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8章 复仇者
    我怎么也没想到秃头会对伊庆平痛下杀手,他下刀极深,伊庆平脖子上的伤口非常大,皮肉完全张开,鲜血像喷泉一样从伤口中挥洒出来。

    仅仅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伊庆平的眼中就彻底失去了光泽。

    秃头用双手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他看着伊庆平的尸体,突然笑了:“你早就该死了。我也快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秃头刚才说“咱们的下场都是一样的”。

    想到这,我立刻挥动青钢剑,狠狠砸向了秃头的手腕,他闷哼一声,手中的匕首应声脱落。

    但他好像根本没想用那支匕首,在我拍中他手腕的同时,他已经纵身向后一跃,跳进了充满尖刺的火炭的大坑中。

    我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抓住了秃头的肩膀,可他太重,我根本拉不住他,就听“嗤啦”一声,他的上衣被我扯下了一大块布,但他没有止住落势,我眼睁睁地看着他落到了坑底,随着利器刺穿皮头的一串轻响,秃头的身体已经镶嵌在了铁刺上,有一根铁刺直接穿透了他的头,瞬间就要了他的命。

    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一直在想,秃头跟在伊庆平身边,也许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现在我才明白,他之所以跟着伊庆平,表面上是一个恭敬的弟子,可事实上,他却是一个隐忍多年的复仇者,他一直在等待今天这样的时机,只为给伊庆平致命的一刀。

    秃头是一个记仇的人,也许正是伊庆多年的虐待造就了他的性格,也许他生来如此。如今他复仇成功,但他也知道杀死伊庆平会有怎样的下场,与其苦苦等待葬教的酷刑降临在他身上,还不如用最直接的方式了结自己的生命。

    我也不确定我的推测是不是完全正确,但秃头和伊庆平双双毙命,他们留给我的,也只有一连串的疑问和这些毫无根据的推测了。

    相对于那些对葬教忠心耿耿的佣兵而言,秃头也许在心理上有点扭曲,但我觉得,他至少还是一个有感情的人。对,人!

    我长吐一口气,离开了大坑边缘。

    梁厚载和教主的战斗还是有些焦灼,我朝着他那边走过去,他则快速移动身位,牵引着教主将后背留给了我。

    我放轻脚步走上去,趁着教主向梁厚载挥拳的时机,伸手抓住的教主的后颈,用力一捏,教主的拳头在中途落了下去,身子也跟着瘫软在地。

    然后我和梁厚载又走到刘尚昂身边,梁厚载和刘尚昂将班主压制住,我则故技重施,在班主的后颈上狠狠来了一下,班主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昏迷过去。

    至于王道姑,我们处理完班主的时候,罗菲已经用两条锁链将她捆了起来。

    王道姑、班主、教主,抓住了这三个俘虏,我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仙儿还在努力维持所有人身上的梦魇,这些人本身就受到疯虱卵的控制,仙儿需要先用妖气压制住疯虱卵,然后再控制梦魇,异常费神。

    我们几个将三个俘虏捆结实以后,就赶紧去支援仙儿。

    而我们的做法也异常的简单——把所有人都关进笼子里,正好我看到坑旁还有一些空余的铁笼。

    这些人受到疯虱卵控制,已经完全失神,当我们将所有人都锁进笼子之后,仙儿才长舒一口气,撤去了他们身上的梦魇。然后我就看到有人在不停地推搡和自己关在一起的人,这样的推搡完全是机械的、无意识的,我还记得,伊庆平曾给位于队伍最前端的人下过一道指令:“推下去。”

    没想到这道指令对所有初来乍到的学院全都有效。

    仙儿显得有些虚弱,她将一支胳膊搭在我肩上,叹口气说:“唉,这么多人,咱们该怎么处理啊,总不能就这么锁着他们吧。”

    我说:“我联系一下庄师兄,让他过来接咱们的盘,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麻烦他了。不过他就算带人来估计也需要一段时间,村子里应该有食物储备,咱们分头找一找吧,这么多人,在庄师兄赶来的这段时间里估计要消耗不少粮食。”

    仙儿又叹了口气:“你们这些活人真麻烦,还要吃东西。”

    我挑了挑眉毛:“说得你好像不用吃饭一样。”

    仙儿:“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吃不吃都行。”

    梁厚载转移了话题:“伊庆平的尸体怎么处理?”

    我朝伊庆平尸体看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等庄师兄来了再说吧。好了,赶紧找食物吧,我去联系庄师兄,瘦猴,你的手机给我。”

    刘尚昂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外壳已经破裂的手机,这应该是刚才他和班主搏斗的时候被打裂的。他试着摆弄了一下,手机外壳虽然已经破成了好几块,可屏幕竟然还能亮。

    我拿着他的漏电手机快速离开了地穴。回到地面上的时候,我才发现院子里还有好几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这些人全部都是开车将我们送来的司机。

    在这样的无人区,我的手机根本收不到信号,刘尚昂的手机虽然也显示无法接收到信号,但这只是将其伪装成普通手机的一种手段而已,我拨通庄师兄的电话,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等了很久,对面才传来庄师兄的声音:“怎么了有道,什么事?”

    他的语速很快,语气也很急,周围还有一些嘈杂的声音。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将这里的事情简洁地为庄师兄描述了一下。

    庄师兄沉静了好一会才问我:“你那边的事,柴师叔知道吗?”

    我:“师父只知道我来,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庄师兄又是一阵沉静,过了很久才开口道:“柴师叔这半年来一直在找伊庆平,没想到他人已经死了。”

    我问庄师兄:“我师父找他干什么?”

    庄师兄说:“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但听柴师叔透过两句,说是这个伊庆平很可能知道赵宗典的下落。”

    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了伊庆平从口袋里拿出的那个沉香手链。

    这时候庄师兄又急匆匆地说:“我这边有点事要处理,两天以后我会带着人到达你那里。那什么,你让刘尚昂想办法给我一个地标。”

    说完,庄师兄就挂了电话。

    我打电话的功夫,刘尚昂也出来了,我就将手机递给他,说庄师兄让他给一个地标。

    没想到刘尚昂却问我地标是什么意思,我说我也不知道,他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突然打了个响指,似乎是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但他并没有向我解释什么。

    他没解释,我也没多问。

    可地标到底是什么意思?地理坐标?经纬度?

    我目送着刘尚昂爬上了一座土屋的屋顶,却依旧想不明白他要干什么,这时候罗菲拍了我一下,对我说:“赶紧找点吃的吧,风沙快来了。”

    我看了看晴朗的天空,问她:“你怎么知道风沙快来了?”

    罗菲冲我微微一笑:“第六感。”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进了村路旁的一座土屋。

    我目送罗菲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感觉有点回不过神来。

    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个人都神神叨叨的?

    我们最终在一个地窖里找到了食物和水,伊庆平显然没有打算在这里待太久,食物储备很少,我们只能将仅有的食物细分成四份,这是所有人整整两天的口粮,我已经忘了地窖里的食物具体都是些什么,只记得每个人每顿饭的食量只相当于一小块压缩饼干。

    后来我们把几个开车的司机也锁进了笼子里,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已经被彻底洗脑,唯一能保持清醒的,是一个名叫李季的年轻人。

    他也是我进入土院的时候,唯一一个表现出复杂表情的那个人。

    据他说,他是在自己母亲的拉拢下进了神迹训练班,但他原本就是一个非常坚定的无神论者,之所以去神迹训练班,其实是打算揭露这个组织的虚假嘴脸,将自己的母亲捞出来。可进了神迹训练班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他根本没想到神迹训练班的手段这么高明,单凭他的一张嘴,根本斗不过对方。

    他领会过所谓的“神迹”,也觉得那种体验非常神奇,但他依旧坚定地认为那只是一种特殊的心理暗示或者催眠。

    半年前,他跟着自己的母亲到这里来面见教主,刚来的那天晚上,他和我们一样吃了伊庆平一伙准备的食物,在第二天面见教主的时候,他突然失去了意识,等到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杀了人。

    李季说,他杀人完全是无意识的,他急着为自己辩护,说最近的半年中他查过大量的资料,人在睡梦中杀人是不需要负刑事责任的,并让我们为他作证。

    他说话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我们也没跟他聊太多,只是将他从笼子里放了出来,让他和我们待在一起。当他走出笼子的时候,和他一起开车送我们来的那些人就开始咒骂,说他是叛徒、不得好死。

    晚上,我和梁厚载在洞厅里升起了火,继续蹲守着关押在笼子里的那些人。刘尚昂到外面去放哨了,仙儿和罗菲则回村里休息。

    李季不太愿意离开地洞,我就让他和我待在一起,这样也方便监视他。

    等李季睡着了以后,梁厚载朝我这边凑了凑,对我说:“葬教为了将这些门徒绑在自己的战船上,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我往篝火堆里添了一点干柴,无奈地叹了口气:“怪不得师父说他们这种人没有底线,人命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工具。”

    说话时,我一直盯着新添进火堆里的那根木头。

    身处无人区,方圆几百里都是黄土地,根本找不到烧火的木头,我们为了生火,就将村子里的家具劈成了柴,可那些家具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做的,质地非常硬,而且很难被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