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3章 苏醒
    它的速度太快,我根本躲不开,可眼看着火舌的舌尖离我不到半米的时候,它却突然停了起来,就在原地静静地燃烧着。

    我站起身来,火舌又晃动了两下,可终究还是没有再前进。

    梁厚载也支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对我说:“看样子,这个距离已经超出夜魔的攻击范围了,它只是挣脱了降魔杵,却还是被大阵限制着。”

    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我看到那张白色面具正不停地在空中打着转,可它不管怎么转怎么翻,都无法离开金光汇聚的那片区域。

    梁厚载说得没错,此时的夜魔,依旧受到了大阵的限制。

    咦?不对啊,我怎么能听到梁厚载的声音?我抬起手来摸了一下耳朵,才发现左耳的药棉已经不见了,估计是刚才翻滚的时候掉了出来。

    再看看梁厚载,他现在也有一支耳朵是空的。

    我大体估测了一下,我们和夜魔之间的距离大概在十米左右,在这个范围之外,它碰不到我们,但我们也碰不到它。

    同时我还留意到,夜魔的面具不管如何转动,都没有正对着它头顶上的壁画,看样子,它是在刻意避开那些壁画。

    梁厚载也对我说:“让面具正对壁画,应该就能唤醒首领女儿的意识了。”

    可问题是,要怎么做才能让它面对壁画?

    这时候,多吉从不远处跑了过来,之前被我们抓住的甲尸不知道去哪了,它叼在嘴里的东西也换成了降魔杵。

    多吉到我身边之后,就把降魔杵丢在了我的脚边。

    我捡起了降魔杵,问多吉:“从哪捡来的?”

    多吉呜噜了两声,我无法明白它的意思。

    梁厚载则对我说:“刚才降魔杵就落在光线汇聚的那片区域里,我亲眼看见的。”

    多吉附和着点了点头。

    光线汇聚的那片区域?也就是说,多吉捡降魔杵的时候,离夜魔是很近,可它却没有遭到夜魔的攻击。

    这让我想起了四号区里的邪祟,那些邪祟只攻击活人,但在多吉每年进入这里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动静。

    夜魔会不会也是这样,只攻击活人,却对感觉不到多吉的存在?

    心里一边想着这些,我还不忘朝坤位传来的那道光束看了一眼,此时,那道光束的亮度已经比刚才减弱了一些。

    如果番天印加持在坤位的灵韵消失,当生机再次出现的时候,夜魔肯定会借机逃出去。

    没时间耽搁了,我立刻从背包里拿出一柄登山镐,朝着夜魔的面具投了过去,登山镐刚一进入夜魔的攻击范围,立刻就被火舌包裹起来,无比坚实的登山镐很快就被烧红,镐尖甚至都已开始融化变形。

    火舌中所带的温度,似乎远比我想象得还要高。

    登山镐受到火舌的攻击,我想,也许是因为我触摸过它,以至于上面带了我身上的气息,所以才被夜魔察觉。

    接下来,我抓起了多吉头上的一大撮长毛,用青钢剑将这撮毛斩断,多吉立即抬起头来,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说:“借用一下,等会可能要借更多。”

    说完,我又拿了梁厚载的登山镐,将多吉的狗毛密不透风地缠在了上面。

    在这之后,我第二次投出了登山镐,和预想中的一样,因为登山镐整个被多吉的毛发包裹了起来,夜魔完全没有察觉到它的出现。

    登山镐在空中盘旋着划过一道长弧,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夜魔的面具,就听“嘭”的一声闷响,面具受到攻击,快速颤了两下,而包裹着狗毛的登山镐则被崩飞了出去。

    刚才投掷登山镐的时候,我用几乎用上了最大的力气,竟也只能让面具晃动两下。

    受到攻击以后,面具就开始没有规律地到处乱逛,似乎想要找出攻击的源头,疯了似地来回逛动着。

    多吉身上的味道对于夜魔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盲点。

    随后我就挥动着轻钢,将多吉身上的长毛一撮撮地斩了下来。

    我将这些狗毛塞进了衣服和裤子里,又用它们裹住了青钢剑的剑鞘和番天印。

    多吉的毛发虽然丰盈,但也只够武装我一个人,刘尚昂和梁厚载则自知帮不上忙,就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知道我的全身都被多吉的长毛包裹起来之后,才尝试着朝夜魔那边摸了过去。

    我避开了火舌,由东北方向靠近夜魔,这个方向对应了先天八卦的震位,也是石门所在的位置,生气由这里流入八卦图,而我选择这样一个位置,也是希望这股流动的生气能稍稍掩盖我的气息。

    很快,我就走进了夜魔的攻击范围内,它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存在,那张面具在空中划过一个弯,正对着我所在的方向。

    可过了一会,面具又飘到其他地方去了。

    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蹑手蹑脚地慢慢前行,夜魔的面具此时就正对着坤位,我感觉,它似乎是在等待来自坤位的光彻底暗淡下去。

    当光束再次暗淡之时,夜魔一定会抓住那一瞬的生机,从大阵中逃脱出去。

    我稍稍加快的脚步,很快就凑近了金光聚拢的区域。

    面具下方的黑烟还在不断涌动着,有时候,金光会被这些黑气彻底遮盖,有时候,黑烟又会被光束穿透,周围立即变得明亮起来。

    夜魔和大阵之间,还在进行着一场无声的博弈。

    接近那些黑烟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包裹在其中的惊人寒意,隔着一层厚厚的狗毛,我身上的皮肤就被这阵寒意刺激得生疼,连腮帮的骨头都被冻得有些僵硬了。

    原本我还想凑到面具跟前的时候,强行用双手翻转面具,让它正对着上方的壁画,可现在看来,我不能再靠近了,再靠近的话,黑烟中的寒气会要了我的命。

    这时候,我想到了刘尚昂的藏刀。

    我立刻冲回刘尚昂身边,将一只手伸向了他:“刀!”

    刘尚昂手脚麻利地从背包里抽出藏刀,用多吉的毛发将它捆好之后,又甩手扔给了我。

    在我接住藏刀的一刹那,夜魔的面具又快速转向了我这边,可过了几秒钟,它又从我面前移走了。

    我将藏刀拔出刀鞘,一边用多吉的毛用力地擦了擦刀面,一边盯着夜魔。好在它没有回头,看来用多吉的毛发擦拭刀身,也能遮盖藏刀上的味道。

    随后,我将刀面正对着头顶上的那些壁画,就见如同冰面一样光洁的刀身上立刻映出了其中一幅壁画。

    我转动着刀身,试图让四幅壁画都映照在上面,可刀身实在太窄了,最多只能映出一副壁画。

    这时候,我又朝坤位的光束看了一眼,比起十几分钟前,那道光束又暗淡了一些。

    时间越来越紧迫,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深吸一口气,快速走到了夜魔的正面。

    这时候,面具突然震颤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转向了我。

    我心里顿时一惊:难不成它发现我了?

    也就是刚有这样一个想法,浮在空中的面具又是一阵急颤,紧接着,黑烟和火舌同时涌动,一起朝着我这边席卷过来。

    说真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不管是黑烟中的寒气还是火舌中的高温都能瞬间要了我的命,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站在马路上,突然有一辆重型卡车迎面而来,下一秒就会被沉重的车身撞成一堆碎肉。

    我避不开,也没打算避,狠狠咬了咬牙,猛地将藏刀举了起来。

    这时候夜魔就俯视着我,我举刀的时候,它一定能清晰地看到刀身,可我也不知道光洁的刀身是否成功映出了壁画上的内容。

    我能感觉到寒气在我的左侧涌动,火焰的高温炙烤着我的右脸,但我依然高举着藏刀,如今这把刀已经成了我唯一的希望。

    面具正对着我的脸,我也死死地盯着它,这时我才看清楚,面具上的眼睛和嘴,其实就是镶嵌在面具上的三颗宝石,那样的眼睛是没有任何神采的,我也不知道夜魔现在到底是不是发生了变化,首领女儿的意识究竟有没有醒过来。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生一秒钟的生死完全是未知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压制住心里的惧意,高举着刀身。

    这次下墓之前,柯师叔说我们三个肯定不会出事,而他和刘师叔在峡谷中摆下的阵,也将给我们带来好运气。

    现在,我只希望柯师叔不是在安慰我。

    当顺着左脚跟爬遍我左半身的寒意和从右侧传来的高温眼看就要吞噬我的时候,我察觉到夜魔的面具再次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寒意和高温就开始离我远去。

    我立刻意识到,首领女儿的意识已经开始苏醒了。

    我抬起手,指着正上方那团承载了四幅壁画的金色光晕大喊:“抬头,壁画在头顶上。”

    可夜魔的面具依旧俯视着我,我心里有些急了,甩手将藏刀抛向了天空,夜魔的视线,或者首领女儿的视线一直顺着藏刀移动,她慢慢抬起来了头,面具终于转向了浮在空中那一抹金色光晕。

    直到藏刀落地,那张面具都没再移动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烟终于开始自发地缩回了地下,随着外面的黑暗越来越少,最终,面具也重新退回了地洞中。

    在看到壁画的时候,首领的女儿肯定苏醒了,她的苏醒让挣扎了几千年的夜魔再次陷入了沉睡。而此时,坤位的光芒也终于完全暗淡了下来。

    可在夜魔被压制以后,我心里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折腾了这么久,我们还是没能让那个可怜的女人得到解脱,再过几千年,夜魔还是会苏醒过来。

    就算是拼了命,我们也只能让夜冢恢复到三千年前的状态,除此之外,什么都改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