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1章 密谈
    我百思不得其解,可老人也并不打算解释。

    和我简单地聊了两句之后,老人打算直接带着曹洪斌回百乌山找赵德楷兴师问罪去,他的举动立刻遭到了我们所有的制止。

    我告诉老人,如今的百乌山已经不是过去的百乌山了,在赵德楷身边,还多了一个叫伊庆平的人,据魏老头说这个人修为非常厉害,甚至能和阴兵抢道,还会一些我们从来没见过的邪门术法。

    刚开始的时候,老人固执地认为他是隐世长老,是持角人,无论如何,赵德楷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我就告诉他,赵德楷也许不敢把他怎么样,可那些葬教的人却没有这样的底线。无奈之下,我又将这些年和葬教交手的一些经过简单说了一下,提到了化外天师的事,也提到了那个惨死的刁书彬。

    听到我的这些陈述,老人似乎也认识到葬教的凶险,打消了自己的鲁莽念头。

    在我们的劝说下,老人最终和我们一起翻窗户回到了楼顶,又走经楼顶,回到了曹家大夫人的住处。

    老人家虽然修为厉害,但毕竟是上了年纪,让他翻楼顶确实是有些难为他了,还好刘尚昂带来了绳索,我们才得以用绳索将老人拉上楼顶,又用绳索吊着他,让他顺利进入了曹家大太太的家。

    而除了老人以外,还有一个人是被我们用绳索吊来吊去的,不用说,那个人当然就是曹洪斌,只不过我们在对待老人的时候,总是轻手轻脚,生怕他刮着蹭着,可对待曹洪斌的时候,则是五花大绑,该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一点也不客气。

    等他被运到大太太家里的时候,光是脑门上就多了五六处淤青。

    当老夫人发现跟在我们身边老人就是隐世长老时,也吃了一惊,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将隐世长老客客气气地接近了屋里,泡了茶,却少了那一份应有的寒暄。

    而我们几个也没有耽搁太多的时间,从曹洪斌嘴里问出了少壮派的几个主谋之后,就趁着深夜展开了行动。

    曹家的少壮派分了四个支系,曹洪斌是最大的一系,另外还有曹忠正、曹洪礼和曹开阳这三系,这里面曹忠正的资格是最老的,论辈分,他和曹家大太太应该算是同辈人,可因为他生得晚,没赶上曹家老一代分权,也沦落成了无权无势的少壮派。

    其实我刚听到“少壮派”这个名词的时候,以为其成员都是一些年轻人,可曹洪斌已经年仅四十,曹忠正年纪五十,曹洪礼四十出头,只有曹开阳是个年纪不到三十的后生。

    到这时候我才明白,所谓的少壮派,其实就是一群在家族里没有充足的话语权、整天无所事事,以至于精力无处发泄的人。

    我们的任务是将这几个人全部控制住,而老夫人则负责和家族里那些原已被架空的老人们联络,说服他们和闫晓天合作。

    在抓住曹洪斌之后,我们又相继从族楼上找到了曹忠正和曹洪礼,这两个人不管是功夫还是修为都比曹洪斌差了一大截,除了他们住的地方出入稍微有些困难之外,抓捕起来几乎没有任何难度。

    最后,我们潜入了曹开阳的住处,可他家里面竟然没人。我们一直等到半夜一点多钟,他才醉醺醺地回来,直到我们将他捆成粽子送进老夫人家中的时候,他的酒劲都还没退去,一直昏睡不醒。

    我们这边控制住了少壮派的几个头目,可老夫人那边还没有说通族里的老人们。

    她手里握着电话,显得有些无奈,而我们几个就坐在屋子里,谁也没有多说话。毕竟像这样的事情,我们的确插不上嘴,也帮不上忙。

    这时候,隐世长老端起了茶杯,先是抿了一口凉茶,然后对老夫人说:“曹家夫人,有件事,我想问一问。”

    老夫人对于这位隐世长老也是非常恭敬的:“请长老指教。”

    长老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如今,曹家的族老还是当初的族老们吗?”

    老夫人点头:“自从家夫失踪了以后,曹家的族老就没再换过,还是当初那些人呐。”

    长老也跟着点了点头:“是这样啊。那这些老人们应该还都认得我。这样吧,曹家的族老,还是由我去说项,不管怎么说,他们多少会卖我一个面子。”

    老夫人笑了:“如果长老肯出马,肯定是万无一失……”

    长老摆了摆手,打断了老夫人,而后又转向了我:“想让我出马,可以,但有一个前提,我要先和闫晓天见个面。等我弄清楚了这小子究竟想干什么,才能决定帮不帮他。”

    我沉思了一下,点头:“好。”

    我能感觉出来,不管是曹家大夫人还是隐世长老,都把闫晓天和赵德楷的斗争看成了一场单纯的两权相争。

    闫晓天和赵德楷的斗争,固然涉及到了掌派之位的争夺,可我记得很清楚,当初我刚认识闫晓天的时候,他对赵德楷还是非常敬重的,如果不是后来百乌山几乎因为赵德楷的利欲熏心而即将被毁于一旦,以闫晓天的性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直接和赵德楷翻脸的。

    而就在他刚刚开始和寄魂庄联手做生意的时候,还怀着巨大的侥幸心理,期望赵德楷能回心转意。

    所以我说,如果只把闫晓天现在做的事当成他和赵德楷之间的权利斗争,那是因为不了解闫晓天为人。

    不过像这些事,我就算说出来,曹夫人和隐士长老恐怕也不愿意相信,在他们眼里,权利斗争就是权利斗争,什么心系百乌山,什么迫不得已,那都是屁话。

    在曹夫人的引领下,我们几个和隐世长老一起离开了曹家族楼,经过族楼和煤场之间的小路,回到了我们存放自行车的地方。

    这种山地车后面是不带车架的,没办法带人,我们也不能让隐世长老走着吧,而且以目前市里的状况,打出租车,说不定司机就是赵德楷的人。让闫晓天来接?赵德楷的眼线遍布全程,他只要靠近了曹家族楼所在的这片区域,估计赵德楷很快就会知道,同时也会怀疑曹家出事了。

    没办法,最后还是刘尚昂给老翟打了电话,麻烦他过来接我们一下。

    当时老翟已经睡觉了,可接到刘尚昂的电话以后,还是二话没说就开着车来接我们了。

    因为担心闫晓天的手机受到监听,我们没有提前联系他,而是让老翟直接将车开到了闫晓天的住处。

    早在几天前刘尚昂就弄到了闫晓天详细地址,但闫晓天对此并不知情。

    当我敲响闫晓天的家门时,等了没多久门的另一侧就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闫晓天的脸从门缝里露了出来。

    之前我还一直担心他不在家。

    他原本也已经睡了,来开门的时候还穿着睡衣睡裤,他一只手拉着门把手,另一只手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问我这么晚来找他干什么。

    这时隐世长老从我身后走了出来,和闫晓天照了个面。

    刚开始的时候,闫晓天似乎没反应过来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可过了一小会之后,他那张充满慵懒的脸上就呈现出了一副快要惊掉下巴的表情。

    闫晓天又想惊呼,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低声喊道:“师祖?您怎么来了?”

    百乌山的隐世长老是闫晓天的师祖?之前怎么没听人提过呢。

    我记得老夫子和赵德楷是师兄弟来着,换句话说,眼前这个老人,就是老夫子和赵德楷的师父了。

    说完话,闫晓天又看了看我,连着抛出了两个问题:“你们怎么找到我师祖的?你们怎么知道我住在这?”

    没等我回应,隐世长老就拍了拍闫晓天的肩膀,说:“有些事我想问问你。”

    闫晓天赶紧把门敞到了最大,恭恭敬敬地请隐世长老进屋。

    我原本也想跟着进去,可隐世长老前脚刚跨过门槛就转过头来对我说:“我想和晓天单独聊聊。”

    我笑着点了点头,留在了原地。

    他进去以后就关上了门,至于后来他和闫晓天聊了什么,我们几个就完全不清楚了,就连听力超群的刘尚昂也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

    半个小时以后,隐世长老一个人从闫晓天家里走了出来,他一出门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过了很长时间才开口问我:“都是你们几个想出来的?”

    我没能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啊?”了一声。

    隐世长老又说道:“让闫晓天在外面做产业,是你们几个的想出来的?柴宗远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我说:“刚开始确实是不知情的,不过在闫晓天建起第一个产业之前,我就讲详情告诉师父了。再说了,如果没有师父的首肯,我那些师兄也不敢擅自给闫晓天提供帮助啊。”

    隐世长老听着我的话,一双眼睛依旧紧紧地盯着我,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他才重重地叹了口气,朝着楼下走去了。

    我试图跟上他,可他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之后,就头也不回地扬了扬手,说:“不用跟着我了。曹家那边,我会打好招呼,明天早上九点,你们准时来曹家收尾吧。”

    收尾?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发现,和百乌山的这些老人打交道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他们总是什么话都不愿意说透,有时候又话里有话,让人难以猜透。

    隐世长老走了以后,我们几个才进了闫晓天的家门,此时的闫晓天并不在客厅里,我走到了客厅西南角的书房门口,就看到他正坐在电脑前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