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1章 穿越黄土坡
    可他的回应却让我十分无语:“我是百乌山的弟子,可……可我什么都不会啊!”

    我当时都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了,看看他的穿着,那身道衣和入门弟子一样是白色的底料,可纹路却是一种接近于纯黑的墨蓝色。

    能穿上这样一身衣服,就说明了他在百乌山的地位应该是很高的啊,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连一丁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我算是明白了,百乌山能出现赵德楷绝非偶然,这个门派在历经千年风雨之后,已经极其腐朽,就算今天没有赵德楷,明天也会出现张德楷、李德楷,百乌山早晚要完。

    想着这些,我不由地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继续用封魂符和青钢剑驱赶那些奔向老头子的阴兵。

    眼看封魂符就快用光了,我们离石桩却还有至少五百米的距离,我不得不催促身前的老头子快一点,可他竟然说自己两条腿都是软的,走不快了。

    我当时真的是对这个人异常的反感,就冲着他吼:“我现在就剩三张符了,等会符用光了,你就等死吧!”

    一听到这个“死”字,他竟陡然加快了脚步,朝着石桩那边飞奔起来,连续走了这么多天的路,我都没见他奔跑过,可现在他竟然在飞奔。

    我一边加快脚步追上他,一边为他驱赶阴兵,当我将最后一张灵符投掷出去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石桩附近。

    有几个阴兵从左侧冲过来,挥动长戈扫向了老头子。

    这种长戈上带着非常重的阴气,黑水尸棺发力之前,我挨了两下都险些扛不住,他娇生惯养的,就更不用说了。

    可我此时已经没有封魂符了,用青钢剑挡开从他右侧袭来的几只长戈之后,我就一脚踹在了他的大腿上,他吃不住力,呼哧一声就趴在了地上,那几只长戈几乎是蹭着他的头皮扫了过去。

    在这种时候,什么尊老爱幼什么传统美德都不重要了,先保住他的命再说。

    老头子那边刚一倒地,我就定住了心神,进入思存境界,快速踩出了罡步。

    步罡踏斗,星力如期而至,一股巨大的力场覆盖了我身周四五米的区域,那些阴兵一旦进入这片区域,瞬间灰飞烟灭,而那个老头子也被死死压在了地上,根本动弹不得了。

    我踩完罡步以后,才分神冲他喊了一声:“还活着吗?”

    他非常吃力地回应我:“没……死……”

    星力带来的重压虽然厉害,但还不至于压死人,而且这种力量对于我来说是没有影响的。

    我立刻掏出了钢索,打了一个索套,将它扔到了石桩顶端,慢慢拉了两下,运气不错,索套套住了石桩顶端的什么东西,我用力拉了两下,钢索纹丝不动。

    之后我就将老头子扛在肩膀上,又顺着钢索快速向上爬。

    他受到星力影响以后,整个人都变得异常沉重,我扛着他都感觉十分吃力,好在星力在渐渐消散,他的身子也变得越来越轻盈了。

    在星力快要消失之前,我终于登上了石桩的顶端,就看到钢索的索套套住了靠近石桩边缘的半截树桩,树桩的断面上已经长出了新的嫩芽。

    既然这里出现了生灵,就说明峡谷里的阴兵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可即便如此,站在这里,已经能感受到从峡谷中传来的浓烈阴气。

    我收起了钢索,老头子则爬起身来,说前面的路就很平坦了,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前方快步走了过去。

    说起来,这个老头子虽然没什么本事,可身体骨却出奇得好,刚才先是挨了我一脚,又被星力压制,现在走起路来,竟还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而且这个人对于阴气好像有着天生的抵抗力,虽然这里已经没有阴兵,可阴气依旧浓烈,他看起来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

    我跟在他身后走上了一条相对平坦的大路,在路旁,我还看到了一个刚熄灭不久,此时还在冒烟的篝火堆,以及几个被吃空的罐头盒子。

    看来老头子说得没说,蒋斌确实派人在附近驻守了,这些人大概是在峡谷中出现阴气的时候离开的。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不通,赵德楷要抓人,为什么不直接派人来堵截我们,却在路上做了那么多麻烦的布置,处心积虑地将我们引导蒋斌的地盘上去。

    对于此,老头子给我的解释是,赵德楷和蒋斌看上去是同盟,其实暗地里也是相互算计,当赵德楷得知他被人救走以后,在不确定救他的人是谁之前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就怕万一碰到惹不起的高手,会折损人手,说白了还是怕实力受损,所以他才将我们引到蒋斌的地盘上去。

    至于赵德楷将烫手的山芋扔给蒋斌的时候,蒋斌是什么反应,那就没人知道了。

    接下来的路变得好走了很多,不但道路平坦,一路上也没有出现异常状况。

    我以为赵德楷大概不相信我们能从他的包围圈里走出去,也就没有在后面的路途上设防。可老头子说,赵德楷不是不相信我们能离开他的包围圈,而是他会认为,但凡是能离开他所设的包围圈的人,都不是他能招惹,索性就在后面的路上卖个便宜。

    经历了阴兵借道的事以后,我发现老头子对我的态度变得十分亲切,他经常主动找我说话,有意无意地将赵德楷的一些底细泄露给我。

    对于老头子这副世故的嘴脸,我从心底里感到无比厌恶,但不得不说,他透露的这些信息,还是十分有用的。

    他说,赵德楷在接手了几个小氏族的势力之后,并没有就此满足,又将魔爪伸向了他们这些大族身上,可这些大族家大业大,就算被赵德楷强扣了分红,一样有足够的产业和营生支撑起整个氏族的日常开支,而且大氏族的产业往往不仅限于陕西地区,很多人是将生意做到省外的。

    赵德楷有心要控制住这些氏族,可他终究力量有限,尤其是对于那些将主要产业开在省外的家族,赵德楷就算是想对人家的产业下黑手,但也是鞭长莫及。

    可不管是怎样的家族,里面总有那么几个不开眼的人,尤其是那些想将老一代家族赶下台,以便于主掌家族大权的少壮派。如今赵德楷已经大有吞并所有氏族的势头,可这些少壮派不顾家族死活,依然将精力放在的内斗上。

    少壮派和家主的斗争,和百乌山的长老、掌派的权力之争有些很多相似之处。只不过家族之争中的两方至少实力接近,而百乌山的掌派,却只是长老会的傀儡。

    现在,赵德楷正在极力巴结各个氏族中的少壮派,他已经在暗地里和一些少壮派签订了合约,承诺帮这些少壮派坐上长老的位置,而这些少壮派则答应在事成之后将一半的势力范围划归给赵德楷。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大氏族的少壮派都和赵德楷签订了这样的合约,比如老头子的家族就没有,他们家族里的少壮派本来就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不会和他抢夺家主的位子。

    听他这么说了,我才知道,原来他也是百乌山长老中的一个。

    我问他在赵德楷的小集团里到底扮演了怎样一个角色,他却支支吾吾地不肯说话了。

    看样子,这些年他跟着赵德楷,也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脏事。

    在连续四个日夜的不眠不休之后,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达到极限了,万幸的是,我们也终于回到了公路上。

    走在平坦的马路上,我已经能远远看到老翟落宿的公路旅店,他的面包车就停在旅店门口。

    我指了指旅店的牌子,对老头子说:“就是那,快到了。”

    老头子也是几天没睡,他此时和我一样烦躁,但还是故作恭敬地点了点头。

    快走到旅店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转身问我身后的老头子:“隐世长老去哪了?”

    他连想都不想就回答我:“被赵德楷弄到……”

    说到这,他好像突然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立即捂住了嘴巴。

    仅凭他脱口而出的几个字,就已经可以证明隐世长老的失踪和赵德楷有关了,而他既然知道这件事,就说明,他也很有可能是同谋。

    我盯着他的眼睛,说:“事情到了今天这种地步,已经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

    他听到我的话之后先是思考了一会,之后就“诶”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问他:“隐世长老还活着吗?”

    他点头:“活得好好的,赵德楷就是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动他的。”

    原本我还想问隐世长老现在在什么地方,可这时候,我却听到门的另一侧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我回过神,望向了那扇在常年的风吹日晒下变得十分破旧的木门。

    片刻之后,随着“吱呀——”一阵长音,木门被推开了,紧接着梁厚载他们就冲了出来,我发现闫晓天也在。

    梁厚载一看见我就笑了:“我就说你肯定能走出来嘛,等了好几天,刚才听到你在门外说话……”

    没等他把话说完,闫晓天突然惊呼了一声:“三长老?”

    说完他就朝我身后的老头子走了过去,仙儿和罗菲则朝我走了过来,似乎要说什么。

    我赶紧朝她们摆手:“有什么话等我睡醒了再说,我不行了,连着好几天没合眼。房间在哪?”

    站在梁厚载身后的老翟对我说:“进门左拐,右手边第一间房。”

    我点了点头,一句废话也没多说,直接走向了老翟说的那个房间。

    在这种公路旅店中,一间屋子里总是有很多张床,虽然条件差了一点,但好在这家店收拾的很干净,每一张床上都铺着白床单,我一看到这样的床单和枕头,就再也压制不住困意了,随便找了一张床就趴在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