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7章 关于内鬼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车上的人已经陆陆续续下了车,石师兄让罗泰直接开车回罗家,然后就带着我们来到了城郊的一个小型旅店。

    这家旅店一看就是寄魂庄的产业,一楼破败,二楼则打理得一尘不染。

    石师兄带着我们来到了二楼最靠近楼梯口的一间房,一边帮我们开门,一边说:“最近这两天你们就先住这吧,等我在市区里打点好了,你们再进城。”

    梁厚载走到窗户旁边,将窗帘掀开一脚,朝外面观望了一下,而后问石师兄:“赵德楷的势力已经遍布全城了?”

    石师兄愣了一下,有些惊奇地看着梁厚载:“你怎么知道的?”

    梁厚载大概不想解释太多,只是含混地应了一声:“猜的。”

    石师兄笑了笑,说:“怪不得都说有道身边有个绝顶聪明的孩子。你就是梁厚载吧?”

    梁厚载也笑了笑:“咱们见过面的。”

    这时候,刘尚昂没头没尾地问我师兄:“你身边的人经常谈论我们的事吗,那我呢,他们是怎么评价我的?”

    石师兄说:“你们的事,我都是从包师弟那听来的,他说你……”

    刘尚昂赶紧挥手将石师兄打断:“哎——算了算了,老包肯定没说我什么好话,你还是别说了。”

    我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一边对石师兄说:“之前我听闫晓天说,你们怀疑梁子是内鬼,到底怎么回事?”

    一提到梁子,石师兄就变得愁容满面,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我说:“这件事挺复杂的,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嗯,粗略地说,就是前段时间我曾给我梁子一份文件,让他把文件交给王大富,这份文件上有我们接下来的一些商业策略,可就在几天以后,我们的竞争对手却棋先一招,抢占了我们的先机,而且不管是地推方案还是市场切入点,都和我设计的一模一样。所以我怀疑,是梁子泄露了文件上的内容。”

    我皱了皱眉眉头:“最后那份文件交到王大富手上了吗?”

    石师兄叹了口气:“问题就在于,那份文件最终交到了王大富手上,梁子说,这一路上都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文件一直就放在档案袋里,王大富也说,档案袋上的封线没有被拆过的痕迹。而在文件交到王大富手上之前,只有我、梁子和闫晓天知道那份文件的具体内容。”

    梁厚载在一旁插上了话:“这样的文件,为什么要交给王大富呢?又怎么能确定,泄露机密的人是梁子,而不是王大富?”

    石师兄说:“你不要觉得王大富在龙王墓待了三十年他就和这个世界脱节了,完全不是。正相反,他的人脉非常广,那都是守墓人千多年来积攒的老人脉,我们的生意能在百乌山的地盘上做得风声水起,也多亏了王大富的那些老关系护着,不然的话,估计赵德楷早就对我们下手了。”

    梁厚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听石大哥的意思,现在你们这边的领头人,就是王大富咯?而且,现在赵德楷已经知道闫晓天在外私开产业的事了?”

    石师兄先是点了点头,又摇摇头:“王大富不算是我们的领头人吧,但现在我们不管干什么,也都习惯于争取一下他的意见。他现在住在罗家,我们很少和他碰头,平时有什么事,都是以书信的方式沟通,传信的人一直都是梁子。至于赵德楷那边,他只知道寄魂庄把产业开到陕北来了,但并不知道闫晓天正和我们合作。”

    说完,石师兄又转向了我:“其实,我们的商业机密已经不是第一次泄露了,几个月前也有过一次类似的情况,当时我没怀疑任何人,只是觉得我们肯定被监听或者监视了,为了这,包师弟还特地来了一趟,他检查了我们的办公大楼,但没有发现任何的监听、监视设备。现在回想一下,上次被泄露的那些信息,也只有我、闫晓天、梁子,还有王大富知道。”

    听石师兄说完,我就问闫晓天:“闫晓天,依你看,王大富是个怎样的人。”

    闫晓天的回答就四个字:“绝对可信。”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王大富比梁子更可疑呢?

    但我只是笑着点头,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刘尚昂又问闫晓天:“你们就不能用手机和王大富通信吗,非要传文件,听着就麻烦。”

    闫晓天说:“我们也是怕赵德楷他们监听,我还记得当初去河南的时候,他还在我车地下安过跟踪器。”

    刘尚昂:“那你给石大哥打电话说我们要来的时候,就不怕被监听了?”

    闫晓天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拿在手上摆弄了一下,说:“我和老石的手机,是老包来的时候给我们带来的。手机卡是特别订制的,信号频段其他人接收不到,可他来得急,就带了这么两个。我和老包为了方便联系,就留下了。我原来手机已经不敢用了,你们进墓的时候,罗菲怕你们出事给我打电话,我都没敢接,还是罗泰来找到我,把你们那边的事情告诉我的。”

    刘尚昂还要说话,我挥挥手将他打断,转而对石师兄和闫晓天说:“看样子事情是挺复杂的,这样吧,今天咱们就不讨论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再说时间也不早了,石师兄如果离开的时间太长,可能会让内鬼起疑。”

    石师兄点了点头:“也是,那我先回去了,你们这两天尽量别出门了,等我在市里打点好了,第一时间联系你们。地下室有个冰库,里面存了不少肉啊菜的,二楼的楼头有厨房,你们要是饿了,就自己做点饭吃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一把十字花的钥匙,说一声“冰库钥匙”,然后就把钥匙放在了电视柜上。

    我问石师兄:“市区那边,大概要多长时间才能打点好?”

    石师兄想了想,说:“最快也要两三天吧,最慢……也就四五天。”

    我点点头,给了石师兄一个微笑。

    在这之后,石师兄就带着闫晓天急匆匆地走了,我凑到窗前,将窗帘掀开一条狭窄的缝隙,目送着他们离开了旅店外的胡同口。

    我放下窗帘,转身对仙儿说:“仙儿,你和罗菲到冰库里弄点食材上来,咱们抓紧时间吃饭。”

    仙儿环抱着双手,问我:“这才四点多,这么早就吃饭啊?”

    我说:“争取六点钟之前把晚饭解决了,今天晚上我要去一趟市区。”

    听到我的话,仙儿立即皱起了眉头:“可你师兄不是说,不让咱们出去吗?”

    我笑了笑:“他和闫晓天是被内鬼的事吓到了,以至于有点过分谨慎,你不用听他们的。”

    完了我又对刘尚昂说:“瘦猴,你现在出去探探路,看看咱们从哪个方位进城比较合适。”

    刘尚昂应一声“好嘞!”,接着就离开了房间。

    仙儿冲我嘟囔了一句:“你呀,就是闲不住。”,她一边说着,一边拿了电视柜上的冰库钥匙,然后也拉着罗菲一起离开了房间。

    刘尚昂走了大约二十分钟以后,仙儿和罗菲就拿着一箩筐食材回来了,我担心浪费,只留下了今天晚上做饭要用的,其他的则重新放回了冷酷。

    临近黄昏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几样从师父那里学来的小菜,罗菲做了洋芋擦擦,她的手艺出乎意料得好,做出来的洋芋擦擦和我上次在延安吃的那些一样美味。

    说到这,我又想起了当初在延安吃的那一顿烧烤,可惜我们当时所在的城市不是延安,不然的话,无论如何也要再去尝尝卢云波的手艺。

    之前我已经给刘尚昂留好了饭,本以为他这次出去探查肯定要花费不少时间,没想到我们这边饭刚吃到一半他就回来了。

    刘尚昂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张本市的地图。

    我不禁问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刘尚昂坐下以后先夹了块肉放在嘴里,然后就一边将地图叠起来,一边口吃不清地对我说:“正好老包在这一代有个朋友,我就向他了解了一下这里的情况,顺便查了查附近的监控点。”

    他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以后,才凑到我跟前来,将地图展开,一边在上面比划着,一边对我说着:“咱们现在处于这个位置,进城区的话,要路过一个化工厂,厂区的这个位置、这个位置,还有这个位置有监控。”

    我问他:“这个化工厂也是赵德楷的势力范围?”

    刘尚昂:“这我就不知道了,咱们才刚来,很多事得慢慢摸才能摸清楚。不过听老翟,啊,就是老包的朋友说,最近这段时间,城郊这一带出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让我万事小心。我觉得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谁也说不好,在化工厂负责管理监控的人就一定不是赵德楷的手下。”

    这时候梁厚载在旁边说了一句:“我怎么感觉,包大哥好像在全国各地都有眼线啊,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刘尚昂露出了一个让人很难读懂的笑容:“我也想知道老包到底干什么的,可他这人闷骚很,怎么问他他都不肯说。不过眼线嘛……其实也不能算眼线吧,这次我找的就是老包一朋友。你们别看老包平时一副憨憨的样子,他可是个能吃四海的人,朋友遍布五湖四海,再加上他朋友的朋友,你说他的眼线遍布全国,严格来讲也不算错。”

    梁厚载:“既然包大哥的眼线这么广,上次他来这里的时候,就没查出关于内鬼的蛛丝马迹?”

    “我刚给他打电话了,他上次就来了两天,哪有这么快就查出结果的。”刘尚昂先是对梁厚载说了这么一句,转而又对我说:“道哥,现在赵德楷的势力范围有多大,咱们也说不清楚。保险起见,这次进市区,最好别打车,也别坐公共汽产,都不安全。”

    仙儿凑过来看了一眼地图,顿时皱起了眉头:“瘦猴,你不会是想说,咱们走着进城吧,那得走多长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