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2章 一纸合约
    我看到了他,他也抬头望向了我。他冲我笑了笑,说:“明天就让曹家入股,我得先弄一份合同出来。”

    我说:“拟合同不需要我石师兄帮忙吗?”

    闫晓天:“我在网上跟他联系的。那什么,我不跟你们聊天了啊,冰箱里有吃的,你们饿了就吃点,困了的话,就在客厅将就一下吧,呃……咱们还有六个小时就该动身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看了一下表,已经是晚上两点半了,我们的确只剩下六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当时的我对隐世长老到底和闫晓天说了什么感到非常好奇,但见闫晓天那副盯着电脑飞快打字的样子,我也知道现在不是打扰他的时候,于是就招呼着大家先休息一下。

    闫晓天住的那间房子是他临时租的,可不管是房间里的摆设还是装修风格,都透着一股精致的味道,像旧家具、老家电这样东西,在他住的地方根本见到不到影,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包括冰箱里的那些食物,也全都是还没拆封的新鲜点心。

    我们吃了些东西,然后就靠在客厅里那个四米长的巨大沙发上休息,直到早上七点多的时候,闫晓天才把我们叫醒。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干净利落的西装,头发也打理得很好,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高档古龙水的味道。

    我瞪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忍不住问他:“你干嘛这是,要相亲去啊?”

    闫晓天就冲着我乐:“这不是要到曹家谈生意吗,那我怎么着也得有个体面的样子吧。”

    这时候梁厚载也坐了起来,在一旁问闫晓天:“昨天你那位师祖都跟你聊了些什么?”

    闫晓天撇了撇嘴:“师祖不让我把他昨天说的话透露给你们,其实吧,他也没说什么很重要的事,大体就是了解了一下咱们的计划,还有寄魂庄从我的生意里拿了多少好处。师祖还说……哟,不行,说着说着就说多了。”

    他大概是怕我们刨根问题,就扯开了话题:“对了,昨天回来的时候,我听老石说,梁子那边又出事了。”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立即问他:“梁子怎么了?”

    闫晓天说:“说是前天晚上,梁子在回家的时候碰上了两个劫道的,还因此受了伤,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梁子会被两个劫道的弄伤,还进了医院?这种事打死我都不信!就他那身手,七八个等闲大汉都近不了身,区区两个劫道没被他把骨头卸了就算好的了,怎么还能把他送到医院里去了。

    就听闫晓天接着说道:“梁子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身上不光有外伤,还有严重的酒精中毒症状。可梁子却说,他当天晚上根本没喝酒,而且他只大体记得自己被人劫了,却记不清被劫的具体细节。”

    我问闫晓天:“梁子住哪家医院?”

    闫晓天:“就在市医院住着呢,不过那片区域周围有好多曹家的产业,现在嘛,这些产业大多被控制在赵德楷手里,我建议还是等处理完曹家的事以后,你们再去找梁子。”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既然知道市医院附近有赵德楷的闫晓天,为什么还把梁子送过去?”

    闫晓天说:“不是我们送去的,是一对过路的夫妻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梁子,事发地点正好离市医院很近,他们就把梁子送过去了。唉,自从梁子出了事,我和老石都还没过去看过他,那个地段确实不方便活动。老石偶尔和梁子通一通电话吧,也说不了几句话,就怕被监听了。”

    梁厚载在一旁问他:“梁子既然是被劫,那他丢什么东西没有?”

    闫晓天:“我正想说这事呢。最怪的就是梁子身上的钱、证件都没丢,只丢了一个不锈钢的牌子,那是他当兵的时候留下的,对他来说有重要的纪念意义,但根本不值几个钱啊,对方拿这东西干什么呢?”

    我说:“是什么样的牌子?”

    闫晓天想了想,说:“应该是铭牌一类的东西吧,梁子在电话里也没说清楚。”

    话说到这里,闫晓天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又对我们说:“你们赶紧收拾收拾吧,咱们八点半出发去曹家,估计九点能准时到。”

    我回头看了眼挂钟,现在才七点一刻不到,我本来想说不着急,可又想到我们这么多人,闫晓天家里却只有一个卫生间,于是就赶紧叫醒了罗菲和仙儿,让她们两个先去洗漱,而我则和闫晓天一起出去买早餐。

    路上,我问闫晓天怎么处理的魏老头,闫晓天显得有些为难:“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处理他呢,只能先给他订个宾馆,让他先住下。他毕竟是百乌山的长老啊,我也不能真把他怎么样了。”

    我朝着街道口那边观望了一眼,发现有几个早点铺子,有卖油条的,也有一些其他的早点。我问闫晓天:“早上吃什么?”

    “随便吧,依着你们,”闫晓天简单地应了这么一句之后,又问我:“你说,我该怎么处理魏长老呢?”

    我冲他笑了笑:“趁你现在还能控制住他,给他也做一份合同,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让他签了。然后就想办法把他送回魏家。”

    闫晓天瞪大眼睛看着我:“送他回魏家?那不是放虎归山?再说他现在回到魏家不也是死路一条吗。”

    我说:“既然赵德楷想要弄死他,那就说明赵德楷无法越过这个魏老头去控制魏家。所以你别看这个魏老头表面上窝囊,他在魏家内部应该还是有绝对的控制权的。而且嘛,放虎归山这话也不合适,他和你签了合同,就是一只拔了爪子和牙的虎,可没有爪子和利齿的老虎还是老虎吗?那就是一只大猫而已。”

    闫晓天愣了好半天,突然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嘴上还很不爽地说着:“我还就不信了,为什么我就想不出来呢?不过我发现了,你这人果然就是一肚子坏水。”

    我冲着他乐:“我这点小伎俩还是跟梁厚载学的呢,你以后有什么事直接问他,他想得比我明白。对了,之前一直想问你,你住在这个地方,不怕被赵德楷的人监视吗?”

    闫晓天反问我:“你来的时候,留意到这附近有一片很老的平房了吗?”

    我想了想,点头。

    闫晓天:“你可别小看那些老房子,那地方可是原来的老市委家属院,我师……赵德楷除非是脑子有问题,才往这地方安插自己的眼线。你都不知道老市委大院里住的都是些什么人。”

    我笑了笑,说:“你也不简单嘛。”

    “你少来,”闫晓天赶紧朝我摆手:“我可没你和梁厚载那种心思,这地方是老石帮我租的。”

    来到早餐店聚集的地方,我果然看到很多老人正在摊位前买早点,从外表上,这些老头老太太们没有什么特别惹眼的地方,可他们说话时的语气和态度,却总是给人一种气场十足的感觉。

    我和闫晓天买完早点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八点整了,这时候仙儿和罗菲他们已经梳洗完毕,我就让他们先吃,我去卫生间将自己捯饬利索。

    九点,我们准时来到了曹家。

    此时的曹家大院里静得出奇,我们从正门进入曹家族楼的时候,两个看起来很年轻的曹家族人就站在门的两旁警戒着,可他们似乎一早就知道我们要来,并没有阻拦我们。

    我在前面领路,带着闫晓天来到了曹家大太太住的地方,刚到她家门口,我就听到屋子里有几个老人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同时说话的人很多,一时间也分辨不清现在说话的人都是谁,都说了什么。

    我抬起手,用力扣了两下门,正在说话的人同时停了下来,屋子里在一瞬间变得极静。

    片刻之后,一个稍显蹒跚的脚步声慢慢地靠近房门,门被敞开了,一个够搂着背的老人就站在门的另一侧,他斜着眼睛看我,问我是不是左有道。

    我说是,他点了点头,看似很不情愿地从门前让开,放我们进去。

    屋子里坐了很多人,曹夫人和隐世长老坐在正对门的位置,其他人则在他们的左右两侧摆开了椅子阵,一个挨一个地坐着。

    这些人大部分都上了年纪,即便是年轻一些的,看起来年纪也应该在五十岁上下。

    我们刚一进门,最靠近门的一个老者突然“霍”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闫晓天的鼻子怒吼:“闫晓天,你要毁掉我们曹家吗?”

    以为这样就能吓到闫晓天么?那他就错了,以我对闫晓天的了解,他虽然跟我们在一起的脾气很好,但这并不代表他怂,记得当初在河南对付黄大仙的时候,闫晓天还扮演了一次江湖骗子,也就是那一次,我发现闫晓天的心理素质其实是很强的。

    他面对着那个老人,先是恭恭敬敬地拱了拱手,然后开口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啊,您放心,我和赵德楷不一样,就算为了百乌山,我也不能毁了曹家呀。”

    老人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却说不话来,又缓缓地坐下了。

    我也是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闫晓天这家伙也是话里有话呀。他这话,其实可以换另一种说法:“你们曹家和赵德楷联手,是要毁了百乌山吗?我现在救你们,是为了百乌山,如果你们不肯合作,我完全可以放弃你们。”

    这一层意思只是我理解的,闫晓天话中的隐藏含义可能还不只这些。

    平时闫晓天挺直白的呀,怎么碰到了曹家的人,说话也变成了这样了呢,难道这就是百乌山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