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5章 所谓的“软禁”
    我笑了笑,说:“我是这么琢磨的,这些年来,您不是没手段去查清赵德楷的底细,而是觉得查了也没用,因为就算您找到了证据,也无法把赵德楷怎么样。”

    老夫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因为您虽然是百乌山掌派,却没有实权,只是长老会的傀儡。”

    我心里很清楚,这句话会直接戳到老夫子的软肋,万一他恼羞成怒,我们几个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百乌山都不好说。

    他听到我的话之后,顿时就黑脸了,他眯起眼睛来盯着我,弄得我心里直突突。

    可过了片刻之后,他突然笑了,他的嘴咧成了一个倒着的半弯,似乎想要大笑,可又怕自己的笑声被人听到,只是从嗓子眼里发出了一阵别扭的“呵呵”声。

    他笑了好一阵,又叹了口气:“什么样的师父带什么样的徒弟,你这小子,跟柴老焉一样一样的。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有实权,历代百乌山掌派,都逃不过长老们那一关啊。刚才你说你帮闫晓天做产业,是为了让他收回实权?呵呵,他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也算是他的福气吧。可是,这么一份天大的人情,闫晓天该怎么还你呢?”

    我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说:“他还不了,这是一份永远还不清的人情债。”

    老夫子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默默地盯着我的眼睛,一句话都不说。

    我继续说道:“我觉得闫晓天是个念人情的人,这次我帮了他,以后,他无论如何也会想办法报答我的。”

    老夫子斜着眼睛看我:“你想让他怎么报答你?你是不是想,要是晓天有天成了百乌山的掌派,他欠你的情,就变成了百乌山欠你的情?你们寄魂庄,想从百乌山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我说:“关于这一点,我和我师父的想法应该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能和百乌山化敌为友。其实寄魂庄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把百乌山当做敌人,可百乌山……”

    老夫子朝我摆了摆手:“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们寄魂庄帮了晓天这么大的忙,就是为了和百乌山化敌为友?这我可不信,这是天上掉馅饼,哪有这么好的事?”

    我笑了笑,说道:“最近这两年,寄魂庄几次和葬教交锋,虽然没吃大亏,可每一次都赢得很艰难。加上这个教派的人行踪又十分隐蔽,很难将他们彻底挖掘出来。我和师父现在都担心,陕北这一代常年被百乌山控制着,百乌山又和正道的大多数门派没有往来,就怕葬教钻了这样一个空子,在陕北一带大举培养自己的势力。现在,赵德楷的所作所为,实际上已经印证了我们的想法。”

    说到这我顿了顿,观察了一下老夫子的表情,只见他紧紧皱着眉头,一语不发地看着我。

    之后我才继续说道:“我们寄魂庄确实打算和百乌山化敌为友,但我们现在不但需要朋友,更需要盟友。在陕北这里,必须有一个门派主动站出来和葬教的势力抗衡,百乌山再适合不过。”

    老夫子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故作疑惑地说道:“在陕北这一代,也不是没有正道的名门大派,更何况,养尸人一脉也在这附近,你们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呢?”

    我说得很直接:“因为他们和葬教没有直接的仇恨,但葬教可是打算接赵德楷之手毁掉百乌山的。”

    老夫子不停地捋着自己的胡须,半天没说话。

    过了很久,他又端起水杯来抿了一小口清水,然后对我说:“嗯,好吧,我可以帮你调查赵德楷,但有一个条件。”

    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和老夫子对视。

    他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对我说:“在我调查他的这段日子里,你必须留在百乌山。”

    没等我作出回应,仙儿就跑到了我面前,大声问老夫子:“凭什么!你这是要扣押人质吗?”

    老夫子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仙儿一会,说:“你不是人,也不是鬼,你是个什么?”

    仙儿掐着腰站在老夫子面前,半昂着头说:“我就是鬼啊,只不过是个有阳身的鬼。”

    老夫子立即摇头:“阳身?原本该待在阴间的鬼物怎么可能有阳身?你这根本不是阳身。”

    仙儿:“不是阳身还能是什么?”

    老夫子沉思了一会,大概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又转向了我:“左有道,我的条件,你到底答不答应?”

    我点头:“当然答应。但我在百乌山待的时间不能太久,不然闫晓天那边可能会出事。”

    老夫子也点头:“放心吧,至多三五天。”

    说完他就起身走向了门口,临出门的时候,他又转过身来对我们说:“柜子那边有个暗门。你们最近这段时间就待在着,不要随处走动。”

    见我点了点头,老夫子才走出门槛,他将门紧闭之后,我听到他在外面上了锁。

    直到老夫子的脚步声渐渐远了,仙儿才问我:“左有道你怎么回事啊,他让你留下你就留下?现在可倒好,咱们几个全都被他锁在这里了!”

    我很无奈地看了仙儿一眼,对她说:“你以为老夫子愿意让咱们这些外人待在百乌山?他留下咱们也是没办法的事。”

    仙儿眨了眨眼:“啊?为什么?”

    我说:“现在的百乌山里全都是赵德楷的眼线,老夫子就算有办法调查赵德楷,你觉得,他又该怎样联系咱们,将赵德楷的底细透露给咱们呢?”

    仙儿稍微思考了一下,又说:“可他把咱们关在这,就能确保赵德楷不会过来么?”

    我点了点头:“赵德楷应该不会过来的。上次我来百乌山的时候,老夫子也是将我领到了这个小屋里。我觉得,这间屋对于百乌山应该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没有老夫子的允许,其他人是不能擅入的,就算是如日中天的赵德楷也不能。”

    罗菲也跟着点头:“好像确实是这样的,我曾在百乌山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除了掌派以外,确实没有人会靠近这间小屋。我唯一一次进小屋,还是上一次你来百乌山的时候。”

    仙儿在屋子里环顾了几圈,环抱着双手问我们:“可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居室吗,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呀。”

    这时候,梁厚载走到了贴墙的柜子前,一边摆弄着放在柜子上的那些花瓶,一边说着:“玄机应该就在暗门里。”

    我看着他将一个个花瓶拿起来,看了看每个花瓶的底部,然后就一个人站在柜子旁沉思起来。

    他大概是在寻找开启暗门的机关。

    见梁厚载弄了半天也没什么成果,我就径直走到了柜子旁边,试着推了推柜子的侧壁,意外地发现这个柜子竟然比想象中要沉重许多,我连加了两次力都没能推动它,只是让它产生了轻微的晃动。

    我又蹲在地上,发现大理石的地面上有两道很深的划痕,只不过由于地砖的颜色原本就暗,加上灯光又不是很明亮,如果不是我几乎趴在了地上,也很难发觉到划痕的存在。

    梁厚载看了我一眼,问我有什么发现。

    我冲他笑了笑,而后走到柜子的另外一侧,用肩膀顶住柜子,腿、腰、背同时发出一股猛力。

    就听“嗤”一阵长音,柜子蹭着地面划出了很长一段距离,而在柜子后面,则出现了一个一米半高的拱门。

    梁厚载看着被我推到一边的柜子,不禁笑了:“原来是要靠蛮力推开的,这次是我想多了。”

    我也冲他笑了笑,然后就望向了门洞。

    拱门里面没有灯光,黑漆漆的一片,但借着从外面透进去的光,我能看到一张桌子,以及几把椅子的轮廓。

    梁厚载从柜子上拿了一盏油灯,用打火机点亮,又将油灯递给了我。

    我手持油灯,弯着身子进了拱门,却发现在拱门后就有一根灯绳,我自嘲地叹了口气,吹了油灯,拉一下灯绳,拱门中的密闭空间立刻被柔和的黄色灯光照亮了。

    放眼望去,这就是一个藏在柜子后面的普通卧房,一张床、一台沙发、一张桌子和几只凳子,还有贴着墙壁的木柜子,就是这里的所有摆设。

    不过我留意到,在屋子的两侧墙壁上还有两个小门,一个用木头打造,另一个门的门板,却是十分光洁的金属。

    等仙儿和罗菲都进来以后,我和梁厚载合力将遮挡拱门的柜子拉回了原来的位置,在那个柜子的背面有两个手柄,让我们方便发力。

    仙儿进来以后,就推开东墙上的木门,朝里面观望了一下。

    罗菲则拉开了铁门,在她开门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有股寒气从铁门中涌了出来。

    片刻之后,仙儿转过头来对我说:“这边是洗手间啊,我还以为后面有条暗道呢。”

    我又看向了罗菲,罗菲朝着我笑:“这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个很大的冰柜,里面的食物够咱们吃好一阵子的了。”

    这时候,梁厚载又从床底下翻出了电磁炉和炒菜用的锅和铲子,转过头来对我说:“不但有食物,连炊具都是全的,床底下还有油盐酱醋。”

    搞了半天,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住处啊,没什么特别的。

    可为什么这样一个居所要隐藏在暗门里呢?还有,这样一个普通的屋子,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连赵德楷都不敢随意接近?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也是住了一段时间以后,我才听老夫子说,这个暗室原本是个小洞府,当年百乌山的祖师爷就是从这里得道的,在那以后,百乌山的所有传承也都是来自于这里。对于百乌山的弟子来说,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暗室,算得上是一个圣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