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9章 急不可耐
    我不解:“这话怎么说?”

    粱厚载:“如果他是赵德楷的人,得知咱们去了神迹训练班的话,就会第一时间将这件事通知赵德楷。道哥刚才说的没错,如果咱们的身份被识破,不可能这么容易离开写字楼。”

    听着粱厚载的话,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而粱厚载的话还没说完:“也就是说,在这个城市里,有第三股势力参与了赵德楷和阎晓天的斗争,而且这股势力不属于任何一方。道哥,事情比咱们想象得要复杂。”

    怎么突然就出现了第三股势力?这实在是太突然了,我当时就有种好像被人一棍子打蒙了的感觉,好长时间回不过神来。

    刘尚昂问粱厚载:“怎么这么复杂,赵德楷和阎晓天属于百乌山内斗啊,什么人会掺和进来?”

    粱厚载想了想,说:“应该也是百乌山内部的人,有件事你得明白,目前来说,想主掌百乌山的可不仅仅是赵德楷和阎晓天。道哥,我觉得,咱们还是先把这件事告诉阎晓天吧,他应该有点头绪。”

    我点头:“你给他打电话吧,正好帮他出出主意。咱们就先不去管这个所谓的第三方势力了,集中精力对付赵德楷。”

    粱厚载:“也是,赵德楷勾结邪教,咱们对付他也算是名正言顺,可如果现在掉转矛头,和百乌山的另外一个势力对垒,那就成了干涉百乌山的内部事务,性质就变了。”

    仙儿在一旁抱怨起来:“怎么这么麻烦啊?”

    我笑了笑:“这才到哪啊,阎晓天的事本来就麻烦,咱们接触得越深,门道就越多。唉,门派和门派打交道,确实累心。”

    完了我又对罗菲说:“罗菲,有件事得麻烦你一下。”

    刚才我们几个你一嘴我一嘴地说了这么多,可她一直都很安静,一个人站在茶桌旁玩着拼图。

    直到我跟她说话,她才慢慢抬起头来,问我什么事。

    我先是把在神迹训练班的所见所闻说了一下,又说道大泽恩师操控厉鬼的事,我告诉罗菲,要想让那个大泽恩师信任我们,就必须让他在我身上种鬼,可我背上有黑水尸棺,厉鬼一碰到我就会被冲散阴气,问她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厉鬼避开黑水尸棺的炁场,顺利附我的身。

    罗菲确实是有办法的,她虽然没有能力让厉鬼彻底避开黑水尸棺的炁场,但她却有能力让厉鬼身上的阴气不外泄,只要阴气不外泄,黑水尸棺感应不到那个阴气,也就不会将其吞噬。

    但这样一来,厉鬼依然无法附上我的身,要想彻底骗过大泽恩师,还是得靠我的实力派演技。我必须装出一副真的被鬼上身的样子。

    要想让厉鬼的阴气比外泄,需要用到鬼门特质的药丸,我不知道那种和桂圆差不多大的药丸叫什么,罗菲没有过多地向我们介绍它,只是说,只要将它含在嘴里,当鬼物接触到我们的时候,就相当于被定身了一样,这时候的鬼物因为阴气凝固,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而当大泽恩师想要将鬼物召回的话,我只需要将药丸咬成两半,鬼物就能恢复行动能力,但在这时候,它们身上的阴气依旧是凝固的。

    阴气在“凝固”的时候,你依然能感应到那股炁场,但感应不到它的流动。

    而当大量厉鬼同时出现的时候,由于所有厉鬼的阴气混杂在一起,导致炁场极其混乱,有那么一两只厉鬼身上的阴气停止流动,大泽恩师也察觉不到。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理论,罗菲虽然从小修炼鬼术,但从不养鬼,她手里没有现成的厉鬼,当然也无法帮我验证这个办法到底行不行得通。

    理论上说,黑水尸棺应该是对停滞不动的阴气不感兴趣的,甚至我都不确定无法流动的阴炁场能不能称之为炁场,但理论就是理论,谁也无法在未经验证的情况下认定理论的正确性。

    当天晚上,我们找了一家离阎晓天家比较近的旅馆落宿,阎晓天说得没错,在这样一个多种势力交割的城市里,老市委家属院这一带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其实我们本来是想去阎晓天家的,可阎晓天去其他城市联络各大氏族去了,当天晚上并没有回来。

    粱厚载给他打电话,透露有第三股势力出现的时候,阎晓天的反应很不寻常,他只是简单地应了句“知道了”,就没再继续探讨这个话题。

    粱厚载说,看样子阎晓天已经知道第三股势力的底细了,而且他极可能是一开始就知道,他和赵德楷之间的战斗绝不仅仅是两个拳手打擂这么简单,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阎晓天之前没有向我们透露真实情况,而且看得出来,即便是现在他也不想透露太多。

    罗菲给我们一人分了六个药丸,并嘱咐我们使用这些药丸的时候小心一些,尽量别咽下去,如果真的要咽,也绝对不能生吞,必须嚼碎了再咽。

    我问罗菲:“这东西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罗菲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听说,你们守正一脉的守阳糖,是用邪尸的尸油做的?”

    我盯着罗菲看了一会,又看了看铺在手掌上的六个药丸,没敢继续问下去。

    我有一种预感,制作这种药丸的材料,极可能比邪尸的尸油更让人反胃。

    一夜无梦,第二天晚上七点钟,我、粱厚载、刘尚昂,三个人都把自己捯饬得人模狗样,再次来到了神迹训练班的门口。

    看门的依旧是那个满脸横肉的秃头,他用凶狠的目光目送着大多数客人进入五楼的楼门,只是当我们三个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先是很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将视线从我们身上挪开了。

    我们也懒得理他,直接走进大门。这边前脚刚过门槛,不远处就传来了大泽恩师的声音:“哎呀,我就跟他们说,你们今天还得来,他们还不信,怎么样,还是我说对了吧。这些年轻人,看事情哪能比我准?”

    我循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大泽恩师正快步朝我这边走,昨天见到的那对怪异的男女都不在他身边,东半段的走廊上只有他一个人。

    我故意做出一副很鄙视他的表情,回过头,随着人流朝走廊西边的屋子走了过去。

    大泽恩师赶紧冲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说:“你别跟着他们了,来,我让你看看神迹。”

    我挣开他的手,说:“什么神迹不神迹的,我就是来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别的骗术。”

    说到这我顿了一下,又指了指正在走动的人群,问他:“这些人要干什么去?”

    大泽恩师笑着说:“他们来啊,都是来回忆前世的,昨天你们来的时候不都见了吗。呵呵呵,不过你们和他们不一样,你们是贵客,来,我给你们看点别的。”

    开玩笑,我还指望这些人掩护我呢,则么可能单独跟着他走。

    我心里这么想着,朝他摆了摆手:“别,你这么殷勤地叫我离开大部队,绝对是早就布置好了骗术,引着我上钩呢,我才没那么傻。你不是说这些人能回忆前世吗,我还就想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上当的。”

    在我和大泽恩师说话的时候,那些人从我身旁默默地走过,根本不朝我们这边看一眼,每个人的表情都异常得木讷,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正前方。

    他们虽然在不久前被厉鬼上过身,但那最多也就是阳气受损,还不至于变成这样的行尸走肉吧?

    我正想着这些,五楼的楼门口再次被打开,进来了一个活人。

    相对于那些“行尸走肉”来说,这个人的确算是一个活人了。他看上去有着一份和正常人一样的活力,面色红润,眼神中带着几分期待。

    一看到这个人我就知道,他和昨天的我们一样,也是第一次来到神迹训练班的新人。

    他刚一进门,昨天那个长相怪异的女人就出现在了走廊上,那个女人也一如昨天一样,穿着一身艳红的旗袍,非常热情地走到那个人的面前,问他是不是第一次来,以及他是从什么途径得到那张会员卡的。

    昨天晚上我还在想,第一次被厉鬼上身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反应,虽然我也有接触到厉鬼的经历,但因为黑水尸棺的缘故,每次接触厉鬼,我也仅仅是在触碰到它们的瞬间会感觉到不适,但很快黑水尸棺就吞噬了它们身上的阴气,我就没有什么感觉。

    没错,我小时候也被鬼压过,可王家老太太顶多算是一个怨灵,还远远没有达到厉鬼的级别。

    如今训练班来了新人,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总算找到参照物了。等会他是什么样的反应,我们就参照他的样子进行表演就行了。

    趁着女人和他说话的当口,我连忙凑了过去,对那人说:“你是新来的?”

    他一脸笑容地向我伸出了右手:“我姓张,做建材生意的。”

    我刚说了一句“我姓李……”,那个长相奇怪的女人就横在了我和张老板面前,她热情地对张老板说着:“请您跟我来吧,给您看一些东西。”

    之前好像一直没提,我们几个为了混进神迹训练班,用的都是假名,我叫李严,粱厚载叫刘晨光,刘尚昂叫周亚军。

    张老板隔着女人冲我挥了挥手:“那咱们回头见?”

    我一把将女人拉到了一边,对张老板说:“别回头见了,正好我也是头一次来,咱们一块吧。”

    我说话的时候,女人向我投来两道厌恶的眼神,她正要张口说什么,大泽恩师则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多嘴。

    大泽恩师对我说:“既然你们和张老板这么有缘分,那就和他一起逛逛吧,正好我这地方啊,你们也熟了。”

    说完这番话,大泽恩师就随着人流进了那间“回忆前世”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