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7章 “魔鬼鱼”
    有时候困倦了,我们就会和多吉轮流休息,我们休息的时候,多吉就是我们的警戒者,它休息的时候,我们则充当守卫的角色。

    在这样一个地方,无法计算时间,在火光之外除了黑暗就是黑暗。我也不知道我们走了多久,顿顿饭都是烤鱼,导致我一闻到鱼身上味道就想吐,之前带进来的食物也早就被我们吃光了,有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看到那只白色的怪物就趴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睡觉,我突然有了一种非常罪恶的想法,我想杀了它吃掉,我觉得它的肉肯定比水的鱼美味。

    知道后来我才知道,我不是第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人,梁厚载和刘尚昂后来提起那段时间的经历时说,他们也曾有过和我一样的想法,还好我们只是有这样的想法,并没有真的这样做。

    还好,我们没有觊觎多吉。

    每天都在长途跋涉,累了就睡,饿了就吃,大家几乎没有交流,但我看得出来,刘尚昂和梁厚载的眼神在变化,那种眼神中已经完全没有了坚定,只有沮丧和失望。我知道,大家都快崩溃了。

    后来我就主动和他们说话,每次停下来吃东西的时候,我都会将我师父讲给我的那些故事很详尽地讲出来,而这段讲故事的经历也让我知道,我们的确在这个黑暗的区域中待了非常久的时间。

    因为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故事可讲了,于是我就开始胡编乱造,结合这些年的经历,加上自己的一些幻想,将我师父的事迹改编得乱七八糟。

    其实回过头来想想,刘尚昂和梁厚载那时候也应该知道我在胡扯,可他们还是喜欢听我讲这些故事。在那个时候,我编造出来的这些毫无亮点可言的故事,已经算得上是他们唯一的精神寄托了。

    那只怪物好像也很喜欢听我的故事,我知道他听不懂,但每次我讲故事的时候,它也会围上来。一段时间的同行让它打消了对我们的警惕,它开始主动向我们要烤熟的鱼,有时候,它也会用它那只惨白的右手触摸多吉,感受着多吉身上的柔软毛发,那种触感对它来说似乎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

    我们也发现,这种生活在黑暗中的怪物虽然面目狰狞,但只要不侵犯它的家园,它就没有任何攻击性。而在不久之前,我们几个还想吃它的肉。

    有时候我甚至分不清楚,我们和这只怪物相比,到底谁更像人,谁更像野兽。

    门这一边的区域要比地图上描绘得大很多,我们已经离开了八卦图覆盖的区域,却依然没有发现泉眼,梁厚载说,我们此时不但远离八卦图,而且离地藏墓上方的峡谷也有了很长一段距离,再走下去是找不到泉眼的。

    但我还是决定继续沿着河脉走下去,我有一种预感,泉眼就在这条河的源头。

    一直以来,我都对梁厚载的推测能力坚信不疑,而梁厚载也极少质疑我的决定,他没再说什么,我们继续沿着河道前行。

    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河道中出现了拐角,我们沿着拐角反折了方向,再次朝着八卦图所在的区域前进。

    这成了我们的新希望,至少这说明了,河道的源头和八卦图之间的距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远。

    而且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我们能明显感觉到路面有平缓的坡度,我们正在朝更高的地方前进,而随着我们越走越高,水里的鱼越来越少了。

    和我们同行的那只怪物变得比之前更加警惕,他经常会停下来侧耳倾听,又一次,我也听到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阵怪异的“嗡嗡”声,声音出现的时候,怪物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好在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当怪物脸上的那份警惕消失之后,我们得以继续前行。

    可过了没多久,这只跟随我们走了很远的怪物突然失踪了。

    那天我们刚刚吃完东西,就坐在地上休息,多吉原本是要帮我们警戒的,可经历了长时间的连续跋涉,多吉也累坏了,它没能挺住,在我们入睡之后,它也昏睡了过去。

    当我们醒来的时候,才发现那只怪物不见了,我们试图找过它,但没有任何结果。

    直到我们又沿着河道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在河岸上发现了它的尸体,有什么东西曾撕咬过它的脖子,将它喉咙上的皮肉撕掉了大片,它的一只手和一条腿严重骨折,由于空气潮湿,它的尸体已经发出了浓重的腐臭。

    我们之所以能认出它就是一直跟随我们的那只怪物,是因为刘尚昂在检查它的尸体时,在它的手腕上发现了多吉的狗毛。

    它的死让我凭空多了几分愧疚,我也不确定这种愧疚究竟来源于什么,也许是因为我们杀了它的族人,又没能保护好它。

    我们用工兵铲在河道附近挖了一个大坑,将它埋了进去,刘尚昂又烤了一些鱼和它埋在一起,这些鱼也算是它的陪葬品了吧。

    除此之外,梁厚载还从河边找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立在了怪物的坟前,并在石头上刻了一个很简单的字:“他。”

    处理好他的尸体,我们继续上路。

    走在路上的时候,刘尚昂问:“他为什么会死呢?它失踪的时候,咱们都在场,可为什么他死了,咱们却没事?”

    我说:“别想这么多了,赶紧走吧。”

    梁厚载则没有说话。

    其实刘尚昂问的问题我也想过,我觉得,也许就在我们和多吉同时休息的时候,他发现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接近我们,他引开了那个东西,救了我们,自己却没能逃过一劫。

    但我不打算把这样的想法说出来,我怕我会受不了那样的负罪感而彻底崩溃。

    在我们将他埋葬之后没多久,奇怪的“嗡嗡”声又出现了。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某种巨大的虫翼在快速震动,随着声音的出现,地面也以很快的频率震颤起来,我感觉到远处有东西正以极快的速度朝我们这边接近,于是快速抽出了青钢剑。

    在黑暗中沉寂了这么长时间之后,我们其实都非常渴望一场战斗,以此舒缓心中的压力。

    刘尚昂在拿出藏刀的时候故意弄出了不小的动静,似乎是在吸引那个东西的注意。

    紧紧过了一分钟,那阵怪异的嗡嗡几乎要到我们跟前了,地面的震感也变得越发清晰。

    梁厚载一手拿着工兵铲,另一只手则从口袋里拿出了辟邪符,我也感受到了,随着那个东西离我们越来越近,空气中已经出现了淡淡的阴气。

    紧接着,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冲进了火光照亮的范围,并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靠近。

    从表面上,那就是一个紧贴在地面上的影子,面积有成年人的胸膛那么大,嗡嗡声就是从影子中发出来的。

    果然是刘尚昂刚才发出的声响引起了它的注意,它一进入火光覆盖的区域,就朝着刘尚昂冲了过去。

    刘尚昂赶紧闪身,我就看到那个影子突然从地面上飞了起来,刘尚昂还没稳住重心,只能就地一滚,那个影子就从他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我立刻出剑,一剑刺中了那个“影子”,当剑刃触碰到它的时候,先是传来一阵十分坚硬的触感,但以青钢剑的硬度和锋利依旧将它刺穿,大股鲜血顺着它的伤口滋了出来。

    看到了血,我才知道这东西是个活物。

    它被刺伤之后就奋力扭动身体,快速摆脱了青钢剑。落地之后,它似乎想要重新逃回黑暗中。

    我快速上前一步,刺出青钢剑,抢先将它钉在了地上。

    梁厚载这时也冲了上来,将一张辟邪符贴在了它的身上。它身上的阴气很快就被驱散,而后连身上的温度都快速降了下来。

    此时,我已经无法从这东西身上感觉到生气。

    梁厚载说:“看样子,它是靠身上的阴气来维持生命的。”

    一边说着,梁厚载一边将地上的黑东西翻了过来,就看到它的身上长着一张巴掌大的嘴,确切地说那不应该叫做嘴,而应该叫“口器”,因为它没有嘴唇,只有四排杀鱼一样的尖牙。

    眼前这个东西除了通体黝黑之外,外形和魔鬼鱼类似,也是扁扁的身子,后面拖着一条很长的尾巴。

    在这东西的腹部还有很多类似于触手的东西,但在它身上我们没有找到眼睛和耳朵。

    梁厚载对着它研究了一小会,才对我说:“看样子,这东西是靠地面的震感来辨别我们的位置的,刚才刘尚昂之所以能吸引到它,不是因为弄出的声音大,而是因为走动频繁。”

    刘尚昂很不在意地说:“那又怎么样,它还不是被咱们干掉了。说起来,这玩意儿这好像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怪物啊。”

    梁厚载摇了摇头:“这东西如果单独出现的话,当然不能给咱们造成什么威胁。但它体表坚硬,速度也很快,刚才它扑你的时候,还好你完全躲开了,不然以它的速度和硬度,就是蹭你一下就够你受的。而且它的牙齿也异常锋利,如果下一次它们成群出现的话,咱们会有大麻烦。”

    我看了看那具尸体,冲刘尚昂和梁厚载露出一个轻松的笑脸:“没这么夸张,这种影子怪既然身上带有阴气,一套罡步走下来就能镇住它们。”

    刘尚昂刚才听到梁厚载的话,本来已经变得很紧张了,听我这么一说,又长长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