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8章 做贼心虚
    我先是点了点头,又转身去问罗菲和仙儿:“你们两个没问题吧。”

    罗菲和仙儿同时点了点头。

    我又问老夫人:“曹洪斌家有几口人?他应该已经成家了吧?”

    老夫人说:“他成什么家呀,他就是想成,就他那副德行,谁愿意跟着他过?他家里头啊,平时就他一个人,不过他那些小弟有可能会到他家里头做客。”

    说到“小弟”这两个字的时候,老夫人下意识地朝屋子外面看了一眼。

    我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晚饭点快要过去了。刘尚昂远远地看着我,眼神中带着询问的色彩,我则朝他扬了一下下巴:“走,去找曹洪斌。”

    刘尚昂很干脆地“诶”了一声,然后就猛蹬一下窗沿,蹭的一下就窜上了楼顶,在他之后,梁厚载也跟着窜了上去。

    我担心罗菲和仙儿上不去,就站在窗口上等着,也不说扶她们,也不说担心,先这么看着,如果她们需要我帮忙,我再上手。

    可两个姑娘根本就不需要我,仙儿的身子轻,速度又快,她冲到窗户边的时候,我就看到她的身影一闪,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她就已经登上楼顶了。

    罗菲没有仙儿那么轻便,但她也是从小练功,爬上窗沿以后,猛力一跳,又借着惯性在墙上蹬了两脚,身子在控制快速舒展,双手正好扒住楼顶边缘,紧接着,她又在墙壁上踩了两步,翻上了楼顶。这一套动作看得我眼花缭乱,但罗菲做出来却又是行云流水,我估计她小时候也没少干过这种爬墙上树的事。

    见所有人都上去了,我也爬上了窗户,可就在这时候,老夫人突然对我说:“后生,在你走之前,有句话,老婆子我得嘱咐你一句,如果你等会敌不过那个曹洪斌,被他给擒住了,你可别说是我让你去的。”

    我冲着老夫人笑了笑,说:“老夫人,您想多了,如果我被抓住我,怎么可能……不把您供出来呢。到时候我就说,我们就是您派来对付曹洪斌的,是您看他不顺眼,想借我们的手除掉他。”

    老夫人霍的一下从座位上坐了起来,她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却不说话。

    我接着对她说:“自打您将我们带进曹家族楼开始,咱们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要么一起活,要么,就一起死。我知道,您不是不想帮我们,只是在犹豫,您是觉得,闫晓天和赵德楷是两强相争,不管谁赢,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你们曹家。可现在曹家可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了,有些事,您还是得早做打算啊。”

    老夫人慢慢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盯着我看了半天。

    片刻之后,她又慢慢地坐回了座位上,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嗯……不愧是柴宗远的徒弟。”

    说完,她头也不抬地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离开,而我也没再多言语,使出八步神行的步法,蹿上了楼顶。

    此时刘尚昂已经找好了曹洪斌家所在的位置,我刚上楼顶,就看见他站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指了指地下,又朝我招招手。

    他的意思是,曹洪斌家就在他的脚下。

    我轻手轻脚地凑过去之后,刘尚昂又快步跑到楼顶边缘,指了指他自己的脚腕,又指了指下方的窗户。

    我点了点头,抓住他的脚踝,将他倒提了起来,让他以倒吊的姿势接近楼沿下方那扇窗户。

    刘尚昂对着窗户的把手摆弄了一小会,他撬开了窗户上的锁,慢慢将那扇窗户拉开,知道窗户完全展开了,刘尚昂才朝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我稍一抖胳膊,同时松开双手,刘尚昂借势钻进了窗口,他落地的时候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接下来,我也扒着楼顶的边缘荡进了窗口,我落地的时候已经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了,无奈体重太大,就算再怎么缓冲,双脚和地面接触的时候,还是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我以为我就要暴露了,可等了很久,屋子里也没有什么动静。

    梁厚载也是在楼顶上等待了片刻之后才下来的,在他之后,仙儿也罗菲也通过窗口进了阳台。

    不算特别宽敞的阳台上一下出现了五个陌生人,可这间屋子的主人却丝毫没有察觉,更何况我进来的时候还弄出了不小的声响。

    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这时候,刘尚昂做出了潜伏前进的手势,同时对我说:“有人在说话。”

    我的听力比不上刘尚昂,此时完全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刘尚昂也没再说什么,弯着腰,刻意压低脚步声,慢慢走进了屋子,我就紧跟在他身后。

    曹洪斌的家的客厅里亮着灯,餐桌上还有冒着热气的饭菜,刚才应该还有人坐在桌前吃饭,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吃饭的人急慌慌的离开了,连筷子都掉落在了地上。

    也就在我们进入客厅的时候,我也听到有人在说话了。

    说话声来自我身旁的一间屋子,这间屋的屋门紧闭,里面也没有开灯,可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我和刘尚昂对视了一眼,之后就一起凑近了那扇门,竖着耳朵倾听里面的声音。

    我几乎是将耳朵完全贴在门上了,才总算是听清了屋里人如蚊子一样轻微的声音。

    那是一个虽然被刻意压低,但依然显得浑厚的声音:“现在老太太死活不肯离开那间屋,我真的是没办法呀,再宽限我一段时间,我一定把东西弄到手。”

    接着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做出了回应:“这已经是第五个月了,如果教主的耐心被你给小磨光了,咱们都没有好果子吃!曹洪斌,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再说最后一遍,这一个星期,就是你最后的期限!”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发虚、发飘,应该是从电话的传音筒里传出来的,而且,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应该就是赵德楷的声音。

    而此时正在和赵德楷通电话的人,看样子就是曹洪斌了。

    就听曹洪斌有说道:“大长老啊,你这是要我的命啊!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曹家的情况,老太太的东西,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拿呀。再说了,不就是一个老物件吗,又不值几个钱,教主要那玩意儿干什么呀。”

    “放肆!”电话另一端的赵德楷咆哮道:“教主的事也是你能过问的吗?曹洪斌,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曹洪斌好像被赵德楷的话吓到了,半天没说话。

    之后又听赵德楷在电话另一头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再拿不到东西,伊庆平就会去曹家找你,到了那时候,就说什么都晚了。”

    他说完这番话以后似乎是挂了电话,曹洪斌在此之后很久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而我也没再听到赵德楷的声音。

    不过是跟赵德楷打一通电话,曹洪斌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呢,不但把自己锁在屋子里,说话声音还压得这么低,生怕被人听到似的,可在他家里,也没有其他人了呀。

    我心里正奇怪,屋子里就传来了曹洪斌的脚步声,他走的很慢,步伐也很重,似乎精神状态并不好。

    直到这阵脚步声快接近门口了,我才沉了沉气,站直了身子。

    一秒钟之后,屋门被打开了,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完全没有想到门口有人,在看见我的刹那间被吓了一跳,浑身上下猛地一颤。

    而就在他打颤的这一瞬间,我已经伸出手,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后颈上猛力一按,他完全没有任何反抗,当场昏了过去。

    刘尚昂看着倒在地上的曹洪斌,咂了咂舌:“老太太不是说他不好对付吗,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搞定了?”

    我笑了笑,对刘尚昂说:“捆结实了,等会我有些事情要问他。”

    刘尚昂立即从背包里拿出了绳索,将曹洪斌好一顿五花大绑。

    借着这个空当,我朝曹洪斌刚才待过的那间屋里瞅了瞅,那就是一间普通的卧室,除了床铺和一些简单的摆设,也没有什么特别东西。

    在捆绑曹洪斌的时候,刘尚昂就已经搜了他的身,确定他身上没有藏刀片一类能暗中割断绳子的东西,捆绑的时候又特意用绳子固定了曹洪斌十根手指和各处关节,直到确保他就算用上缩骨功也无法逃脱了,刘尚昂才将他扔在沙发上。

    梁厚载端来了一盆冷水,霍的一下全泼在了曹洪斌的头上,把沙发也打湿了一大片。

    曹洪斌打了个激灵,缓缓地睁开了眼。

    他刚醒过来,人还有些恍惚,他的视线在我们的脸上挨个扫过,表情只是稍显疑惑。

    可过了片刻之后,他就睁大了眼睛,表情也变得紧张起来,这时候他扭动了一下身子,发现自己正被捆绑着,脸上的紧张立即变成了极度的惊恐。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我们的俘虏。

    我抽出青钢剑,在灯光下晃了晃青钢剑乌黑透亮的剑身,然后对曹洪斌说:“这把剑,听说能吹毛短发,不知道砍在人身上,会是怎么的感觉呢?”

    曹洪斌的脸刷一下变得惨白,我盯着我,嘴唇快速颤抖着说:“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我说:“你不用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只要明白的一件事就行,那就是我们这次来找你,是有些事情要请你帮忙的。”

    一听说我们是来找他帮忙的,他好像松了口气:“唉,原来是找我帮忙啊,那你们也不用捆着我吧,有什么话都好说,都好说。”

    我就冲着他笑:“当然得捆着你了,不然我等会在你身上动刀,你肯定要乱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