他们别担心,万一我真的考上了,我也会选一个离家比较近的学校。

    直到我觉得爸妈脸上的表情好了一点,才转身走进了考场。

    都说高考的考场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紧张的地方,但我没什么感觉,毕竟站在讲台上监考老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可又不是凶神或者尸魃,有什么好紧张的。

    有人说高考的时候之所以紧张,其实是担心考试结果不如人意,担心自己发挥不好。说真的,如果我也有这样的心态,这些年在行当里行走,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最后一门考完,我也和考场上的绝大多数人一样松了口气。终于考完了,接下来就是三个月的假期,估计在这时候,粱厚载他们也快放假了吧。

    原本我打算今天晚上先回家和师父聚聚,明天一早就去王大鹏的网吧,玩上他整整一天,好好给自己放松一下。

    回到日租房的时候,我从窗户朝屋子里望去,发现我爸妈不在,行李也没了。我知道我爸妈一定是回了家,也没多想,就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家属院。

    一进家门,我却看到我爸妈双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个人都是哭丧着一张脸。

    我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头,就问我妈:“怎么了,妈?咋这表情呢?”

    我妈抬起头来看着我,仿佛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对我说:“你师父走了。”

    刚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师父是出差了或者什么的,可几秒钟之后,我才将我妈说的话和她脸上的表情联系起来。

    那一刻,好像有一道雷电从天而降,重重劈在了我的头顶上。

    可我还是不相信我妈的话,嘴唇颤抖着问我妈:“我师父他……去哪了?”

    这时,我爸抬起头来:“你师父一年前就诊断出了肺癌晚期,他原来还打算亲手把你送进学校大门的,可……可没想到,没扛到那一天啊,你考试的前一天……唉!”

    我这才明白,我爸妈为什么在一周前租下了学校附近的日租房,为什么在这段时间里,师父一直没有出现,一个星期前,师父恐怕就已经快要不行了……

    我疯了一样地从冲出家门,回到了那个我生活了很多年的老家属院。

    寄魂庄的很多师叔师伯全都在师父家里,我一点也顾不上他们,冲进了师父的卧室。

    此时师父就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当风从屋门口吹进来的时候,师父的眼睫毛和额前的头发还在微微晃动着。

    我似乎是刻意地忽视了师父苍白的脸色,我以为他还活着,只是睡得太沉,大家都叫不醒他。直到我扑上去,握住师父的手掌时,感受到从他手心上传来的冰冷和僵硬,我才知道,师父他真的走了。

    我趴在师父窗前,像个疯子一样没了命地哭,没了命地喊,到现在,我也无法用某一个词汇去形容当时的心情,那时的我好像心脏被人用刀片一片片地割碎了一样,还对躺在床上的师父充满了埋怨。

    以前如果我像这样大哭,他一定会骂我没出息,没有男人的样子,可是这一次,他却根本不理我,不论我怎样,他都没有一丁点地反应。

    赵师伯和夏师伯好像在我身旁劝我,但我根本听不到他们说了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后来是怎么停下来的,只记得我趴在师父的我床上睡了过去,也可能是昏了过去,当时的思维完全是混乱的,很多事真的记不住了。

    在昏睡中,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又回到了六岁前住的那个筒子楼,师父站在筒子楼的天井里,他穿着一身灰黑色的衣服,在天井里晾晒一些刚刚洗好的被褥,还有他穿了几十年的那件旧军装。

    我问师父怎么把平时穿的衣服洗了,师父笑了笑,说:“该洗洗了,不然你师祖要骂我邋遢的。有道啊,我要去见你的师祖了,你以后啊,一个人好好的。”

    师父说完这句话,我突然从梦里醒来。在我睁眼的一刹那,我还以为师父的离世也是一场梦,可我慌慌张张地爬下床,来到师父的卧房,出现在我眼中的依然是师父沉睡不醒的画面。

    他走得太突然,让我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心理准备,后来我听赵师伯说,其实在我上一次回寄魂庄的时候,师父已经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了,那半年他让我待在寄魂庄里,和我一起查找古卷,似乎也只是想用这半年的时候多陪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