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4章 两个人的坚决
    他指了指罗菲,很激动地对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帮阎晓天,我知道,我真的知道。是因为婚约的事,我向罗家提亲了,是我的错,我错了,我认错。这门亲事我不认了,我退出,左有道,你放过我,这个女人我不要了,她是你的,我不要了,不要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活像是一条摇尾乞食的野狗。

    如果放在过去,我虽然讨厌赵德楷的人性,但他至少还高傲、强硬,那时候的赵德楷至少还是一个枭雄,原本我以为,这次深入百乌山会有一场恶战,却没想到他竟然变成了这幅样子。

    不只是赵德楷,迄今为止,我所接触过的所有和葬教有深层交隔的人,他们的人格好像都被某种力量扭曲了。

    对于如今的赵德楷,我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恶心。我不想跟他说话,就对刘尚昂使了个眼色,刘尚昂点了点头,从楼下拿来了一张桌布,将其撕成一段段布条,将赵德楷困了起来,顺便塞住了赵德楷的嘴。

    由于进入百乌山总坛的时候刘尚昂换了装,带着那么大的背包容易引起别人怀疑,所以他只偷偷将登山镐和工兵铲偷偷带了进来,绳索什么的,都和背包一起扔在了那个小土包上。

    我凑在窗户前,将面张脸探出窗外朝楼下看了一眼,那些穿着黑袍的人还在不断地游走巡逻,没有人听到顶楼发出的声音。

    可刚才赵德楷又是叫又是喊的,屋子里还发出了那么激烈的大都声,楼下的人为什么丝毫没有察觉呢?

    我心中正疑惑着,阎晓天也来到了窗前,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又默默地点上。

    能看得出来他此时的心情非常糟糕,他的眼睛里依然充满了愤怒了血丝,但在愤怒之下,又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沉静。

    他一口气让烟燃掉了大半,在连续吐了几口烟雾之后,才语气低沉地问我:“现在怎么办?”

    我说:“把赵德楷被擒的消息散播出去吧,只要各大氏族得知赵德楷倒台,就会让他们的族人给你提供帮助。”

    阎晓天点了点头,而后扔了还在燃烧着的烟头,朝赵德楷走了过去。

    他给了刘尚昂很多号码,刘尚昂先是给五花大绑的赵德楷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按照阎晓天的嘱咐,将一条条配着文字的彩信发给了那些号码。

    顺带一提,在进入百乌山之前,刘尚昂就将阎晓天的卡换到了自己的手机里,在来的路上阎晓天就说过,由于赵德楷拆掉了百乌山总坛里的信号接收器,如今在百乌山内部,普通的手机根本接收不到外面的信号。

    刘尚昂发完这些彩信,长出了一口气:“这样的话,百乌山这边的事就快折腾完了吧。”

    粱厚载笑着问他:“怎么听你这口气,好像特别想离开这地方似的。”

    刘尚昂显得有些无奈:“不是我想离开啊,是不得不离开好吧,老包前两天召我回去,说是我的训练还没完成,不能半途而废了。”

    我也抬起脸来,问刘尚昂:“你这次要走多久?”

    “不知道呢,”刘尚昂叹口气说:“这一回,估计怎么着也得两三年吧。”

    在他说话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发出去的短信有了回应。刘尚昂将手机递给阎晓天,又对我们说:“我听老包说,这次的事了解以后,柴爷爷打算让道哥去寄魂庄待上大半年。”

    我要到寄魂庄待大半年?这件事我师父怎么没告诉我呢?

    而且我已经半年多没到学校上课了,再耗费这么大半年时间,我的学业怎么办?

    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刘尚昂当然也不会知道我师父是怎么想的。

    阎晓天摆弄了一会手机,一边摆弄着,他的眉头就渐渐拧在了一起。

    我忍不住问他:“怎么,氏族不肯帮忙?”

    阎晓天显得十分无奈:“唉,他们不是不肯帮忙,只是不肯和狄广通、蒋斌这两个人正面交锋。他们说,可以让当前还在百乌山的族人帮咱们清理赵德楷带来的那些外人,但范围只限于百乌山总坛境内。他们不打算让自己的族人深入到狄广通和蒋斌的地盘上去。”

    这种情况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想象了,没想到即便是赵德楷被我们控制,这些氏族依旧不肯全力帮助阎晓天。

    粱厚载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我们说:“到了这种时候,这些氏族依然打算坐山观虎斗啊。我估计,他们现在最愿意看到的事,就是阎晓天和狄广通、蒋斌拼个两败俱伤,那样的话,他们不但能摆脱赵德楷,也能在阎晓天势力受损的情况下压制阎晓天。对了,魏老头怎么说?他的态度应该和另外几个氏族有些差别吧。”

    阎晓天点了点头:“确实,现在愿意全力帮咱们的,只有魏老三一个。可魏家在百乌山的族人也就那么一两个,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嘛。”

    他的话刚刚说完,不远处的床帘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晓天。”

    阎晓天先是一愣,之后就一阵风似地快步走到了床帘前,恭恭敬敬地行了拜手礼,又恭恭敬敬地唤了一声:“师娘。”

    其实刚来的时候我就隐约猜到了,这个赵德楷扬言要送给狄广通的女人,应该就是那个跟在赵德楷身边十多年却一直没有名分的女人。

    阎晓天每次提起她的时候,都会带着一脸崇敬的表情说“我师母怎样怎样”,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在闫晓天心中有着很重要的分量。

    其实这个女人我以前是见过的,他就是我第一次见阎晓天的时候,跟在阎晓天身边的那个“女秘书”,这么些年过去了,她看上去依然年轻,可在那张没有被岁月侵蚀的脸上,却多了一份怪异的沧桑,以至于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并没有认出她的身份。

    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狄广通这个人我了解,他的地盘一定戒备森严,你这几个朋友虽然很厉害,但要横冲直撞地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阎晓天“嗯”了一声,说:“我知道。”

    女人又说道:“那个地方,我能带你们进去。”

    阎晓天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就开始不停地摇头:“不行,这绝对不行,我知道师娘要干什么。绝对不行,绝对不行!”

    女人:“你们几个护着我进去,不会有事的。”

    阎晓天:“谁能保证不会有事?谁知道狄广通身边有多少人,再说了,除了狄广通,蒋斌也不好对付。万一失手,师娘不就……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你冒这个险的。”

    听他们两个说了这么多,我也明白这个女人要干什么了。

    刚才赵德楷也说了,狄广通这么多年一直垂涎她的美色,一心想用她来交换自由。如今,只要我们几个伪装成押送她的人,就能跟着她一起进入狄广通的老巢。

    不得不说,如今谁也不了解狄广通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么做确实是有着很大风险的。

    这时候,仙儿的声音也从床帘中传了出来:“罗菲,楼下的柜子里有衣服。”

    罗菲立即下了楼,片刻之后又回来,手里还多了几件干净的女装。

    她快速将床帘掀开了一道缝隙,将这些衣服塞了进去。

    片刻,女人掀开了床帘,从床上走了下来。和我上次见她的时候一样,她看上去依然有点妖艳的感觉,但在那张艳丽的脸上,却又带着一副决绝的表情。

    当我的眼睛和她那坚定无比的眼神对上的时候,我就知道,阎晓天劝不动她。

    可阎晓天现在也是梗着脖子,一副十分生硬、倔强的样子,估计女人也无法让他接受自己的提议。

    女人说:“晓天,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阎晓天:“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刘尚昂则在一旁说:“其实吧,现在也不用着急做决定。这样吧阎晓天,咱们呢,先带着你师母离开这里。我去狄广通他们的地盘上摸一摸底细,如果条件允许,咱们就按你师娘说的办,如果条件不允许,再想别的办法。”

    这是一个折中的办法,我相信以刘尚昂的能力完全可以往返于狄广通的大本营,但问题是阎晓天能不能相信他的能力?

    可阎晓天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的考虑就否定了刘尚昂的提议,只是反复地说着“不行,绝对不行。”。

    阎晓天的师娘似乎并不打算接受阎晓天的否定,只是对刘尚昂说:“没必要犯险,不管狄广通身边有多少人,有些时候,他只能和我独处。”

    有些时候是什么时候?还不就是狄广通和她做私事的时候。

    看样子,这个女人已经决心为百乌山豁出去了。

    她的话立即引起了阎晓天的强烈反对,他还是不停地说着“不行”,但能听得出语气比之前还要激动。

    这时候,粱厚载揉了揉自己的下巴,说道:“现在咱们不管怎么做,其实都是在犯险。杀进狄广通的老巢是犯险,在这里干等着一样是犯险。虽说,各大氏族明面上答应帮点小忙,但这也不过就是一句空话而已,我估计啊,他们会等到咱们和狄广通拼得差不多了才动手。现在狄广通和蒋斌还不知道赵德楷已经落在咱们手里了。而各大氏族也不清楚百乌山的情况,更不知道闫晓天这次回百乌山,只带来了五个人。”

    说到这里,粱厚载稍微顿了一下,又将目光落在阎晓天脸上,继续道:“我没见过狄广通,不知道这个人有多大能耐。但我知道,单从人数上来说,咱们不是他的对手。”

    阎晓天紧紧皱起了眉头:“你到底想说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