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0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女人先是对着张老板热情地微笑,又当着我们的面将微笑中的热情变成了僵硬。

    看到她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笑,可我还是忍住了。

    和昨天一天,她带着张老板来到了那个放映厅,当黑色的屏幕上出现画面的时候,女人第一时间来到了张老板身边坐下,表面上她是要为张老板解释影片中的内容,可实际上,当张老板的注意力完全被影片吸引以后,女人就一直用警惕的眼神盯着我们三个。

    我知道,她一定特别担心我会和张老板交流,告诉张老板影片里的东西都是骗人的。

    不过我什么都没对张老板说,一直把头靠在椅背上假装小睡。

    张老板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完全看入神了,不得不说,像这样的视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尤其是当视频中问起生命的意义,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时,对人的心理有着很强的暗示作用。

    看完影片,张老板又在女人的邀请下去了摆着供桌和香炉的那个小屋子,我也跟着一起过去了。

    当张老板看到香火速燃产生的烟雾团成了一张人脸的形状,已经被惊得紧紧贴在了墙上,而当那个不爱言语的男人引着对面屋子里的鬼物穿墙而入,并让那些鬼物在张老板头顶上盘旋的时候,张老板只能脸色铁青地站在原地。

    经历过这些事之后,女人告诉张老板,他刚才见证的都是神迹,张老板想都不想就接受了这样的观点。

    他露出了一副几近于虔诚的表情,对女人说:“当然,当然,这不是神迹还能是什么?”

    这时候,女人再次看向了我们,脸上浮现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说真的,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一种心理状态,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向我展示出这样的微笑了,我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根据什么认定自己胜利了。

    男人在招鬼之后和上次一样变得很虚弱,女人带着张老板离开的时候,他则留在小屋里休息。

    我们三个依旧跟着张老板,原以为女人会带着他进入大泽恩师所在的那间屋子,但女人没有,她带着张老板来到了走廊东侧的大屋子里,向他展示了那些拥有具体形态的“神迹”。

    在女人的口中,寻常人看不见的鬼物变成了这个世界的一种特殊能量,并告诉张老板,刚才压住他的,就是这样的能量,而陈放在这间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是这种特殊能量的具象化。

    她给张老板看的东西是什么?

    邪尸。没错,就是邪尸。

    只不过,这些发生过尸变的尸体全都是动物的尸体,猫、狗、猪、猴,什么样的都有。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祛除尸气的情况下保证邪尸不腐烂,又将它们制作成标本的。

    张老板被眼前的标本震惊了,他大概从来没见过牙齿比剑齿虎还长的花猫,和浑身长满了钢针般长毛的猴子。

    虽然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地方看到这样一些东西,和在庙会上看畸形胎儿展出没有什么区别,可张老板的的确确是被震惊了,我看到他的手都在不停地颤抖。

    这时候,女人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寻常人没有见过的东西,其实这些东西一直存在,只不过有些人不想让我们知道真相。”

    张老板用异常诚恳的目光看着女人,认真地点头。

    女人走到那只曾尸变为黑僵,如今变成标本的猴子跟前,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催张老板说:“我们神迹训练班的使命,就是要教世人掌握神迹的力量,造福这个世界。”

    我靠,这话说的,让人好尴尬!

    可张老板竟然被感动到了似的,一行热泪顺着脸颊快速流淌下来。

    我实在无法理解,这个人怎么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其实在那个时候,我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这个行当里的人所经历的那些事,对于大多数寻常人都有着非常强大的震撼力。

    女人很满意地对张老板点头,然后她将实现转向了我这边,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当时我正用一种看白痴似的眼神看着张老板,当女人看向我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又是由望向了她,可我的眼神还没来得及改变。

    她好像有点恼羞成怒,狠狠甩了我一个白眼,快步地走到了门口,回头对张老板说:“接下来,大泽恩师会让你看到自己的前世,不过那个过程不会特别舒服。”

    她说话的语气还带着怒意,可张老板完全没有察觉到问题,依旧是一脸的虔诚。

    趁女人转身向外走的时候,我用最快的速度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药丸放进嘴里,粱厚载和刘尚昂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终于到了“回忆前世”的时候了,也不知道罗菲的理论到底行得通行不通。

    再次来到大泽恩师“授课”的那间屋子,大泽恩师立即起身,非常热情地迎了上来,堆着笑脸问我:“怎么样,又把昨天的东西重温了一遍,这次你感觉到神迹了吗?”

    我嘴里含着药丸,不方便说话,就露了一个不屑的笑容:“哼哼。”

    大泽恩师似乎对我说话时的态度很不满意,他皱起了眉头,正要说话,站在他身旁的女人则抢先说道:“恩师,屋子里的人还在回忆前世呢。”

    她这话一出,大泽恩师的脸色顿时沉了一下,估计他也想起了昨天的那场事故。

    他没再跟我啰嗦,径直回到了他刚才盘坐的地方,女人也选择性地忽略了我们,招呼着张老板走向了一排没人的座位,我们三个也跟着一起过去,找了空椅子坐下。

    直到女人离开了屋子,大泽恩师才开始念诵咒语,四道带着精纯阴气的厉鬼从穿墙而来,飘向了我们几个。

    我不能睁眼打量那只厉鬼,那样就等会告诉大泽恩师我有天眼,我能看到鬼物。可我的余光还是一直随着厉鬼移动,它离我越近我就越担心,万一罗菲的理论无法经受住实践,厉鬼一碰到我就被黑水尸棺给吞了,那我们三个可能都会陷入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虽然目前还不确定大泽恩师到底是不是伊庆平,但他既然能控制这么多厉鬼,修为肯定不比我差,而我为了行动方便,青钢剑和番天印都没带在身上。

    厉鬼很快就到了我身后,它慢慢地向我靠近,正常来说,当它接触到我的身体时,我已经先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可几秒钟以后,我不但没有感觉到寒意,口中还传来了一股薄荷般的清香。

    罗菲的药丸开始发挥作用了。

    我微微抬了抬头,朝大泽恩师那边看了一眼,他的面色平静,还在掐着指印、念着咒文。

    看到他的样子,我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看来罗菲的计划成功了。

    确认我口中的药丸能骗过大泽恩师之后,我又斜着眼看向了坐在我身旁的张老板,就发现他的身子正在以极快的频率和极小的幅度快速抖动,于是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抖动。

    过了一会他突然一歪头,好象是昏了一样,我们也学着他的样子假装昏迷。

    最后他又突然挺直了脖子,闭着眼睛念叨着什么。

    我也是这才知道,这些“回忆前世”的人念诵的根本不是经文,他们是在和幻想中的人说话,只不过他们说话的声音非常含混,而且语速极快,听起来就跟念经差不多。

    不管张老板出现怎样的状况,我们三个都尽力地模仿,尽力让自己演得身形具备。

    也就是那一次的经历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一直到两个小时以后,大泽恩师将厉鬼收走,他没有察觉到我们三个的异常。

    厉鬼被收回,也就意味着“回忆前世”的环节结束了,此时张老板的表情已经变得和其他人一样木讷,我们也只能装出一副木讷的模样。

    大泽恩师问我们,是不是看到神迹了,张老板很虔诚地说看到了,我们也只能做出一副很虔诚的模样,说看到了。

    大泽恩师让我们每天晚上七点准时来,张老板很虔诚地说一定来,我们几个也照做。

    从这时候开始,我们的角色就发生了变化,由爱找事的麻烦顾客变成了大泽恩师眼中的虔诚信徒。

    说真的,这样的角色转变真的让我非常不适应,要知道我现在的角色信仰的可是邪教,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姑且就先忍一忍吧。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们每天都会神色匆匆地进入写字楼,每天都跑到大泽恩师那里去“回忆前世”。

    在这三天里,我也弄明白了神迹训练班内部的一些事情。

    那个五官奇特的女人姓王,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大家都叫她王道姑,也不知道她那里像道姑了。她和看门的秃头有一腿,两个人碰面的时候总是眉来眼去的,一看就是不纯洁男女关系。

    还有那个班主,他自称是大泽恩师的徒弟,可每次他见到大泽恩师的时候,虽然恭敬,但从不叫“师父”,而且他和刘尚昂一样,修的都是一些民间的阴阳土方,自身根本不会凝练念力。

    反倒是那个看门的秃头,每次见到大泽恩师的时候总是一口一个“师父”地叫着,可奇怪的是大泽恩师从来不拿正眼看他,有时候甚至不愿跟他说话。

    但有一次一个新来的顾客和秃头起了冲突,大泽恩师在让他体验“前世”的时候却特意给他加了点料,弄了两只厉鬼附他的身,险些因此要了那个人的命。

    秃头再次看到大泽恩师的时候,一样是恭恭敬敬地上前行礼,嘴里叫着“师父”,却没有表现出额外的感激,而大泽恩师一样对他爱答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