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5章 深挖洞
    粱厚载从鼻子里长出一口气,说道:“我是想说,你们百乌山的那些氏族现在不会帮忙的,他们会等,等到你和狄广通两败俱伤再出手。如果咱们一直在这傻呆着,时间久了,守在百乌山门外的各氏族族人就会告诉自己的家族,咱们没有和狄广通打起来,你想想,那时候会出现怎样的局面。”

    阎晓天做出一副沉思的模样,可过了一会,他又摇了摇头。

    粱厚载继续解释道:“到了那时候,那些氏族的高层就会故意挑起你和狄广通的战斗。他们会告诉狄广通,你已经将赵德楷俘虏了。各大氏族不了解百乌山总坛的情况,可狄广通却十分了解,只要他不傻,动动脑子就能想明白这是一次刺杀式的行动,因为如果咱们带了很多人来,他一定会得到消息,或者说,在他的严防死守下,大部队根本进不来。然后他就会带人攻进来,而一旦他主动出击,就凭咱们几个人根本抵挡不住,到时咱们被他放倒,你师娘一样会被他抓走。”

    阎晓天显得十分苦闷,他沉默了一会,问粱厚载:“这样行不行,咱们先带着我师娘离开这里,把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对付狄广通。”

    “当然不行,”粱厚载说:“你现在能救得了你师娘,可你别忘了,你那位大师父还在百乌山呢。赵德楷被俘,你师娘失踪,就怕狄广通一旦动怒,你大师父就会有危险。”

    阎晓天立即接上话:“那咱们先把大师父救出来!”

    粱厚载依然摇头:“咱们可以走暗道进入百炼堂,但咱们走哪条路去找你的大师父呢?你知道他在哪吗?”

    阎晓天沉默了,他几次张了张嘴,但什么都没说出来。

    粱厚载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我们目前首要的任务就是解决狄广通和蒋斌。如果再这么脱下,不只是他的师娘,连老夫子也有危险。

    让阎晓天的师娘去跟狄广通见面,确实是权宜之计,但目前来说,这也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

    这时候,阎晓天的师娘走到了他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晓天,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

    阎晓天看着自己的师娘,又是好一阵的沉默,最后,他将视线转移到了我这边,向我投来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我则冲阎晓天点了点头:“相信我们。”

    阎晓天没说话,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这一声叹息就足以说明他打算松口了。

    趁着阎晓天还没改变主意,我们几个立即动身,先是将赵德楷和那个百乌山弟子拖进了百炼堂的地窖里,刘尚昂又紧了紧赵德楷和另外一个人的绳子,重新堵了他们的嘴,确认他们完全无法动弹、完全无法发出声音了,才和我们一起沿着暗道离开了百炼堂。

    路上,阎晓天的师娘告诉我们,赵德楷原本就是打算让几个黑衣人将她送到狄广通那里的,而且在此之前,赵德楷就已经将这件事通知了狄广通。

    不过她也说了,守在百乌山总坛的人全都是男性,如果仙儿和罗菲跟着我们一起去的话,可能会露馅。

    我们沿着绳索离开百乌山总坛,外面那些穿白袍的百乌山弟子却完全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粱厚载的猜测是对的,各大氏族根本没打算动手,甚至都没有将赵德楷被抓的消息告诉这些族人。

    直到我们离开峡谷,朝着狄广通老巢方向走的时候,才有一个人凑到了阎晓天身边,偷偷地对阎晓天说:“大爷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三个小时之内就能到。”

    阎晓天看了他一眼,同样压低声音问:“你是魏家人?”

    那人点了点头,阎晓天冲他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继续向前走。

    当那个人从阎晓天身边离开的时候,我还听到一个百乌山弟子质问他,为什么和我们这些外人咬耳朵,还说他难道忘了这些外人是怎么对待他们的。

    直到走得远了一些,阎晓天才回头朝那个人看了一眼,问我:“魏老三真的帮忙?你是怎么把他收拾得这么服帖的?”

    我说:“这和我没关系,魏老头能这么做,只能说明他比其他氏族的族长更聪明。”

    阎晓天疑惑地看了我一会,没再说什么。

    狄广通的老巢就在离百乌山总坛最近的一个补给点,他在那里深挖洞穴,据说搞出了一个足有三四个足球场大的洞府,而他自己就居身于洞府的最里面。

    我们顺着大路一直走,越来越靠近那个补给点,而阎晓天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来到一个没人的拐角处,我让仙儿和罗菲先离队,到百乌山外面的那个土包上等着我们。

    仙儿显得有些不情愿,但罗菲没说什么,默默地拉着仙儿走了。

    离补给点还有不到一里地的时候,路边出现了穿着黑袍的守卫,我从这些人身上感觉不到念力,但在他们的手里都握着明晃晃的刀具,而且一个个煞气十足,看起来像是专业的打手。

    来到补给点入口的时候,有人迎上来问我们的来意,阎晓天的师娘最先开口:“你告诉狄广通,叶凡心来见他了。”

    我这才知道阎晓天的师娘叫叶凡心。

    上来问话的人盯着叶凡心看了一会,视线又从我们几个身上一一扫过,但他也没再多问什么,让其他人看好我们,然后就走进了补给点的洞口。

    几分钟之后,那个人又匆匆忙地跑了出来,对我们说:“快进去吧,大师等着呢。”

    从刚才开始,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狄广通只肯见叶凡心一个人,而将我们几个全都拒之门外,还好这样的事没有发生。

    我们几个围在叶凡心左右,护着她进入了补给点。

    魏老头没有骗我,眼前的这个补给点确实被深挖过了,我来过这里,记得洞口中原本就是一个教室大小的土洞,可是现在,洞口中却连着一条幽深的隧道,两侧的道避上挂着一排排火把,让不断跳动的火光充满了整个空间。

    随着不断深入,隧道变得越来越宽敞,在隧道两侧,还出现了一个个拱门,每一道门里都有两个人,我们经过的时候,每个人都紧握着手中的钢刀,视线在我们身上不断打量着。

    他们看起来像是非常专业的保镖,但这也仅仅是看起来像而已,但凡他们中有一个人拥有刘尚昂这样的专业素养,就一定能发现我们有问题。

    我的袍子里藏着青钢剑和番天印,刘尚昂的袍子里藏着登山镐和工兵铲,虽然我们已经极力掩饰了,可如果他们够专业,还是一眼就能发现问题。

    走到隧道尽头,一扇铁门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留意了一下,在铁门两侧的拱门中,分别驻扎了五六个人,这些人中有一些是握着钢刀的打手,而另外一些,则是身上残留了念力的修行者。

    叶凡心抬起手来,正要敲门,刘尚昂却故意挡了她一下,并把自己的登山镐悄悄塞进了她的手里。

    而我则走上前,用力拍响了面前的铁门。

    这扇门非常的厚实,手掌拍在上面,传来了非常沉闷的响声,但门板却没有明显的颤动。

    几秒钟之后,门板上方传来一个略显嘶哑的声音:“是叶凡心吗?”

    我这才发现,在门板的正上方有一个纽扣大小的小喇叭,而且我也能听得出来,说话的人此时很激动。

    叶凡心应了一声:“是我。”

    门另一侧的人沉默了一小会,接着又激动起来:“快,快进来!你一个人进来。”

    我沉了沉气,稍稍后退,阎晓天站在我身边,朝着那扇门投去了一道十分担忧的目光,我用胳膊碰了他一下,示意他安心。

    放心吧,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师娘一个人进去的。

    过了几秒钟,厚重的铁门向外敞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穿着土黄色道袍的中年人,他的脸色苍白,看起来好像从来没晒过太阳,一副病泱泱的样子,但在他看到叶凡心的时候,眼神中就流露出了无比兴奋的光彩。

    我以极快的速度朝门缝里望了一眼,里面应该是一个卧房,从我站立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一张床,而且屋子里很静,好像没有其他人。

    那个人看也不看我们,说一声:“你们走吧。”,说完就伸手去拉叶凡心的胳膊。

    就在这时候,叶凡心突然举起了登山镐,怒吼一声:“狄广通!”,挥动登山镐朝眼前的人砸了过去。

    看得出来,叶凡心的功夫也是不错的,这一下又快又重,可狄广通也不是吃素,在叶凡心挥动登山镐的同时,他猛一闪身就避开了登山镐最锋利的镐刃。

    我们几个立即上前,装模作样地抓住了叶凡心的手脚,然后像押送犯人似地将她押进了屋子。

    狄广通一边冲我们喊着:“下手轻点,别伤着她!”,一边引着我们朝床铺那边走,示意我们将叶凡心放在床上。

    而在这时候,刘尚昂已经悄悄关上了那扇铁门。

    狄广通引导着我们将叶凡心放在床上,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兴奋,脸上还出现了让人恶心的红晕,但即便是这样,他依旧保持着警惕,在叶凡心刚接触到床沿的瞬间,狄广通快速朝门那边看了一眼。

    他看到铁门已经被禁闭,立即皱起了眉头,整张脸也在瞬间沉了下来。

    其实在进来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以狄广通如此小心谨慎的行事风格,在这间屋子里有其他人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关上那扇门的,因为万一屋里有人心怀不轨,他安插在门外的那些保镖就无法在门关上的情况下来保护他。

    他狠狠瞪了刘尚昂一眼,举起手来指着刘尚昂,正要训斥,阎晓天已经松开了叶凡心,一个健步上前,抡起胳膊,张开钢铁一般坚硬的手掌朝狄广通脸上盖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