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5章 活祭
    随着越来越深入,血腥味也变得越来越重,而当我们从隧道中走出来的时候,血腥味已浓郁到了极点,为了掩盖住这股血腥,空气中的花香味也变得异常强烈,两种味道混在一起,给人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在这个连同隧道的巨大洞厅中,除了血腥、花香,还有着让人难以忍受的燥热,而热流的源头,就位于我正前方二十米开外的一个大坑。而在大坑旁边还有一个足有三层楼高的建筑物,其实我也不确定那是不是某种建筑,因为它被黑布遮着,看不出具体的形态。

    不过从黑布上显现出的轮廓来看,那东西应该是由很多方形的石头或者木堆成,每一个石块或者木块都有一米见方的样子。

    这时候,“教主”再次抬手:“祭品!”

    他话音一落,秃头就朝着被黑布遮盖的那个东西奔了过去,他抓住黑布的一角,猛力扯动,黑顿时被他扯了下来。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盖在黑布下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石块、木块,而是一个个钢铁铸成的笼子,而被关在笼子的,全部都是和我一样的活人!

    那些人身上也穿着和我们一样的黑袍,胸前挂着铁链,我扫视着笼子里的那一双双眼睛,几乎所有的眼睛都是无光、木讷的,但也有少数的眼睛中充斥着恐惧。

    可不管那个人拥有什么样的眼神,他们都只是以一语不发地用眼睛扫视我们这些人,我感觉,他们好像已经失去了表达的能力。

    秃头将打开了最底层的一个笼子,从里面揪出了一个女人,他将这个女人带到了队伍的最最前方,此时站在队伍最前方的一个学员已经位于大坑边缘了,秃头将女人带到他身边之后,我就听伊庆平对他说:“推下去!”

    刚才,这些学员第一眼看到笼子里的人时就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什么,可当伊庆平说出这三个字之后,讨论的声音嘎然而止,每个人都像是着魔了一样,齐刷刷地将视线转向了那个站在坑旁的女人。

    他们的动作太整齐了,就像机械一样,我立刻反应过来,伊庆平的话激活了他们体内的疯虱卵,如今这五十多个学员已经全部被控制了。

    就在这时候,站在第一排的学员突然伸出了手,将那个女人推进了坑中。

    在他出手的一瞬间,我才意识到不能再等了,如果再不出手,那个女人一定会死,可我离那个学员足有二十米的距离,这段路我还没跑到一半,他已经将女人推进了坑,我听到坑底传来一阵急促的惨叫,但当我来到坑边的时候,惨叫声已经消失了。

    在坑底,一根根锋利的铁刺毫无规律地斜生在地面上,那个女人的胸口、腰还有大腿都被穿透了,她的神经还没有死透,身子在不停地抽搐着,从她的嘴里不时吐出一股一股的血沫。

    除了铁刺,坑底还被放置了大量带着火星的火炭,就算掉下去的人没有被铁刺扎死,也会被这些火炭上的余温烤熟,那个女人的一只脚此时就落在炭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作呕的焦糊味。

    而那个亲手将女人推下坑的学员也已经摆脱了疯虱卵的控制,他愣愣地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地看着那个被他亲手杀死的女人。

    我站在大坑边缘,在我身边是瘫坐在地上的学员,在他身后,则是那群因为受到控制而变得面无表情的人。

    伊庆平一脸惊愕地看着我,那个所谓的“教主”也将脸转向了我。

    他们大概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提前脱离了疯虱卵的控制,跑到大坑这边来了。

    一秒钟之后,伊庆平好像回过神来了,他张开嘴想要说话,但我完全不想和他废话,摘下脖子上的铁链,奋力一甩,铁链挂着风声朝他的脸砸了过去。

    伊庆平的道行很深,可身手好像差一些,我挥动铁链的时候,他立即俯身躲闪,可他的速度很慢,我稍稍动了一下手腕,铁链就在半空中调转方向,划过一道弧线之后,依旧朝他的脸砸了过去。

    我一边攻击伊庆平,一边从余光里留意着站在他身旁的教主,我知道他一定会出手。

    果然,眼见伊庆平躲不开了,教主立即一个闪身朝着冲了过来,他个子矮,重心底,俯冲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瞬间就到了我面前。

    我早有准备,在他离我还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我已经一脚踹向了他的面门,他冲得快,闪得也快,我的脚掌刚蹬到他的肩膀上,他就猛一侧身,避开了我脚上的大部分力道,但光是被我蹭这一下个够他受的,他在避开我的攻击之后,紧接就用手护住自己的肩膀,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如果他不是带着面具的话,我现在应该能看到一副痛苦的表情。

    他这次攻击没沾到便宜,但我也失去了重心,铁链没能如愿砸中伊庆平的脸。

    伊庆平十分狼狈地跑到教主身后,朝着我身后大吼:“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我知道他这话是冲着秃头喊的,这话一脱口,我身后立即响起了秃头沉重的脚步声,我微微一侧身,同时向着身后甩出了铁链。

    秃头的体格和力量都不错,但平时欺负人也就是靠他那点蛮力,没有速度可言,也没有战斗经验,我只是简单地甩动铁链,可他却根本避不开,就听“嗙”的一声,铁链的链头狠狠砸在了秃头的脖子上,秃头应声倒地,然后就像死人一样趴着,没再站起来。

    伊庆平盯着我,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他嘴上说着这样的话,手上却结出了两个手印。

    我没跟他废话,只是用最大的音量喊了一声:“动手!”,而后用最快的速度甩出了铁链,随着哗楞楞的一阵碎响,铁链越过了身材矮小的教主,再一次朝着伊庆平的脸砸了过去。

    他原本正在凝练念力,可眼看着铁链朝他飞了过去,还是中断了施法,并迅速弯下了腰。

    而那个教主在吃了一次亏之后就显得有些畏首畏尾,他没再攻上来,而是和伊庆平一样选择躲避。

    其实以这两个人能耐,一个和我缠斗,另外一个找机会施法,我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可惜他们两个显然没有这样默契。

    我不知道我刚才那声大喊粱厚载他们听到没有,但王道姑和班主肯定是听到了,我这边刚甩出铁链,就看到他们两个从隧道那边冲了过来。

    班主一看就是个实战经验十分丰富的人,他进入隧道之后一句废话没有,直接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他的脚上速度很快,没等我收回铁链他就到了我的面前,而王道姑在傻愣了几秒钟之后,也冲向了大坑旁边,连续打开了几个铁笼子。

    笼子里的人应该也是被控制了,他们从笼子里出来之后,齐刷刷地走到了大坑边缘,好像等着那些学员的人将他们推下去似的。

    我一看情况不对,立即朝笼子那边冲,可就在这时,班主已经贴上了我的身,他二话不说,一拳砸向了我的面门。

    他的这一记后手直拳动作非常标准,速度、力量惊人,角度也是恰到好处,我如果被打中了,只能是当场昏迷的命。

    好在我没轻敌,在他出手的瞬间我就侧了一下身,勉强避开了他的拳头。

    我个子比他高不少,而他在出拳的时候又将身子压得很低,这些年,我几乎天天和粱厚载对练拆招,他一做出这个动作我就立刻反应过来,他只要一击不重,就会立刻攻我的下腹部。

    所以在闪避的时候,我也伸手抓住了他的右肩,他的刚才是左右出拳,下一次攻击可能会出右手。

    果然,当我抓住他的肩膀时,已经能感觉到他的肩膀和后背都在发力,于是立即用出天罡锁的手法,发力,******他还没等出拳,我就将他肩膀上的力气压散了,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巨大的疼痛让他失去的重心,我则快速后退一步,同时顺手一带,直接将他压在了地上。

    但我没有时间彻底卸除他的战斗力,他一倒地,我就立刻放弃他,冲向了王道姑。

    可我刚迈出没两步,班主又粘了上来,他没起身,蹭着地面扑向了我,这一下我没能躲开,被他抱住了双腿。

    他抓住我的小腿以后,猛然向后一扯,直接将我掀翻在地,他好像是练过摔跤的,我倒地之后,他就以极快的速度骑在了我的后背上,我觉得我如果不立即反抗,他的拳头就会雨点般地落在我的后脑勺上。

    好在他虽然比较难缠,可力量和体重与我相差太远了,我腰上发一股猛力,奋力起身,很轻松就将他从我身上掀了下去。

    而我则就地一滚,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场面有些混乱,我在起身的同时迅速扫视了一下周围,王道姑还在不停地开启笼子,将笼子里的人放出来,班主在我和缠斗,教主远远地看着我,伊庆平已经凝练出的念力,我不知道他要施展什么样的法术。

    但也就在同一时间,粱厚载他们已经从隧道方向冲了进来。

    班主爬起身来,再次冲向了我,我挡下了他的拳头,同时冲着而仙儿大喊:“梦魇,给这些人种下梦魇!”

    喊完话,我一拳砸在了班主脸上,班主闷哼一声就仰面倒了下去,但他显然比秃头的抗击打能力强很多,他随手抹了一把鼻子上的血,就地一滚,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仙儿一边往我这边跑,一边喊:“给谁种梦魇?”

    我来不及解释,只是应了一声:“所有人!”

    说话的空当,班主又冲了过来,他这次学聪明了,知道拼距离拼力量都拼不过我,在避开我的两次攻击之后,低着头跟我绕起了圈子,他一直俯着身子,拼命地往我身后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