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5章 曹老夫人
    这时候梁厚载也翻墙进来了,他也看到了那个人从推土机上走下来的一幕,立即对我说:“他是开推土机的司机,下班之前肯定要交还车钥匙的。”

    我点了点头,示意梁厚载安静。

    直到那个司机离开棚屋以后,刘尚昂和罗菲才先后来到了我身边,仙儿因为要负责把风,所以是最后一个进来的。

    梁厚载想到棚屋那边看看,我摇了摇头,示意他再等等。

    我一直等到煤场里的灯全部都熄灭了,远方传来了铁门被拉动的声音,才快速朝棚屋那边俯冲过去。

    我想,刚才那个司机应该就是将钥匙放在了棚屋里吧。

    在我俯冲的时候,梁厚载他们全都跟在我身后,几个人同时行动,目标大,很容易被发现,好在这一路上也没什么人,一直到我们几个全都凑在了棚屋门外,也没有出现什么状况。

    我先是将脸贴在门上,听了听棚屋里的动静,里面很安静,应该没人,而刘尚昂此时也冲着我点了点头。

    我沉了沉气,试着转动了一下门把手,没想到这扇门竟然是虚掩着的,被我轻轻一碰就敞开了。

    可就在开门的一瞬间,我的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银光,我本来就是神经紧绷、手握着青钢剑的剑柄,这道光芒刚一出现我就用最快的速度抽出了青钢剑,向前一挡。

    某个非常坚硬的东西和青钢剑撞在了一处,发出“当”的一声脆响,同时传来的还有一股很强的冲击力,我握着青钢剑的虎口都有些微微发麻。

    由于屋子里很黑,场院里也熄了灯,我也没看清楚刚才朝我袭来的到底是什么,但我在起剑格挡的时候已经快速退了一步,提防着门里的动静。

    梁厚载和刘尚昂也变得紧张起来,他们两个分立在门的两侧,也是全神戒备地关注着屋里的动静。

    可经历了刚才的袭击之后,屋子里却突然安静了下来,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我朝仙儿使了个眼色,仙儿立即会意,她快速取出的狐火灯笼,顺着门缝将灯笼扔进了屋。

    幽绿色的火光立刻驱散了屋子里的黑暗,接着这样的火光,我才看到屋子里站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妇人,此时她正冷冷地盯着门外的我们,在她手上,还拿着一对……一对吴钩!

    我立刻就猜出了老妇人的身份,但还没来得开口说话,她就挥动着一对吴钩朝我攻了过来。

    听魏老头说,曹家大夫人年轻的时候功夫了得,我还以为他的意思是大夫人上了年纪以后,已经不复往日风采,可现在我才发现自己错了,大多特错!

    老夫人虽然上了年纪,可出手的速度依然十分迅捷,而且两只吴钩被她挥动起来以后,竟然是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朝我划了过来,左手吴钩攻上三路,右手吴钩攻得是我的下盘。

    其实这样的攻势我是能挡住的,但碍于对方应该就是我要找的曹家大夫人,我又怕出剑力道太大伤到老人,只能先用剑挡了一下她左手上的吴钩,同时快速后退,避开她的攻击范围。

    她同时出手,两支吴钩又同时落空,我退出三米多远之后,赶紧开口说话:“是曹家大夫人吗?”

    老夫人倒持着吴钩,远远地蹬着我,但又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恨恨地对我说:“你们是赵德楷请来杀我的吧?哼,小伙子,你可别小看我这一把老骨头,你想动我,也得有那个本事!”

    趁着说话的空当,我赶紧收起了青钢剑,显示出我没有敌意。

    老夫人见我收起了武器,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疑惑。

    我远远对着她说:“我们不是赵德楷的人,我们这次来,是受了百乌山掌派的委托。”

    在这种情形下,我只能说是受老夫子的委托来找她的了。

    老夫人眼神中的那股狠劲消散了几分,但她依旧用警惕的目光盯着我,一句话都不说。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老夫子之前交给我的书信,像投掷灵符一样扔向了老夫人,老夫人伸手接住,我才开口说道:“这是掌派前辈托我带来的书信,他说您认得他的笔迹。”

    老夫人先是警惕地看了我一会,之后就退回了屋子,关上了门。

    我知道,她是怕我们会在她看信的时候偷袭她,才将我们挡在门外的。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吧,屋子里才传来了老夫人的声音:“都进来吧。”

    我这才长舒了一口起,带头推门进屋。

    此时老夫人已经点着了屋里的电灯,而仙儿在进屋的时候就快速收起了她的狐火灯笼。

    在稍显昏黄的灯光映衬下,老夫人那双细长的眼睛里依旧透着一股威严,这种威严和我师父的不一样,我师父的威严是十分冷峻、十分让人惧怕的,可老夫人眼神中的这种威严,却让人莫名的安心。

    可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眼神,只看她那头白花花的头发和和蔼的神态,我可能会把她当成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慈祥老太太。

    对,她的神态就是很和蔼的,刚才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子戾气几乎散尽了。我也不知道老夫子的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竟能让老夫人这么快就接纳了我们。

    老夫人盯着我看了一会,笑着说:“你就是柴宗远的徒弟,还真是有些像。你师父是个真英雄,想必徒弟也差不到哪去。”

    说完,她又转向了梁厚载:“你是李良的弟子啊,呵呵,这眉清目秀的,怎么跟个姑娘似的。也不知道李良是基了多大的德行,能受到这么个徒弟,就他那副浪荡样,我还以为他们那一脉的传承,要在他那里失传了呢。”

    说着说着,老夫人又将话头引到了罗菲身上:“哟,这是罗家的姑娘吧,你不认得我,可我年轻的时候啊,和罗老汉可是熟着呢。呵呵,你刚上小学那会,我还去你们罗家做过客,见过你呢。年头久了,估计你也记不得了。”

    最后,她的视线才放在了仙儿那边:“这个小丫头,好面相啊,可这样的面相,嗯,不像是凡间该有的。要是老婆子我没猜错的话,你,不是个凡人吧。”

    仙儿朝着老夫人眨了眨眼:“你真是好眼力啊,不过你可别叫我小丫头,真论年龄,我比你大好几十轮呢。”

    老夫人顿时就笑了:“你虽然年纪大了,可天天和这几个小毛孩子混在一起,还敢说自己不是小丫头?”

    仙儿显得有点疑惑:“你怎么知道我天天跟他们混在一起的?”

    老夫人看了看仙儿,又看了看我,最后对仙儿说:“老婆子活了这么多年,干饭也不是白吃的。像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没人比我看得透。”

    说完这些,老夫子长出了一口气:“说说吧,你们几个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我说:“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对付赵德楷的。我听说赵德楷接手了曹家的势力,还在城区一带搞了个邪教。”

    老夫人冷冷地笑了笑:“他何止是在城区一带搞了邪教,现如今,赵德楷的爪牙,已经遍布了陕北、关中,在这两个地界上,可是都有他的教众呢。”

    咦?老夫子和魏老头不是说,曹家大夫人这些年要么是寻找老家主的下落,要么就是在家吃斋念佛,很少关心其他的事情,可她怎么连这件事都知道呢?

    老夫人的眼神确实很毒辣,我只是在脑子里想了想这些,嘴上慢了半拍没接她的话茬,她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就听老夫人说道:“呵呵,外面的人是不是都说我老了,耳朵不灵光,眼睛也花了,听不到外面的事,也辨不出忠奸了?”

    面对这样的老人,最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如果说话的时候藏着掖着,瞬间就会被识破。

    所以我也不打算隐瞒什么了,很诚实地点了点头,说:“外面的人都说,老夫人已经很少理会外面的事了,所以我以为,您对赵德楷的情况已经了解不多。”

    老夫人笑了笑,扯开了话题:“你说说,你想怎么对付赵德楷?”

    我说:“对付他的办法有很多,但首先要做的,是尽量剪除赵德楷的羽翼,防止他继续坐大。”

    老夫人:“那你想怎么剪除他的羽翼呢?”

    我:“让百乌山各大世家收回家族的管理权,脱离赵德楷的控制。”

    听我这么说,老夫人就笑了:“说得好,可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小家伙,你知道赵德楷是如何控制住百乌山的这些个大氏族么,是用钱,用我们这些氏族赖以生存的本命钱。在当下,哪个氏族只要脱离了赵德楷,就没饭吃,尤其是曹家这样的小氏族,只要赵德楷不给曹家人拨款,曹家人就要挨饿。饭都吃不饱了,怎么和赵德楷斗?呵呵,掌派在信上说,你是百乌山的希望,可你这样一个半大孩子能干什么呢?他看走了眼,让你来找我,可曹家现在离不开赵德楷,你找我,也是找错人了。”

    我说:“其实,能养活曹家的,不只是赵德楷,闫晓天也可以。”

    老夫人皱了皱眉头,盯着我的眼睛问:“这话是怎么说的?”

    我捋了捋思路,将闫晓天在外面做生意的一些情况,以及目前可以放空股让曹家入驻,甚至预支一部分资金,让曹家先撑过最困难的这段时期等等,都详细地告诉了老夫人。

    在我说话的时候,老夫人一直盯着我,直到我说完了,她才问我:“闫晓天有这么大的本事?”

    我笑了笑:“闫晓天的本事大着呢,只不过平时不彰显。”

    老夫人也笑了:“闫晓天那孩子我是亲眼看着长大的,他可做不出这么大的手笔。倒是你这孩子,年纪轻轻,城府可不浅啊,闫晓天能做下这么大的买卖,你也出了不少力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