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8章 意外收获
    另外,除了赵德楷,他身边的几个亲信,包括狄广通和蒋斌,也经常往那片区域跑。

    由于那里过于荒僻,已经超出了老夫子眼线的覆盖范围,所以老夫子也只是知道他们进入了那片区域,却不知道他们具体的据点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老夫子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和盘托出之后,就急着赶我们走了,他心里其实也清楚,让我们留在百乌山,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老夫子又聊了一些曹家的情况,一直到我们将行李收拾妥当,他就急不可耐地将我们几个推出了屋子,让我们自己想办法出去。

    我们还是按照来时的路返回,路过金火堂的时候,我朝着堂口里面看了一眼,金火堂的堂主依旧坐在正对门的那张太师椅上,才短短几天不见,他看上去却更加消瘦和憔悴了,整个人看起来老了好几岁。

    罗菲见到他的时候,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老人却微笑着朝罗菲摆了摆手,示意罗菲不要多言,尽快离开。

    百乌山不是一个可以久留的地方,我立即拉着罗菲离开了金火堂,又让她领路,跟在她身后穿过了大片阴影,顺利走出了百乌山大门。

    之前我们在黄土坡下的沟壑里挖了一个坑,将自行车全部放了进去,又用事先准备的帆布将车子盖好,再埋上土。

    当我们回到那个沟壑的时候,却远远听到有人在说话。

    因为风大,刚开始我只是听到沟壑中有些杂乱的声音和风声区别开来,直到走得近了一些,我才知道是两个人在说话。

    我大概是第一个听到声音的,在停下脚步的时候,梁厚载他们三个还在向前走着,仙儿就跟在我身后,她没留意到我已经停下来了,一头撞在了我的后背上。

    以她的性子,撞在我身上之后,立即就会嚷嚷起来,我赶紧转身,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她果然正用一种很气恼的眼神看着我,可见我转身就堵她的嘴巴,也知道前面有情况,连忙冲我点了一下头。

    梁厚载快速凑到我身边,给了我一个询问的眼神。

    我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就贴着黄土壁,放轻脚步朝传来声音的沟壑凑了过去。

    随着越来越近,我们总算能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了。

    就听其中一个略显粗犷的声音在说:“就埋在这地方?”

    接着就有一个听起来有点虚弱的声音回应:“听师父说就是埋在这,真是的,每次有这种脏活都是咱们两个的。”

    粗犷的声音说:“这有什么办法,谁让咱们没本事呢,人家都是大爷。”

    虚弱的声音:“行,别废话了,挖吧。”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用铲子挖土的声音。

    我和梁厚载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

    下一个瞬间,我们两个就同时俯身冲向了那条沟壑。

    一进入沟壑,就看到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他们此时正拿侧脸对着我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直铁铲,不停地从地上铲土。

    我也是这时候才发现,他们下铲的位置,根本不是我们埋藏自行车的地方。

    可现在发现这些已经晚了,当我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看见了我和梁厚载。

    两个拿铲子的人大概也没想到在这荒芜的无人区里会突然蹦出两个大活人,当场愣在了原地,但我和梁厚载都没有任何犹豫,猛地加速,一眨眼就到了那两个人面前,我伸手扣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脖子,梁厚载一脚踹在了另一个人的面门上,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倒地,同时昏了过去。

    此时的风沙很大,那个被梁厚载踹飞的人倒在地上之后,我跟他隔着三四米,就只能看出他身子的大致轮廓了。而且这时候他还是处在下风口的位置,我在上风口。

    我估计,我和梁厚载刚才冲出来的时候,这两个人应该没有看清我们的脸。

    梁厚载扯起领口当着鼻子和嘴巴,来到了我身边,他伸出手,指了指躺在我脚边的人。

    我也护着鼻口,对他说:“这是百乌山的入门弟子,看衣服就能看得出来。”

    梁厚载:“他们好像要埋什么东西。”

    我点点头,又在沟壑中扫视一圈,就看到离我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在风沙中,我也只能看到他的轮廓,之所以知道那是一个人,是因为他的轮廓和被梁厚载踹飞的那个人差不多。

    梁厚载顺着我的视线望过去,也看到了那个人,他快速凑了过去,稍作查看以后回过头来冲我喊:“晕过去了,但还活着。”

    我立即应声:“带上他一起走,咱们得先把车子弄出来。”

    说话间,我就捡起了地上的铲子,朝埋藏自行车的地方走了过去。

    没多久梁厚载也过来了,我和他一起清理了埋放自行车的上层土壤,揭开帆布,将车子一辆辆取了出来。

    将车子推出沟壑之后,我又返回去将那个躺在风沙中的人背了回来。

    直到彻底避开了风沙,我才得以好好看一看这个人的样子,光看脸的话,他似乎是一个十分苍老的人,但头发和胡须却乌黑发亮。

    这个人给我一种感觉,他好像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在一瞬间由年轻人变成了老人。因为他长在外面的头发明明是乌黑的,可从发根处长出的新发却又是老人才有的枯白色。

    仙儿见我带了一个人回来,忍不住问我:“这是什么人啊?”

    我摇头:“不知道,我觉得应该不是敌人。”

    听我这么说,仙儿的脸色就变得不太好了:“什么叫应该?你都不知道他是敌是友就把他背回来了?”

    “不能见死不救。”我一边说着,一边将背上的老人放在了车梁上。

    由于山地越野车没有后座,我只能将他放在前梁上。

    这个人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我刚一将他放在横梁上,他就朝着一边歪了过去。

    我赶紧扶好他,而后对其他人说:“不行,这样带不走他。你们先走,我背着他步行。”

    罗菲立刻反对:“现在风沙这么大,你又不熟悉路,一个人走不出去的!”

    我冲她笑了笑:“这条路我已经走过两次了,还能不认路?你们快走吧,我估计这个人的失踪可能会惊动赵德楷,如果他派人出来找咱们,咱们四个人在一起目标太大,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走方便。”

    说到这,我又望向了梁厚载,梁厚载正盯着那个昏迷的人,我对梁厚载说:“两个姑娘交给你了,看好她们两个,别让她们走丢了。”

    梁厚载很干脆地冲我点点头,接着他又把装有食物和水的背包递给了我:“我们走得快,可以在补给点进行补给,你离开黄土坡之前,赵德楷应该已经派人找他了,到了那时候,尽量不要去补给点。”

    我试了试背包的重量,冲梁厚载点了点头:“这些东西足够我离开黄土坡了,快走吧,拖得时间越长越不安全。”

    罗菲还想说些什么,我朝她摆了摆手:“不要犹豫,我一个人能走出去。”

    梁厚载比仙儿和罗菲都要理智得多,他知道已经到了不走不行的时候了,于是催促罗菲和仙儿尽快行动。

    临走前梁厚载还不忘嘱咐我,在我的背包里有一个很好用的指南针。

    没多久,他们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风沙中,我背着老人钻进了一条沟壑,朝着公路所在的方向快步前行。

    梁厚载给我留下的食物和水对我一个人来说确实够了,可如果我背上的老人醒过来,这些食物至多只能吃一天半,而我要从黄土坡走出去,却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我的第一个目的地是离这里不远的一个补给点,梁厚载他们会先我一步达到那里补充物资,而我这次去,则是要尽可能多得拿走一些食物。

    途中,我不时会看看手表,如果我的估计不出差错,赵德楷最晚应该在六个小时以后得到老人被劫走的消息。

    当然,那两个被我和梁厚载放倒的百乌山弟子也有可能因为担心赵德楷问责,而选择将这件事隐瞒下来。

    救出老人的四个小时以后,我总算是来到了补给点。

    梁厚载他们确实来过,我看到补给点的货物架上少了很多物资。

    当我将老人放在地上的时候,就见他的眼皮轻微抖动了一下。

    我感觉他这是要醒过来了,就试着晃了晃他的肩膀,片刻之后,他微微张开了干裂的嘴唇,用很轻的声音吐出了一个字:“水……”

    我立刻从背包里拿出了水壶,顺着他微张的嘴唇倒了一点水进去,他喝过水之后,又靠在墙上睡了过去。我也没再管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袋子,将货架上的压缩饼干和一些便于保存的食物都装了进去。

    就在我感觉收集的食物差不多了,准备离开的时候,老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用十分虚弱的声音问:“你是谁?”

    我一边将袋子系起来,一边回应他:“我是闫晓天的朋友,来救你的。”

    他此时也非常虚弱,没办法正常说话,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就没有别的动静了。

    我问他还喝水吗,他靠在墙壁上,吃力地摇了摇头。

    之后我就收好东西,背着他离开了补给点。

    重新走到黄土坡上的时候,我对他说:“赵德楷可能很快就会知道你被救走了,这片黄土坡我没来过几次,对地形和路都不熟。等你力气恢复一些了,你得帮我指条路,避开赵德楷的眼线。”

    他没有力气做出回应,但当我说出“赵德楷”这三个字的时候,却感觉到他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又是两个小时以后,我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将他放下来,又拿了一些比较软的食物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