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3章 不平等的谈判
    闫晓天径直走向了一个正襟端坐的老人面前,这人的年纪看上去和老夫子相仿,一头华发,脸上的皱纹也是像黄土坡上的沟壑一样深邃,他的眼睛很小,同时又很深邃,总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

    闫晓天走到他面前,将身子躬成了九十度,依旧是恭恭敬敬地拱手:“二长老。”

    老人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说:“不敢当,你现在可是曹家的大救星、百乌山的大救星!我哪敢受你的礼啊。”

    这时候隐世长老开口了:“也是,老曹这个长老的头衔,其实是代理的,确实不应该受这么大的礼。”

    听到隐世长老的话之,老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隐世长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刚才隐世长老那番话,已经表明了他的力场。

    他是站在闫晓天这一边的。

    闫晓天听到隐世长老的话,就直起了身子,但还是朝老人拱了拱手:“曹二爷。”

    老人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隐士长老,又看了看一脸笑容的闫晓天,好半天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这时候,曹夫人也说话了:“老二,孩子跟你说话呢。”

    我现在已经看不出老人脸上的表情究竟表达了怎样一种心情了,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盯着曹夫人,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大嫂,怎么连你也……”

    曹夫人长出了一口浊气,对他说:“老二啊,这些年,我虽然插手家里头的事,但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大多是知道的。我也知道,你做了这么些事,是打心里为曹家好,可咱们不能为了曹家就让百乌山陷进泥巴地里,这是忘本。现在这关头,有人能以德报怨地帮咱们,咱们可不兴再以怨报德了。”

    曹二爷这时候伸出一只手,朝我这边点了点,对曹夫人说:“可这不仅是百乌山的事啊,大嫂,这孩子是守正一脉的人。咱们百乌山和守正一脉是什么样的关系,您应该很清楚吧?”

    隐世长老清了一下嗓子,开口道:“守正一脉和百乌山原本没有什么关系,是你们这些长老逼着百乌山和人家为敌的。你们为什么要让百乌山和寄魂庄为敌,这里头的道道,你我都清楚。这些年,你们尽给寄魂庄找麻烦了,可寄魂庄找过百乌山的麻烦么?”

    曹二爷说:“就在几年前,豫咸一脉的赵宗信还从百乌山门下挖过墙角,抢了本该入百乌山山门的弟子。”

    曹夫人:“还有这种事?他抢的是谁的弟子啊?”

    一听这话,曹二爷就开始打马虎眼了:“这我就不知道了。”

    他现在当然不会把“赵德楷”这个敏感的名字说出来。

    我就替他回应道:“曹二爷说的是我的师侄萧壬雅,她原本是赵德楷亲定的关门弟子。”

    曹夫人点了点头:“嗯,抢得好,还好没让这孩子到了赵德楷的手下,要不然,还指不定被他糟践成什么样呢。”

    她这是骂赵德楷,还是在骂闫晓天呢?要知道,闫晓天也是赵德楷的徒弟。

    闫晓天当然能听出曹夫人话里的意思,可他脸皮够厚,依旧面不改色,听到曹夫人的话之后,还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不管曹夫人这番话是不是在暗讽闫晓天,曹二爷都不能再说什么了,他应该也看出来了,不管是隐世长老还是曹夫人,都是明摆着偏袒我们这边的。

    曹二爷重新坐会了椅子上,盯着地面发起了呆。

    看样子,现在的情形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想。之前他大概还以为,就算曹家再怎么没落,他在面对闫晓天的时候,至少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他真的有这种想法,那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这么多年来,他们这些长老会的人为了控制百乌山,早就和老夫子撕破了脸皮。

    闫晓天现在就是回来讨债的,他救曹家,是为了百乌山的,可即便是这样,曹家该还的依旧要还。就算没有隐世长老和曹夫人,他也不会让曹二爷有机会他和讨价还价的,就像当初的老夫子没有资本与长老会讨价还价一样。

    曹二爷盯着地面,闫晓天却一直盯着他。

    隐世长老朝闫晓天挥了挥手:“晓天啊,抓紧时间办正事吧。”

    闫晓天恭敬地点头,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他昨天晚上就拟好的合同,并将那份合同递给了曹二爷。

    可曹二爷还在发着呆,完全没有留意到合同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而闫晓天也不着急催他,只是两手拿着合同,静静地站在一旁。

    过了大概一两分钟以后,曹夫人说话了:“老二,那份合同,你还是看一下吧。”

    曹二爷这才稍稍回过神来,接过了闫晓天给他的合同,他用很快的速度扫视着合同上的内容,一页一页地翻着。

    我也不知道闫晓天在这份所谓的合同上都写了什么,只知道那份合同很厚,曹二爷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长叹了一口气,头也不抬地问闫晓天:“有笔吗?”

    闫晓天立即从公文包里摸出一支中性笔,递给了曹二爷。

    曹二爷从头到尾没再多说一句废话,签好字之后,又从曹夫人那里接过了曹家的印章,在合同上压上的红印,在这之后,闫晓天也一样签字画押。

    签完合同,曹家的事就告一段落了,赵德楷费尽心机在当地建立的势力,也因为这一纸合同落入了闫晓天手里。

    隐世长老说,曹家还有一些家族内部的事情要处理,让我们先去忙自己的事。他这是帮曹夫人下逐客令了。

    既然人家都赶我们走了,我们也不能再厚着脸皮留下,况且,曹家现在确实还有一些族内的事要处理,别忘了,那几个少壮派的头目现在还被羁押着呢。

    从曹家走出来的时候,一直绷着一张假脸的闫晓天突然长出了一口气,他笑着拍了拍公文包,对我说:“说真的,我活这么大还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轻松呢。”

    我也笑了笑,梁厚载则在一旁说道:“估计你也只有今天轻松了,随着被你控制的氏族越来越多,后面的事也会越来越麻烦。顺便提一句,赵德楷在当地的势力,应该不仅仅是一个曹家这么简单吧,别忘了在你们那栋商务楼上还有个神迹训练班呢。”

    闫晓天顿时皱起了眉头:“神迹训练班?你怎么知道这么个地方?”

    梁厚载笑了:“刘尚昂连你家在哪都能搞清楚,难道我们还弄不清楚你公司附近都有些什么吗?曹家的事虽然解决了,可赵德楷在当地的势力还远远没有被你完全颠覆,你最好在一个小时以后联系一下曹夫人,让她告诉曹家人,先不要透露他们和你联手的事情。在表面上,他们还是要顺着赵德楷,赵德楷让他们做什么他们依旧照做,除了赵德楷让他们监视你的时候。”

    闫晓天想了想,问:“为什么要等一个小时以后?”

    梁厚载说:“因为在这一个小时里,曹夫人还在处理曹洪斌他们的事,这时候你最好不好联系她,一边被她的怒火牵连到。”

    闫晓天点了点头,又问:“可我没有曹夫人的电话呀。”

    刘尚昂:“我有。”

    闫晓天愣了一下,他的视线先是转移到了刘尚昂身边,又转移到梁厚载身上,最后他看向了我,自言自语地说了句:“我靠!”

    我也不明白他在感叹什么。

    之后闫晓天就带着我们上了他的车,之前忘了说,他那辆悍马此时已经换成了一辆廉价面包车,正好能容下我们这些人。

    当时见他开面包车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为了一次性载下这么多人特意换车,可后来我才知道,在和曹家签订了合同以后,他要预先支付数曹家数百万,所以他在回到当地以后,就立刻变卖了自己的悍马,又卖了当地的两处物业。而在那个时候,我们才刚启程来曹家。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闫晓天对我们的这种信任,实在是不可思议。

    我们上车以后,就一直这么干等着,虽然有心想去市医院看看梁子,可闫晓天也说了,医院那边有很多曹家的产业,梁厚载估计,现在曹家变天的事,那些远在市医院附近的曹家人还不知道,他们现在依然是赵德楷的眼线。

    梁厚载问闫晓天,医院那边都是些什么产业,曹家既然还有产业,为什么养不活自己呢?

    闫晓天说,曹家的好产业早在他们在赵德楷那里入股的时候就已经变卖抵押了,医院那边就是一个快餐店和几个小卖铺,这样的小产业根本养不活一个偌大的曹家。

    我们在车上等了一下小时之后,闫晓天给曹夫人打了电话,我们才知道梁厚载考虑到的事情,其实隐世长老和曹夫人也考虑到了,曹家现在不会和赵德楷公然翻脸,也不会透露他们和闫晓天联手的事。

    不过曹夫人也说到,经营那些小产业的曹家族人其实是无法和赵德楷直接联络的,他们不管见到什么、听到什么,都是先向曹洪斌这些人汇报,再经由曹洪斌等会告诉赵德楷。如今曹洪斌一伙已经被俘,我们也就不用担心行踪暴露了。

    曹夫人在电话里提到,他们在审问曹洪斌的时候,也得知了赵德楷想让曹洪斌盗取曹家传家宝的事,也知道伊庆平大概会在一个星期之内来曹家。

    家里如今有了隐世长老坐镇,曹夫人并不担心伊庆平登门,但她也说了,虽然不怕伊庆平,但只要他一登门,曹家和闫晓天联合的事情必然会透出风声,到时候,赵德楷就会加强对各氏族的控制,我们也就很难再对那些氏族下手了。

    所以,在这一个星期内,闫晓天必须用尽全力去笼络其他几个氏族,能多收服一个氏族,我们的底牌就能更多一些。而隐世长老也承诺了,他可以出面帮闫晓天去那些氏族说项。

    至此,百乌山各大氏族的事已和我们几个没有关系。

    闫晓天将我们送到了市医院门口,之后就借口有事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