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8章 大泽恩师
    他说的这番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呢,就好象是在自我标榜一样。你才第一次见到我就开始自我标榜了,难道不会觉得尴尬吗?

    这么尴尬的事,我就懒得跟他探讨了,直接对他说:“听说你能让我看到神迹?”

    他的笑容由骄傲变成了真正的自信:“当然可以,我能让你看到自己的前世,就像这些人一样。”

    我“哦”了一声,又对他说:“可是,我怎么知道自己看到的就是前世,而不是别的什么呢,我可是听说过啊,有一种心理暗示法,是可以让人看到幻象的。你不会是想……催眠我吧?”

    大泽恩师的嘴角又一次快速颤动了两下,他身上原本还凝练着念力,这一下连念力都险些散了。就在他的念力快要散乱的瞬间,屋子里突然有一只厉鬼阴气外泄,被它附身的那个人表情也发生了变化,刚才他的表情很平静,可是现在,却变得十分痛苦和狰狞。

    可大泽恩师完全没有留意到那个人,还在跟我说着话:“你这人怎么随便给别人下定义呢?还催眠啊什么的,那都是野路子,我们是正儿八经的修仙人士,修心修德,从来不骗人。”

    修心修德?你让这么多厉鬼附在活人身上,竟然还说自己修心修德!

    我见过脸皮厚的,但这么厚颜无耻的,而且厚颜无耻得这么明目张胆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我没跟他讨论太多,只是指了指那个脸色不好的人,对他说:“你看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好像不太舒服啊。”

    他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总算是看到了那个因为承受不住越来越盛的阴气导致面部扭曲的人。

    看到了那个人,他才发现自己的念力有些散乱,赶紧调整气息,似乎企图控制那只阴气外泄的厉鬼,可惜已经晚了,他这边刚稳住念力,那个人就“呕”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酸水,当场昏迷了过去。

    这个所谓的大泽恩师大概是怕出事,就赶紧念动口诀,用念力控制着那些厉鬼离开被它们附身人,所有的厉鬼穿过墙壁,去了隔壁的屋子。

    趁着大泽恩师慌乱的当口,我赶紧拉着粱厚载和刘尚昂离开了屋子,冲出五楼楼门,走楼梯回到了写字楼的底层大厅。

    我必须得走了,如果再留在那里,一旦有鬼物触碰到我,我的身份就有可能被识破。

    说实话,刚看到有人被厉鬼附身的时候,我担心过这些人的安危,但刚才大泽恩师的行为已经整明了他至少会保证这个人的生命安全不出现意外,我就算是走,走得也安心。

    可我刚出楼门口,那个大泽恩师竟然追了出来,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对我说:“怎么这就走了,还没看神迹呢。”

    我转过头去白他一眼:“看什么神迹,我这还有事呢!”

    他死死抓着我不放,嘴上说着:“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神迹你是一定要看的。我可不是骗子。”

    我感觉他之所以追过来,主要不是为了让我看神迹,而是为了证明他不是个骗子。

    这个人真的很奇怪,他明明就是拿鬼物来骗人钱财,说他不是骗子,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信,可当“我可不是骗子”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又给人一种掷地有声的感觉,而且看得出来,他很急躁,很想证明自己。好像我必须认为他是个好人、是个厉害的修士他才能罢休似的。

    鬼知道这家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当然不可能跟着他回去,就用力掰开了他的手,说:“行行行,那改天吧,哪天我有空了再来。”

    他手上力气其实还算不错,看来也花功夫练过,可和我这双久练天罡锁的手比起来还是差得远了,我掰开他的手指时,他还很吃惊地看着我说:“你是个练家子?”

    我说:“啊,头些年练过鹰爪翻子。”

    大泽恩师:“你练了几年?”

    我骗他说:“两三年吧,后来业务太忙,就没再练。”

    他很不自然地笑了笑:“哦,那你不如我,刚才我是没用全力,我要是用全力的话,我这手你扒不开。”

    你没用全力才怪了!

    我就奇了怪了,这家伙跟下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时他又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

    我说:“明后天的吧。”

    他还是穷追不舍地:“明天还是后天?”

    我被他弄得不胜其烦,叹口气,对他说:“我爱明天就明天,爱后天就后天,你管我哪天来呢。”

    他竟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你这人怎么不讲礼貌呢?”

    我发觉跟他这种人根本没办法正常沟通,索性拉上了粱厚载和刘尚昂,一路小跑地离开了写字楼。

    下台阶的时候,我还听到他在我背后嚷嚷了一句:“没素质!”

    直到走远了,我回头朝写字楼那边看了一眼,大泽恩师的身影已经消失,看来是回他的神迹训练班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很不解地问粱厚载:“你说,刚才那人是什么人性啊,我怎么感觉跟他说两句话就跟吃了苍蝇屎似的,直让人犯恶心呢?”

    粱厚载笑了笑,说:“沽名钓誉,当****立牌坊,恨不得在任何时候都被人捧着奉承着,说的就是这种人。其实我从刚才开始就在想,如果这人就是伊庆平,就赵德楷那德行,跟他怎么相处呢?”

    我说:“爱怎么相处怎么相处。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虽然性情怪异,但道行是很高的,能一次性控制那么多厉鬼,行当里没几个人能做到。”

    粱厚载点头:“是啊,单从道行上来讲,这家伙恐怕不好对付。这个神迹训练班里头所谓的神迹,大多都和鬼物有关啊,还好咱们走得快,不然的话,一旦有鬼物触到你,黑水尸棺的炁场一出,你的身份就有可能露馅。”

    我叹了口气:“我也是因为这一层原因才急着离开那地方啊。真是没想到,这一次黑水尸棺竟然成了累赘了。咱们回去找罗菲吧,她也是修鬼术的,说不定能帮上忙。”

    粱厚载:“行啊,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对了,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就一直在想一件事。之前赵德楷不是对曹洪斌说,如果曹洪斌不能在七天之内拿到曹家的传家宝,伊庆平就会上门找他吗?可如果大泽恩师就是伊庆平,他离曹家这么近,为什么现在不去找曹洪斌,或者说,他为什么不直接去曹家呢,以他的修为,要想将曹家的传家宝搞到手,应该并不是难事吧。”

    我想了想,说:“也就是说,在这七天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粱厚载点头:“他刚才问你什么时候再来的,语气异常得急切,好像想尽快将你变成他手下的忠实信徒似的。道哥,我觉得,他也许是想在这七天里以最快的速度发展忠实信徒,而这样的信徒对他们来说,就是钱。也许……他现在正急需一笔钱,去干一件大事。”

    我知道赵德楷成立这个神迹训练班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葬教赚钱的。可短短七天能赚到多少钱?

    回到茶馆,仙儿和罗菲都在,她们两个不知道从哪弄了一个拼图玩具,我们进屋的时候,就看到大量的图块堆积成了小山,而她们两个则一边拿起图块,一边紧皱眉头地对着原图思考着。

    我估测了一下桌子上的图块数量,对仙儿说:“这么大的拼图,估计没有一个星期拼不起来啊。”

    仙儿头也不抬地回应我:“店老板看我们无聊,拿来给我们消遣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们干什么又不带着我们,我们只能玩这种东西咯。”

    在我和仙儿说话的时候,刘尚昂径自走向了吧台后面的屋子,几分钟以后,他从里面出来,面带焦虑地问仙儿:“我抓回来的那三个人呢?”

    仙儿说:“不知道啊。”

    刘尚昂又问她:“店老板什么时候回来的?”

    仙儿放下了手里的图块,抬起头来看着刘尚昂,说:“他不是一直都在吗,哦,对了,刚才他说该买菜了,就出去了。”

    刘尚昂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坏了,咱们被发现了。”

    我刚向他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他就向我解释道:“店老板去南方采购新茶去了,他走的时候说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回来。”

    说完他就拨通了店老板的电话,简单交谈了两句之后,他问店老板在哪,店老板说还正在去福建的路上。

    刘尚昂打电话的时候开着免提,所以他和店老板的对话我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仙儿直接傻了眼,她愣愣地看着我,试探似地问我:“难道……我见到的那个店老板是假的?”

    我点了点头。

    说真的,我心里也是一阵后怕,如果那个店老板是个修为极高的厉害角色,那仙儿和罗菲恐怕就……还好那个人没把她们怎么样。

    刘尚昂收起了手机,也带着些担忧地问我:“道哥,你说,今天咱们去神迹训练班的时候,身份是不是已经被人给识破了?”

    我摇头:“不会,如果他们知道了咱们的身份,咱们不可能这么轻易离开。你抓的这三个人,都是曹家人吧?”

    刘尚昂叹了口气:“不知道呢,这两天事太多,我还没来得及审呢。当初我之所以抓他们,是因为他们跟踪了阎晓天很长一段时间,我怀疑他们是赵德楷的人。”

    粱厚载突然问仙儿:“店老板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仙儿:“走了一个多小时了吧。”

    粱厚载:“那你告诉他,道哥带着我们去哪了吗?”

    仙儿先是眨了眨眼,接着就变得有些尴尬了:“我说,你们去写字楼上那个……神迹训练班了。”

    粱厚载点了点头,又转向了我:“这个假老板不是赵德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