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4章 戴面具的侏儒
    可他惊叫完之后,又很突然地问我:“衣服呢?”

    我没有立即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他就向我解释:“就是咱们今天见教主要穿的那些衣服,我记得你拿着那个包来着。”

    他忘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却记得衣服的事,这样的选择性记忆,也许又是他虔诚的一种体现。

    我从地上拿起了那个旅行包,拉开了拉链。

    昨天我先是将青钢剑放进了这个包里,后来又拿了出来,但一直没机会研究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此时借着从窗户照射进来的太阳光我才看清楚,旅行包里装的就是几件黑色的袍子,还有一些黑色的铁链。

    袍子我知道是穿在身上的,可铁链是干什么用的?

    张老板很兴奋地跑到我身边,从旅行包里挑了一件符合他体型的袍子穿在身上,又拿出了铁链,将其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那条铁链拆开来看的话,至少有一米多长,可张老板竟将它当成项链一样挂在了脖子上,再加上那件破破烂烂的袍子,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古代的重刑犯。

    我问张老板:“你这样穿……没问题吧?”

    张老板反而十分疑惑地看着我:“咱们每次回忆前世的时候,不都会看到一个这种打扮的人吗?前世里说,用这样的打扮,才能表现对神迹的虔诚。”

    我瞪大了眼睛,说:“我还以为只有我看见了呢!”

    张老板很不爽地白了我一眼:“切,你以为只有你自己虔诚?”

    说完他就穿着那身衣服去了洗手间,我则长长松了口气,还好我反应快,勉强蒙混过关了。

    九点左右,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吃完饭、换上了黑袍,一心等待教主的传唤。

    我心里有点忧虑,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教主打算怎么接见这些学员,是一次性接见五十个人,还是一个一个地传唤,如果粱厚载昨天的推测正确,这次见面的时间非常短暂,那么前者的可能性就大一些。

    可其他人显然没有这样的心事,他们都是一脸虔诚的样子,默默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秃头就出现在了门口,他昨天晚上才受了刀伤,今天一大早就能自如地活动手臂了,他站在门前,挨个指了指屋子里的人,冷冷抛下一句:“都来。”,然后就转身离开来。

    和我同住一屋的另外几个人一听到他的话就从床上跳了下去,然后就飞奔着出了屋子。

    我跟在他们身后,慢慢走了出去。

    离开土屋,我才发现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粱厚载的推测果然是正确的,此时所有参加这次召见的学员全都从屋子里出来了,每个人都是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

    伊庆平和王道姑他们指挥着所有人排成了一列长队,秃头由于记我的仇,让我走在了队伍的最末端。好像只要能让我晚一些见到“教主”,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成功的报复了。

    班主清点了一下人数,确认所有人都在队列里之后,才喊了一声“走!”,而伊庆平则带着整支队伍走向了村中心的那座房子。

    位于村中心的房子看上去要比我们昨晚住的土屋大很多,外面还围着一个宽敞的土院。

    我看到昨天开车的几个学员就站在院门口,他们中的大多数要么神色木讷,要么就像张老板一样虔诚,但我却发现里面有一个人的表情十分怪异,只有他扫视着每个走入院门的人,其他人都是愣愣地直视前方,好像我们这些人不存在似的。他看到我们的时候,眼神中总是透着一点无奈,他好像想阻止我们,但又不敢多嘴。

    直到我随着队伍最后一个走进院门,那个年轻人依旧什么也没说。

    伊庆平领着队伍进了屋子,我看到正对屋门的墙壁上连着一道暗门,那里面光线很弱,不断有学员走进去,然后我就看到他们的身位慢慢下降,直至头顶消失在我的视野中。那道门中连接着一条倾斜向下的暗道。

    我是最后一个进入暗门的,在我走上暗道的时候,暗门被关闭,外面还响起了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应该是外面的人在给暗门上锁。

    也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到门外响起“嘭”的一声闷响,从门把手传来的金属碰撞声却嘎然而止。

    我忍不住笑了笑,一定是粱厚载他们已经摸上来了,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打昏了锁门的人,才出现了那一声闷响。

    暗道很深,我跟着队伍走了很久,才来到了一个火光通明的宽敞地带。

    这是一个在地底深处人工挖凿出来的地洞,洞顶和地面间也就是三米左右的距离,有几根粗壮的木头柱子支撑着洞顶,在地洞的四面墙壁上各连着一条人工开凿的拱形隧道,不知道是通向什么地方的。

    伊庆平带着所有学员进洞以后,班主又清点了一次人数,确保没有问题之后,他才对王道姑说:“请教主。”

    王道姑快步走进了左侧土墙连接的那条隧道,没过多久,她又抱着一把看起来十分沉重的太师椅从里面走了出来,从表面上看,那应该是一把实心木的椅子,椅背非常宽厚,太师椅两侧的扶手看上去也十分粗壮,我估计,这把椅子的重量至少在一百五十斤以上,眼前这位王道姑看似瘦弱,但她的力量和她的身材不成正比。

    王道姑将太师椅放在地洞的中央位置,深吸一口气,然后高呼一声:“恭迎教主!”

    我正想看看这位所谓的教主到底长什么样,可就在这时候,队伍里却有人扑通一声跪下来,还举着双手高喊:“教主万岁!”

    喊罢,他就匍匐在了地上,整张脸对着地面,就像是清朝的臣民面见皇帝时一样。

    在他之后,学员们陆陆续续地做出了同样的举动,顷刻间,所有人匍匐在地,几乎都要将脸埋在土壤中。

    我为了不让伊庆平他们起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趴在地上,但我没喊“教主万岁”,反正那么多人同时发声,少我一个也没人会留意到。

    洞穴里安静了没多久,就听到左侧的隧道里传来了脚步声,我很想抬起头来看看从隧道里出来的人究竟是谁,可所有人都趴着,我如果这时候抬头,肯定会被发现。

    脚步声离开隧道以后,径直来到了太师椅所在的位置,我听到他坐下了,然后就一心等待那个人下达让所有人起身的指令。

    可他没有,他坐下以后,竟然念起了让人听不懂的经文。

    我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他似乎非常享受被人跪拜的感觉。

    那段经文又臭又长,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停下来,在这之后,我终于听到了我此时最想听的那几个字:“起来吧。”

    就听到前面有人喊了一声“谢教主!”,在场的学员又是一阵附和,有喊“谢教主”的,也有喊“教主万岁”的,还有人喊了其他的什么东西,我没听清。

    我随着其他学员一起站起身来,朝“教主”所在的方向望去,却发现那个坐在太师椅上的人竟然带着面具,那是一个纯黑色的面具,上面没有花纹,就是光秃秃的一个壳子,只在眼睛和鼻孔的位置掏了四个洞。

    虽然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赵德楷的,但还记得他大体的身高和提醒,眼前这个人并不是赵德楷,他的个子比赵德楷要矮得多,身材也更瘦一些。

    说实话,如果不是刚才听到了他和成年人无异的嗓音,光是看到他这副瘦小的身材,我可能会将他误认成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

    我试着感应了一下,这个人身上没有丝毫的念力残留,炁场也和常人没有区别。

    他不是修行圈的人。

    他稍稍扬了一下手,对站在椅子旁的王道姑说:“赐圣水。”

    王道姑恭恭敬敬地朝他鞠躬,然后和班主一起快步走进了右侧的隧道,拿了一只瓷碗和一个水桶出来。

    他们两个一人拿着桶,一人拿着碗,班主将水倒进碗中,而王道姑则将瓷碗递给在场的学员,碗里的水,每个人都要一口喝完,我发现很多人在喝水的时候都会肩和手都在颤抖。

    起初我以为是水或者碗有问题,直到王道姑离我近一些了,当她将碗递给一个学员的时候,那个学员测过身来接碗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学员已经是热泪盈眶,他颤颤巍巍地接过碗,将里面的水一口闷了下去,又用那双颤抖的手将碗还给了王道姑。

    不是水和碗有问题,前面的人之所以颤抖,完全是因为激动过度。

    当王道姑拿着碗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也做出一副异常激动的样子,可我哭不出来,只能一直抽鼻子,好在王道姑好像对眼下这个环节十分不耐烦,她根本不关注我的表情,一直盯着我手里的碗。

    我喝完水,将碗还给王道姑的时候,她还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班主和王道姑又去了隧道那边,“教主”再次抬了抬手,喊一声:“赐福!”

    说完,他就从太师椅上下来,转身朝着正对椅背的那条隧道走了过去,他虽然不是修行圈的人,但步伐轻盈,胳膊甩动起来也十分有力,加上他刚才喊话时那种气息绵长、中气十足的感觉,我可以断定他是个练家子,而且功夫很深。

    伊庆平跟在他身后,领着队伍进了那条隧道,可走了没多久,我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隧道中应该是撒了一些香粉,空气中飘着一股类似于鲜花的芳香,可在这股芳香中,还隐约透着一丝铁锈般的味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血液干涸以后散发出来的味道。

    但目前还不清楚,这股血腥是来自于人,还是别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