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8章 鬼楼
    刘尚昂笑了笑:“当然不能走着进市区了,我和老翟联系好了,吃完饭咱们去找他,他正好要进城看孙女去,和咱们顺路。”

    我问他:“他开什么样的车?这么多人能坐得开吗?”

    刘尚昂依旧笑了笑:“老翟的车我看过了,那辆面包车平时是拉货用的,虽然脏了点破了点,但空间却对够大。”

    我点了点头:“赶紧吃饭吧,吃完饭接着动身。”

    大概是六点多一点,大家都吃完了饭,我们来不及收拾碗筷,等刘尚昂收拾好要用的东西之后,就一起离开了旅店。

    在一楼看店的小哥见我们下来,问我们晚上回来不回来,需不需要留门,我简单应了声“不用”,就出了店门。

    像这种在一楼守吧台的小哥,每个寄魂庄旅店里都有一个,他们只负责接待来客和收钱,虽然偶尔也上二楼,但进不了二楼的房间,因为在寄魂庄开设的旅店里,实行的是“发卡制”,就是说,如果你要在这里住店,提前预约,店里就会托人将房卡交到你手上,你来住店的时候,进门直接上二楼,刷卡进门。走的时候带着房卡走,过段时间就会有人登门拜访,索要房卡。而看店小哥是拿不到那些房卡的,通常如果有人进旅店以后直接上二楼,小哥也只是核对一下房间号,从来不过问太多。

    说白了,这些看店的小哥只是局外人而已,他们根本不知道旅店二楼的接待的客人都是什么样的人,而这些人在每天离开旅店的时候,也会忘记店里还有二层,根据店里的规定,他们也不能带着自己的朋友或者亲人来住。

    我估计,就连从二楼直通地下冷酷的那条楼梯,看店的小哥都从来没走过。

    我曾听庄师兄说过,旅店的吧台其实是做了一些布置的,好像是龙虎山的人受托在桌椅上施了法,那种术法可以让看店小哥这样的寻常人忘记一些特定的事情,但对于我们这种能凝练念力的人来说没有效果。

    至于旅店的二楼的为生由谁来打扫,我只能说,不知道,毕竟旅店这一块的生意,并不归我们守正一脉打理。

    离开旅店以后,我们沿着刘尚昂指出来的小路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远远看到了一个布满油垢的小型修车行,刘尚昂说,那就是老翟的家。

    刘尚昂来到修车行门口,朝着里面喊了两声“老翟”,修车行门头虽然小,但内部空间似乎很大,刘尚昂的叫声传到门里,很快就传来了回音。

    没多久,一个看起来年纪在五十多岁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手里还拿着饭缸和筷子,一边朝外面走,一边吃着凉皮。

    刘尚昂一见到他,又笑着叫了一声:“老翟。”

    老翟嚼着嘴里的食物,朝刘尚昂扬了扬下巴,算是回应了。

    刘尚昂又问他:“你什么时候去市里?”

    老翟随手将饭缸放在了窗台上,转身朝车行里喊了一声:“你们几个看好店,我出去一趟,晚上不会来了。”

    接着就听车行里有人“诶”的一声,这声应答同样引起了一连串的回声。

    老翟的视线越过刘尚昂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我发现他的眼睛非常浑浊,眼神中还透着一股让人难受的毒辣。

    这人是干什么的?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他和我四目相对了片刻,之后就对刘尚昂说:“现在就走。你后面那个,就是柴师傅的徒弟啊?”

    刘尚昂“嘿嘿”笑了两声,说:“嗯,这就是我道哥。”

    老翟没说话,径自走进了修车行左侧的一条小巷子,不到一分钟,又开着一辆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面包车回来了,他摇下车窗朝我们招手,示意我们上车。

    和刘尚昂说的一样,这辆车很脏、很破旧,可空间也的确是足够大的,我们五个人坐进去,算上老翟就是六个人,可空间还有很大的富余。

    车快开进城区的时候,老翟看后视镜的时候发现我正看他,就问我:“柴师傅这两年怎么样,身体还好吧?”

    我说:“你认识我师父?”

    老翟皱了一下鼻子,又叹口气说:“当年差点被他给弄死。”

    沉默了片刻之后,老翟又说:“可要是没有他,我可能真就死了。”

    我这才回应他刚才问题:“我师父挺好的,不过也是上年纪了,现在偶尔也生病。”

    老翟:“挺好就好啊,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到山东看他去。”

    在这之后,就是很长时间的沉默了,老翟说胡时的语气特别生硬,跟他聊天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后来刘尚昂又拿出了地图,对老翟说:“老翟,你儿子家在哪?”

    老翟:“你就说你去哪吧?我放下你们再办自己的事。”

    刘尚昂也不客气,指着前面的路说道:“从这里向左拐,把我们放在路边就行了。”

    老翟点了点头,将车开上了左转道。

    他在刘尚昂的指引下,将车开到了一个建筑工地旁边。可刘尚昂不着急下车,他先是在车里仔细观察了一下外面的环境,似乎是确定没有问题了,才催促我们赶紧下车。

    从车上下来以后,刘尚昂又带着我们沿着铁皮墙的缝隙钻进了工地。

    一般来说,工地里除了钢筋水泥就是黄沙黄土了吧,可在这个工地上,却长满了齐腰高、甚至比人还高的草。

    我看了看周围这些开始发黄的野草,问刘尚昂:“这个工地被废弃很多年了吧。”

    刘尚昂抬头望着不远处那个还没彻底建完、像个水泥架子一样的高楼,嘴上说着:“也不算是废弃吧,这个楼现在还在招标,找下一个开发商呢。老包说,这地方也算是几经易手,可接手这个楼盘的人全都没有好下场。也有人说这地方的风水不好,第一个开发商做这个楼的时候,原本是想拿来做酒店的,可那个开发商中途就破产了,后来接手这里的人,不是破产就是资金链断了,反正没一个有好结果的。”

    一边说着话,他已经拨开了前方的草丛,朝着那座高楼走了过去。

    途中我留意到,在草丛外围还有一些建筑用的沙堆,不远处还有一个非常破旧的水泥搅拌器,地上还散落着很多安全帽和碎了的砖块。

    看着那些已经掉色、发白的安全帽,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但又说不清楚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这座楼已经快要封顶了,楼梯已经建好,我们顺着楼梯向上走的时候,刘尚昂对我说:“从这座楼向东看,一眼就能看到闫晓天公司所在的那个商务楼,老包也说,这里是一个绝佳的观察点。”

    我问刘尚昂:“包师兄来过这?”

    刘尚昂:“来过,不但来过,还看了看这里的风水,他说这个楼所处的位置有个破风局,如果在这种地方长住,财、运都会被消耗殆尽,身体也会变得佷差。而且他说,像这种风水局附近,常常是会招来邪祟的,靠近这里的那些楼盘,特别容易闹鬼。我问过老翟,老翟说从来没听说过附近闹鬼的事。我估计是老包看错了。”

    说起来,包师兄在看风水这种事上,好像确实有学艺不精的嫌疑。

    这座楼一共十五层,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也算是比较高的楼层了,我们一直爬到顶楼,之后刘尚昂就拿出了望远镜,朝着正南方向的一座写字楼观望。

    看样子,那座写字楼就是闫晓天他们办公的地方了,两座楼离得非常进,中间就隔着一条很窄的街道。从我们这里朝那边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写字楼周围的情景,连路上行人的表情、穿着都能看出一个大概。

    但我们的位置处在背光处,现在又快要入夜,对面的人却很难看到我们。

    刘尚昂说得没错,这里的确是一个极佳的观察点。

    梁厚载朝着楼下望了望,说:“这地方应该是市中心商业区了吧,估计地价不低吧。”

    刘尚昂笑了笑:“这我就不清楚了。”

    说完,他就专心地观察起了对面的写字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再说一句话。

    在此期间,我在顶楼上逛了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虽然我不懂风水,可这地方给人的感觉真的非常不好。

    我们这一路从郊区走到城区,所有的房子都是正南正北落座,唯独我们所在的这座楼是西北、东南走向,高楼的每一堵墙都正对着周围那些楼房的直角,西面有一座楼比这座楼还要高很多,东面则是一片低矮的老楼,那些老楼不但破旧,而且在更向东的位置,还有一口粗长的烟囱,那个烟囱的色调很深,远远望去,就好像是远处的天空裂开了,留下一道漆黑的缝隙。

    而且今天明明是西南风,可站在楼上,我却总觉得风就是从东边吹来的,这阵风到了楼的西头好像很难散去,在原地打一个转,将地上的灰尘都卷了起来。

    刘尚昂对着不远处的写字楼观察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放下望远镜,转过头来我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异常,不过我听老包说,在写字楼的后街那边,好像有一个监控摄像头位置不太对劲。他当时来得急,走得也急,也没自己查看。”

    这时候梁厚载突然说了一声:“嗯?那不是梁子吗?”

    我赶紧凑上去,朝写字楼那边一看,果然看到梁子站在写字楼的楼门口,他似乎碰上了什么心事,在门口踱了两圈之前,就在马路牙子上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石师兄和闫晓天也从写字楼里出来,梁子站起来笑着跟他们说了写什么,之后石师兄和闫晓天就匆匆地走了,而梁子又一次坐在了马路变,抽起了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