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1章 布施
    他们两个的状态让我觉得非常怪异,我觉得,秃头在大泽恩师眼里不像是一个人,只是他养的宠物或者什么的,秃头也知道大泽恩师怎么看他,却依然像忠犬一样围绕在大泽恩师身边。

    当我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每次看到大泽恩师和秃头站在一起,我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第四天,我们三个神色匆匆地来到神迹训练班,一进门,王姑就冲我们招手:“你们三个过来一下。”

    我们同时点头,同时一语不发地朝她走了过去。

    自从我们的角色转变为大泽恩师的忠实信徒以后,她每次见到我们,就一直带着那种莫名其妙的胜利般的笑容,这次也是一样。

    她带着那种微笑扫视我们,然后指了指那间封存了大量厉鬼的房子,对我们说:“进去,大泽恩师在等你们。”

    我意识到只要进了那间屋子,我就能见识到神迹训练班中隐藏最深的秘密了,但我不想进去,我的身边没有可以作为参照物的寻常人,我不知道当大量厉鬼朝我靠近的时候,我应该如何表演。

    女人见我们没有动静,又催促似地指了指那扇门,刘尚昂第一个走了过去,将门拉开。

    这道门一开,我立刻感觉到一股极度混乱而庞大的阴炁场,为了不让这样的炁场过度地渗透到走廊里来,我也赶紧尽了那间屋子,并在粱厚载也进来之后关上了门。

    看到我急促的样子,女人脸上的笑容更盛,她一定认为我是迫切地想要见到大泽恩师才会这样的。

    进了屋子,我立即松了口气,原来大泽恩师这次传唤的不只是我们,张老板也来了。

    站在如此强盛的阴炁场中,张老板却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我感觉,应该是大泽恩师在他身上施展了某种术,在阴气中护住了他的阳气不被侵占。

    这间屋子被隔成了两个隔间,我们所在的这个隔间只有阴气,没有厉鬼,而另外一个隔间中散发出的阴气更加浓郁,厉鬼应该都藏在那里。

    大泽恩师给了我们每人一串手链,让我们带在身上,还说这种手链能强化我们的机体,让我们的凡人之躯也能承受住神迹带来的震撼。

    我看了看手链,那东西其实就是附加了一些念力,能在短时间内护住我们身上的阳气而已。而所谓的“神迹带来的震撼”,就是阴气对阳气的侵蚀。

    我心里想笑,可嘴上却什么都没有,很恭敬地接过手链,又很恭敬地带上。

    大泽恩师向我投来一道满意的目光,这些天他看我的时候总是出现这样的目光,他开口道:“这些天,你们也感受到了神迹了,可你们知道吧,在现在这个年代啊,神迹也在慢慢地退化。”

    张老板的眼神顿时变得惊恐起来,好像神迹的退化对他来说,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情。

    大泽恩师又说道:“为了保护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神迹,需要你们的贡献。”

    张老板一句话都不多说,用比平时还要虔诚的眼神看着大泽恩师,大泽恩师也看着他,说:“神迹需要你们的布施,越多越好。”

    我还以为这次能看到什么真东西呢,原来是要骗钱了。

    就在这时候,大泽恩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数字,他指着那个数字,对我们说:“这个数字,是教主眼中的吉数,也是你们布施的吉数,教主会亲自接见你们的,到那时候,他们将见证更大的神迹。”

    我盯着纸上的数字,不禁叹了口气,这个数字已经快和我银行卡上的数字持平了,我绝不想花这么多钱去给一个邪教做布施,可大泽恩师刚才提到了“教主”,我不知道他所谓的教主是不是葬教的教主,可但凡是有丝毫的可能,我都要设法见见这位教主的。

    大泽恩师扫视着我们几个,问道:“怎么?拿不出这么多?”

    张老板赶紧摇头,声称他能拿出来,但需要两天的时间。

    我也说了和张老板一样的话,并告诉大泽恩师,这些钱我能拿出来,可和我一起来的另外两个人,现在还没有收入。

    大泽恩师笑了:“没关系,来日方长嘛,这次你就先交你自己的,他们两个,以后再说吧。”

    粱厚载做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问:“那我们能见更大的神迹吗?”

    “没有布施,就见不到教主。”大泽恩师笑着说:“你们也不用着急,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说完,他又转向了我和张老板:“这样吧,你们回去周转一下,两天以后你们带着布施来,到时候教主会召见你们的。”

    我装作很兴奋地问了一句:“教主会来?”

    大泽恩师摇头:“不会,他会在一个脱离尘世喧嚣的地方借接见你们。”

    脱离尘世喧嚣的地方?我立刻想到了老夫子曾经说过,赵德楷经常在无人区的西南地带活动,但没人知道他在那里干什么。

    也许在两天以后,我就能见证赵德楷的“事业”了。

    最后,大泽恩师告诉我们,教主接见我们的时候,他也会在场,然后就催着我们赶紧回家筹钱去。

    我用不着筹钱,但我离开写字楼以后,心里就一直在发愁。

    我可能马上就要去赵德楷的老窝了,还很有可能在那里见到葬教的教主,那地方一定很危险,我要想自保,肯定少不了青钢剑和番天印,可我现在根本无法将它们带在身上。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就一直待在老市委家属院附近的旅店里,刘尚昂偶尔会出去几个小时,说是要准备一些东西。

    我也不知道刘尚昂在准备些什么,但我心里清楚,两天以后,我大概不会一个去和大泽恩师口中的教主见面。

    两天后,我回到神迹训练班,大泽恩师的身份就在这一天浮出了水面,他就是伊庆平。

    我在神迹训练班待了三天,也和大泽恩师接触了三天,从没听人提起过他的名字,但在那天上午,我带着卡到神迹训练班转款的时候,大泽恩师则给了我一个卡号,说那个卡号是他的。于是,我就在转款信息中看到了他的名字:伊庆平。

    在这之前,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后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得知大泽恩师的真名。

    转完款,大泽恩师收取了我的转款条,他说我的布施已经达到了标准,下午可以跟着他去见教主。

    我不动声色地离开了伊庆平所在的那间屋子,王道姑则带着我来到了用来放电影的那间大屋子,我一进屋才发现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张老板也在。

    听张老板说,这些人都是交钱交够了数,有幸去见教主的。

    在我进入这间屋以后,又陆陆续续有很多人进来了,我大略地数了一下人头,整个屋,至少五十号人,每个人脸上都散发着兴奋的红光,似乎对于他们来说,面见教主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

    可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张老板应该是在两天前才知道这样一个教主存在的,可他看上去却像是得到了这位教主多大的恩惠一样,只要“教主”这个两个字一出现,他脸上立马呈现出一幅无比虔诚的表情。

    我至今都无法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会对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邪教如此虔诚,这个邪教甚至连自己的教义都没有。

    快到中午的时候,王道姑为在座的所有人都定了饭,是一些看起来还算高档的盒饭,每个塑料制成的餐盘里都有一份足够的米饭和两荤两素四样菜,除此之外,饭菜中都被注入了厉鬼身上的阴气。

    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说阴气这东西是能吃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将阴气注入到饭菜里的,但我知道,当这些阴气进入人体以后,就会迅速侵蚀他们身上的阳气,其效果和被厉鬼附身应该差不多。

    很多人吃完饭以后没多久,就陷入了昏迷状态,那些体质稍微好一些的也没熬多久,在下午两点之前,整个屋子里已经没有一个醒着的人。

    而最让我震惊的不是那些以最快速度昏迷的人,而是那些醒着的人,当他们看到身边的人昏倒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的担心,他们过于急切地想要见到教主,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身旁这些人的死活。

    两点以后,秃头开始将屋子里的人一个一个地背出去,不知道他是因为嫌我太沉,还是因为记我的仇,我明明坐在靠前的位置,却是最后一个被他背走的。

    他背着我进了电梯,进了停车场,最后将我塞进了一辆五人坐的车里。

    除了我以外,车上还有另外三个昏迷的人,秃头最后也上了车,他是这辆车的司机。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一次性地背了这么多人来停车场,现在又是上班点,竟然没有被人发现。

    我在车子里等了一小会,直到负二层的电梯门最后一次打开,伊庆平和王道姑、班主一起走了出来,他们三个上了一辆白色的小车,立即驶离了地下停车场。

    在这之后,又不断有车辆从停车场驶离,它们从附近驶过的时候,从透过前车窗看到这些车里也有一些靠在椅子背上昏迷的人。

    前前后后,总共有八九辆车驶离停车场,大概每隔二十分钟就有一辆车离开,秃头是最后一个拧动发动机钥匙的,当他的车离开地下停车场的出口时,我发现有很多车辆排成了长龙,正等待进入停车场,可保安却设了卡,不让这些车主如愿。

    有几个车主正在和保安理论,可那个保安则不断地跟他们说着好话。

    之前刘尚昂不是说安保部门没有问题吧?既然没有问题,为什么在神迹训练班转移我们这些“忠实信徒”的时候,这些保安这么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