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6章 都是骗术
    回忆前世?我确定我没听错,她就是这么说的。

    我心里觉得怪异,脸上也表现出了适度的惊讶:“回忆前世?人真的有前世吗?”

    女人似乎对我的表情很满意,她笑着点了点头:“等会你们就会知道了。”

    说完以后,她又指了指那扇被她敞开的门,示意我们赶紧进去。

    我感觉,她好像是急于要向我们展示什么。

    我们三个进了那个黑乎乎的屋子,女人开了灯,我才发现这是一个会场似的地方。

    这间屋子确实很大,一次能容纳一两百人,在我正对的方向搭建了一个齐腰高的台子,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舞台,上面还有红色的幕布,而在舞台下方,则是一列列整齐的椅子,所有的椅子都是被固定在地上的,这样它们就不会四处滑动,弄出声响。

    女人让我们随便找地方坐,她则快步走上了舞台,拉开帘子去了幕后。

    我们三个找了最靠近舞台的一排座位坐下,谁也不说话,就这么默默地等着。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幕布被拉开了,我本来以为这个巨大的帘子后面应该站着几个演员,他们手里拿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奇怪道具,但没想到幕布后面,竟然是一个很大的屏幕。

    很快,屏幕亮了起来,上面出现的第一个画面是一片星河,然后镜头慢慢拉近,太阳系被展露出来,然后是地球、大气层、高山、海洋、水里的动物、微生物、单细胞生物。

    在这之后,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开始讲述生命起源,这个世界的起源,以及宇宙的起源。

    我记得,寄魂庄刚把葬教定义为邪教的时候,我曾和庄师兄一起讨论过邪教的特点,庄师兄,所谓邪教,就是用真理扭曲现实,再用假象来扭曲真理,当它们的教众完全被洗脑以后,不管是思想还是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全部都是扭曲的。而这也正是邪教可怕的地方。

    有些邪教会利用你心中对这个世界的不满或者对生活的一些抱怨拉你下水,还有一些邪教,会用一种叫做“伪真理”的东西让你们相信它们并不是邪教,相信它们是掌握真理的人。

    目前来看,葬教应该属于后者。

    在说完了宇宙起源之后,屏幕上的声音又开始问,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我是我而不是你,有人说金钱权势都是粪土那人又该追求什么……

    听着诸如此类的问题,说真的,我头都大了。

    这些问题可能很多人都想过,可永远没人能找到答案,但就像我们守正一脉的人毕生都要找到自己的本心一样,有时候你觉得这件事毫无意义,但在更多时候,它又无比重要。

    但区别在于,在寻找本心的时候,你必须知道自己是谁,而邪教会通过这些问题扭曲你的思想,让你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的亲人、朋友,甚至是父母,到最后,你只记得自己是一个教徒,其他的什么都忘了。

    而在这个时候,邪教又培养出了一个忠心耿耿的爪牙。

    说真的,每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都会觉得那些加入邪教的人其实很悲催。

    屏幕上播放的那些东西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无奈地叹了口气,朝旁边的刘尚昂看了一眼,却发现他好像很感兴趣似的,都快看入迷了。

    我立即拿手戳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因为看得太投入,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跟着颤了一下。他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会,冲我笑了:“嗨,我就是觉得挺好玩的。放心吧,我知道咱们是来干什么的。”

    这时候梁厚载也将视线从屏幕上挪开,转过身来对我说:“刚才那个女人将咱们弄到这来,不会就是为了给咱们看这种东西吧?”

    我说:“看样子她就是想给咱们看这种东西。”

    梁厚载叹了口气:“唉,太无聊了,我还以为真能看到什么新奇玩意儿呢。”

    我看了眼屏幕上的画面,指着屏幕说:“这么大的屏,你说得多少钱?”

    梁厚载:“不知道,反正不便宜。”

    我知道,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那个女人一定就在附近,我也不知道之前来这里的人有多少对她的影片不感兴趣,但我可以肯定之前也曾出现过这样的人,而且我很好奇她是怎么料理那些人的。

    果然,就在我和梁厚载说话的时候,女人从屏幕后面走了出来,她用一种非常诧异的眼神看着我们,口气像是责备似地说道:“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看?”

    我就对她说:“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什么大片。其实我刚才就想说了,亏老赵说你们这有不少新奇东西呢,原来就只有这些粗制滥造的科普宣传片。”

    女人的眼中先是闪过了一丝怒色,但很快她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行吧,那咱们就换个节目,谁让你们是贵客呢。不过有句话,我得先说一下,接下来要看的东西,可能完全超乎你们的想象,你们可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我当场就乐了:“超乎我的想象?哟,那可真应该开开眼了。”

    看的出来,这个女人应该是个非常虔诚的教徒,我说话时露出的笑容再次激怒了她,但她眼中的怒色依旧只出现了一瞬,在这一瞬间之后,她也依旧笑脸迎人。

    她是个学会了伪装的女人,但她现在并不擅长此道,不然就不会两次被我发觉到眼神中的怒意。

    女人走下了舞台,径直朝着大门方向走去,我们三个也从座位上站起来,紧跟着她的步伐。

    离开大厅以后,她带着我们来到了洗手间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

    这个屋子就夹在洗手间和楼层大门之间,门面比其他任何一间屋都要小,刚来的时候,我以为这就是一个小型的储物间,要么就是电房什么的。

    可当女人将这扇门打开以后,我才发现这里竟是一个小型的道场,供桌、贡品、法器,一应俱全,在供桌上还摆着一顶香炉,上面插着一柱缓缓燃烧着的香火。

    这个屋子没有窗户,四面都是实心的墙壁,唯一的光源是房顶上的红色小灯,从里面散发出的阴红色灯光占据了小屋内的所有空间。

    我问女人:“你带着我到这种地方来,想给我们展示什么?”

    女人笑了笑,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又是这句话!

    她让我们在这里稍等片刻,然后就出了门,说是去找一位老师过来,等会有些东西需要那位老师为我们讲解。

    女人出门以后,就随手关上了门,我听到门锁弹动的声音,在她外面把这扇门锁上了。

    直到女人的脚步声离得远了一些,刘尚昂才小声地问我:“她怎么把咱们锁在里头了,她想干啥?”

    其实在女人离开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屋子的东北角传来了一股淡淡的阴气。我冲刘尚昂笑了笑:“等等吧,估计会有好戏看。”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香火燃烧的速度突然变得很快,大捧烟雾从香火燃烧的顶端升起,这些烟雾在半空中不停地翻滚着,竟慢慢呈现出了一个人脸的形状。

    刘尚昂看着那张人脸,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我靠,见鬼了!”

    我对他说:“嗯,对,就是鬼。”

    烟雾之所以会凝聚成脸的形状,其实也是受到了墙角那股阴气的影响,那股阴气来自于一只刚死不久的鬼魂,像这样的鬼虽然炁场弱,但往往带着很强的磁场,这种磁场可以对一些形态不固定的东西比如烟雾、蒸汽造成影响,让这些物质呈现出一些怪异的形态。

    但这种影响是无意识的。

    可有件事我无法解释,那就是香火燃烧的速度为什么会突然变快,只知道它燃烧的速度似乎和鬼魂身上的阴炁场有一定的关联。

    那张由烟雾形成的脸没过多久就消散了,因为香已经烧完,无法再远远不断地提供新的烟雾。

    这时梁厚载问我:“道哥,你说,房间的鬼物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说:“从废弃工地来的,从整个商业区来看,这个房间和对面那间房所处的位置是九阴归一位,相对于废弃工地来说,属于****坤位,只要稍稍施展一些手段,就能将工地那边的邪祟吸引过来。我说那地方怎么没有鬼物呢,原来都跑到这里来了。应该是有人故意封住了这两间屋的炁场,身处在其他位置的时候,我感知不到鬼物身上的阴气。”

    梁厚载点了点头:“这么说,在对面的房间里聚集了大量鬼物?”

    我点了点头,正想说话,刘尚昂突然伸手触了我一下,小声说:“那个女人回来了……她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楼道上有两个脚步声。”

    听刘尚昂这么一说,我也竖着耳朵倾听了一下,果然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但正在靠近房间的那两人显然刻意放轻了脚步,在空旷的走廊上,这阵脚步声几乎轻不可闻。

    我找了靠门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梁厚载和刘尚昂也是将身子贴在墙壁上,做出一副非常紧张的模样。

    片刻之后,屋门被打开,女人第一个走了进来,她扫视着我们,脸上露出了胜利般的微笑。

    看到她的笑容,我长长松了口气,看来我们三个的演技还行,她现在一定认为,刚才出现在烟雾中的那张人脸已经快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了。

    女人笑着问我:“你们刚才在这个屋子里,看到神迹了吗?”

    我一边要作出一副紧张的样子,一边又要装出另外一幅嘴硬的样子说:“什么神迹?你们这些都是江湖戏法,骗人的把戏。”

    听着我的话,女人皱了一下眉头,但她依然保持着笑脸,对我说:“你刚才有没有感觉到冷?”

    冷?你应该问我有没有感觉到阴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