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0章 下一步行动
    我当时就有点恼火了,说借个屁,我的钱全都被伊庆平给坑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给我,八个氏族就八个氏族吧,反正已经能和赵德楷分庭抗礼了,只要再剪掉赵德楷的另外两个羽翼,赵德楷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通话最后,我问闫晓天,魏家现在在闫晓天这边入股了吗?

    闫晓天叹口气,说他正为这件事生气呢,我们救了魏老头一命,现在魏老头重新整合了魏家,又把魏家攥在自己手下了,而且他们老魏家虽然被赵德楷坑了一把,但手里头依然有很多赚钱的产业。现在魏老头的态度是坐山观虎斗,他好渔翁得利。

    我早就估计到魏老头会是这幅德行,安慰了一下闫晓天,又问闫晓天要了魏老头的电话。

    虽然整个通话的过程基本上都是我在说话,但却是刘尚昂一直拿着手机,现在他那个手机看上去就像被肢解了一样,必须两个手攥着才能勉强维持原本的样子。

    刘尚昂挂断了电话,梁厚载就在一旁对我说:“你现在就要对狄广通和蒋斌下手了?可庄大哥去了青海,谁能支援咱们呢?”

    我一边在刘尚昂的手机上小心翼翼地拨出号码,一边对梁厚载说:“百乌山的事,当然还是由百乌山自己来处理,百乌山的入门以上弟子,加上各大氏族,有足够的人力来收拾狄广通和蒋斌的烂摊子。”

    梁厚载说:“我知道,可是我觉得,那些氏族即便在闫晓天那里得了股,也不一定会主动帮咱们。你这么急着动狄广通和蒋斌,风险有点大。”

    我说:“风险当然是有的,不过你也说了,那些氏族只是‘不一定’帮俺们,也就是说,有人帮,也有人不帮,只要有一个氏族肯出手就行了。”

    说话间,电话已经打通了,可魏老头却迟迟不接电话,直到电话自动响起忙音。

    我估计他最近可能比较谨慎,不认识的号不会接,于是又非常艰难地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接电话,我是左有道。”

    短信发出去没多久,魏老头就打了回来,我一接通电话,就听他笑着说:“左家小哥,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也不跟他啰嗦,直接问:“你在闫晓天那里入股了吗?”

    魏老头好像早就想到我要问这个问题,立即回应道:“哎呀,你看看,我倒是想入股的,可你也知道,我们魏家现在也是……”

    我懒得听他这些虚头巴脑的话,立即打断他:“伊庆平死了。”

    魏老头顿时停了下来,过了很久,他才试探着问我:“他……怎么死的?”

    我笑了笑,说:“你觉得呢?”

    魏老头再次沉默了。

    虽然我自己心里也清楚,伊庆平的死就是一场意外,而且单从修为上来说,我也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之所以能胜他,还是托了番天印的福。

    但我不把话说明,魏老头就只能自行发挥想象了。

    又过了很长时间,魏老头又问了我一次:“真的死了?”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坐山观虎斗的人,最后要么不是从山上掉下来摔死,就是被老虎吃掉。”

    没等魏老头回应,我就挂了电话。

    梁厚载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长叹一口气,将整个后背仰在了车座位上,笑着对我说:“我觉得,咱们现在越来越像坏人了。”

    我也笑了笑:“对付坏人,还就是得用坏人的手段。”

    这时候,仙儿用手指头戳了我一下,问我:“你们俩在说什么,什么坏人不坏人的,这里头也包括我吗?”

    罗菲就对她说:“当然不包括,仙儿你是出淤泥而不染。”

    说完,她沉默了一会,片刻之后又补充了一句:“不是变成坏人了,而是本来就是坏人。”

    我转过头,笑着看了罗菲一眼,她也冲着我笑,但我们都没说话。

    我知道,她说我们是坏人,是在讽刺我们从闫晓天的生意里头抽成,不过这样的讽刺是善意的。

    老翟开着车将我们送到老市委附近的时候,闫晓天打来了电话,他打的是我的电话,不是刘尚昂那个残废机。

    我一接起电话,就听闫晓天在电话那头喊:“魏老三给我打电话了,说他要入股,而且是实股。我靠,连隐世长老都说不动他,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故意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我怎么做到的,这里头有我什么事?”

    闫晓天:“你别忽悠我了,魏老三刚才还跟我说,他这股是冲着你卖的。不行,你得给我好好说道说道,你到底是怎么搞定他的。你们现在到哪了?”

    我说:“快到老市委家属院了,你现在在家吗?”

    闫晓天:“我立马回去,你们等我一下。今晚上我请你吃饭,你好好跟我聊聊魏老三的事。”

    我说:“请客就算了,你家的东西够吃了。正好,你回来跟我们说说百乌山地界的具体情况,明后天……后天吧,咱们还得回百乌山。”

    闫晓天似乎迟疑了一下,他沉默了片刻才问我:“这时候回百乌山干什么?”

    我笑着对他说:“你这么长时间不回百乌山,不想你师父吗,反正我挺想赵德楷的,打算跟他见个面。”

    闫晓天沉默了片刻,突然嚷嚷起来:“你现在就要对赵德楷下手了?太早了点吧。”

    我说:“不早了,我们刚把伊庆平处理掉,趁着葬教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就是对付赵德楷最好的时机。如果再等下去,葬教可能还会派其他人来支援他。”

    闫晓天:“行吧,反正魏老三加入了咱们,赵德楷手里就没几个能用的氏族了。我二十分钟就到家,等着我。”

    挂了电话,刘尚昂问我:“道哥,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先对付狄广通和蒋斌吗,怎么这会又要对赵德楷下手了?”

    我笑了笑,说:“对付狄广通和蒋斌,是为了剪除赵德楷的羽翼,这两个人不除,就算咱们直捣黄龙干掉了赵德楷,以后说不好还会有其他的麻烦。”

    梁厚载依旧将整个身子靠在座位上,叹了口气说:“既要剪除羽翼,又要和赵德楷正面杠。又是疲劳作战啊。”

    这时候,老翟突然插上了话:“你这就觉得累了,想想红军长征的时候……”

    他怎么莫名其妙地开启了说教模式?让人措手不及啊!

    我本来就特别讨厌听人这样说教,加上老翟的语气又格外生硬,说起话来情感一点起伏都没有,弄得人心里闷闷的。

    从无人区到老市委,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对付赵德楷,完全没有睡意,没想到现在快到达目的地了,我却在老翟无聊的说教中熟睡过去。

    老翟将车停在闫晓天住的小区门口,我睡了二十多分钟以后,闫晓天的面包车也停在了马路旁边。

    闫晓天带着我们到了他家,又打电话给附近的小饭店,要了几个菜,说是要犒劳我们一下。

    我现在对犒劳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脑子里全都是赵德楷的事。闫晓天从厨房里拿了一些瓶装水分给我们,一边还问我:“你到底是怎么说服魏老三的,我现在对这件事特别好奇。”

    “就是威逼利诱呗,”我简单地应了一句,然后就转移了话题:“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搀和在你和赵德楷之间的第三股势力究竟是什么来路。”

    闫晓天愣了一下,然后叹口气说:“什么第三股势力,那其实就是……就是百乌山的家丑。你也别刨根问底的了,家丑不可外扬,我真的不想多提。不过你放心吧,那些人掀不起风浪来,不用管他们。”

    掀不起风浪来吗?可那些人不就是在跟踪闫晓天的途中被刘尚昂抓住的?

    不过既然闫晓天不想说,我也不方便多问,他也说了,那是百乌山的家丑。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行啊,你不想说就算了。你这么长时间不回百乌山了,对那边的情况还有了解吗?”

    闫晓天:“百乌山的地界就是那个样子,多少年了都没变化过,穷山恶水,也没得变。我就算两三年不回去,它也还是那个样。”

    之后我就让闫晓天详细地说一说百乌山一带的具体情况,尤其是百乌山周边地带的地里情况和哨岗分布。

    闫晓天光靠一张嘴说不清楚,于是就从书房里拿了一张纸,一边向我们描述,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慢慢画出了一张百乌山地界的草图。

    他不愧是老夫子内定的下一代掌派接班人,对于百乌山,闫晓天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清楚地知道每一个哨岗和补给点的位置,也知道各族长老围绕百乌山建造的一些秘密洞府。

    我提到,蒋斌在百乌山一代占据了很大的一片区域,并在那里安插了自己的势力,闫晓天说,蒋斌占据的那片区域早年是百乌山用来处决叛徒的地方,阴气、怨气很重,蒋斌把自己的大本营安置在那里,那就说明他修炼的术法,应该趋近于鬼术。

    回想一下,赵德楷身边的这些人,好像都和邪祟有着很深的渊源,伊庆平操纵厉鬼,现在又多了一个修炼鬼术的蒋斌,狄广通又是专门养邪尸的。

    我师父常说,术法这东西,原本没有正邪之分,就看修行者是将其用在正道上还是歪门邪道上。可我这些年也算是见过各种类型的修行者了,却发现那些投身于邪道中的人,往往气修炼的术法也是这种****大邪的术法,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巧合。

    我盯着闫晓天的地形草图看了半天,又问梁厚载:“你觉得咱们下一步该怎么行动?”

    梁厚载的视线也一直停留在草图上,他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下巴,沉思了一会,说:“如果单从地形上来看,狄广通的地盘离百乌山总坛很近,蒋斌则相对远一些,应该先除蒋斌,再动狄广通。可蒋斌的爪牙更多,眼线也更广,上一次道哥从百乌山劫走了魏老头,现在赵德楷和蒋斌他们应该已经有所警惕了,百乌山一代肯定加强了戒备,如果咱们先走蒋斌这条路,更容易被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