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7章 最后一次站队
    傻子都能听出来,这家伙明显没有说真话,从头到尾就是一直在推卸责任而已。可他一边说谎,一边又完全不避讳我的眼神。

    什么叫睁着眼说瞎话?这就是。

    不过我留意到,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珠不自助地朝床铺那边移动了一下,但仅仅是一下而已,很快,他又将视线放在了我这边。

    我朝着床铺底下看了一眼,问他:“床下面有什么?”

    这一次,狄广通没说话。

    看样子,暗道里面不只是有这样一具甲尸而已啊,里面一定还藏了别的东西。

    我没再废话,立刻钻进了床底。

    屋子里的床铺是用石头和整块的木头垒起来的,从床底到床板之间有着半米左右的距离,我匍匐着爬进地面和床板之间的空隙,就看到用水泥抹平的地面上有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在洞口旁边,还有一个正方形的水泥盖子。

    意外的是,从这个洞中竟然还有黄色的光芒溢出来,我怀疑洞口的另一端可能有人,下意识地攥紧了青钢剑的剑柄,小心翼翼地爬了进去。

    洞口、暗道、洞厅,几乎成了这种暗藏在卧房中的密室所具备的标准配置。

    在走过一条很短的暗道之后,我来到了一个十分宽敞的地方,这里的地面上铺着一层柔软的细沙,有铁链从墙顶上垂落下来,一直垂到离我头顶只有二十公分的位置。

    在这些铁链的末端,则连着一些尖锐的铁钩或者是镣铐,有些铁钩上还挂着暗红色的鲜血和碎肉块。

    这个地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地下屠宰场。

    没过多久,粱厚载和阎晓天也下来了,他们点燃了靠近暗道了另外两个火盆,这时我才发现,在角落的位置还堆放了几具尸体,这些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在它们的身上,洒满了用来掩盖尸臭的药粉。

    我能从这些尸体上感知到一丝丝残留的念力,也不知道这些念力是别人加诸在他们身上的,还是他们原本就是修行者。

    在这个混杂着中药味和铁腥味的地方转了两圈,我也没再发现其他的异常,于是叫着粱厚载和阎晓天一起离开了。

    一回到屋子里,粱厚载就对我说:“看样子,狄广通是打算重新炼制一具防身甲尸。”

    粱厚载的声音很大,同处一屋狄广通能听到,但狄广通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闷闷地靠在角落里,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粱厚载也没打算理他,继续对我说:“他杀死蒋斌,应该有两层目的。第一,就是想除掉一个竞争对手,独霸百乌山。第二天,是因为他杀了很多身边的修者,想要炼出一具甲尸,可那些修者的道行不够,根本无法成尸,所以,修为更高一些的蒋斌就成了狄广通眼下最好的炼尸材料。”

    我看向了狄广通,问他:“金甲尸被毁以后,你就没有其他防身用的甲尸了?”

    狄广通依然不说话,还将脸扭到了一边。

    我感觉他似乎开始害怕了,刚才粱厚载的推测是正确的,在狄广通的手里,可不只蒋斌这一条人命。

    狄广通应该很清楚,在当今这个时代,他的所作所为意味着什么。

    一个人,就算修为再高,也敌不过那颗穿颅而过的子弹。

    我懒得再和狄广通废话了,就让刘尚昂堵住了他的嘴。反正不管怎么说,审问犯人这种事都不是我们擅长的,我们只负责抓人,至于审问,还是留给庄师兄他们去做吧。

    在这之后,阎晓天就将蒋斌的头、以及狄广通的照片发给了各大氏族的族老,还发了一条藏头露尾的短信。

    阎晓天在短信中的措辞很有意思,他用很委婉地方式告诉那些族老,百乌山的战斗快结束了,但直到现在,却只有魏家的人来助阵。

    还暗示那些族老,他认为目前为止,只有魏家人对百乌山忠心不二,考虑让魏家接管几个不肯在他那里入股的氏族。

    之所以说有意思,是因为所有的族老都知道,魏老三才是和赵德楷沆瀣一气出卖百乌山的人,如今他能摇身一变,成为阎晓天口中的“忠心不二”,那么其他人拒绝入股的事,阎晓天当然也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他们能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而且阎晓天的话分明就是在唬烂人,因为就算魏家愿意出手帮阎晓天,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百乌山给阎晓天助阵。

    可即便这些族老能意识到阎晓天在胡扯,却依然争先恐后地主动上当,纷纷向阎晓天表忠心,承诺立刻派人前来。

    阎晓天的意思表达得很明白,他是告诉那些族老,现在他已经在和赵德楷的斗争中取得全胜,现在再给他们最后一次站队的机会。

    如果现在还有人不愿意站在阎晓天这边,那我只能说他们脑子有问题了。

    我们在狄广通的屋子里等了大概一天左右,好在这里存了一些食物,我们还不至于太饿。

    在此期间,也曾有人到门前来询问里面的情况,我就用青钢剑架着狄广通的脖子,让他把屋子外的人轰走。

    镶在铁门顶端的那个扬声器是双向的,在屋子里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外面的声音,但屋子里的人说话时候,必须按下铁门上的按钮。

    有一次,当狄广通将外面的人轰走时,我听到门外的两个人一边离开,一边小声嘟囔:“上次进去的那几个人,肯定有被大师炼成甲尸了。也不知道他们带进去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这两个人显然并不知道,即便他们的声音很小,可通过扬声器放大之后,我们依然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天以后,门外的隧道里响起了嘈杂的喊杀声,这其中还传来了魏老头唧唧歪歪的叫嚷声,他好像在指挥别人作战。

    战斗结束得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之后,魏老头的声音紧贴着铁门响起:“掌派在里面吗?”

    粱厚载笑着摇了摇头,敞开了铁门。

    就看见魏老头穿着一件防弹背心,手里拿着一把长棍站在门外,在他身后还跟着很多和他打扮差不多的人。

    魏老头打扮成这样,似乎就是特意告诉我们他也参战了,可看看其他人,都是气喘吁吁,有些人的身上还有伤口,唯独魏老头,一点事没有,额头上也看不到一滴汗。

    他确实参战了,但是只动嘴不动手。

    魏老头看到阎晓天,立即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说了声:“掌派可安好?”

    阎晓天不禁皱了下眉头:“大师父才是掌派。”

    魏老头立刻又换了一副奉承的嘴脸,一边说着:“早晚的事,早晚的事。”,一边迎我们出去。

    阎晓天还想说什么,粱厚载则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别多言语,阎晓天于是闭上了嘴,和刘尚昂一起押着狄广通离开了屋子。

    刘尚昂来到魏老头身边的时候,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

    魏老头立马笑了:“这地方我来过,我看到你们发的那张照片,就知道你们在这了。而且啊,我也知道你们进来以后,肯定没那么容易出去,所以我就来了。”

    刘尚昂显得有些不服气:“你觉得我们出不去?看不起人啊!”

    魏老头依旧陪着一张笑脸,说:“凭你家左哥的本事,当然能出去啊。不过我也知道,他和伊庆平不一样,不忍心对那些没道行的人下杀手。”

    到目前为止,魏老头还误认为我的修为和伊庆平是一个级别的。

    虽说听他这么说,我心里有点惭愧,但我还是打算将错就错。

    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屋子的,临离开之前,我彻底驱散了甲尸身上的尸气,它立刻变得柔软起来,仅仅几秒钟的功夫,头颅和尸身就变成一滩腐液,整个屋子连同隧道里都充满了强烈的腐臭味。

    我迈开步子疾走,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魏老头却一直站在隧道里等着我,直到我走到了他的身边,他才问我:“什么东西腐烂了,这么臭?”

    我很简短地对他说了两个字:“蒋斌。”

    魏老头愣了一下,在这之后,他看我的眼神就多了一分惧意。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眼神。

    离开狄广通的老巢以后,我才得知除了魏家,曹家、刘家,还有另外几个氏族的人也来了,阎晓天将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带着他们杀回了百乌山。

    其实,这里用“杀回”这两个字并不恰当,百乌山的战斗不同于战场,这里没有荷枪实弹、血肉横飞,阎晓天不可能杀人,只是将那些外来者制服,并将其扣押,以后还要将他们还交给庄师兄。

    目前来说,阎晓天所作的事情,属于配合我们几个办案,可如果少了转交押送这一步,他的行为就变成彻头彻尾的团伙斗殴、非法拘禁了。

    我也是这时候才深感冯师兄当初说的没错,我们三个加入组织以后,的确能让很多事情变得方便了很多。

    我们没有第一时间随着阎晓天进入百乌山总坛,而是先到峡谷附近的山包上和仙儿、罗菲碰头,刘尚昂顺便也要拿一下他的背包。

    来到山包上的时候,仙儿手里正拿着一个不规则圆形的土球,和罗菲探讨那是什么东西。

    我看到那个土球的时候只是觉得非常眼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时刘尚昂冲了上去,一把夺过仙儿手里的东西,很激动地说:“大姐,你要干嘛呀,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很危险的!”

    仙儿刚刚还拿在手里的东西被一声不响地抢走,那张脸瞬间拉了下来,很不爽地说:“不就是一个土疙瘩嘛,我就拿来看看,你紧张个什么劲?”

    刘尚昂:“什么土疙瘩?这是土制的闪光弹好吧!你刚才都摸到引线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这玩意儿确实是闪光弹,我还见刘尚昂用过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