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2章 踏入无人区
    半个小时以后,秃头开着车驶上了高速公路,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有一辆货车跟在我们后面出了高速通道,但由于担心秃头在后视镜里看到我睁开了眼睛,我看东西的时候一直眯着眼的,加上这辆车的后视镜上面沾了不少污垢,导致视线不清,所以我也无法看清后面那辆车的驾驶室里坐了什么人。

    我希望那辆车是特意跟踪我们的,希望车上的人是粱厚载他们,更希望他们是带着我的青钢剑和番天印来的。

    这些日子,我不管干什么都带着这两样东西,现在它不在我身边,我突然觉得心里特别没底。

    秃头没有留意那辆车,毕竟像那样的大货车走得都是很慢的,一直跟在他后面也很正常,走了一段路以后,秃头的车开始加速,那辆蓝色的火车很快就被远远甩开,看不到影了。

    我心里有点失望,看来那辆车不是粱厚载他们找来的。

    接下来的旅程变得非常难熬,我必须一直装作昏迷,但又不能真的睡着,我怕我睡着会打呼噜,这样秃头就会知道我不是在昏迷而是在睡觉了。

    在这一路上,附近经常会出现一些其他的车辆,有些车甚至会伴随着我走过很长的一段距离,可它们终究没有全程跟随我们,不是中途换了别的路,就是进了服务区,不见影了。

    我也不知道这辆车走了多远,直到天色黑透了,秃头才第一次将车开进了服务区,这时我发现,服务区中此时已经聚集了所有从写字楼停车场开出来的车辆,伊庆平坐的那辆白车也在。

    秃头下了车,将我们这些人锁在了车厢里,他自己则大摇大摆地去了服务区的餐厅。

    等他走远了,我才直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关节,然后透过车窗玻璃朝着服务区里观望了一圈,除了从写字楼里出来的这些车以外,整个服务区其实几乎没有别的车辆了,而且这些车都比我们先到。

    我又等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其他车辆开进服务区,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样子,粱厚载他们没有跟过来,要么就是在中途跟丢了。

    也就在我刚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就看到从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上冲下来几个人影。

    粱厚载、刘尚昂、仙儿、罗菲,还有老翟,他们几个人全都来了。

    刘尚昂一溜小跑地来到我的车前,几乎不费力气就撬开了我身旁的车门,他冲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有快速将一个长长的包袱塞给了我,我只是简单地摸了两下,就知道包袱装的就是我的青钢剑和番天印。

    刘尚昂帮我关了车门,然后就绕到了车的后方,又是几秒钟过后,我就听到后备箱的门“啪”的一声打开了,刘尚昂叹了口气:“接下来的路,我得做好浑身骨头散架的思想准备啊。”,说完,他就缩进了后备箱,接着就是后备箱门落下的声音。

    我又朝着车外面观望,就看见老翟领着粱厚载他们陆续撬开了三辆车的后备箱,粱厚载和老翟各占一个,仙儿和罗菲则进了最大的那一辆车子。

    从他们下车到藏进后备箱,我全程一句话都没说,心中就只剩下惊愕了。

    我想不明白,他们几个是怎么知道伊庆平会把车停在这里的?竟然比我来得还早。

    车子在服务区停留了至少一个小时,在这期间,我没有和后备箱里的刘尚昂交流,因为我们不知道伊庆平那帮人什么时候回来。

    一直到秃头上车之前我还在思考,如何将青钢剑和番天印带下车。

    刘尚昂给我的包袱和青钢剑一样长,和番天印一样宽,这么大的东西,不可能在秃头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带下去。

    我正反复思考着策略,就看到伊庆平带着人从餐厅那边出来了,除了他、王道姑、班主和秃头,同行的还有很多我之前没见过的人,那些人表情木讷,对伊庆平极其恭敬,应该也是神迹训练班的忠实学院。

    他们是另外几辆车上的司机。

    秃头上车的时候,随手将一个狭长的旅行包扔在了我所在的后排座位上,那个包袱沉甸甸的,里面装得应该是一些金属制品,当那个包袱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先是一阵生疼,同时还听到里面传来叮叮当当一阵碎响。

    正愁着怎么把青钢剑带出去呢,他就给我送容器来了,我现在都怀疑秃头会不会是我们这边的人。

    我一边装睡,一边将悄悄地拉开了行李包,将青钢剑和番天印放了进去,其实我这么干,心里还是有些没底,我不知道秃头会在什么时候把这个行李包拿走,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打开这个包。

    伊庆平那边已经发动了车子,慢慢驶离了服务区,在他之后,一辆辆载着神迹训练班学院的车子也接连开出了服务区的出口。

    之前走高速,到处都是摄像头,伊庆平不敢让这些车辆同时行动,以免车队的目标太大,容易被人怀疑。

    这应该是进入无人区之间的最后一个服务区了,再向前走,就是一片完全没有监控的荒路,在这样一个时间点,就算碰到了哨卡,对方见车子里的人一直在睡觉也不至于起疑。

    秃头将车开下公路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是凌晨三点,车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

    看样子,这些人身上的阳气已经恢复过来了,但常人被阴气侵蚀过时候,就算阳气恢复了身子也依旧十分虚弱,如今的他们,已经由昏迷变成了熟睡。

    坐了一天的车,什么东西都没吃,我也觉得十分疲乏了,但我不敢睡,我必须记住秃头走过的路,回去的时候我还要为老翟指路。

    伊庆平的车队走了四个小时的土路,最后停在了一个残破的小村外。

    这里不是无人区吗,怎么会有这样的村庄呢?

    这时候秃头伸手拍了拍副驾驶座位上的人,那个人过了好半天才睁开眼睛,之后秃头又拍醒了车上的其他人,我感觉他拍别人的时候力气都不大,唯独到了我这下手格外狠。这家伙果然是个记仇的人。

    确认车上的人都醒过来了以后,秃头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土房子对我们说:“你们几个,今天晚上住那。”

    说到这,他又指了指那个旅行包:“这是你们明天要穿的衣服,明天才能开包。”

    说完,他就催着我们下了车,而他在停了车以后,就朝着村中央最大的一座房子跑了过去,连同伊庆平一伙,以及那几个开车的学员也朝着那个方向去了。

    和我同车的几个学员下车以后就直接进了秃头指给我们的那间土屋,我拿着旅行包,站在房门口四下观望了一下。

    这个村子看上去老旧,土墙顶端的瓦片都是老的,有些还有严重的裂痕,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可在地面却又洒落着很多凝结成块的泥巴和一些麻绳、宽大的石头,这些东西一看就是夯墙的时候留下的。

    我在想,这个村子极可能是新建的,只不过墙上的瓦片是老瓦而已。

    就在这时候,我身边传来了“咔嚓”一声响,我循声去看,就看到身旁那辆车的后备箱被打开,刘尚昂从里面钻了出来。

    他下了车之后,用力直了一下腰,抱怨一声:“骨头真快散架了。”

    我指了指粱厚载他们几个藏身的车辆,对刘尚昂说:“赶紧把他们弄出来。”

    刘尚昂废话不多说,快速跑到过去撬开那些后备箱,粱厚载和老翟出来的时候也是不停地拍背拍腰,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反倒是罗菲和仙儿好像没受什么罪。

    见他们都安全下了车,我也没敢继续停留,拎着包进了土房。

    从外面看,这些房子就是用黄土和瓦片捏起来的,可进来以后才发现,四面墙壁上都钉了厚厚的钢板,屋子里简单地摆着四张床,内置了洗手间,另外,在每个人的床铺旁边,已经摆好了食物和水,还有餐具。

    饿了一路,和我同车人此时已经开始吃东西了,我试着咬了两口面包,感觉没什么问题,才大口吃了起来。

    可吃着吃着,黑水尸棺却莫名地发动了,我就感觉一股寒气由背入腹,它让我的胃部极度收缩,我先是一阵头晕眼花,然后又是一阵恶心,这时候我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我的喉咙滑进了嘴里。

    我将那个东西吐在手上,才发现它是一颗蓝色的小球,这玩意儿我认得,这是疯虱卵,能够控制人心的疯虱卵!

    也就是说,每一份食物里面,应该都有这东西。

    我将吃了一半的食物放在一边,又看向了和我同寝的几个人,有两个人已经完全吃光了餐盘里的东西,剩下一个人,盘子里的东西也只剩下最后一点了。

    如今我就算阻止他们也没用,疯虱卵已经进了他们的胃,看样子,只能等这次的事结束以后,再去苗疆找蛊师给他们解毒了。

    吃过饭,他们随便洗漱了一下就躺下了,此时他们被阴气侵蚀过的身体依旧十分虚弱,几乎全都是一沾枕头就着。

    我等到他们都睡熟了,才从床上爬起来,拿了我的青钢剑和番天印,离开了屋子。

    刘尚昂早就在门外等着我了,我刚一出来,他就从阴影处闪出身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跟着刘尚昂来到了村子东边的一个水箱旁边,粱厚载他们几个都在这。

    大家碰上头以后,刘尚昂就对我说:“这附近我都查过了,房子都是空的,离村中心也比较远。不过说话的时候还是尽量小声点,这个村子太安静了,声音大了还是会被听到。”

    我先是看了看仙儿和罗菲,问她们:“你们没事吧?在后备箱里颠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