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9章 一堆麻烦
    木柴在火焰中静静地躺了一会,上面慢慢浮现出了火苗,然后又出现了一层焦黑。

    梁厚载朝“教主”和王道姑那边扬了扬下巴,问我:“要不要审问这些人?”

    我摇头:“算了,还是等庄师兄来了再说吧。他们比较擅长审讯犯人。”

    在我说话的时候,教主狠狠瞪了我一眼。刘尚昂将他绑起来的时候,还顺手摘掉了他脸上面具。

    教主的长相看起来很普通,属于那种扔进人堆里也认不出来的路人甲,他唯一的特点就是身材格外瘦小,可就是这样一副小小的身板、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长相,当他瞪起眼的时候,却让人莫名感觉背后发凉。

    我盯着教主看了一会,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那张脸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更想不明白背后的那股寒意到底是怎么来的。

    片刻之后,教主将视线从我脸上挪开,靠在笼子的角落里打起了鼾。

    这一夜,我几乎没合眼,梁厚载在后半夜才睡,之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到他醒过来以后,我才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

    庄师兄是在第二天的晚上到达这里的,大伟也带着队伍前来接收俘虏。

    一段时间不见,庄师兄比以前清瘦了很多,大伟他们收纳俘虏的时候,我走到庄师兄身边,问他:“前阵子我和师父联系的时候,师父说他去了缅甸,葬教的势力已经渗透到这么远的地方去了?”

    庄师兄叹了口气:“何止是缅甸,现在整个南洋都,到处都有葬教的人。这个组织的规模比咱们想象中要大得多。不过还好,南洋那边也比较配合,现在缅甸、泰国这两个地方的葬教势力已经基本被肃清了。”

    我又问庄师兄:“那国内呢?”

    庄师兄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国内的情况比较复杂,咱们这块地上门派多,又是葬教最初成立的地方,他们在国内的很多地方都有着很深的根基。目前已经查明了,好几个藏在深山老林里的隐修门派都和葬教有牵扯,刚死的这个伊庆平,就是一个隐修。”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隐修也有门派?”

    庄师兄:“与其将其称作门派,不如称之为协会什么的。其实就是一些传承上有渊源的隐修聚在一起,互相交流心得,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些小门庭。一般来说,隐修对尘世间的事应该没有什么兴趣才对,也不知道葬教是怎么将这些人拉入伙的。”

    在庄师兄说话的时候,大伟那边已经将笼子里的人全都弄了出来。

    庄师兄看着那些尚未脱离疯虱卵控制的训练班学员,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这些人,都是神迹训练班的人吗?”

    我点头:“是啊,他们全都中了疯虱卵,庄师兄,你在苗疆那边有没有熟人?得想办法给这些人解蛊啊。”

    “认识是认识,”庄师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就目前来说,和咱们寄魂庄有交情的蛊师已经全部被请出山了,就前段时间,云南边境也出现了大规模的中蛊事件。一个矿场,百十多号工人在下矿的时候全部中蛊,那种蛊可比疯虱卵厉害多了,十几个蛊师在那里耗了一个多月,才算是勉强把事情解决了,可依然有两个工人丢了命,还有一个人终身残疾。”

    我问庄师兄:“是人为下蛊吗?”

    庄师兄摇头:“不知道啊,现在还没查清楚呢。唉,最近这半年多一直就没太平过,总是一个事还没处理完,接着就出现别的状况。这些日子,我们抓了不少葬教的人,也摧毁了一些法场,但那些人都是小喽啰,法场嘛,大多也是临时搭建的。你们几个这次捣毁了一个总坛,如果再能抓住赵德楷,可就要立大功了。”

    他虽然提到了“立功”,但语气并不轻松。

    我也明白庄师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是觉得,就算我们干掉了赵德楷,和百乌山化敌为友,最终也只是保住了陕西这一个地方,在其他省份,依旧有葬教的人四处流窜。

    庄师兄顿了顿,突然笑了:“好在柴师叔和包师弟的眼线广,他们已经摸清了葬教在几个大省里的领头人,估计再过一两个月,组织上层就会有大动作了。希望到了那时候,能把葬教一网打尽吧。”

    我知道包师兄是搞情报的,他的眼线到处都是,可我没听说我师父在外面还有眼线啊,他顶多是朋友多一些吧。

    这时庄师兄又问我:“你们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我说:“接下来……就等闫晓天收拢百乌山各大氏族了,如果他能把所有氏族都收到麾下,我们就会尽快对赵德楷下手。如果赵德楷提前发现了他的动作,我们也别无选择,只能和赵德楷硬杠。”

    庄师兄点了点头:“需要我帮忙吗?”

    我说:“肯定需要,赵德楷手底下的人很多,我们就算能对付得了那么多人,也消化不了那么多人啊。”

    庄师兄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又笑了:“消化,嗯,这个词用得好。不过,至于怎么消化,还是要看闫晓天啊,如果他消化不了,才轮到咱们出场,不过我估计,赵德楷身边应该还有很多葬教的人,这也是个麻烦。这样吧,有道,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完,等大伟那边接收了俘虏,我就得走了。从下个月开始,我要在青海待半年,你如果有需要的话,随时联系我吧。”

    我问庄师兄,是不是青海也出事了,庄师兄说不是,他待在青海,主要是为了看着西藏,这段时间分裂势力又有抬头的趋势。

    在这之后,随行的战士们将那些神志不清的人扶上了几辆卡车,而跟随伊庆平的几个葬教成员则被塞进了一辆囚车里,由大伟亲自看管。

    临走前,庄师兄给了我一包重要,对我说:“这种药是专门用来祛疯虱卵的,梁子的事我听说了,你给他试试这服药,如果没用……”

    庄师兄没再说下去,转身上了车。

    车子发动的时候,黄土沿着车轮的两侧鹏了起来,我用拉起领子来护住鼻子和嘴,目送车队离开了村子。

    当最后一辆车驶离村口,只留下了一片淡黄色的土雾时,我望着那片土雾,心中莫名的烦闷。

    庄师兄的车队走了,之前用来运送学员的车辆却留了下来,我挑了一辆足以容纳我们所有人的车,对刘尚昂说:“你能让这车发动起来吗?”

    刘尚昂凑在车窗上,朝着车内看了看,又朝我眨了眨眼:“什么叫我能让这车发动起来吗?这车有油。”

    我说:“可咱们没钥匙啊。”

    刘尚昂:“老翟有啊。我们几个进洞之前,他就把那些司机身上的钥匙全都搜刮走了。对了,老翟呢?”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纳闷了,对啊,老翟呢,他明明是跟着梁厚载他们一起来的,怎么一直没见到人呢?

    刘尚昂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老翟的身影,然后就伸长脖子大喊:“老翟!”

    他这边话音刚落,远处的平地上突然凸起了一个小土包,随着土包破裂,老翟从里面钻了出来。

    我和刘尚昂都愣愣地看着老翟,老翟一边拍着身上的黄土,一边走到我们跟前,说:“怎么,事都处理完了?现在要走吗?我饿了,有没有东西吃……你们俩怎么这表情,跟见鬼了似的?”

    刘尚昂回了回神,问他:“你怎么藏在地底下了?”

    老翟显得有些纳闷:“不是你让我先藏起来,千万别让人发现吗?”

    刘尚昂:“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么想到藏在地底下的?一般人可想不出这种主意来。老翟,你以前……也是搞情报的吧?”

    老翟给了刘尚昂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觉得……能和包有用交朋友的人,能是一般人吗?”

    说到这,老翟笑了笑,又转移了话题:“行了,别说这些了,我在地底下待了这么久,肚子很饿,你们有东西吃吗?”

    他的语气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生硬,但却透着几分虚弱。

    之前我将一百多个人的食物分成了四份,打算吃两天,但没想到庄师兄来得这么快,在这期间我们只吃了三顿饭,所以食物还剩了很多。

    刘尚昂也不废话,直接冲向了储藏食物的地窖,给老翟拿了很多吃的,而且刘尚昂回来的时候,我留意到他的背包也变得鼓鼓囊囊的,显然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返程路上所需的食物。

    老翟吃完东西,又找了一个干净的床铺睡了两个小时,然后才精神饱满地取了一辆车子,带上我们一起离开了无人区。

    这里有件事我必须说一下,我们未经车主允许私自使用车主的车,而且极有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归还,这么干好像是违法的,属于非法占用他人财物。好在后来车主没找我们麻烦,还就我们将他从邪教中挽救出来的事心怀感激,请我们吃了顿饭。如果那人一口咬定我们偷他的车,事情还真是不好处理。

    车子快开到曹家所在的那座城市时,我让刘尚昂拨通了闫晓天的电话,询问如今有多少个氏族加入我们的阵线了。

    闫晓天说,百乌山十六个氏族,如今已经有八个氏族在他的公司里入了股,但由于这些氏族如今已经穷得叮当响,所以他们和曹家一样,都是借钱入的空股,闫晓天说下个月要一次性支付八个氏族的生活费,经济压力很大。

    我问闫晓天现在还有能力再养一个氏族吗?

    闫晓天给了否定的答案,他说,如果再让一个氏族加入进来,他下个月就要变卖产业了,那样虽然能暂时支撑得住,可产业一卖,他拿什么来赚钱,没有钱,第二月怎么办?除此之外,他还厚着脸皮对我说,如果现在想再拉一些氏族入伙,我就得借他一点钱,让他先周转周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