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3章 六小时车程
    这时候闫晓天开口说话了:“有道,三长老心脏不好,你别吓着他了。”

    他说这句话当然不是真的关心魏老头,完全就是在调侃。

    我没有回应闫晓天,只是将青钢剑收回了剑鞘,然后对魏老头说:“说吧,跟我们说说赵德楷的情况。我想想,从这里到达目的地,应该有五六个小时的车程吧。如果我发现你中途没话说了,或者你的话里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你一样要下车。好了,开始吧。”

    我说完话以后,魏老头就这么怔怔地盯着我,那眼神,活脱脱见到了恶鬼一样。

    见他半天没说话,我就做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再次伸手去拉动门把手。

    魏老头被吓坏了,他连忙伸手挡了我一下,然后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其实老夫子对赵德楷的调查已经非常彻底了,魏老头提供给我们的信息,有很大一部分和老夫子的调查结果是重合的。

    但有这么几件事,是老夫子没有调查到的。

    魏老头说,赵德楷其实在十年前就成立了一个叫做“天明坛”的小型团体,当初这个小团体刚成立的时候,其实是用来做道术交流的,那时候的赵德楷还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他建立这个团体,完全是为了结交一些行当上的朋友,为百乌山扩一扩人脉。

    这个小团体最初的成员就是赵德楷和蒋斌两个人,随着后来的发展,小团体变成了大团体,大团体又变成了一个教派,而在五年前,随着狄广通的加入,赵德楷的教派才开始大量收纳行当外的人,也正是从那一年开始,赵德楷的野心开始膨胀了。

    之前老夫子说,赵德楷身边有两大帮手,一个是狄广通,一个是蒋斌。

    可魏老头说,狄广通和蒋斌这两个人算不上是赵德楷的帮手,三个人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赵德楷真正的帮手,是一个叫伊庆平的人,这个人在行当里名声不显,但能耐非常大。魏老头说,自从他出生以来,只见过两个人能和阴兵抢路,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他口中的伊庆平。

    我能做到这一点,说白了还是托了黑水尸棺的福,不完全是靠自身修为。如果伊庆平身上没有这样的辟邪圣物,完全靠自身实力和阴兵抢路,那他的修为绝对不是当时的我所能比拟的。

    魏老头说,伊庆平不但修为厉害,而且还会很多见都没见过的邪门术法。他甚至能夺人寿元,在一息之间就能让一个少年变成耄耋老人。

    我问魏老头是不是中过伊庆平的术,魏老头点头承认了,但他也说,由于他们魏家人的体质比较特殊,所以他受到的影响不大。

    除了伊庆平,赵德楷这两年能混得风生水起,还因为他得到了一件宝物,魏老头也没见过那件宝物,只是说那是一个阴气非常足的东西。

    我推测,赵德楷的宝物,应该就是我曾在百乌山发现的那颗阴玉。

    当初我担心赵德楷发现阴玉被盗走,加上他将阴玉放在那样一个破烂的仓库里,我以为阴玉对他来说意义不大,后来又千方百计将阴玉交给闫晓天,让他放回仓库里。

    可此时听到魏老头的话,我却有些后悔了。

    好几个小时的车程里,魏老头一直在不断地说话,到最后一个小时路程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不断重复之前说过的那些信息,我知道,他已经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我们。

    我问他,对曹家的情况了解多少。

    魏老头说,曹家算是长老会各氏族里最奇怪的一支,其他氏族都是由家主来做长老的位子,可曹家的长老席位,却是由二当家来坐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曹家的家主在十年前就失踪了,至今杳无音讯。

    现在曹家的二当家虽说管理着曹家上上下下的所有事物,可从规矩上来讲,他是不应该当家的,在选出曹家下一任家主之前,曹家的事情,应该由大太太,也就是老家主的结发妻来管理。

    只不过这些年曹家大太太一直在寻找老家主的下落,对曹家的事并不上心。

    我于是又问起了曹家大太太的情况。

    魏老头说,曹家大太太今年八十多岁,早年也是当地豪强家的女儿,年轻的时候功夫厉害得很,那时候她用一对吴钩,表面上看只不过是个身板瘦小的姑娘,可真打起来,七八个练家子一起上都近不了她的身。

    现在大太太的年纪虽然大了,可性子多少年都没变过,依旧是女中豪杰,在曹家说话极有分量。

    这些年,曹家之所以一直没有选出下一任家主来,也是因为太大大一直坚信老家主还活着,虽说选家主是曹家各族族老的事,和大太太本身没有太大的关系,可只要她不松口,谁也不敢造次。

    另外,魏老头也说,曹家大太太虽然年轻的时候好勇斗狠,但又是个知书达理、能识大体的人,就连百乌山上下的一些老人,对于这个女人也十分敬重。

    对于这一点,魏老头和老夫子说的差不多,老夫子也曾说过,之所以让我去找曹家大太太,就是因为这位大太太是个能以大局为重的人。

    我问魏老头该怎么进入曹家,魏老头就显得有些为难了,他说虽然这些氏族都靠在百乌山名下,但家族内部都不受百乌山的管辖,所以嘛,各家都有各家的规矩,他不了解曹家是什么规矩,当然人也不清楚如何进曹家的门。

    我就问他:“难道你以前没有去过曹家?”

    魏老头大概是怕我把他扔下车去,显得有点战战兢兢的:“去过是去过,可那都是曹家人请我去的。在平时,我们这些氏族之间是从来不走动的。”

    其实从魏老头的话语中我就听出来了,曹家的大门,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进啊。

    我想了想,又问他:“你知道曹家在哪吗?大太太的寝室在曹家的什么位置?”

    一般提到“世家”、“氏族”这样的词汇时,我总觉得他们居住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宅院,门口挂一个牌匾,上面写着“某宅”或者“某府”,门口镇两座石狮子,入门就是一口天井,两侧是厢房,正面是大堂,宅子末尾还有后门后院,三进三出。

    可魏老头却说不是这么回事,现在这年头哪还有那种宅子啊,就算有也成了文物被保护起来了,他们这些家族里的族人确实是住在一起的,但住的都是公寓楼。

    比较有钱的氏族会自己买地皮,建楼盘,留下其中一座楼房供自己家族使用,经济实力差一些的,就只能买别人建好的楼房了,而且地段和位置都不会太好。

    在他们这些氏族里,管这样的楼叫做“族楼”。

    老曹家的族楼就在市郊的一个煤厂附近,那栋楼是老家主失踪以后才购置下来的,小产权,整个小区里就那么一栋楼,五个单元,里面住的全是曹家的人。

    由于整个小区都是他们曹家的,他们就干脆自己干起了物业,大门都是找自家子弟看守的。

    魏老头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在提醒我,魏家的大门并不是说进就能进去的。

    我问了他这么多曹家的事,他大概也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我又问了他一次,曹家大太太住在小区的什么位置,魏老头说,按照曹家的规矩,大太太的房子一定是在顶楼的,不过大太太因为年纪大了,上下楼不方便,他上次去的时候,发现大太太所在的那个单元被改建过,装了电梯。

    曹家的小产权楼房都是六层封顶,原本是没有电梯的。

    魏老头说,只要我找到了带电梯的单元,就能找到大太太了。

    我心中疑惑,就问他,难道还不记得上次去的是那个单元了吗?

    魏老头显得有点尴尬:“按照曹家人的规矩,我进入那个单元门之前,一直是蒙着眼的。要不是离开曹家的时候我多留了一个心眼,朝着楼道窗户外面瞄了一眼,我都不知道老曹家附近还有一个煤场。”

    看样子,在百乌山的各大氏族之间,也是互相提防啊。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这时候车还没停下,魏老头不间断地说了好几个小时的话,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了,他见我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也不再说话了。

    但我能感觉到他一直用很警惕的眼神看着我,如果我这时候看向他,他估计又要乖乖地张口说话了。

    我没再理他,虽然他对我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但我也不能真的把他推下车去不是。

    不过在和这位百乌山三长老接触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越发觉得,如果每一个长老都像他这样贪生怕死、欺软怕硬,而又贪得无厌,就算没有赵德楷,百乌山一样要完蛋。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闫晓天将车开到了公司所在的那座城市。

    进城的时候,整整一路没有说话的闫晓天从后视镜里看了魏老头一眼,问道:“三长老,你是打算跟着我们呢,还是去别的地方?你要是去别地的话,我送你一程。”

    魏老头现在也明白了,闫晓天看似对他恭敬,可事实上和我是一伙的,他赶紧朝着闫晓天摆手:“别别别,可别把我一个人扔下啊。我现在……我现在已经无处可去了,赵德楷还在到处找我呢!”

    闫晓天扬了一下眉毛:“您咋就没地方可去了呢,偌大的魏家,还不都是你一个人的?”

    听到这句话,魏老头竟然罕见地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但他只是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后视镜中映出了闫晓天的眼睛,他的眼神竟也显得有些黯淡。

    其实我很想对魏老头说,你们魏家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就是拜你所赐。但我终究还是忍住了,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