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6章 一顿饱饭
    刘尚昂摇头:“听不到,它还没找到水源,我觉得前面好像出了什么事。”

    我点点头:“继续跟。”

    刘尚昂没再说话,继续带着我们向前走。

    片刻之后,刘尚昂说黑暗中的怪物又开始走动了,但速度很慢。

    又是一段时间过后,我已经能听到怪物的脚步声,看样子从刚才开始,我们的速度就一直比它快一些。

    我让刘尚昂稍微慢一些,尽量和怪物保持足够的距离,刘尚昂此时经常要去留意怪物的动静,一不小心他就会忘记自己数了多少步,每当他的计数中断时,就会向我报一个他还能记住的最近一个数字,而我则在地图上记录上我们的大体位置。

    终于,在漫长的跟踪之后,我们终于听到了流水声,刘尚昂转过头来问我:“还要继续跟吗,已经听到水声了。”

    我说:“继续跟。”

    刘尚昂也没说什么,就是闷着头继续向前走。

    刚才那个怪物数次减慢速度,又数次停下来。我感觉,它之所以这样做,似乎是在警惕着什么。也许它是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所以才停下来确认一下情况。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它所警惕的并不是我们几个,而是潜藏在黑暗中的其他东西。

    没人知道在这无边的黑暗中还潜藏了什么,但我知道,只要跟着这只怪物,借助它对环境的了解,我们可以避开很多危险。

    流水声变得越来越清晰了,那声音比急促,而且经常变化,说明水流很急,而且水下的情况比较复杂。

    又走了一段时间,我们只能听到流水声,却无法听到怪物的脚步声,它应该已经到了河边,准备抓鱼了。

    我们几个也饿得发慌,赶紧冲了一段路,终于看到了河流。

    此时怪物就蹲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它完全没有心思理会我们,只是将耳朵贴近水面,倾听着水面下的声音。

    看来梁厚载说的没错,除了在守护自己领地的时候,这些怪物是没有攻击性的,我们之前的那两场屠戮有可能是闹了乌龙。

    估计此时的梁厚载也是这么想的,他朝我这边投来一个疑虑重重的眼神,我则朝他摇摇头。

    这时候刘尚昂拿着火把过来,河水被火光照亮,我就看到在河底有很多头朝下、尾巴朝上的鱼,这些鱼看起来和小黄花鱼差不多,但因为地下河的水温很低,鱼身看起来要更肥一些。

    它们似乎是用嘴把自己固定在了河底,同时轻轻摆动着尾巴,让身体在水流中保持着平稳。

    透过水面看河底,感觉河水好像很浅,我拿出青钢剑,在河水中探了探,这条地下河确实不算深,当青钢剑的剑锋抵到河底的时候,河水只没过了三分之二的剑身。

    就在我将青钢剑从河水中拔出来的时候,剑身不小心碰到了其中一条鱼,它仿受到惊扰之后,就惊慌地脱离了河底,摆动着身子朝着远处游去。

    之前还趴在河岸上侧耳倾听的怪物立刻发现了这条正在游动的鱼,它想一阵风似地冲过来,将手深入河中猛地一抓,精准地将鱼抓了起来。在这之后,怪物就躲进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开始啃食那条生鱼,我能听到生肉撕裂和鱼挣扎时发出的声音。

    刘尚昂看了看水里的鱼,撇了撇嘴说:“这么多鱼,它为什么还要在岸上等那么久才下手,想不明白。”

    梁厚载笑了笑:“因为它看不见。”

    刘尚昂叹口气说:“唉,如果我带着鱼叉来就好了。咱们要捕鱼,现在也只能用手了。”

    我放下背包,一边脱了上衣,一边对刘尚昂说:“这么多鱼还用什么鱼叉,直接拿衣服兜啊。”

    说完我就俯下身子,几乎将整个上半身都泡在了水里,同时用手抓住衣服的两角,将衣服按在水底。

    路上昂和梁厚载立即明白了我的意图,他们拿出工兵铲,开始驱逐水里的鱼,鱼群躁动起来,有一些逃向了下游,另外一些则冲向了我这里,等鱼群从衣服上方穿过的时候,我立刻动手,将整个上衣兜了起来。

    大量的鱼在我的衣服里翻动,刘尚昂和梁厚载帮我将它们抬到一旁的时候,原本正在吃鱼的怪物也冲向了水源,不断用手去抓河中那些游动的鱼。

    我们也不管它,就在河岸上杀起了鱼。跟着师父学做饭的时候,我也是学过杀鱼的,那时候是手拿刀柄在鱼头上用力一拍,鱼就死了,只不过因为神经还没死透,有时候你触碰这些死鱼,它们还会动一动。

    第一次杀鱼的时候是很有负罪感的,可后来杀多了也就习惯了。

    师父说,我们吃这些动物,也是天地间能量循环的一部分,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有什么心理负担。但你要吃,就要会杀,杀而不虐,一瞬间夺了它们的命,不要让它们感受到痛苦。

    手里没有菜刀,我又不想用青钢剑干这种事,工兵铲就成了我最好的选择。

    我这边杀好鱼,刘尚昂用藏刀抛开鱼腹部,梁厚载清理内脏,因为鱼身上没有硬鳞片,所以也省去了刮鳞的步骤。

    生鱼我们肯定是不吃的,可多吉好像对这些内脏被收拾干净的生鱼很感兴趣,我们这边刚弄完,它就叼走了七八条,趴在一旁大口大口地撕起了鱼肉。

    刘尚昂在背包里备了两截铁丝,这些铁丝原本是他撬锁的工具,现在又被用来穿鱼了。他先将火把插在地上,又用铁丝将三四条鱼穿成一串,放在火把上烤。

    这家伙平时吃东西口重,背包里竟然还带了整整一罐头的细盐,他将盐粒撒在鱼身上的时候,鱼的香味和盐混在一起,形成了一股诱人的鲜咸。

    这种鱼确实很肥,受到火焰的炙烤之后,鱼身上渐渐滴下油来,刘尚昂一看到那些鱼油就立刻激动起来,说他的背包里有新的布条,让我拿出一些来。

    我在他的背包里翻找了一下,果然找打了布条,刘尚昂就让我将布条平铺在地上。

    在这之后,每次有鱼油快要从鱼身上滴落的时候,刘尚昂就会将正在炙烤的鱼从火把上拿开,让鱼油滴落在布条上。

    他一边翻烤着铁丝上的鱼,一边对我们说:“这地方有水有油,就不愁火把不够用了。嘿,有吃有喝又有火,咱们就是在这里面待上半年都没问题。”

    梁厚载白他一眼:“别闹了,就这地方,到处黑压压的一片,你待上一个星期就要崩溃了,还半年。如果真待上半年,咱们从这里出去以后,估计就是在精神院孤独终老的命了。”

    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那只怪物抱着几条鱼从我们附近路过,没多久,他又回来了,就在离我们不到三米的地方蹲着。

    梁厚载也留意到了怪物的举动,他皱了皱眉,对我说:“应该是烤鱼的香味吸引了它。”

    我点点头,从铁丝上扯下一条快要烤熟的鱼,扔到了怪物面前。

    它听到烤鱼落在了它面前,就用手在地上摸索了几下,可手指触碰到烤鱼之后就尖叫一声跑开了。

    我心中正疑惑,就听梁厚载说:“烫着了。”

    鱼很快就烤好了,这是我们自进入石门以后吃的第一顿饱饭,虽然背包里还有一些食物,但我们现在不打算吃。

    没人知道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烤鱼再美味,吃长了也是会腻的,留着那些从外面带进来的食物,在不想吃鱼的时候也可以做一下调剂。

    吃饭的时候,梁厚载问我:“现在已经发现地河了,咱们是朝河脉的上游走还是朝下游走?”

    我拿出地图来,再次问了多吉方向,问了刘尚昂行走的步数,在地图上标注出了我们现在位置。

    如今我们就位于八卦图的“坎”字区域,相比之前,我们却离八卦图的中心位置更远了。

    水流的方向是越来越靠近地图中心的,可多吉说过,越靠近中心区域,就越是难以看到从泉眼透射进来的光线,也就是说,泉眼的方向离地图中心很远,我们已经逆流而上,朝水源的上游前进。

    这个结论我只在心中想了想,但并不需要说出来,因为梁厚载当时也在看地图,他肯定也得到了相同的结论。

    刘尚昂又到河里抓了一些鱼,并将这些鱼在火上反复炙烤,直到几乎将它们烤成了鱼干才罢手。

    刘尚昂说,即便是顺着河走也不一定能经常碰到这样的鱼群,这些鱼干就是为此而准备的。

    吃过东西,困倦就涌了上来,多吉承担起了警戒的责任,而我们几个则就地休息。

    快要睡着的时候,我被一阵脚步声吵醒,眯眼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怪物循着气味找到了我之前扔给它的烤鱼,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看样子,它还是比较喜欢吃熟食的。

    在这之后,我就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发现水源是我们这次行程的转折点,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我们一直朝水源上游前进,试图寻找泉眼。

    梁厚载说,如果能找到这条地河的支流,应该就离泉眼不算太远了。

    那只怪物一直跟着我们,它好像已经意识到,跟着我们一起行动,就能得到比平时更多的食物。而我们也和它达成了一种互利互惠的关系,我们可以帮它骚扰水中的鱼群,偶尔也会给它一两条烤熟的鱼,同时也借助它对环境的了解去规避一些危险。

    这一路上,怪物经常会毫无征兆地停下来,每次停顿的时候,它的表情都会变得异常警惕,我不知道它察觉到了什么,但我知道黑暗中一定藏着某些危险的东西。

    我也曾担心,潜在黑暗中的东西会因为看到火光而袭击我们,但很显然,我的担忧完全多余,能在这样一个黑暗环境中生存的物种,大多都是没有视觉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