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4章 离开黑暗
    身后传来“嘭、嘭”两声闷响,我立即回头去看,就看见刘尚昂和梁厚载同时倒在了地上。

    我想上前将他们扶起来,梁厚载却朝我摆手:“别扶我们,我们已经不行了。”

    “怎么了?”我压制不住心里的紧张和担忧,冲他们大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了你们这是?”

    刘尚昂长吐一口气:“什么叫刚才还好好的?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跋涉了这么多天还生龙活虎的,不行了,我现在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原来是累坏了,吓我一跳,还以为他们怎么着了呢。

    梁厚载叹了口气:“你有仉二爷的药方,我们可没有啊。道哥,你先饶了我们吧,让我们先休息休息。”

    我回到刚才站立的地方捡起了藏刀,然后倚着被夜魔顶翻的石台坐下,长长吐了一口气,对梁厚载和刘尚昂说:“休息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一下,太累了。”

    其实在我说这句话之前,他们两个就已经开始打鼾了。

    多吉也累坏了,刘尚昂和梁厚载睡着以后,它也进入了梦乡。只有我还不敢睡,我心里很清楚,虽然夜魔被重新镇压,可在这样一个地方,依然潜藏着其他危险。

    他们睡觉的这段时间,我就一直在回想这次的经历。

    随着夜魔被镇压,事情似乎画上了一个句号,但我又想起了之前见到的山鬼和死在冰层附近的山神。

    山神究竟是怎么被吸引到地藏墓附近来了,这件事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

    过了很长时间,刘尚昂和梁厚载也陆续醒来,多吉是最后一个苏醒的,它醒了以后,还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我记得过去它伸懒腰的时候,罗菲都会挠挠它的头,它也很喜欢那样,我也想学着罗菲的样子帮它挠头来着,可它却避开了我,跑到一边去了。

    看样子,对于我弄乱它发型的事,它还是耿耿于怀的。

    刘尚昂和梁厚载醒来之后,我们就开始着手将夜魔破土时顶出来的地洞重新填埋起来,又合三人的力量重新立起了石台,并将降魔杵放在上面。

    有次我们干活的时候,多吉从黑暗的角落里叼来了一个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之前被我们抓住的甲尸。

    当时它身上依旧捆着钢索,可它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胸前的一段钢索磨得不成样子,眼看就要断了,我见他身上的封魂符已经没有多少灵韵了,于是又在它胸口上贴了张新的,这一下,甲尸彻底不能动了。

    将石台和降魔杵恢复原样以后,我们才决定尽快离开这里。

    梁厚载对我说,其实在我对付夜魔的时候,他也很想帮我,可那时候的他光是站着就几乎耗尽全身的力气了,如果跟在我身边,只能成为我的累赘。

    对于那时候的事,刘尚昂也显得有些愧疚。

    我能理解他们,而且在那种情况下,我一个人行动,生还的几率比他们两个跟在我身边要高得多,毕竟,多吉的毛发只够掩藏我一个人的气息。

    若在平时,梁厚载和刘尚昂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跟我解释半天,更不至于愧疚。可在黑暗中待了这么久,他们两个的神经都变得非常敏感。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很快就要出去了,只要回到阳光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鱼干快要吃完的时候,我们终于回到了石门前,当时刘尚昂和梁厚载的眼圈都是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兴奋。

    我不得不提醒他们,快离开四号区的时候,一定要提前闭上眼睛,外面隧道里全是火把,我们在黑暗中待得时间太长,眼睛适应不了隧道中的强光。

    他们两个只顾着打开石门,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出了石门,我们重回四号区,此时的四号区依然还是我们进石门之前的样子,没有邪气和邪祟。

    终于来到四号区的入口了,刘尚昂和梁厚载急着要出去,两人同时凑到了黄墙上,伸手去触碰墙上的机关。

    我赶紧拉住他们两个:“慢一点,出去的时候一定闭上眼睛。”

    梁厚载朝我点了一下头,刘尚昂则直接触动了墙上的机关,在黄墙上出现洞口的瞬间,我立刻闭上了眼睛,然后就感觉两股力量同时撞在了我的左右肋骨上,一轻一重。

    我还听到了闫晓天的声音:“哎呀哎呀,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啊。”

    我隔着一层眼皮渐渐适应了隧道中的明亮,之后慢慢睁开眼,就看到仙儿和罗菲的脑袋就蹭在我胸口上,左边是仙儿,右边是罗菲,这两个人还揽着我的腰。

    那一刻我的脸就像火烧一样,热辣辣的。

    我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问他们两个:“那个……你们俩在干啥?”

    罗菲立即松开了我,低着头向后退了一步。

    仙儿却一把掐住了我腰上的肉,狠狠拧了个半圈,我立即疼得咬牙切齿。

    她一边用力掐我,一边还在吼:“你这家伙,进去一个多月了定点消息都没有……”

    说着说着,她竟然大哭起来:“我还……我还以为你死了!”

    她这么一哭,罗菲竟然也跟着流起了眼泪。

    我当场就懵了,好好的,怎么突然哭起来了,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

    我一边手足无措,一边又要赶紧安慰他们,以至于我自己都忘了当时跟她们两个说了什么了。

    期间我听梁厚载问闫晓天:“我们进去了这么长时间?”

    闫晓天:“可不是吗,罗菲怕左有……怕你们出事,可柯爷又不让她们进去,就把我和罗泰给弄来了,本来吧,我还想着偷偷潜进去来着,没想到被柯爷抓了个正着。唉,好一顿臭骂啊。柯爷说,我们要是进去了,就破了你们的运,你们必死无疑,这下谁也不敢进去了。最近一个月,这两位大小姐天天在这等着,茶不思饭不想的,我和罗泰也是没辙了,就跟她们一起待在这,多少能照应她们一下。”

    他正说着话,罗泰就背着一个大包过来,他一看到我就咧嘴笑了:“呀,有道出来咧,出来咧就好嘛。走走走,赶紧回牧场,好几天没正儿八经吃顿饭咧。都是被这两个姑奶奶折腾的。行啦行啦,你们两个别哭了,你们家姑爷肯定饿了,看他面黄肌肉那样。”

    说真的,我、梁厚载、刘尚昂,我们三个虽然脸色都不太好,但都算不上面黄肌肉,反倒是一段时间不见太阳,皮肤还白了很多,最近这些日子鱼也没少吃,体重也没降多少。

    反倒是罗泰和闫晓天他们,看清来明显比从前瘦了很多,还有罗菲和仙儿,这段时间显然没有好好吃东西。

    又过了一阵子,仙儿和罗菲总算消停下来了,我们才一起离开了地藏墓。

    在黑暗中待了这么多天,我原本想一出去就赶紧见见太阳,没有被黑暗禁锢过的人,也许永远无法想象我们对阳光的渴望。

    可天不遂人愿,我们从地藏墓出来的时候,夕阳刚刚西下,草原也浸浴在了月色中,可看到夜空中刚刚升起的月亮和漫天星星,我还是感觉到一种久违的解脱感。

    就好像压在身上的担子突然间消失了,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不只是仙儿和罗菲他们,柯师叔、孙先生、刘师叔也都在峡谷中等着我们,刘师叔一见我们出来,就赶紧给我师父打电话报信去了。

    柯师叔和孙先生侧凑上来,嘘寒问暖的。

    我招呼多吉过来,让它将甲尸丢在了地上,指着甲尸对孙先生说:“这就是四号区的甲尸,我们这次的特训,算是圆满了吧?”

    孙先生笑着回应我:“圆满了圆满了,只要你们三个安然无恙,就都圆满了。”

    刘师叔打完电话回来,看到他的宝贝多吉被剃了一身短毛,一脸心疼的表情,但他心疼归心疼,也没质问我们什么。

    回到牧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给师父打了电话,原本想说一说夜冢里的情况,可电话没打通。

    刘师叔说,我师父在缅甸那边碰上了非常棘手的事情,复杂程度不亚于夜冢,虽然现在快处理完了,但还有一些细枝末节的事需要忙碌,这些天经常打不通他的电话。

    我问刘师叔缅甸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刘师叔说他也不清楚,只知道和阴玉有关。

    和阴玉有关?可我记得,王大富提到的那九座大墓,好像没有任何一座在缅甸吧。

    不过既然他说师父那边的事都快处理完了,也就是说,师父很快就会稍微清闲一些,这些疑问,还是以后直接问师父吧。

    孙先生烧好了水,让刘尚昂和梁厚载好好洗个澡,而我则泡上了仉二爷的药浴。

    我们三个人收拾干净以后,柯师叔就在帐篷里摆开了宴席,和我之前许诺梁厚载和刘尚昂的一样,这顿饭吃的是火锅,刘师叔弄来了很多新鲜的牛羊肉,这些鲜红中带着白色纹路的肉片对我们三个有着巨大的诱惑力,我们这边大快朵颐,孙先生他们那边则喝起了青稞酒大家有说有笑地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活人才有的那种幸福感。

    饭间,我和梁厚载将这次的经历七嘴八舌地说了出来,说到最后的时候,我也忘了是处于什么原因问了一句:“那具甲尸该怎么处理,孙先生?”

    孙先生说:“啊,我准备卖给闫晓天,他出价还不错。”

    我问闫晓天:“你买这种东西干什么?”

    闫晓天:“唉,还不都是让赵德楷给闹的,他现在是百乌山的首房长老,规定每个堂口每年都必须上缴一件奇物,说是要扩充后仓的库存量。唉,百乌山是什么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每年一件奇物,这就相当于给各堂口放血啊。”

    以前闫晓天提到赵德楷的时候,一口一个“师父”叫得亲,怎么现在也直呼其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