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0章 一层楼的间隔
    中邪吗?可我看这些人身上并没有沾染邪气。

    我说我对这个训练班也挺好奇的,能不能上去看看。

    保安显得有些为难:“这不好吧,你上了五楼,还得被人家赶下来。你是不知道,在五楼看门的那人可吓人了,体格跟你差不多,但比你凶。去年有几个记者想强行闯进去拍照,被他一顿好打。他一个人打了四五个,对方都没还手的余地。”

    我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这么厉害?后来这时怎么处理的?”

    保安说:“还能咋处理?后来局子里来了人,问了情况,你猜怎么着,是那几个记者仗着人多先动的手,而且他们这种行为本身不合法,属于擅闯……擅闯什么来着,忘了。反正到最后,那个训练班就随便陪了几个钱了事了,报社还跑来给他们道歉。对了,后来那个来道歉的报社主任也成了训练班的会员了,他和其他人一个样,每次见到他都神经兮兮的。”

    我说:“没想到是这种结果啊。”

    这时候保安突然笑了:“那家伙平时凶得很,老斜着眼瞅人。不过他最近老实多了,以前进楼门的时候,都盯着我们这些保安瞅半天,跟要杀人似的。”

    我问他那人怎么就老实了,被人修理了?

    保安说:“好像是这么回事,就是四楼上新来的一帮做生意的,里头有个人,听说是特种兵出身,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小梁哥,这家伙脾气贼大,属于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那种人。听他们说,小梁哥好像在一多月前吧,和五楼看门的干了一架,然后我就将近半个月没见到那家伙,半个月以后他再出现的时候,就变老实点了。”

    小梁哥,肯定是梁子,平时觉得他为人挺随和的,没想到这么大的脾气。不过这下我也弄清楚了,闫晓天的公司就在四楼。

    之后我又和保安聊了一会,他说得都是写字楼里发生的一些八卦,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我借口还要到附近的其他楼盘看看,临走前又给了他一根雪茄。

    离开写字楼,我就折了个弯,朝老翟朋友的茶馆走了过去。

    一路上,我反复回想着在写字楼的所见所闻,生怕有什么披露。

    神迹训练班,我觉得这个公司非常可疑,它有可能就是赵德楷的产业,而且它在五楼,闫晓天的公司就在四楼,如果说,赵德楷知道了闫晓天在外面做生意的事,完全可以让这个训练班里的人对闫晓天他们实施监视。

    和保安聊天的时候,没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可进茶馆之前我看了一眼手表,时针竟然已经停留在了八点和九点的中心位置,我在写字楼门口待了至少一个小时。

    茶馆的面积不大,我一进门就看见梁厚载他们坐在屋子的角落里,刘尚昂也回来了,正和他们说着什么。

    刘尚昂见我进来,就远远地朝我打招呼,梁厚载则从吧台上给我拿了一个杯子。

    我走到桌前坐下,一边问刘尚昂:“跟上梁子了吗?”

    刘尚昂点点头:“我跟着他离开了街道口以后,就见他自己到了一个烧烤摊上吃饭,我觉得他好像遇到了什么烦心事,一个人喝着闷酒,长吁短叹的,也没吃多少东西,就是喝酒。不过你这哥们酒量还挺大,半个小时就喝了三扎扎啤,一点事也没有。后来他就去了离写字楼不远的一家小旅馆,我特意打电话问过老包,老包说那家旅馆是罗家的产业。之后我就回来了。”

    我喝了一口茶,大概是因为这些茶泡得太久了,已经没什么味道,喝起来跟喝水差不多。

    放下茶杯,我又问刘尚昂和梁厚载:“你们觉得,梁子到底会不会是内鬼?”

    刘尚昂摇了摇头:“不像吧,不过我觉得吧,你这哥们最近可能是碰上什么事了。”

    梁厚载则说道:“咱们和梁子虽然交情深,可在这种时候,也不能感情用事,很多事情在没调查清楚之前,还不能轻易下结论。”

    我点了点头:“嗯,也是。对了,我今天去写字楼的时候,听保安说,在闫晓天他们公司的楼上有一个神迹训练班,我觉着这个训练班疑点很多。”

    刘尚昂接上了我的话头:“哦,你说的这个训练班老包也提到过,还嘱咐我一定要查一查他们。老包怀疑,这个训练班有可能就是赵德楷的产业,可他当初走得太急,还没来得及调查。”

    我问他:“包师兄当时碰上了什么事,怎么这么急?”

    刘尚昂朝我摊了摊手:“这种问题你别问我,问我我也回答不上来。老包这人做事一向神神秘秘的,过去我跟着他的时候,很多事他也不告诉我。”

    我说:“那你打算怎么查?”

    刘尚昂思考了一会才回应我:“首先咱们得弄清楚,写字楼后街的摄像头是怎么回事。咱们在这里行动不方便,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也很麻烦。咱们得搞清楚赵德楷一方对咱们的情况到底了解多少,才能制定下一步的计划。可要想调查赵德楷,还需要一个人帮忙。”

    梁厚载和我几乎是同时开口问:“谁?”

    刘尚昂:“闫晓天的传道恩师,也就是柴爷爷经常提到的那个老夫子。道哥,你得去一趟百乌山,和老夫子见个面。”

    可梁厚载却说道:“我感觉,闫晓天现在应该没有将他和寄魂庄联手的事告诉老夫子。以他的性子,如果他将这件事告诉了老夫子,也会将老夫子的态度告诉我们。”

    我摇了摇头:“去年我给闫晓天打电话的时候,他说,他的事是受到老夫子首肯的。”

    梁厚载沉思了片刻,对我说:“首肯是什么意思,还是需要揣摩一下的。我觉得,在这件事上,闫晓天可能说了谎。”

    “不论如何,老夫子一定是要见的。”我环抱双手靠在椅背上,说道:“要对付赵德楷,必须有老夫子帮忙。”

    仙儿就在一旁插话道:“咱们来,不是为了帮闫晓天他们调查内奸的事吗,怎么又变成对付赵德楷了?”

    我说:“闫晓天的公司里出了内鬼,这只是表象,最根本的原因应该还是赵德楷在捣鬼。如果这次不把赵德楷的事情彻底处理干净,就算咱们找出了内鬼,以后还是会出别的问题。”

    完了我又对刘尚昂说:“瘦猴,你试着动用一下包师兄在这里的资源,看看能不能将我悄悄送到延安。我记得,延安那边有辆车是可以直接抵达百乌山所在的那片无人区的。”

    罗菲也附和道:“去延安是个不错的选择,那里是老罗家的根据地,只要到了那里,事情就好办一点了。”

    仙儿又插嘴问道:“说起来,闫晓天什么不在延安做买卖,非要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呢?”

    梁厚载对她说:“延安虽然是老罗家的根据地,但离着百乌山也很近。闫晓天和寄魂庄合伙做生意的事原本就是要瞒着赵德楷的,延安当然不是首选。而且我认为,闫晓天和石大哥将公司开到这里来的时候,应该不知道赵德楷的势力已经蔓延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换句话说,赵德楷的势力范围,应该是在近几年才开始快速扩张的。而这几年,也正是葬教活动最频繁的几年。”

    听梁厚载的意思,他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赵德楷和葬教有关联了。

    之前我和师父以及庄师兄说赵德楷和葬教联系密切,其实也仅仅是我们的推断而已,梁厚载的话也是他的推测,但我相信,他的推断肯定不会有错。

    我点了点头,说:“我和瘦猴先去查一查后街的监控,你们在这里等一等吧,顺便盯着那座暂停施工的楼盘,我听写字楼的保安说,附近的小商贩们都传言那座楼盘十分邪性,我想,能出现这样的流言,一定是有原因的。”

    说完我就离开了座位,带着刘尚昂离开了茶馆。

    刘尚昂在前面领路,他带着我拐进了工地旁边的一条小路,这条路非常僻静,右侧临着工地,左侧就是一片商务楼,刘尚昂走了一段,突然停下来问我:“你和载哥到底是什么认识梁子的?”

    我说:“在二龙湾认识的,那时候你跟着包师兄走了,没跟我们在一块。”

    刘尚昂沉默了片刻,又对我说:“老包说,他现在正在调查梁子的底细。虽然他是你们朋友,但我觉得,调查他一下还是有必要的。道哥,你不会介意我们调查他吧?”

    我理解刘尚昂为什么会担心我会介意,他口中的那种调查,是将一个人从小到大经历过的好事、坏事全都翻个底朝天,一个人经受了这样的调查之后,就彻底没有秘密了。这就像是被人扒光了扔在大街上一样,供那些陌生人反复观察着身上的每一个部位。

    梁子不知道我们这样调查他还好,如果知道了,很难说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我说不介意,你信吗?如果梁子知道我们这样调查他的话,估计朋友都没得做了。但你放心吧,我不会感情用事的,现在包师兄调查他,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刘尚昂这才松了口气:“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说完,他就沿着小路继续朝写字楼方向走了过去。

    写字楼的后街,其实就是一条几十米长的小胡同,大概是由于这地方过于僻静,容易出现安全事故,所以才在街口两端安装了摄像头。

    刘尚昂来到街口以后,就指着位于街道中心位置的一根电线杆对我说:“老包说的监控,就是电线杆上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