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0章 阴兵借道
    我几乎是想都不想就回应他:“那就硬闯。”

    他一脸难以置信地瞅了我半天,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在前面领路了。

    其实他应该也清楚,相对于土丘中的蒋斌老窝而言,峭壁那边无论如何也要相对安全一些。

    如今我也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了。

    一个小时以后,他带着我走进了一条非常宽敞的峡谷中,峡谷两侧是几层楼高的土壁,而在峡谷底部的地面上,还稀稀落落地长了一些植被。

    估计在早年的时候,这个峡谷中应该是有河流的,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湿度比其他地方高一些,地表没有水,湿气是从土层下面浮上来的。

    快走到峡谷中央区域的时候,老头突然停了下来,他用手掌遮着眼眶,朝远方观望了一阵子,转过头来对我说:“这条峡谷叫落天峡,前面有一个半脸石桩,过了石桩就是二十里坦途了。”

    换句话说,他口中的“半脸石桩”,就是我们将要跨过的那个峭壁了。

    我点了点头,他又说道:“眼看天就要黑了。在我们百乌山,有‘蔽日不近半脸桩’的说法,一入夜,半脸石桩附近就会有阴兵借道,根本走不过去。”

    我说:“也就是说在入夜以后,蒋斌的人也无法待在石桩附近了?”

    老头点头道:“那当然,他明知道有阴兵借道,没人能靠近石桩,加上那时候石桩附近十分危险,他当然会把自己的人撤走。蒋斌不像赵德楷,对于自己人他还是非常关照的。”

    我说:“那正好,咱们就趁着夜色翻过峭壁吧。”

    听到我的话,老头显得有些惊慌了:“你要趁夜走?那可是阴兵借道啊,你不知道阴兵借道是什么意思么?到了晚上,这条路就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未必走得通啊!”

    我就问他:“你见过大罗金仙吗?”

    他愣了一下,没回答我的话。

    我又问他:“既然没见过,你怎么知道大罗金仙也走不通?”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我。

    我对他说:“阴兵不过就是一群被困在人间的厉鬼而已,厉鬼又不是凶神,有什么好怕的?前面带路!”

    他沉默了一会,又对我说:“可阴兵不是一般的厉鬼啊,它们是战场上的怨灵……”

    我推了他一把:“带路!”

    他大概也知道,就算他不给我带路,我自己也会想办法找到那个半脸石桩的,他被我推得向前走了几步,又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叹口气,继续向前走了。

    在河南朱家村的时候,我曾见过一次百鬼夜游,还从来没见过阴兵借道,只知道这些所谓的阴兵,是一种杀念非常重的厉鬼,它们会攻击出现在它们眼前的所有生灵,连一草一木也不放过。

    我跟着老人走了一段路以后,果然发现地面和土壁的夹角中已经看不到植被了,在土壁上的一道缝隙里,我还看到一只已经快被风干的黄毛兔子,它就被夹在那道缝隙里,有风吹过的时候,一对干枯的耳朵还在裸露的头骨上微微晃动着。

    老头看到那只兔子的时候就有些怕了,他回头看了看我,我故意装作没看到他投来的眼神,自顾自地朝着远处观望。

    在离我不算太远的地方,峡谷被一个异常宽大的土壁拦腰挡住了,土壁上有一个横着展开的裂纹,而在裂纹上方,还有一块微微隆起的区域。

    这应该就是老头提到的半脸石桩了,那条横纹就是嘴巴,而微微隆起的地方,就相当于一个人的鼻头。刚开始听到“半脸”这个词的时候,我还以为应该是半张侧脸,但没想到是下半张脸。

    此时夕阳已经快要落山,天穹中开始呈现出墨色。

    老头望着天色,变得越发紧张起来,他拉着我的胳膊,十分着急地说:“天马上就要黑透了,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再走。那时候,蒋斌的人应该还没回来。”

    我依旧不理他,径直朝着半脸石桩走了过去,他在我身后急得直跳脚,可还是跟上了我。

    对于他来说,我大概是他现在仅有的一根救命稻草了吧。

    没走几步远,我就感觉到一股极其浓重的阴气从地底窜了上来,那股阴气给人一种异常暴戾的感觉,在它出现的那一刹那,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起来。

    紧接着,雾气迅速笼罩了整个峡谷,我在大雾完全生起之前最后确认了一次方向,然后继续前进。

    老头跟在我身后,不停地嚷嚷着要回去,弄得我心里特别烦躁。

    就在他不停唠叨的时候,从地底浮上来的阴气又变得重了几分,我转过头去对老头子说:“不想死就跟紧我。”

    他张口想说话,我又对着他说了一句:“少罗嗦!”

    我有黑水尸棺护体,厉鬼近不了我的身,但我也不确定能不能保护他。

    趁着阴兵还没有出现,我也只能尽量朝着半脸石桩靠近了。

    老头子已经被吓坏了,他凑到我的身边来,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走着,我看到他的嘴唇和腮帮都在颤抖。

    我开了天眼,能透过地面看到一些穿着古代盔甲的厉鬼正慢慢向着地表浮动,再有十几秒钟,它们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而我们和石桩之间已经有着很长一段距离。

    片刻,有一只快要浮出地面的厉鬼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戈,朝老头扫了过去,我立即抽出青钢剑,一剑拍在长戈上。

    我感觉不到任何阻力,可那支长戈却在和青钢剑接触的一瞬间被打散了,像一捧被大风惊扰的烟雾一样四处飞散。

    阴兵见自己的兵器被我打散,立即变得愤怒起来,它从地下一跃而出,凶猛地朝我扑了过来。

    我反手一剑砍在它的身上,它的身子也如刚才的长戈一样,瞬间被打散,像道被风冲击的烟雾一样四处飞散了。

    这一下它是身形俱灭,我能感受到,它身上阴气也在这一瞬间被彻底打散了。

    过去我只知道青钢剑能斩杀很弱的游魂,但它能对厉鬼造成的伤害好像是很有限的吧,为什么能斩杀阴兵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心中很快就有了答案。

    阴兵和普通厉鬼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们身上的那股阴气更加精纯,而在青钢剑上,则带着一股同样十分精纯的阳气。

    越是极致的阴,就越怕青钢剑上这股精纯的阳。

    走在我身边的老头子似乎是看不到鬼物的,他只是见我挥剑,就异常紧张地问我:“怎么了,你拔剑干什么?”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对他说:“小心点,阴兵要出来了!”

    他“啊?”地惊呼了一声,手和脚都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光是听到阴兵要出来了他就吓成这样,等会阴兵真得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搞不好会崩溃。

    虽然他看不见刚才那只单独出现的厉鬼,可当大量阴兵同时出现的时候,他的五感全部都会受到影响,到时候,他肯定是能看到一些东西的。

    我扯着他的袖子,将他拉到了身前,对他说:“你在前面走!”

    他十分惊恐地看着我:“让我走……走前面,可是我……我……”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你走前面我才保护你,你跟在我后面,我根本看不见你。快走,你越拖沓,出来的阴兵越多!”

    连续几天的不休不眠,其实我也快到极限了,说话的时候脑子就会一阵阵地发麻。

    说真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宁愿一句话都不说。

    他还是像平时那样犹豫片刻,可最终还是拧不过我,乖乖地在前面走着。

    这时候,已经有大量阴兵出现在了峡谷中。

    我师父曾经说过,当我开启天眼的时候,不仅是我能看到鬼物,鬼物也会留意到我。

    所以我以为,只要开了天眼,这些阴兵大多应该是冲我来的。可它们好像更习惯于挑软柿子捏,全都朝我前面的老头扑了过去,我立即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打封魂符,一边投掷封魂符,一边用青钢剑打散最靠近老头子的那些阴兵。

    这些阴兵身上的阴气确实厉害,封魂符被我投掷出去以后,在行进的途中会穿透四五只厉鬼的身体,这些厉鬼一经接触到封魂符,立刻就被打散,可封魂符在接触过四五只阴兵之后,上面的灵韵就会彻底被消耗干净,在半空中快速燃成灰烬。

    随着阴兵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也有一些阴兵开始袭击我的后背。

    当它们的长戈从我的皮肤上划过的时候,我就感觉身体里好像有某个器官突然消失了一样,整个人都在一瞬间失去了活力,原本就阵阵发麻的头又开始一阵阵地剧痛。

    还好黑水尸棺很快发挥了作用,从上面传来的寒气遍布了我的全身,快速化解我那些入侵我体内的阴气,阴兵手上的长戈和阴兵原本就是一体的,当长戈触碰到我之后,黑水尸棺不但化解了我身上的阴气,连同阴兵身上的阴气也一并消解了。

    不断有阴兵攻击我,可它们触碰到我之后,我没什么事,它们自己却被黑水尸棺消融了。

    阴兵的数量虽然在不断减少,可这也不过是杯水车薪,它们的数量太过庞大,仅靠一把灵符、一柄长剑和我身后的一口棺材,根本无法将这些阴兵彻底清理干净。

    而我现在要做的事情也不是和这些阴兵缠斗,而是要护着前面的老头子到达石桩附近。

    我看着石桩离我们越来越近,可封魂符的数量也变得越来越少了,我的青钢剑只能护住老头子的右侧,从左侧冲向他的阴兵,我只能用封魂符去驱逐。

    又扔出了三张封魂符之后,我忍不住朝他大喊:“你是百乌山的弟子吗?自己也施术挡一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