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6章 奉命办事
    要知道阎晓天可是从小练铁指功,这一掌的威力非同小可。

    之前他掴掌赵德楷的时候应该也没有用全力,不然的话,赵德楷就不是侧脸肿胀这么简单了,至少也会血肉模糊。

    猝不及防之下,狄广通结结实实挨了阎晓天一掌,就听“啪”一声脆响,狄广通的整个上半身都斜到了一边,一颗白色的牙齿挂着血丝,从他半张开的口中飞了出去。

    挨了这么一下,狄广通就算不昏过去也应该被打懵了,可是他没有,他被击中一次以后,就立刻后退,阎晓天挥出的第二掌没能打中他。

    不得不说,狄广通这人虽然恶趣味,但功夫是有的,我估计,如果让阎晓天和他单打独斗,谁赢谁输还真不好说。

    只不过狄广通只能单打独斗,可阎晓天这边还有另外三个人。

    屋子的空间不大,移动空间有限,但我们几个人一起将狄广通围住的时候,他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只有挨揍的份。

    粱厚载冲上去,一脚将狄广通踹翻在地,他开始胡乱地挥动胳膊,想用这种方式来抵御我们的攻击,我和刘尚昂干脆一左一右地将他摁住,阎晓天侧扑上来,让狄广通享受了一把赵德楷的待遇。

    不同的是,这一次阎晓天下了重手,两巴掌下去,狄广通脸上已经被他抽出了一道裂痕,鲜血直流。

    我怕阎晓天再这么打下去要出人命,赶紧起身将他抱住,贴在他耳朵边上吼:“你想打死他啊?”

    阎晓天这时就像一头发狂的豹子,他一句话都不说,就是死死盯着狄广通,奋力扭动身体,想要从我的控制中挣脱。

    我也是这时候才发现,阎晓天的力气要比我想象中大得多,因为是自己人,我没在他身上用天罡锁,只是抱着他的腰,却感觉很难完全将他压制住。

    就在我将全部精力放在阎晓天身上的时候,狄广通看准了机会,一脚蹬开刘尚昂,就地一滚,直接滚进了床底的缝隙。

    于此同时,我听到床下传来一阵很长的摩擦生:“嗤……”。

    这声音,一生就是石板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我立即意识到床下有一道暗门,于是快速将阎晓天推开,也朝着床下钻了过去。

    这时候,摩擦声嘎然而止,一股浑厚的尸气从床底挥散了出来,在这股尸气中,还夹杂着很重的煞气。

    在床下的暗门中,竟然藏了一具甲尸。

    在下一个瞬间,一张青色的尸脸从床下钻了出来。

    这是一张依旧保持着新鲜五官的脸,说明他刚死没多久,而且它的皮肤在灯光映衬下也灭有反射出光泽,如果是成型的甲尸,因为皮肤发生了异变,被光线照射之后,会呈现出一种类似于光滑石头的反光,或者是金属光泽。

    所以我立即断定,这具甲尸只是刚刚成尸,还没有被炼化完整,他可能拥有甲尸的力量,但应该还不具备甲尸特有的坚硬皮肉。

    这些想法像闪电一样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在这之后,我已用最快的速度解开了火蚕丝布,将番天印狠狠砸在了甲尸的侧脸上。

    接触到番天印,甲尸身上的尸气瞬间就变得散乱起来,他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然后就软榻榻地瘫在了地上。

    我抽出青钢剑,猛力一挥,重重地砍在了甲尸的脖子上。

    青钢剑上传来一阵生硬而绵长的阻力,当这股阻力消失的时候,甲尸的头已经被我斩了下来,在地上滚出一段距离,碰到墙壁的边缘才停下。

    邪尸体内是没有鲜血的,即便是掉了头颅,也没有出现鲜血横飞的景象,而且即便是断了头,邪尸身上的尸气也还在,屋子也不至于瞬间就被尸体腐烂的臭味淹没。

    以前处理邪尸的时候,我的确也可以用斩首的方式了结它们,但被斩之后,邪尸只是身子不能动了而已,那颗掉落在地上的头颅其实还是活的。

    此时,邪尸依旧呲着獠牙,狠狠地瞪着我。

    在我将甲尸斩首的时候,粱厚载和刘尚昂一起上手,将狄广通从床底下拖了出来。

    阎晓天再次扑了上去,对着狄广通就是一顿狠打。

    不过这次阎晓天用的是拳头,打得也不是要害,看来他已经恢复理智了。

    阎晓天一直打累了才停手,他靠在墙角里,不停地喘着粗气,他的拳头看起来也有点肿了。

    而狄广通现在完全就是一副猪头的模样,他的整个脸肿得不像话,几乎认不出五官原本的样子,他半死不活地侧躺在地上,也是不停地喘着粗气。

    刘尚昂撕了床单,将狄广通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狄广通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老老实实地被绑。

    只不过刘尚昂在捆绑他双腿的时候,却从他的鞋子里发现了一个薄薄的刀片,在狄广通的袖子里,还发现了一支袖刃。

    这些东西被搜走以后,狄广通明显变得紧张起来,我虽然已经无法辨认出他的表情了,但从他不断闪动的眼睛里,我的确看到了紧张的光彩。

    刘尚昂和粱厚载将狄广通放在墙角里的时候,不知道是他们两个中的谁不小心踢到了邪尸的头颅,那个头颅又在地上滚了一圈,最终落在了阎晓天脚边。

    当时阎晓天正盯着对面的墙壁发呆,邪尸一到他脚边就张开了嘴,想要攻击他。

    我见他没有反应,只能提醒了他一下。

    阎晓天这才发现脚边有个尸头,赶紧起身躲避。

    他退到了我身边,对着尸头看了一会,突然用十分惊愕的语气对我说:“这是蒋斌?”

    我一时间没明白他意思,冲他挑了挑眉毛。

    阎晓天指着那个尸头,有对我说:“这个邪尸就是蒋斌啊!”

    甲尸的前身竟然是蒋斌?

    我被阎晓天的话吓了一跳,也朝着张大嘴巴的尸头看了一眼,我没见过蒋斌,不知道他原本长什么样子,但从它那几乎没有长出尸斑的脸皮上来看,这具邪尸的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三天。

    我又将视线转向了狄广通,问他:“你杀了蒋斌?”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咧了咧已经肿成面包的侧脸,好像是想露出一个笑容,可剧烈的疼痛却让他的笑容顿时扭曲起来。

    过了片刻,他才吐了一口血沫,用一种十分骄傲的口气对我说:“你们别嚣张,大泽恩师会为我报仇的!”

    刘尚昂走到他跟前,摆弄了一下手机,又将手机屏幕正对着狄广通的脸:“你说的大泽恩师,是这个人吗?”

    狄广通对着屏幕仔细看了看,说:“这是哪里来的糟老头子,大泽恩师比他年轻多了。”

    刘尚昂“哦”了一声,又在屏幕上操作了几下,每次操作完以后,他都会将屏幕放在狄广通的眼前。

    最后,刘尚昂问他:“这几个人你都认识吧?”

    此时的狄广通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愣愣地看着刘尚昂。

    刘尚昂又一次将屏幕摆在了狄广通眼前,说:“你再仔细看一看,这个人,是不是你口中的大泽恩师。”

    伊庆平死之前曾被番天印吸光了生命力,因此极其衰老,可即便是他的眼睛变得十分凸出、脸上布满皱纹,可是五官的基本特征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狄广通愣愣地盯着屏幕,过了很久,才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大泽……死……死了?”

    刘尚昂又摆弄了一下手机,问狄广通:“这个人你认得吧?”

    狄广通:“赵德楷怎么也……”

    刘尚昂收起了手机,回到了我身旁,我让他用手机拍一下蒋斌的头颅。

    狄广通的视线从在场的每个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了阎晓天和我的身上。

    他似乎用了很大力气来观察我们两个身上的细节,片刻之后,他才开口道:“青钢剑、番天印,还有这样的年纪……你是左有道。你是阎晓天。”

    说完以后,他愣了一下,接着又嚷嚷起来:“你和寄魂庄联手啦?”

    阎晓天很不耐烦地看着他,说:“我和寄魂庄联手的事,赵德楷应该早就知道了。”

    我没有兴趣听狄广通谈论这种毫无意义的话题,让刘尚昂给他拍了一张全身照之后,开口问他:“刘文辉手里的那具金甲尸是不是你给他的。”

    狄广通盯着我,没说话。

    我就对他说:“你现在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有人会审你。不过那些人和我不一样,他们在审犯人之前,习惯先赏一百杀威棒,不管你打不打算隐瞒什么。”

    其实我也知道庄师兄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干,这么说只是吓唬人而已。

    不过我的这番话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毕竟刚才我们一进屋也是二话不说,先把狄广通修理了一顿,我们那么做主要是为了卸除他的战斗力,防止他施法或者逃跑。

    但我们这么想,现在被五花大绑的狄广通却不一定这么想,他稍微迟疑了一小会,突然点了点头:“金甲尸是刘文辉从我这里抢走的,你肯定知道,他在组织里属于高层,我呢,就是个芝麻大的小人物,人家问我要东西,我哪能拒绝啊?真的,刘文辉的事情真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也不知道他拿走金甲尸要干什么啊!再说,他现在不都伏法了吗?”

    我说:“你怎么知道刘文辉伏法了?”

    狄广通顿了一下,说:“是蒋斌告诉我的,他在组织里的级别比我高多了,很多事都知道。”

    蒋斌现在已经变成了甲尸,就算他这么说,也是死无对证。

    我问他:“你在葬教里是什么级别,认识罗有方吗?”

    狄广通:“我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卒子,罗有方是我的上线,我一直都是听他安排的。百乌山的事也是,还有……还有叶凡心的事,都是他指使我的,我就是奉命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