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2章 宗门落魄
    罗老汉说话的时候,罗菲的眼圈红红的,感觉快要掉眼泪了。

    之后罗老汉又嘱咐了两句,就匆匆挂了电话。

    梁厚载皱起了眉头:“看样子,延安现在也不太平啊,赵德楷本事够大的。”

    我吐了一口浊气,说:“赵德楷这个人,不能再任由他坐大了。”

    梁厚载将视线转向了我:“道哥,我听你这口气,是打算对赵德楷下手了?”

    我说:“整死他。”

    听我这么说,梁厚载就笑了:“估计赵德楷要是看到你现在的眼神,浑身上下都得颤一颤。你这真是要杀人的眼神啊。”

    这时候老翟转过头来说话:“什么杀人不杀人的,你们这些孩子,事情别做得太过了啊。杀人犯法知不知道?”

    我冲老翟笑了笑,没说话。

    原本我们是打算到长途汽车站坐车去百乌山的,不过看现在的情况,赵德楷在延安的势力也有相当规模了,连罗老汉都对他这么忌惮。没办法,只能再麻烦一下老翟,让他送我们去百乌山了。

    由于离开公路以后,还要走很长的山路才能到百乌山,我就让老翟找了一家自行车行,给我们一人配了一辆方便走山路的自行车。

    我、梁厚载、仙儿、罗菲,四个人,四辆车,花了我不少钱,我也没想到这种所谓山地越野车比普通的自行车贵这么多。

    老翟将四辆车都绑在了车顶上,然后就带着我们一路颠簸,来到了离百乌山最近的那条公路。

    临近百乌山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建在公路旁的平房,上面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住宿、热水”,平房附近还听着几辆卡车。

    老翟说他最近几天就在那家公路旅店里等着我们,让我们处理完自己的事情之后过去找他。

    对于老翟,我心里只有感激,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总觉得他是个很霸道的人,可几天接触下来才发现,他除了说话的语气比较生硬之外,其实人很随和,对人也非常坦诚。

    也是和老翟接触过以后,我才算是领会了“人不可貌相”的真谛。

    下车以后,我们又骑车走过了很长一段山路,百乌山的几个共给点为我们提供了必要的食物和水。

    由于担心碰上赵德楷的眼线,这一路走来,我们也格外的小心。

    罗菲说,百乌山这一代向来是由金火堂管理的,而金火堂的堂主和赵德楷向来不和,所以这条路还算是比较安全的。

    可梁厚载却说,相对安全的地方,往往潜藏着危险,而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又是最安全的。

    我们到达百乌山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罗菲还是像上次一样敲响了由凶神镇守的大门。

    进门以后,依旧要经过一片黑暗地带,直到我快从黑暗中走出去的时候,凶神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它冷不丁地出现,让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我下意识地摸向了腰带上的番天印,它看着我摸向番天印的那只手,问我:“这是番天印?”

    我立即“嗯”了一声,接着才想起来,上次来的时候罗菲和闫晓天就嘱咐过我,进门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话,不然就会被凶神缠上。

    凶神是什么,那可是成魔的厉鬼,和尸魃一样难缠,以我现在的这点修为,一旦被凶神缠上了,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可就在这时候,它竟然长叹了一口气,缓缓对我说:“救救百乌山。”

    话音刚落,它就从我面前凭空消失了,就好像它从未出现过一样,而我在站在原地,一时间没能缓过神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它说话的时候,我竟然从它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活人才有的情绪,那是一种近似于绝望的无可奈何。

    现在我好像明白,为什么百乌山会让这样一个凶神来镇守大门了。

    在凶神消失以后,罗菲就立即来到我身边,只有她知道刚才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什么,她充满担忧地看着我,想要开口说话,我赶紧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又冲她摇了摇头,示意我没事,让她不用担心。

    罗菲看起来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我冲她笑了笑之后,就朝着黑暗的另一边走了过去。

    直到离开了那片黑暗区域,来到了灯火通明的百乌山内部,罗菲忍不住开口问我:“有道,你……没事?”

    我说:“没事。你没听到刚才凶神对我说的话吗?”

    罗菲摇了摇头。

    我回头朝身后的那片黑暗望了一眼,心想,也许凶神是故意只让我一个人听到它的声音,大概它也不想让人知道,如今的百乌山,已经落魄到了需要一个外人来拯救的地步了吧。

    梁厚载和仙儿也是听罗菲提到了“凶神”这两个字,都带着十足的担忧走向了我。

    我抢在他们两个开口之前问罗菲:“百乌山什么时换灯了?”

    上次我来百乌山的时候,眼前这条路上有几盏长明灯,还有一些燃着烈火的火盆,长明灯里不算明亮的淡黄色光晕和火盆的火光驱散了道路上的一半阴影。可是现在,长明灯和火盆都不见了,代之以一根根明亮的电灯,那些灯柱低矮,球形的灯头中散发出过度明亮的白光,将前面的整段路都照得通明。

    罗菲摇了摇头:“我也很久没来过了,之前也没听闫晓天提过改灯的事情。”

    梁厚载则说道:“这条路太亮了,咱们得避开它,找一条小路。”

    罗菲点点头,带着我们折了个弯,拐进了建筑群中的一条小路。

    百乌山换灯以后,主道虽然更明亮了,可那里的灯光却被一幢幢残破的古建筑挡住,建筑群依旧被大片阴影占据着。

    路过西北堂的时候,我发现这座堂口的顶端已经出现了塌陷,外墙看上去也比上次来的时候更残破了。

    百乌山有钱拉线换灯,却没钱为这些古建筑进行保养?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

    而且不只是西北堂,一路走下来,我发现有很多阁楼都出现了顶端崩塌的迹象。

    看到这些古楼,我又想起了刚才凶神对我说的话,就好像在我眼前崩塌的不是古楼的楼顶,而是百乌山本身。

    罗菲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最破败的老堂口门外,这里是整个古建筑群的中心区域,离几条主道都很远。

    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问我:“咱们该到哪去找老夫子啊?”

    我想了想,说:“记得上次见到老夫子的时候,他带着咱们去过一间小屋,你还记得那地方吗?咱们就去那吧。”

    罗菲:“可是,从那里经过,要路过赵德楷的百炼堂。”

    我说:“那也要去,总比直接进总坛找老夫子好吧,那样的话更危险。走吧。”

    罗菲也没再说什么,又带着我们拐进了另一座古楼的阴影里。

    上次我来的时候,还经常看到有百乌山的门人结伴巡逻,可这一次,我们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巡逻的人。

    整个百乌山一片寂静,静得让人心里发慌。

    直到赵德楷统领的百炼堂堂口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眼前的光景才发生了一些变化。

    放眼百乌山的古建筑群,每一座古楼都是一副残破不堪的样子,唯独赵德楷的百炼堂被装点一新,在百炼堂的屋顶上,竟然还挂着彩灯,一闪一闪地亮着,将整座古楼映照成了很多不同的颜色。

    梁厚载不由地耸了耸眉毛:“真恶俗。”

    我叹了口气:“估计恶俗也是赵德楷性格的一部分。”

    百炼堂不但被装点得十分恶俗,而且还不时从里面传出一阵阵放肆的笑骂,男人女人的声音都有,让人觉得这地方就是一个风月场所,根本不是修行的地方。

    罗菲有些担忧地问我:“就这样过去行吗,那栋楼里全是人。”

    梁厚载问她:“要到道哥说的那个地方去,只能走这条路吗?没有别的路?”

    罗菲说:“再不然就只能走金火堂门前的那条路了,金火堂的堂主也是百乌山的刑房长老,那个人的性格……怎么说呢,就是很不讲情面吧。他比赵德楷还难对付,而且要从金火堂堂口前走的话,十有八九要被他看见的。”

    我朝罗菲摆了摆手:“换路吧,赵德楷这边情况比较复杂,我估计现在在他那栋楼里的,很多都不是百乌山的弟子。”

    梁厚载也说道:“我也这么想,赵德楷很有可能把外人带进来了。如果里面有葬教的人,咱们的身份一旦被曝光,事情会很麻烦。”

    罗菲沉思了好一阵子,才最终点了点头:“好吧,但你们要答应我,如果真的碰到了金火堂的堂主,千万不要和他起冲突。”

    我和梁厚载嘴上都说让罗菲放心,可我此时心里想的,却是如果她口中金火堂堂主真的发现了我们,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把他放倒,以防风声被闹大。

    在我和梁厚载让罗菲放心的时候,仙儿朝我们投来了责备的眼神,她大概也知道我们心里在想什么了。

    可仙儿没说透,罗菲也再说什么,只是带着我们换了一条路,绕开了赵德楷的百炼堂。

    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百乌山主道的边角上,罗菲指着几座古楼中最破败的一座,对我说:“那里就是金火堂了,咱们要走它的正门,你们千万要小心啊。”

    我看了看那座古楼,它何止是破败,简直都快要倾塌了,左侧墙壁已经出现了大量的破损,而右侧的墙壁已经开始朝着一侧倾斜,屋顶就这么软塌塌地盖在这两道看起来极不健康的墙壁上。

    我问罗菲:“金火堂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

    罗菲摇头:“金火堂的堂主向来都是把堂口打理得很好的,如果不是我记得堂口的位置,真的不能想想,金火堂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