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7章 看到神迹了吗
    实话实说,我感觉到她所谓的“冷”了。但我为什么要说实话,我说:“没觉得。”

    女人叹了口气:“不愧是赵老板介绍来的贵客,就是不一样。既然这样,那就再让你们看一些真东西。”

    在她说话的时候,一个穿着灰色夹克的男人走进了屋,这个人我见过,他就是我和刘尚昂曾在写字楼后街碰到的那个人,当时刘尚昂在监控摄像头上贴了一片湿树叶,就是他拿着一根收缩杆下楼,将树叶清理掉的。记得我们跟踪他的时候,他还回头朝我们这边张望过。

    上次的事距离今天的时间不算长,他应该还没有忘记我的长相。

    他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我也跟着愣了一下,然后率先开口:“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他皱了一下眉头,也不理我,一语不发地走到了供桌前,开始摆弄桌子上的法器。

    我于是又问了他一次:“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他依旧不回应我的话,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顿时做出一副气恼的样子,嚷嚷起来:“嘿,我说你这人什么态度这是!”

    女人连忙向我解释:“这位我们神迹训练班的班主。”

    我说:“班主?老板是吧。老板怎么了,你想清楚,我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你懂不懂,现在是我在花钱养你们,不对,我现在还不知道这是不是冤枉钱呢,要是冤枉钱的话,我绝对不会多花一分。”

    看女人的表情,她现在明显对我感到厌烦了。

    这时候,那个眼高过顶的男人总算是开口说话了:“咱们没见过,您认错人了。”

    他虽然回应了我,但语气非常不耐烦。

    我也没再说什么,就一直默默看着他摆弄着供桌上的那些东西,想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从供桌上拿了一支茶盏,又从香炉里抓了一点香灰,将这些灰烬慢慢地撒进茶盏中,最后快速结了一个手印。这个手印看起来非常扭曲,五根手指,除了大拇指和小拇指,另外三根手指像拧麻花似得拧在一起,仿佛这三根手指根本没有骨头一样。

    就在这时候,他将茶盏重新放回供桌上,又用那三根拧成麻花一样的手指在铺满香灰的茶水中蘸了三下,挥动手腕,将手指尖上的水洒向地面。

    那些沾着香灰的水滴刚一落地,我立刻感觉到对面的屋子里出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阴气,不对,这股阴气不是突然出现的,它原本就在那里,只不过男人刚才的所作所为,将那道阻止阴气外泄的屏障给打破了。

    我能感觉到那里有两道阴气从对面房间里飘了出来,快速朝我们靠近。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刘尚昂此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如果被鬼物上身,后果是很严重的。

    我有些担忧地朝刘尚昂那边看了过去,就看到粱厚载悄悄地伸出手,将一张叠成三角形的符箓塞给了刘尚昂。

    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一张辟邪符了,叠成三角形,可以防止上面的灵韵外泄,被人察觉。

    我又朝男人那边瞥了一眼,他显然没有留意到粱厚载和刘尚昂的举动,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门口,包括那个长相怪异的女人,此时也将视线投放在了房门上。

    两道阴气很快就穿墙进了屋子,我开了天眼,才看清楚那是两个怨气极重的婴灵,它们飘进来以后,就开始围着我们三个打转,不知道想干什么。

    我真心希望这两个小东西不要触碰到我的身体,它们一旦碰到我,顷刻间就会被黑水使馆吞噬,那样的话,我怕我会露出马脚。

    好在男人的道行看起来并不高,他光是让两只婴灵进屋以后保持安静就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我看到他的额头和鼻尖上此时已经布满了汗珠。我料定他不敢让婴灵上我们的身,就他这点道行,根本无法在那样的情况下确保我们的安全,而我们却是他的金主。

    确切地说,我们是赵德楷的金主。

    女人开口问我:“你现在感觉到冷了吗?”

    寻常人离怨灵这么近,会有一种被鬼压的感觉,身体不能动,也说不出话来,就像我小时候被王家老太太的鬼魂压住一样。

    所以我只是动了动眼珠,盯着女人,却没有说话。

    女人脸上的笑容变得毫不做作,她几乎是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我,说:“冷到不能说话了?”

    我稍稍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依旧不说话。如果我现在头上再有一层冷汗的话,那这次的表演就完美了。

    但她没有在意这样的细节,只是对我说:“这就是神迹,人在神迹面前,是无法动弹的。你懂了吗?懂了的话,就动一动眼睛。”

    我赶紧晃动了一下眼珠,女人很得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对男人说:“班主,他们已经感应到神迹了。”

    男人吃力地点了点头,将茶盏里水全部撒在了地上,又以极快的速度结了几个手印。说来也怪,这个男人明明没有凝练出念力,可那两只鬼物却又确实受到了他的控制,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随着他结出最后一个手印,两只婴灵穿墙离开,回到了他们原来待的那件屋子。

    而当它们的炁场完全和对面房间的阴炁场融合以后,屏障再次出现,我又无法感知到哪里的阴气了。

    婴灵走了,我也扶着墙,缓缓站了起来。

    女人走上来搀扶了我一下,笑着对我说:“既然您应该看到神迹了……”

    我立即打断她:“神迹?什么神迹?切,我刚才就说了,这都是骗子伎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是在香里头掺杂了麻药,刚才根本不是什么神迹,就是麻药发作了而已。哼,我也算是久经沙场的人啊,你们这种小把戏,我见多了!”

    说话的时候,我不时地朝男人那边瞄上两眼,他现在看上去已经虚脱了,根本没有足够的力气再做一次刚才的事情。

    女人听着我的话,就开始不停地皱眉头,直到我把话说完了,她才叹了口气,说:“你这人怎么顽固不化呢,什么麻药,你想象力真丰富。刚才那就是神迹,请你相信我们。”

    我很不屑地笑了笑:“信你们,你当我傻吗?哼,你说刚才那是神迹是吧,有本事你再让我感受一次。怎么,你那是什么表情,是不是香烧完了,没有麻药了,你们的神迹就不出现了?”

    最后一段话,我是对那个男人说的,他此时已经是脸色惨白,有气无力地看着我。

    女人回身看了看那个男人,也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她心里应该也清楚,刚才的“神迹”,已经不可能再出现第二次了。

    男人盯着我看了一会,又看向了女人,说:“带他们去见大泽恩师。”

    女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合规矩吧?”

    男人:“如果今天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大泽恩师肯定会动怒。”

    我发现这个男人不管是对我说话,还是对这个女人说话,语气中都透着一股冰冷。

    女人站在原地,似乎有些犹豫,男人又说道:“现在恩师正好在这里,遇上这种麻烦的客人,也只有他老人家能处理了。”

    我立即做出一副很恼怒的表情:“你说谁麻烦呢!”

    男人没理我,只是默默地盯着女人。

    女人最终还是点了头:“好吧,不过有这件事我得先禀报,咱们也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把人给带过去了。”

    男人点点头,一言不发地推门走了出去,女人也跟在他身后走到门口,朝我们招了招手,示意我们也跟上。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曾有“诵经”声传出的那个房间,男人第一个推门进去,在他开门的时候,我从门缝里看到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正盘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地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女人进屋的时候让我们先在门口等一下,还没等我说什么,她就快速关上了房门。

    这时候,刘尚昂凑到我跟前,悄悄对我说:“道哥,你看到里头那个人了吗?”

    我问:“你说盘坐在地上的那个?”

    刘尚昂快速点点头,又对我说:“那个人的体态特征,和伊庆平一模一样。”

    说完,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十有八九就是伊庆平本人。”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

    等了大概五六分钟吧,房门被敞开了一道缝隙,女人从中露出头来,对我们说:“接下来你们要经历的事,虽然能确保你们看到神迹,但也会让你们置身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我朝她扬了扬下巴:“什么神迹不神迹的,说白了就是一些江湖骗术,呵呵,蒙谁呢。”

    女人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将门整个敞开,示意我们进屋。

    一进房门,我就看到屋子里坐着很多人,每个人都是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他们口中都在念叨着听不懂的咒文。

    屋子里阴气精纯而旺盛,我怕对方感知到我身上的念力就没敢开天眼,但依旧能看见每个人背上都附着一只鬼物,这些鬼物至少是厉鬼级别的,它们显然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控制,附在人身上,却又不主动伤害这些人。

    之前那个女人不是说,这些人在回忆前世吗,回忆前世还用得着厉鬼附身?

    我看了看屋子里的人们,又将眼神挪到了女人的脸上,她的表情十分平静,眼睛一直盯着盘坐在地上的男人,眨都不眨一下。

    这时候,一直盘坐在地的人站了起来,面朝我们几个的方向。

    女人立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向我介绍:“这位就是大泽恩师。”

    我挑了挑眉毛:“什么大泽恩师?看着就是一张骗子的脸。”

    那个被称作“大泽恩师”的人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可他接着就冲我笑了:“你的事,他们都跟我说了,我知道你现在有情绪,所以你说什么我也不怪你,像我这样的人,气量是很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