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4章 梁子的现状
    我知道他现在不想和梁子见面,毕竟在他心里,梁子可能还是那个将商业机密泄露出去的内鬼。

    当我们几个来到骨科病房的时候,梁子正半坐半躺地靠在病床上,抱着本杂志默默看着。

    这才多长时间不见,梁子看上去却仿佛老了很多,和刘尚昂上次见他的时候一样,现在的他也是满面愁容,眉头紧紧地拧成了一个“川”字。

    直到我们几个走进了,他才放下杂志,抬头望了过来。

    一看到我和梁厚载,梁子的眉头立刻就展开了,他笑着朝我们招手:“你们几个怎么来了?呵呵,刚才听到有脚步声,我还以为是隔壁床的亲戚又来了呢。”

    我在病房里扫视了一圈,疑惑道:“隔壁床?病房里不就你一个人吗?”

    梁子将杂志扔到了一边,对我说:“隔壁还有一老头,他干儿子扶着他出去透气去了。唉,你们是不知道,老头那家人可能折腾了,我这两天都没睡个好觉,哎,你们几个怎么来了呢?”

    我说:“还不是因为闫晓天的事。”

    听我这么一说,梁子的眼神又暗了下去,他“哦”了一声,问我:“那……闫晓天提没提我的事?”

    我叹了口气:“提了,不过我们都不相信你是内鬼。”

    “唉——”梁子出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又冲着我们笑了:“估计现在也就是你们几个还能信任我了,说实在的,我是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我连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这里头肯定有隐情。先不说那个了,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受伤了?”

    梁子叹口气说:“前天晚上我碰上了两个打劫的,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我坐在了梁子旁边的病床上,从床边的柜子上拿了一个苹果,梁子赶紧提醒我:“那些苹果可不是我的啊,要是让我病友看到你偷吃他的东西,他肯定和你没完。”

    他这边刚说完,就有一个年轻人来到了病房门口,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腿脚不太方便的老人。

    那个老人一出现在病房门口就冲着我吼了起来:“谁让你动额的苹果咧!”

    我原本还在和梁子说话,低头面对着梁子,这时候也没动脖子,只是抬眼望向了老人。我想对他说我还以为苹果是梁子的,可他刚和我这么一对视,接着又换了口气:“吃吧吃吧,一个苹果嘛,又值不了几个钱。”

    说完,他又对旁边的年轻人说:“走,咱再出去逛游逛游去。”

    那个年轻人也不多说话,乖乖地扶着他离开了病房。

    梁子目送着年轻人搀着老人离开,摇了摇头,笑着对我说:“你这双眼睛,和柴大爷越来越像了,不过你别总是用这种眼神看人啊,容易得罪人。”

    其实我刚才就是看了那个老人一眼,也没怎么着啊,可他却好像怕了我一样,对于此,我也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我一点也不觉得我的眼神或者气质和我师父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这时梁子又问我:“苹果你是吃还是不吃?不吃给我。”

    我将苹果放回了床头柜上,又问梁子:“你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你这一身功夫,能被两个毛贼给干趴下了?”

    梁子说:“说真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咋回事,我就记得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半路碰上两个人挡我的路,还让我把身上的钱、手机都拿出来。我是那怕事的人吗?当场就想撸膀子跟他们干了,可也不知道咋的,我当时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这张床上了。”

    我见梁子身上也没什么瘀伤,心里也觉得怪:“看你好好的,好像也没受什么伤啊。”

    “怎么没受伤!”梁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自己的腿,说:“轻微脑震荡,多处软组织挫伤,就这腿,还被打骨裂了。”

    我笑了笑,对他说:“这才多长时间,我感觉你都恢复得差不多了。”

    梁子很无奈地摇了摇头:“恢复不了,我待在这破地方,永远恢复不了。你说我一个伤员,天天吃病号餐,营养能跟上吗?再说了,就那点东西也不够咱吃啊。哎,对了,我听说这个医院附近有个不错的馆子,你带钱了没?”

    看着这样的梁子,我心里就高兴,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梁子。

    我站起身来,说:“走吧,请你吃饭,正好也快到饭点了。”

    听我这么一说,梁子立刻掀开了被子,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什么软组织挫伤,什么腿骨骨裂都是屁话,他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其实我也奇怪了,他这么轻的伤,怎么还进了骨科的病房呢?而且一住就是两个晚上。

    梁子用很快的速度穿好了上衣,又收拾了他的个人物品,催促我们跟他一起离开医院,他说他已经受够消毒水的味道了。

    耐不住他不停地催,我们几个还没歇歇脚就跟着他一起离开了医院。

    之前梁子说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馆子,其实也是瞎扯,他离开医院以后就带着我们到处游逛,寻找吃饭的地方。

    后来还是刘尚昂眼尖,找了一家规模中等的饭店。

    在等待上菜的时候,我才得以继续刚才的话题,我问梁子:“那两个劫道的从你身上劫走了什么没有?”

    梁子正在研究中午喝什么酒,突然被我打断了思路,先是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才说:“说起来也怪,这两个人既没拿我的钱,也没拿我手机,就把我的认尸牌拿走了。”

    我挑了挑眉毛:“什么认尸牌?”

    梁子说:“就是一种金属的铭牌,上面写着我的代号,这东西在军队里其实不常见,我那个是自己配的。认尸牌嘛,顾名思义,就是哪天如果我死在战场上,方便别人认出我身份的。”

    当初闫晓天告诉我梁子丢了铭牌的时候,我立即联想到了那些葬教佣兵胸前的牌子,还因为怀疑梁子丢的那个牌子,就是那种刻着葬字的铭牌,虽然我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极低,但我毕竟还是那么想过。

    现在看梁子回应我问题的时候丝毫没有迟钝,也没有遮遮掩掩,我也在心里松了口气。

    现在才十一点多,整个饭店里只有我们这一桌,所以菜上得也特别快。

    借着吃饭时的兴致,我试探着问了梁子几个问题,他给我的答案,都和我之前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问他怎么看待王大富这个人,问他商业机密走漏的事情,有没有可能是王大富干的。

    原本我以为,梁子至少会对王大富有一些怀疑,可他却一口咬定王大富没有任何问题,商业机密之所以泄露,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问题绝对不可能在王大富身上。

    我问梁子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我在病房里见到他的时候,他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以为他会说,他之所以发愁,是因为被当成了内鬼,被误解。

    梁子说,他发愁,被闫晓天他们误会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就在最近这段时间,他家里出了一些事情,一些很糟心的事,但他回不去,就算回去了用不上力。

    我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又不肯说,还让我不要管,那是他的家事。

    后来我们又聊起了他被打劫的事,梁厚载说他是在医院西边的十字路口被劫的。

    刘尚昂则告诉我们,他前几天研究过市区的监控分布,医院附近的十字路口连着两条老路,交通灯也一直没换过,那里根本没有安装监控。换句话说,梁子被劫的事情成了一个真正的悬案,我们没有任何途径知道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很多事情总是不会那么绝对,在梁子聊起了那对将他送到医院的夫妻时,事情又出现了转机。

    梁子说:“人家把我放在医院里以后,还给我交了医药费和住院费,我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他们就走了。唉,我现在就知道那个男的叫什么,但不知道怎么找他呀。”

    我随口问了一句:“他叫什么?”

    梁子:“伊庆平。”

    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很随意,但这三个字传到我耳朵里以后,我拿筷子的手却不由地颤了一下。

    梁子察觉到了我的异常,他看了看我的手,又看向了我的脸,问我:“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我将筷子放在餐桌上,舒了一口气,问梁子:“你那张铭牌上除了你的代号,还有没有别的信息?”

    梁子说:“没有啊,就是一个代号。”

    我又问他:“你的代号里,有没有包含你的生辰?”

    梁子摇头:“没有。有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呢?”

    我喝了一口水,压了压心中的躁气,说:“在赵德楷身边有一个很厉害的葬教术士,就叫伊庆平。”

    梁子刚把酒杯送到嘴边,听到我的话之后,又把酒杯重新放回了桌子上,他愣愣地看着我,过了好半天才说:“你是说,是赵德楷的人把我送到医院来的,可这是为什么呀?你不会也怀疑我通敌吧?”

    我冲他摆了摆手:“没怀疑过你。而且把你送进医院的伊庆平,也未必就是赵德楷身边的伊庆平。现在唯一让我不解的就是,那两个劫道的人,为什么要拿走你的铭牌呢?你那个铭牌是用特殊材料做的吗?值钱吗?”

    说到这,我向梁厚载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梁厚载则摊了摊手:“你别这样看我,信息量太少了,我也推测不出什么来。不过我觉得,梁子有可能是被赵德楷的人盯上了,这次劫走一个铭牌,只是一个警告,毕竟那个铭牌是用来认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