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9章 神迹训练班
    刚才见他们三个交谈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可石师兄和闫晓天转身离开的时候,两个人在背对梁子的那一刹那,瞬间就把笑容收了起来,而梁子坐在地上抽烟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愁容,他微微缩着脖子,看起来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点都没有了我们最初见到他时的那种果敢和雷厉风行。

    我对刘尚昂说:“那个人就是梁子,你跟上他,看看他今天晚上会做些什么。”

    刘尚昂点点头,问我:“那你们呢,就在这待着吗?老包说了,这地方的风水脏得厉害,待久了身体可能要出状况的。”

    我说:“我们去写字楼里看看。”

    刘尚昂不禁皱起了眉头:“进写字楼?这么干有点托大吧,里面说不好就有赵德楷的人,你进去,万一被他们识破的身份,这事就麻烦了。不只是你啊,就仙儿这长相,很容易吸引眼球的,你要是带着她,不被人发现都难。还有这位罗大小姐,说句不好听的,她现在就是赵德楷盯上的肥肉,现在,只要她出现在赵德楷的地盘上,就很容易出事。”

    在刘尚昂说话的时候,我看了罗菲一眼,罗菲只是点了点头,倒没有想我担心的那样变得不高兴。

    我说:“那就让梁厚载过去吧,既然已经来了,无论如何也要探一探写字楼里的情况。”

    这时刘尚昂笑了:“载哥这长相辨识度也太高,最好别让他抛头露面。其实吧,这事还得你自己去,不过需要做一些准备,化化妆什么的。”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挎包里拿了一个小袋子给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这长相,稍微一化妆,绝对没人能认出你来。”

    说完他就匆匆地离开了,我朝着写字楼那边看了一眼,梁子此时刚刚抽完烟,起身准备离开了,也不知道刘尚昂能不能跟得上他。

    而后我就打开了刘尚昂给我的那个袋子,里面装了一条领带,一件西装,还有一块很俗气的金表。

    我一时间想不明白了,刘尚昂给我这些东西干什么。

    可梁厚载看到袋子里的东西后却立即笑了起来,我问他笑什么,他却对我说:“你把衣服换上再说。”

    当时我穿着一件灰色的休闲装,里面套的是白衬衣,换上西服以后,我原本是想把领带也打上,罗菲看了看那条领带,说我脖子太粗,带领带估计不好看,于是我就没带。

    换好衣服以后,我又带上了表,仙儿还特意弄了弄我的头发,让我看上去更整洁一些。

    西服、衬衣、浅蓝色的牛仔裤、脚上还有一对刘师叔特意找人给我做的棕色皮鞋,虽然我平时基本上就是穿运动服,很少这么穿戴打扮,但我觉得,即便这样穿着,和平时也没什么两样吧。

    可仙儿他们看到我换完行头的样子,却都笑了起来。

    我就纳闷了:“你们笑什么呢这是?”

    罗菲说:“你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穿得比较休闲的中年人,一点都不像个中学生。”

    梁厚载也说:“道哥,就你这长相,配这身打扮,赵德楷估计就算见了你本人也认不出你来。主要是他肯定想不到你会老这么快,哈哈哈哈。”

    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你们想说我老相就直说。”

    仙儿:“你不是长得老相,而是长得着急。不过你这身板就是衣服架子,西装挺适合你的。”

    罗菲也附和着说:“嗯,还挺帅的。”

    我靠,听她们两个这样说,我心里竟然有点窃喜。

    最后还是梁厚载说:“你现在看上去倒像是个做生意的,你身上有烟吗?”

    我说:“我又不抽烟,哪来的烟啊。”

    听我这么一说,梁厚载就凑了过来,摸了摸我的上西服口袋,果然从里面摸出了一盒烟和一支火机,看来是刘尚昂提前准备的。

    我这会回过神来,立即明白了这盒烟不是为我准备的,而是为写字楼里的保安准备的了,进写字楼查探情况,肯定要向楼下的保安打听一些事情的,有时候想接近他们,一根烟,就是最好的契机。

    可如果碰上了不抽烟的保安,这盒烟就用不上了。

    过了没多久,刘尚昂发来了短信,说他已经跟上梁子了,让我们放心,并说我去写字楼以后,梁厚载可以带着仙儿她们先到附近的一家茶馆里坐坐,那地方也是老翟一个朋友的产业,躲在里面,绝对不会被赵德楷的人发现。

    仙儿担心我平时很少和陌生人打交道,突然让我从保安嘴里套话我会觉得不好意思,我撂下一句“我又不是梁厚载”,就匆匆下了楼。

    离开工地以后,我和梁厚载他们就分头行动了,我向南,他们向北。

    建筑工地和写字楼之间的那条路很窄,但路两旁依旧有很多小商贩,而且大多都是做凉皮、卷饼一类小食品生意,看样子,这附近应该有不少小企业或者小工厂又或者学校,只有那里的职工或者学校的学生,才能养活这样一条小吃街。

    我来到写字楼门口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年纪轻轻的保安拿着一个塑料袋要进去,他见我往里面走也不拦我,还为我让开了路。

    我礼貌性地冲他笑笑,他则朝我点了点头。

    进入一楼大厅之后,我见电梯附近的墙壁上挂着一个标注牌,上面罗列出了这栋写字楼里的所有公司,以及它们所在的楼层和房间号。

    大概是见我一直待在墙角也没有上楼的意思,刚才那个保安才远远地问我:“你是干什么的?”

    我知道他是在跟我说话,但只是装作没听到,依旧盯着墙上的标注牌出神。

    我听到他的脚步声,知道他正从背后走向我,然后他伸手拍了我一下,又问了一次:“你是干什么的?”

    “哦,我是过来看看有没有空房,想租一间。”我转过头去,笑着对他说。

    他看到我的脸时,表情突然变得有点尴尬,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尴尬,只是听他说:“哎呀,这个楼可火呢,一直满满当当的,没有空房了。”

    我从怀里摸出了烟和火机,问他:“抽烟吗?”

    他先是说不抽,然后又问我:“这是什么烟,烟盒子咋没见过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烟,这烟盒和普通的烟盒比又宽又厚又长,大出来不只一号,而且盒子上面只有一个看不懂的英文“Cohiba”,我都不确定那是不是英文。

    我回答不了他的问题,就打开了烟盒的盖子,然后我才看明白,刘尚昂的准备的不是平常的香烟,是雪茄,不过这些雪茄比我在电视上见过的那些要细一些、短一些。

    保安一看到烟盒里的东西就讪讪地笑了:“哎呀,你是抽雪茄的哦,这东西我在电视上见过,还没尝过呢。”

    我就冲他笑了笑,说:“这地方不让抽烟吧,要不,咱们出去聊聊?”

    我一边说着,一边从烟盒里拿出了一根雪茄递给了他,这一次他没客气,接过雪茄之后就一路小跑地奔向了楼门口。

    我跟着他一起出门,他才来得及对我说一声谢谢。

    他花了好一阵子才点上烟,我收起烟盒,问他:“听你口音,不是本地的吧?”

    他点了点头,冲我笑笑:“十六岁就到这来了,都三年了,唉,乡音改不了。你不来一根?”

    我冲他摆了摆手:“最近正在戒。你们这地段不错啊,一般写字楼上不是都有空房的吗?”

    他一边抽着烟,一边说:“地段挺好的,市中心嘛,做生意的多。其实要不是有那栋楼挡着,情况还好些。”

    说话的时候,他还朝着我刚才待过的那栋楼瞥了一眼,接着又对我说:“听街东头卖饼的老汉说,那栋楼建了好几年了都没建起来,就一直这么撂着,那地方挺邪性的,你要是在这附近落下根了,轻易别到那地方去。”

    我问他怎么个邪性法,他说他也说不上来,可周围做小买卖的商贩都这么说。

    后来我又和他聊起了这座写字楼,他说写字楼是千禧年之后才建起来的,因为靠着当地的小商圈,很快就租满了,这栋楼上干什么都有,一般都是些做贸易的,顶层还有商务会所。

    看得出来,他很健谈,我基本没怎么说话,就是他一个人在说着,聊着聊着,他又聊到了一个叫“神迹训练班”的公司,这个公司买下了写字楼的整个五楼,好像就是教一种类似于瑜伽的健身操的,那个公司派了专人盯着五楼的电梯口和楼梯口,如果不是他们的会员,根本不让进去。

    我笑着说:“这么神秘?”

    他说:“唉,我估摸着他们就是卖弄,搞得自己神神叨叨的,别人对它好奇,就总想进去看看。而且我听说,他们那个训练班的会员也都是熟人互相推荐的,你要是没人推荐,冷不丁地告诉他们你要入会员,他们也不让你进。”

    我说:“确实挺神叨。你说,那个什么训练班,不会是搞邪教的吧?”

    他先是纠正我:“是神迹训练班。”,然后又说道:“应该不是,之前也有公家的人上门查过他们,没啥事。而且人家是正儿八经的业主,想怎么弄是人家自己的事,只要每年准时往物业上交物业水电就没人管他们。”

    他正说着话,我就看到不远处有十几个穿运动服的人慌慌张张地朝这么走了过来,他们深色匆忙,走路的速度也很快,进了楼门之后也不走电梯口,径直爬上了楼梯。

    保安对我说:“这些人就是神迹训练班的学生,刚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挺正常的,可过段时间就变这样了,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慌里慌张的,赶投胎似的。每天走的时候也是,我就老觉得他们好像中了邪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