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9章 把酒诉衷肠
    我跟在他身后一起冲进去,就看到他钻进了一个放食物的柜子里,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赵德楷疯了,他的舌头也被人割了下来,当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从柜子里的弄出来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们永远不可能从他嘴里得到葬教的任何信息了。

    离开补给点以后,我也曾试着寻找过另外一个人的足迹,可我用探迹镜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脚印。

    我带着赵德楷回到百乌山总坛,魏老头找人来接管了他。

    赵德楷明明是我的敌人,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心里却异常得沉重。

    至此,百乌山的这场****总算是结束了,阎晓天还有很多烂摊子要处理,连续两天奔走在百乌山总坛的各个角落里,一直没有时间来找我们。而我因为要等待庄师兄过来接盘,也一直没有离开。

    在此期间,我和养尸人一脉取得了联系,毕竟狄广通是养尸人一脉的门人,具体该怎么处理他,我还是要询问狄保全的意见。

    打这通电话之前,我以为狄保全至少会提议将狄广通送回养尸人一脉,可他先是对我帮助养尸人一脉清理门户表示感谢,之后又对我说,狄广通早在一个月前就在师族谱中除名,如今他的死活,已与养尸人一脉没有任何关系。

    我也是后来才想明白,如今葬教已经是正道公敌,对着这些门派来说,任何一个和葬教来往过密的门人,都是一块烫手的火炭,谁也不愿意去触碰。

    所以,对于狄广通这样的人,由庄师兄来处理是最合适不过的。

    庄师兄还有些事没处理完,许诺最晚半个月内带队到百乌山来。

    有一天,庄师兄打电话告诉我,之前伊庆平从我这“讹走”的那些布施已经追回来了,他将那笔钱汇进了我的账户。

    也是在同一天,老夫子突然决定退位,并正式将阎晓天指定为接任掌派大位的人。

    百乌山建派两千多年,第一次出现了两个隐世长老同时在位的情况,而自从百乌山的鬼市崩塌以后,阎晓天也成了第一个受到各大氏族拥戴的掌派,虽然这样的拥戴,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阎晓天掌握了他们的命脉。

    粱厚载说,老夫子之所以这么着急得将大位传给阎晓天,应该是担心迟则生变,毕竟,各大氏族只是表面上对阎晓天恭敬,实际上还是各有各的打算,如果等这些氏族缓过劲来,甚至有可能用阎晓天和寄魂庄联手的事来挤兑阎晓天,不管怎么说,在过去的千多年里,百乌山长老一直将寄魂庄看作是百乌山最大的敌人。

    而老夫子一旦成为隐世长老,也成了持角人。老夫子和另外一个隐世长老不一样,他对寄魂庄和阎晓天的态度都十分明确,一旦他掌握了对各大氏族的生杀大权,必然会全力支持阎晓天。到了那时候,各大氏族就没有翻身之力了。

    如今,各大氏族即便能看穿老夫子的计划,却没有能力加以阻止,一场大风浪刚刚过去,正是阎晓天最为强势,各大氏族最为羸弱的时候。

    在这里,我打算再提一下凶神的事,之前我们途径百乌山大门的时候之所以没有看到他,是因为当时阎晓天正要冲击老夫子的暗室,而那些驻在暗室附近的外来者却打算做最后一搏,想劫持老夫子为人质逃离百乌山,凶神感觉到了老夫子有危险,才急慌慌地跑去救驾了。

    而那个将赵德楷带出百乌山的人也正是看准了这样一个机会。粱厚载甚至怀疑,暗室附近的外来者之所以会有劫持老夫子的想法,很可能也和这个人有关。

    第二天,阎晓天的继任大典如期举行,他给我发了请柬,但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外人,实在不方便参与这种盛典,再说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也不愿意再去领教百乌山各大氏族的虚假嘴脸,干脆就没去。

    从早上五点开始,百乌山总坛就变得锣鼓喧天,我和粱厚载则坐在老夫子的暗室里研究棋谱,粱厚载提议摆开棋盘和我对弈,顺便印证一下棋谱上的那些棋路。

    我很干脆地拒绝了,我心里很清楚,以我这智商,跟他下棋纯粹就是找不自在。

    寅时过后,外面的锣鼓声总算停了下来。我长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庄师兄怎么还不来,在这破地方待着,心里怪烦躁的。”

    谁知我这边刚抱怨完,就有人敲响了暗室外面的房门,接着就听阎晓天在外面喊:“有喝酒的吗,我这里有一瓶好酒。”

    我走过去拉开了门,阎晓天就站在门外咧着嘴冲我笑,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很大的白瓷瓶子。

    我不由地挑了挑眉毛,问他:“你怎么跑来了,今天不是你的继任大典吗?我们这也没人喝酒啊。”

    阎晓天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笑嘻嘻地对我说:“我现在就是想找人说话,走,陪哥聊十块钱的。”

    我也笑了:“你要是真给钱,我陪你聊一千块钱也没问题啊。”

    阎晓天一边乐,一边拉着我离开了屋子。

    他带着我穿过了几条街道,来到了位于百炼堂旁边的一座古楼,百乌山总坛的每一座古楼都是年久失修,这座也不例外,光是看那已经凹陷的楼顶,我都觉得它有快要坍塌的危险了。

    可阎晓天竟然执意带着我上了顶楼,说真的,当我的脚掌踩在木质的楼梯上时,我都怀疑那些老旧的木板能不能承受住我的重量。

    好在这路有惊无险,我们两个还是活着上来了。

    阎晓天推开了顶楼的窗户,从这个方向正正好能看到百炼堂的顶层,那里依旧亮着灯,而我们所处的地方却被阴影埋没着。

    阎晓天打开的白瓷瓶的瓶盖,问我:“喝吗?”

    我冲他摆了摆手:“师父交代过,成年之前不能抽烟喝酒。”

    阎晓天笑了笑,随即就仰头灌了一大口白酒,然后对我说:“我第一次喝酒,是和师娘一起喝的,那时候我刚满十八岁。呵呵,你别看我师娘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酒量特别大,那一次我被她喝得七荤八素的,算是我的成人礼了。”

    在这之后,阎晓天又换了话题,他将手伸出了窗户,指了指光线无法覆盖的那片老楼,说道:“现在的百乌山已经不剩下什么了,只有这一片破败的老东西,过去我看到这些老楼的时候,就是觉得他们又老又破,可现在呢,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他们就觉得心里充满了生机。”

    这番话,他好像是对我说的,又好像是对自己说的。

    我也明白过来,他煞费苦心地叫我出来,其实不是想和我交流什么,他只是想说话,急需一个倾诉的对象。

    他从自己刚刚记事的时候开始聊,聊了童年、少年,一直聊到现在。他说,他是在十岁以后才见到归为掌门的老夫子,在此之前,一直是赵德楷将他养大的。十五岁那年,他见到了二十岁的叶凡心,赵德楷告诉他,以后叶凡心就是他的师娘,从此以后,阎晓天还以为自己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阎晓天心里也十分清楚,赵德楷自从他十岁那年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利欲熏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尤其是老夫子决定向阎晓天传道以后,赵德楷和他的关系就越发疏远了。

    可即便是这样,阎晓天还是选择了自我欺骗,他还是选择继续相信赵德楷。

    阎晓天说,当初在河南,刘尚昂从他的车上找到了那枚追踪器,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他感谢刘尚昂找到了那个东西,至少这样一来,阎晓天就不是第一个发现赵德楷野心的人。

    那时候的阎晓天,依然相信赵德楷总有一天能迷途知返。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太天真的,我当初怂恿他出来做产业的时候,闫晓天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因为他很清楚,那时候的赵德楷已经对他动了杀心,只是碍于老夫子一直不敢对他动手,他需要一份自己的产业,对于他来说,手里有产业、有钱,就相当于有了一块保命金牌。

    说到后半段,阎晓天就开始不停地感谢我,他说他在百乌山待了这么多年,看够了人情冷暖和长老们的虚假嘴脸,过去他将老夫子当成了这片黑暗中的一朵烛火,就是这朵烛火照耀着他的心灵,让他没有在这绝望的黑暗中沦陷。直到遇见我们几个,他第一次觉得黑暗中出现了曙光。

    阎晓天说,他看人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任何人,只要他看上一眼,就能大体分辨出这个人的品质、性格,但他见到我们的时候,第一次有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他坦言,粱厚载的性格他完全琢磨不透,但他知道粱厚载是一个很好的人,至少非常善良。至于我,阎晓天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原本以为我是一个很刻板的人,但接触以后他才发现,我只是表面上刻板,内心深处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放荡不羁。

    不羁这个词,说实话我还能接受,至于放荡这个词,我实在是……

    由于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闫晓天明显喝高了,我也没反驳,就任着他继续往下说。

    他说,我们这些人拥有的东西,全都是他一直想要,但又从来都得不到的,我们身边有忠诚的朋友,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师父,身上还有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他和我们接触的时间越长,就越发相信我们能拯救他,而且事实证明,他最初的想法是对的。

    后来,他又说起了百乌山在这些年里发生的一些琐事,以及他带着各大氏族占领百乌山之后,又发现了一些肮脏的东西。

    直到阎晓天说到他们在一个地窖里发现了金火堂堂主的尸体时,他终于说不下去了,就靠在窗沿下,一个人喝着闷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