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1章 终于松了口气
    直到我们快要下高速的时候,大伟才突然问我:“我听老庄说,梁队可能是内奸?”

    他说话的时候,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

    我摇头:“现在还不确定呢,我们现在怀疑梁子可能是被控制了,庄师兄给了我一副药……”

    没等我说完,大伟就打断了我:“我知道那副药,是专门对付疯虱卵的吧?可是……如果这副药不起作用呢,那梁队他是不是……就是内奸了?”

    我说:“不能这么说,梁子的脾性我你比我更清楚,他怎么可能做内奸呢?就算他体内没有疯虱卵,葬教的人也未必没有其他方法从他手中骗取商业情报。”

    大伟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终究没再说什么。

    回到市区,我第一时间联系了梁子,让他到废弃工地附近的茶馆来。

    梁子如约而至,他的气色比上次好了一些,但眉心处却多了三道纵纹,看得出来,他最近一直在为什么事发愁。

    他一眼看到了大伟,脸上立即就露出了笑容,大伟见到他也十分激动,冲上去给了他一个熊抱。

    梁子用力在大伟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笑呵呵地问大伟:“你小子怎么来了?”

    大伟笑得有些不自然:“正好要送他们回四川,顺路过来看看你。”

    我将事先冲好的药茶递给了梁子,梁子似乎是渴了,接过去立即喝了一大口,然后转过头来问我:“这是什么茶,怎么味道怪怪的呢?”

    我笑着说:“可能是茶叶发霉了吧,我刚才喝也觉得怪怪的。”

    就在这时候,梁子的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紧接着第二下、第三下,最后他整个人都开始发抖。

    他很痛苦地弯下了腰,将脸对着地面,几秒钟之后,就听“哇”的一声,梁子从嘴里喷出了一大股褐色的液体。

    这些液体就是他刚才喝下去的茶水,同时我看到两颗淡蓝色的小颗粒和茶水一起落在了地上。

    庄师兄给我的药确实是有效的,没多久,那两颗浸泡在药茶里的疯虱卵就被整个融化,消失无踪了。

    在场的人全都看到了那两个蓝色的疯虱卵,几乎所有人都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事实证明,梁子确实是清白的。而且这样一来,他不记得被打劫的经过也能说得通了,在那个时候,梁子应该是接收到了不还手或者忘记被打经过的指令。

    可唯独梁子紧紧皱起了眉头,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问我:“那两个蓝色的是什么东西?”

    没等我说话,大伟就将我们来的目的、茶里面掺了药,以及疯虱卵的事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他不愧是梁子的老下属,连庄师兄担心祛蛊药不起作用的事给跟梁子说了。

    我怕梁子会因为庄师兄怀疑而觉得不自在,索性就扯开了话题:“对了梁子,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啊,看把你给愁的。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吗?”

    梁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唉,其实也没啥事,就是……老婆跟人跑了。这事吧,也不怪她,谁让我一年里头也没几天着家呢。无所谓了,反正现在离婚手续啥的都倒腾完了,各走各的路,各过各的日子吧。呵呵,再说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指不定我还能找一更好的呢。”

    原来是这种事,这也完全超乎我的想象了。不过看到梁子已经想开了,我也就放心了。

    过了一会,梁子又说:“说起找个更好的,还真有人给我张罗这事。就最近吧,王大爷不知道是那根筋不对头,整天张罗着给我找对象呢,你说这才刚离婚,找啥对象啊。他这人吧,啥都好,就是爱折腾,一天不折腾他就浑身难受。”

    我问他:“商业情报从你这泄漏以后,王大富没怀疑过你吗?”

    梁子笑着说:“怎么没有?他到现在还在怀疑我呢,可就算他心里对我存疑,也碍不着他折腾我啊。对了,你们急着回四川吗?不急的话咱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呗,正好我和大伟也好久没见了呢。”

    我说行啊,地方你定吧。

    梁子笑呵呵地离开座位,原本想立即拉着我们开路,但又看到他吐在地上的那一滩东西,于是拿了拖把和笤帚,先将自己的烂摊子收拾干净,然后才订了饭店,招呼着我们离开了茶馆。

    走出茶馆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废弃工地上的炁场好像发生了变化,那栋楼给人的感觉也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

    我问梁子,是不是有人动过这附近的风水,梁子点头说是,原来在写字楼那边都能看到的大烟囱拆了,还有临着烟囱的几座两房子也都被平了,听说市里打算在那里建个体育场。这些事都是在我们前往百乌山的这大半个月时间里发生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梁子把石有志师兄也叫来了,还让我将他被人下了疯虱卵的事详细告诉了石师兄,石师兄虽然为梁子洗清嫌疑的事感到高兴,但他又开始担心,梁子身上的疯虱卵会不会是自己人种在他身上的。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石师兄变得有些过度紧张了。

    于是我就将神迹训练班的事也详细陈述了一边,并告诉石师兄,在梁子身上种下疯虱卵的人应该就是伊庆平。一离开写字楼就是小吃街,平时梁子都在那里解决午饭,伊庆平只要稍动一动手脚,就能让梁子中招。

    听了我的话,石师兄才算是放下心来。

    当天晚上,石师兄、梁子、大伟,这三个人,一个在商场混迹了十几年,另外两个都是军队里造出来的酒罐子,三个人的酒量不相上下,大家喝开了以后就完全没有自控力了,你来我往大战百十回合,战着战着就全趴下了。

    至于他们喝了多少,我就不做计算了。反正他们每个人喝下肚的酒都能灌醉我师父十好几回了。本来梁子口口声声说他做东,可结帐的时候他已经醉成了烂西瓜,最后还是我付的钱。

    而且我不但付了饭钱,还背着他们三个就近找了一家宾馆,付了房费。

    这三个酒君子一直睡到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才起床,大伟起来以后还是昏昏沉沉的,我们也不敢让他开车,还给他们弄了绿豆汤和水果让他们醒酒。

    下午三点多钟,大伟总算是缓过来了,决定立即启程,我本来还劝他再休息一晚再走,可他怕耽搁了归队的时限,依旧决定要在当晚开夜车赶路。

    他们这些当兵出身的人都一个特点,就是脾气拗得很,根本劝不动。我们也是没办法了,只能答应他趁夜赶路。

    石师兄和梁子本来想送我们一程,可阎晓天却打来了电话,说是晚上有一个关乎生意的酒局,他现在还在操持百乌山的事脱不开身,让石师兄和梁子去给他顶一下。他们两个一听到“酒局”这两个字,脸都有些绿了,但又不得不去。

    就这样,梁子和石师兄将我们送到旅馆楼下就和我们辞别了,临上车之前,大伟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去问梁子:“哎,梁队,我记得你以前酒量一般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能喝了。”

    梁子就冲着他嘿嘿直笑:“你不也是一样,以前出了名的三杯就倒,现在不也一两斤下肚跟没事人似的。”

    我不知道他两个人以前的酒量怎样,也不知道他们的酒量是怎么提升的,我只知道大伟听了梁子的话以后,竟然莫名其妙就被说服了,他若有所思地冲梁子点了点头,然后就拉开车门进了驾驶室。

    从陕西到四川,又是一段很长的旅途,和上一次从青海赶往陕西的时候不同,这一次路,我们的心情都比较轻松,也少不了打打闹闹,偶尔开开玩笑。

    不过,我虽然记得旅途上大致的心情,却记不清一路上的细节了。

    写到这,有件事我不得不提及一下。

    之前有人曾问过我,为什么我写的这些东西,有些地方特别的详细,而在有些时候又总是说自己记不清了?

    这么说吧,其实对于以前发生的事情,就算是印象比较深的,我也不可能记得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所以有些时候,我会把老梁和老刘都叫到身边,三个人共同去对比那些我们一起经历过的记忆,然后将它们整理出来。

    至于在一些时候,我会写一个人是怎样的表情、怎样的眼神,甚至是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是什么样的。其实在这种时候,我只是将模糊的记忆具象化了,至于他们在那个时候是不是那样的表情,穿着又是不是我写出来的样子。实话实话,我并不确定,但即便不是,应该也和当时的真实状况相差不大。

    可也有的时候,我、老梁、老刘,我们三个都记得曾发生了某一件事,却都想不起来这件事具体是如何发生的,过程是怎样。在这种时候,我就只能说:“我记不清了。”

    扯得有点远了,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经历了漫长的路途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寄魂庄所在的那个小县城,大伟虽然是自己人,但也不能随便进入寄魂庄内部。

    到了县城以后,我记得应该是武有德师兄来接的我,这位师兄是屯蒙一脉的二师兄,他应该算是半个隐修了吧,平时极少露面,而我从进入寄魂庄到现在,好像也只见过他两三面,他接到我们以后,只是默默地开车,全程没跟我们说一句话。

    只是在他将车停在寄魂庄外的山路上,才转过头来冲我笑了笑,对我说:“你们几个自己进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们下车之后就朝竹林那边走,而武师兄则直接开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