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5章 我们是会员
    梁子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梁厚载解释道:“拿走你的认尸牌,也许就是想警告你,如果你死了,也就是一具没人知道、没人在乎的尸体。梁子,你仔细回忆一下,最近是不是招惹过什么人?这个人很可能和赵德楷的关系很近。”

    “招惹过什么人?”梁子像是在问梁厚载,又像是在问他自己,过了片刻之后,他自己给出了答案:“对了,前不久,我曾和神迹训练班的老板干过一架,他说会找人弄我来着,会不会是他?”

    梁厚载想了想,对我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所谓的神迹训练班和赵德楷的关系,肯定比咱们想象得还要密切。”

    梁厚载总是能引导大家找到新的思路,经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梁子被劫的事可能和他与神迹训练班的过节有关了。

    我问梁子:“你看到那个叫伊庆平的人长什么样了吗?”

    梁子摇了摇头:“他送我来医院的时候我一直昏迷,没看到他长什么样。”

    我又对刘尚昂说:“想办法搞到医院前天晚上的监控,把伊庆平找出来。”

    刘尚昂迟疑了一下:“有点难度,我试试吧。”

    梁厚载插上话:“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去神迹训练班看一看,那个训练班不是曹家的产业,而赵德楷既然能将它安置在这个城市,就说明这座城市对他来说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说先不聊这些了,安心吃饭,下午刘尚昂去高医院的录像,晚上七点左右再去神迹训练班。

    一边吃着东西,我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写字楼下的保安,就问刘尚昂写字楼的安保部门调查过没有。

    刘尚昂说调查过了,安保部门没有问题。

    酒足饭饱之后,我出去结了账,但没有立刻离开饭店,反正大中午头的,饭店里也没几个人,老板也就没赶我们走。

    刘尚昂在我结账的时候就去了医院,四点多钟才回来。

    他虽然如愿搞到了医院前晚的监控录像,但并没有看到伊庆平的样子,那个人自从进入监控范围之后,要么背对着摄像头,要么就是用一个很大的鸭舌帽挡住了五官,刘尚昂说,当天晚上梁子是被伊庆平和一个女人拖进医院的,伊庆平穿着一件暗黄色的西装,那个女人则穿着一件颜色很艳的旗袍。

    我问刘尚昂看到那个女人的样子了吗,刘尚昂说看到了,是个长相很怪异的女人,至于怎么个怪异法,他却形容不上来。

    我们大约是四点半离开饭店,梁子原本想跟着我们一起行动,但他已经被伊庆平盯上了,我们也没办法带着他,只能让他先回病房。之后我又让仙儿和罗菲坐公交车去废弃工地附近的茶馆。我、梁厚载、刘尚昂三个人,则徒步朝写字楼那边走。

    之所以徒步行走,是应了刘尚昂要求,他想观察一下这一路上的所有监控点。

    六点多的时候,我们在写字楼旁边的小吃街随便买了点东西果腹,临近七点的时候,我再一次踏进了写字楼的楼门,此时守门的保安已经换了人,那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和我之前见过的那个年轻保安不一样,之前那个年轻人的眼神中总是透着几分热情,而眼下这个中年人在我们进门的时候,却只是十分冷漠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盯着桌子上的报纸出神。

    我们刚进大厅,就有一群人急匆匆地冲进了写字楼,他们一进大厅就直奔楼梯口,每个人匆忙的神色中都带着一丝怪异的平静,他们似乎急于见到什么,那个东西给了他们近似于虔诚的平静。

    原本是想走电梯的,看到这些人后我也改变了想法,跟着他们一起走上了楼梯。

    这座楼的内部构造和大多数写字楼一样,每层的楼梯口和电梯门之间夹着一个宽敞的过道,在过道的尽头是一扇玻璃做的门,过了这扇门,才是办公的区域,一个个的办公室会排列在这扇门对面的狭长走廊里,每一个办公室又被一扇小门封闭着。

    有时候我觉得,在这样的地方,每一扇门中,都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我们来到五楼,果然看到了小保安口中那个身材粗大的“门神”,他的头刮得很亮,脑壳侧面还有一个蛇形的纹身,他环抱着双手站在门口,斜着眼睛审视着每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人,那些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都会亮一下自己的会员卡。

    可我来到他跟前的时候,虽然也出示了会员卡,可他还是突然伸出了手,将我拦住了。

    我拿着会员卡,在他眼前晃了晃,他却完全看不见似的,一直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问我:“你是什么人?这张会员卡哪来的?”

    他的声音格外的低沉和沙哑,可这种声音一听就是他可以装出来的,再看到他那一脸严肃我就想笑。我估计这家伙可能是美国英雄电影看多了,刻意模仿了里面的角色。

    我皱了皱眉头:“卡上不是写了我的名字吗,你没长眼?”

    听到我的话,他立刻就瞪起了眼:“活腻了!我告诉你,从来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这下我真的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说的这话,好多年前我就听王大朋说过来着。

    他问我笑什么,我拍了拍他的肩,说:“怕你干什么,喜欢叫的狗一般都不咬人。”

    他瞬间急眼了,竟然紧紧地攥起了拳头,好像真的要打我一样。

    但我很清楚,像这样的看门狗根本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有会员卡。

    我看了他那张愤怒到不行的脸,又看了看他拳头,叹了口气,随手将会员卡扔在了地上,自言自语地说:“反正我本来就是想来看看,好奇心嘛,谁都有,既然你这位门神不让我们进,那就算了,估计里头也没什么好看的。”

    说完我转身就要走,就在这时候,秃头突然拉住了我,又将会员卡捡起来,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转身看着他:“怎么着这是,不是不让进吗?”

    他也不回应我的话,只是默默地打开了门,站在门旁。

    我笑了笑,将会员卡收进口袋里,然后和梁厚载、刘尚昂一起进了门。

    看样子这个秃头还不算傻,他心里也很清楚,我们这些会员他是惹不起的,对于赵德楷来说,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金主,而他呢,以赵德楷那帮人的性格,他就算付出再多,赵德楷也不会把他当兄弟,顶多把他当做一条狗而已。

    我们三个刚一进门,立刻就有一个穿着艳红色旗袍的女人走了过来,一看到她,我就知道她就是和伊庆平同时出现在监控录像里的那个女人。

    刘尚昂说得没错,这个女人的长相实在是太怪异了,按说,她有一对细长的媚眼,小巧的鼻子,唇线清明的嘴唇,还有一个不错的脸型,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应该是个美女才对,可问题就在于,她两眼之间的间距非常窄,看上去就像没有鼻梁一样。

    这样的长相,我也无法用美或丑来形容,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

    她很热情地来到我们跟前,问我们:“你们三个是新来的吗?”

    我笑着冲她点了点头。

    她又问我们:“你们的会员卡是怎么来的呢?哦,我没有别的意思,每个会员第一次来的时候,都要询问一下入会途径的。”

    刘尚昂说:“会员卡是老赵给我们的,说是这地方不错,让我们有时间过来体验体验。”

    女人盯着刘尚昂和梁厚载看了一会,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两位,应该没成年吧?”

    我说:“他们是我侄子。等等,听你的意思,不成年不能进来吧,难道你们这里还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

    女人连忙解释:“怎么会呢,我们可是合法商人,不会有那些东西出现的。对了,你刚说的老赵,是哪个老赵?”

    刘尚昂说:“就是卖水泥、建材的那个老赵啊,他说他也是上个月才入会的。还说你们这有不少新奇东西。”

    女人顿时露出了一副笑脸:“啊,你说的是赵总啊。哎呀,他在当地可是很有名气呢,由他介绍来的人,一定是贵客。三位如果不嫌麻烦的话,就随着我走一走吧,我带着你们在这里逛逛。”

    我们到这地方来,本来就是来调查情况的,没想到刚一进门就摊上一个领路的。什么叫刚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就是。

    我笑着朝女人点了一下头,她也礼貌性地还了我一个笑脸,然后就转过了身,朝着走廊尽头的一间屋子走了过去。

    在这一层楼中,几乎所有的办公室都是一扇单边开的小门,只有走廊两侧是两扇双边开的大门,这似乎也说明了,整层楼中最大的两间屋子也就在走廊的两端。

    女人的步伐很快,没多久就来到了其中一扇双开门的门口,可我们三个却刻意放慢了速度,聆听着从身边那些房间里传出来的动静。

    我听到身旁的屋子里好像有人在念经,但那声音又给人一种十分模糊的感觉,无法确定是不是经文,它其实更像是某种催眠曲,听一会就让人昏昏欲睡。

    这时候,女人推开了走廊尽头的大门,她转过来看我们的时候才发现我们离她很远,于是就朝着我们招手,示意我们加快脚步。

    我指了指旁边的屋子,问女人:“里面的人在干嘛?”

    女人笑了笑,说:“他们在回忆前世,等你们在这里培训一段时间,也能做和他们一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