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7章 赵德楷的底细
    他说,那些长老只是口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根本不这么想,由于在黄土坡鬼市刚刚崩塌的时候,寄魂庄曾提议和百乌山一起经营蜀地的鬼市,这遭到了当初那一代长老们的强烈抵制,他们这么做,是防止实权重新落回掌派手里。

    我很好奇,难道过了这么多年,百乌山的长老们就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的想法,一代代人,全都为了限制掌派的权利,而不惜眼看着百乌山衰落吗?

    凶神说,这是因为,百乌山的长老会是家族体制的,除了负责管理百乌山日常事务的首房长老以外,其他长老都是一代代地在各自的家族内部相传。各房长老的初代在两千多年前曾和祖师一起排除万难,齐心合力建立了百乌山,师祖感念他们的恩德,就许诺他们,百乌山长老的位子可传给后人,如果后人实在不成气候,再由当代掌派另行选定。

    百乌山的首房长老之所以从门人之中推选,就是因为汉朝末年的时候,因为当时的首房长老通敌,被掌派罢免,从那以后,百乌山就少了一个氏族。

    凶神还说,当初祖师爷在百乌山立规的时候,说各氏族选择继承人,要从家世、品德、才能入手,有一样不合格者就不能继承大任,可不管怎么说,只要掌派不进行干预,家世,还是成为长老最首要的条件。

    说起来,这样的制度,和隋朝之前的九品中正制非常相似。

    后来我们又提到了隐世长老,凶神说,历代的隐世长老,其实就是退位之后的上一代掌派。哪天老夫子将位子传给了闫晓天,他就是新的隐世长老。

    推选隐世长老的规矩也是百乌山祖师定下的,可即便隐世长老是持牛角者,在百乌山有绝对的话语权,但祖师立下规矩,命令历代隐世长老都不得过度干涉百乌山内部事务,除非是在百乌山出现大劫难的时候,才能出手相助。

    当代的隐世长老原本是打算在闭关半年之后就着手处理赵德楷的事的,可他却在闭关的第一个月就失踪了。

    连凶神也说,隐世长老的失踪,和赵德楷肯定大有关系。至于现在隐世长老是死是活,凶神认为活面应该大一些。

    听凶神聊百乌山的事,就好像一个外人在谈论一个和自己毫无关联的古老门派。

    它似乎是刻意让语气显得十分轻松,但我还记得,就在不久前,当我走进百乌山大门的时候它对我说的话。

    第四天一早,我听屋门外的锁被人扯动,发出一阵“叮铃当啷”的声音,于是就裹了一件衣服,从地铺上坐了起来。

    没过多久,老夫子拉开了暗门,来到了暗室中。

    他进来的时候见我醒着,就冲我点了一下头,然后来到我和梁厚载用来堆放衣服的椅子旁边,将我们的衣服一股脑全扔在地铺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之后老夫子就坐了下来,对我说:“调查已经出结果了,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说这种话了,我坐直了身子,问老夫子:“怎么了?”

    刚才老夫子扔衣服闹出的动静也惊醒了其他人,梁厚载也揉着眼睛坐了起来,我听到床铺那边也传了声音。

    老夫子叹了口气,说:“赵德楷究竟有没有加入你说的那个邪教,我们现在还不敢断言。但不管他加入了什么教,他到处收取信徒,敛收布施的事确实是真的,而且他自己搞的那个教派,也确实是邪教。”

    我说这些我上次来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

    老夫子说,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赵德楷身边那些人。

    现在他自称教主,身边有金、银两个护法,这两个护法,一个是养尸人一脉的狄广通,另一个叫蒋斌,是一个在陕北极有名气的散修。

    蒋斌这个人虽然道法厉害,但陕北修行界的人都知道这个人心术不正,几乎没几个人和他有来往。至于狄广通,这个人是养尸人一脉的少壮派,这些少壮派觉得养尸人一脉的规矩沉疴守旧,一直想要改制,有人说,狄广通那一伙人甚至想将狄保权赶下掌门的位置,取而代之。

    老夫子还提到,由于养尸人一脉的镇门金甲尸一直都是狄广通的家族看管的,前年狄广通的父亲去世,他就成了金甲尸的直接管理人,因此在养尸人一脉中的话语权极大。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和梁厚载对视了一眼。

    梁厚载肯定和我一样,也想到了当初我们抓捕刘文辉的时候,出现在东乡的那只金甲尸。

    但对于此,我们两个都没多说什么,安静地听着老夫子的陈述。

    老夫子说,赵德楷最近这一年多之所以势力发展迅速,是因为他接手了百乌山各大氏族的势力范围。

    当初赵德楷在外面赚得满盆满钵,各大氏族受到他的蛊惑,见钱眼看,纷纷入股,有些势力弱一些的氏族为了能多分到一些股份,甚至变卖产业,换成现钱入股。

    初期的时候,这些人确实赚到了钱,可赵德楷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一夜之间冻结了这些人的资金,而且从那以后就拒绝分给他们红利,他们当初入的股份,也都成了废股。而且赵德楷搞的原本就是邪教,他们给邪教入股,出了事也不敢声张。

    别看百乌山如今已经没落,可这些氏族却都是家大业大,即便是那些相对比较弱的氏族,族中也有上百人丁。赵德楷断了他们的财路,让他们怎么活?

    后来赵德楷和其中几个小氏族达成了协议,赵德楷说他可以继续给他们分红,但这些家族在当地的势力,必须对赵德楷马首是瞻。

    为了让家族延续下去,这些氏族只能接受赵德楷的提议,可赵德楷接手了他们的势力之后,一样不给他们分红,每个月只给一点点生活费,而生活费的金额,也仅仅足够这些家族撑过一个月而已。

    如果赵德楷知道有哪个家族背着他去做其他的产业,生活费也没得拿。

    就这样,百乌山中的很多小氏族都成了赵德楷的附庸,闫晓天公司所在的那个城市,与那本是曹家的势力范围。

    曹家的家主虽然是百乌山的二房长老,但曹家在百乌山十六个氏族之中,实力却是垫底的。

    听老夫子说完这番话之后,梁厚载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也就是说,赵德楷已经将各大氏族的资产都清零了?呵呵,这样也不错啊,他这样,算是帮闫晓天提前洗牌了。”

    老夫子原本就有些心烦,大概是见不得梁厚载的笑脸,闷闷地问了一句:“你什么意思?”

    梁厚载吐了吐舌头,没干接老夫子的话茬。

    我则对老夫子说:“被赵德楷控制的曹家,现在肯定也想挣脱这种控制吧。”

    老夫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挣脱?赵德楷现在抓着他们全族的命脉,他们啊,现在就是被麻绳捆起来的王八,动都动不了。”

    我说:“如果闫晓天能拉曹家入股,曹家不就有经济来源了?但前提是,我们必须弄清楚,赵德楷是如何知道这些氏族背着他做其他产业的。”

    梁厚载在一旁对我说:“应该是在各个氏族中安插眼线,对于赵德楷来说,这应该很容易做到。但要抓住内奸的话,必须有曹家人帮忙,不知道在现在的曹家,还有没有可信的人?”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梁厚载望向了老夫子。

    老夫子没有直接回应他的问题而是问:“可现在曹家已经没钱了,怎么入股?”

    梁厚载说:“可以先放空股,等曹家有钱了再补上。不过这种空股,是空钱不空权,曹家人一样可以享受股权。呵呵,不过目前来说,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具体该怎么操作,还要看具体情况。”

    “空股”这段话,说实话我没完全听懂,老夫子看起来也是一脸不知所以然的表情,可他还是装作自己听懂了,装模做样地清了清嗓子,之后对我们说:“嗯,这个主意,还是不错的。如果你们想要联合曹家,可以去找曹家的大夫人,她一定会帮你们。”

    我点了点头:“我们该怎么找她?”

    老夫子沉默了片刻,将一封书信交给了我,说道:“要想找到她,你们可能要冒险深入曹家了,见到曹家大夫人以后,将这封信交给她。”

    梁厚载在旁边说:“既然您能查清赵德楷的底细,想来也有不少眼线吧。他们对曹家应该比我们熟,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联络大夫人呢?”

    老夫子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我的眼线虽然不少,但这些家伙,都是不能露面的。”

    梁厚载疑惑道:“为什么?”

    老夫子顿了顿,用缓慢的语速回应道:“它们都不是人。”

    想想也是,老夫子自从成为百乌山掌派以后,就一直被长老会控制着,如今百乌山又被赵德楷完全控制,他原本就极少和人接触,在行当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就算有几个朋友,以他现在这种几乎是被囚禁的状态,也无法和他们联络。

    目前来说,老夫子要想调查赵德楷,似乎也只能动用一些非人的力量了。

    至于他的眼线到底是什么,是妖还是鬼,我和梁厚载没问,老夫子也没说。

    在这一次的调查中,老夫子不但弄清楚了赵德楷的势力分部,以及这些势力是怎么来的,还搞到了赵德楷本人在最近这两个月内的活动范围。

    赵德楷的势力主要集中在青海无人区和陕西,他的活动范围基本也集中在无人区、陕北、关中这三个区域,而且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赵德楷活动频繁,似乎正在为某件很重要的事情做准备,而他去得最多的地方,位于无人区的西南地带,那里就是一片荒地,除了黄土就是风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