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8章 探迹镜
    刘尚昂小心翼翼地将他的宝贝闪光弹放回背包里,可过了一小会他又朝着仙儿嚷嚷起来:“我的探迹镜呢?”

    仙儿皱了皱眉:“什么东西?”

    刘尚昂一边比划着,一边说:“就是一个能套在头上的眼镜,这么宽,这么厚,一只眼上装着仪器,另一只眼上只有普通夜视镜片。”

    仙儿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哦——”了一声,然后就跑到不远处,将一个带着套带的黑色东西拿了回来。

    那东西看上去有点像游时带的防水镜,只不过其中一个镜片上镶着一个看起来有些厚重的仪器。

    仙儿用手指挑着眼镜的套带,对刘尚昂说:“你就说这玩意儿吧,昨晚上我想睡一会,可峡谷里头到了半夜就点了火盆,可亮可亮了,所以吧,我就从你背包里找到了这个,打算用来当眼罩来着。谁知道只能挡一个眼,一点都不好用,还死沉死沉的。”

    刘尚昂一把抢过那个眼镜,一边小心翼翼地将它装回背包里,一边抱怨着:“你知道这玩意儿值多少钱吗?以后没经过别人允许,别随便碰别人东西!”

    听到刘尚昂的话,仙儿显得有些不乐意,但她大概也觉得自己理亏,只是白了刘尚昂两眼,嘴上却没说什么。

    刘尚昂又反复检查了几次背包,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了,才将背包重新背在背上。

    我朝着百乌山大门所在的峡谷看了一眼,此时峡谷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原本驻守在这里的百乌山门人都跟着阎晓天进了总坛。

    粱厚载走到我身边来,对我说:“咱们还是先去找赵德楷吧,现在百乌山总坛乱得很,我就怕他趁乱逃了。”

    我点了点头,转身朝罗菲他们招了招手,带着他们走正门进入了百乌山总坛。

    这次进入百乌山大门的时候,凶神就一直跟在我身边走着,但他又不说话,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直到我快要走完那段黑暗区域的时候,它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对我说了声:“多谢!”

    这两个字刚脱口,他就立即消失不见了。

    我心里就觉得好笑,你想谢我就谢我呗,至于这么腼腆么?

    来到百炼堂附近的时候,战斗也已经结束了,几十个穿着黑袍的人被各大氏族的族人控制着,沿着路边抱头蹲成了一条长线。

    看着这些俘虏,我心里不禁有些感概。

    他们不是什么无法战胜的洪水猛兽,相反,这些人十分脆弱,当各大氏族聚集在一起冲进来的时候,他们几乎无法抵抗,就算是赵德楷、狄广通、蒋斌、伊庆平这些人,如果百乌山各大氏族能联手跟他们抗衡,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这无关乎修为,而是集体的力量大于个体的力量,伊庆平的修为是很高,但他能凭一己之力战胜几十个百乌山门人吗?

    这种事连我师父都做不到,别说是他了。

    可即便是这样,百乌山依旧险些在赵德楷的手中彻底沦陷,一个“权”字,一个“利”字,就让百乌山各大氏族陷入了长达千年的勾心斗角,也让原本应该十分强大的百乌山变成了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想必阎晓天心里也应该很清楚,在经历过这次的事以后,各大氏族的族老们也绝对不会醒悟,如果要想他们对百乌山保持忠诚,就必须将他们的命脉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来到百炼堂堂口的时候,我拉住了一个从我身边经过的百乌山门人,问他在这段时间里有没有人进过百炼堂。

    他摇头说没有,并说阎晓天嘱咐过,除非是追击敌人,否则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这个地方。

    我又问他老夫子现在怎么样了,他说老夫子这段时间一直都带在那间禁止通行的小屋里,没人能把他怎样。估计阎晓天现在已经将他接出来了。

    等我松开手以后,他又急匆匆地跟上了队伍,朝着金火堂方向进发了。

    我也没在堂口继续逗留,进了大厅以后,又沿着那段颇具中世纪建筑神韵的石阶回到了地窖中。

    之前我们离开地道的时候,刘尚昂特意将赵德楷和另一个俘虏放在了地窖的中心位置,目的是防止他们利用粗糙的墙壁将身上的绳索蹭断。

    而且刘尚昂的捆绑技法非常复杂,他不但锁住了他们身上的每一处关节,还设了很多活扣,就算赵德楷施展缩骨功也无法逃离。其实别说是逃离了,当时的赵德楷就连动都无法动一下。

    可是,当我们走进地窖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的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碎布。

    赵德楷不知去向,整个地窖里只剩下了那个被我们抓住的百乌山门人。

    刘尚昂赶紧冲上前,解开了捆在那人脸上的布条,又从他嘴里扯了一大把碎布出来。

    他的嘴巴刚才一直被紧紧捆着,舌头又被碎布死死压住,现在他总算稍微轻松了一下,就开始不住地咳嗽。

    刘尚昂不等他缓过劲来就有些焦躁地询问他:“赵德楷呢?”

    那人依旧是止不住地咳嗽,过了大约一分钟以后,他才有些口齿不清地说道:“救……走……走了……”

    我问他:“被谁救走了?”

    刘尚昂则问他:“往哪个方向走的?”

    那人有喘了老半天的气,最后回应道:“一个穿百乌山道衣的人,我从来没见过那个人。朝着这个方向跑了。”

    说到后半句话的时候,他朝着墙壁上的缺口扬了扬下巴。

    刘尚昂立刻从背包里取出了他的探迹镜,将它套在头上,一边朝洞口那边走,一边朝着我们几个招招手,示意我们跟上。

    我立即跟上刘尚昂的脚步,刘尚昂临钻出洞口的时候,又转身问那个百乌山门人:“他们走了多久?”

    百乌山门人:“时间不长!”

    刘尚昂没再说话,转身钻出了洞口。

    一进隧道,他就低着头在地上仔细看了一下,然后对我说:“还能看到脚印,赵德楷他们离开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粱厚载也从洞口出来,他接在刘尚昂后面对我说:“道哥,让仙儿带着你追吧,十分钟的话,仙儿的速度应该能追上。”

    刘尚昂却摆了摆手,说:“不行,得循着足迹走,这个仪器侦测足迹有一定的延迟,仙儿的速度太快,没等仪器反应过来她就跑到前面去了,容易走错路。”

    我伸手摘下了刘尚昂头上的眼镜,一边将它带在自己头上,一边对他们说:“出隧道之前就不用看足迹了。”

    说完,我又回头朝着身后喊了声:“仙儿,带着我走一段。”

    我们说的话仙儿都听到了,她也没废话,立刻钻出了洞口,拉上我的胳膊,带着我一路飞奔。

    仙儿的速度还是一如既往地快,即便是拖着我两百多斤重的身躯,她依然可以在眨眼间就来到了隧道的出口。

    从隧道出来以后,我就低着头在地面上观察着。右眼是夜视护目镜片,可以在黑暗中大略地看出各种物体的轮廓,不过如今的百乌山总坛到处都是路灯,这边的镜片几乎不起作用。而我左眼此时能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就好象有一张黑色的纸片遮住了我的眼。

    几秒钟以后,左眼的视线中终于出现了两排鞋印,但并不是特别清晰。

    这两排鞋印一看就是沾水的鞋子留下来的,在印子附近还有水滴迸溅的痕迹。

    我回头看了眼自己身后,我和仙儿留下的脚印,要比前方的印子清晰得多,看样子,赵德楷离开这个地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我循着地上的脚印走出了古楼,来到了百乌山的大门口。

    走进大门的时候,凶神没有出现,我试着唤了他两声,他也没有出来。

    凶神不是应该一直守在门口吗,为什么偏偏在赵德楷逃走的时候,它却离开自己的岗位了呢。

    我心中不解,但现在也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穿过那片黑暗区域,我们重新回到了百乌山门外的峡谷中。

    探迹镜用了一段时间来适应外面的阳光,然后才开始正常发挥作用。

    由于在峡谷中走过的人很多,显示在探迹镜中的脚印也很多、很杂,除了脚印,地上还有一些别的痕迹。

    我花了很大力气才凭着记忆辨别出了赵德楷和救他的人的脚印,继续沿着他们的足迹追踪。

    除了我和仙儿,峡谷里一个人都没有,各大氏族带来的人全都跟着阎晓天进了百乌山总坛,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给赵德楷提供了逃跑的条件。

    离开峡谷以后,杂乱的脚印渐渐消失,赵德楷二人的足迹又一次变得清晰起来。

    我和仙儿追寻着他们的足迹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最终来到了离百乌山不远的一道沟壑中。

    上次护着魏老头逃离百乌山的时候,我也是从这个地方走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这条沟壑的尽头应该有一个规模稍微大一些的补给点。

    刚一进入沟壑,我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我立刻摘了探迹镜,朝仙儿使了个眼色,仙儿则立刻抓住了我的胳膊,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路飞奔。

    我们最终还是找到了赵德楷,但事情和我想象得很不一样。

    起初我以为,赵德楷是被他的同伙救走了,可我见到赵德楷的时候才知道,那个人根本不是救他,而是要灭口,但给赵德楷留了一条命。

    我们见到赵德楷的时候,他正站在补给点的门外,张开双臂,仰头望着天空中的太阳。

    刺眼的阳光让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无比虔诚,不断有鲜血从他的嘴里流出来,流淌到了他的脖子上、衣领里。

    那一刻,赵德楷就像是一棵染血的向日葵。

    我走到赵德楷面前的时候,赵德楷发现了我,他开始兴奋地朝我大叫,他好像想说话,但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啊、啊”地乱叫。

    片刻之后,他又像是受到了惊吓,一阵风似地冲进了补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