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3章 怪物
    我点头:“嗯,应该是了。”

    刘尚昂似乎很心疼他的手表,尽管表已经碎了,可他还是很爱惜地将贴在碑面的零件一点点地抠下来,装进了一个塑料的小包里,在取下表针的时候,因为表针很窄、很薄,刘尚昂只能用指甲将它从碑面上刮下来,却因为用力过猛,一个不留神,表针“霍”一下就扎进了他指甲盖下的缝隙里。

    指甲盖里扎进了尖锐的东西,这种疼痛是非常强烈的,刘尚昂不禁一声闷哼,却还是忍着疼,将表针从肉里拔了出来,鲜血立即顺着指甲的缝隙流淌出来。

    我和梁厚载赶紧翻背包,找到了一小瓶医用酒精和棉花。

    我撕了一点棉花给刘尚昂,让他止住手上的血,一边对他说着:“表碎了就碎了呗,你怎么还非要把这些零件收集起来?难不成你还能重新组装啊?”

    刘尚昂龇牙咧嘴地说:“我身上这些设备都是老包花高价订制的,这块表看着普通,可里头的零件精密着呢,就这么扔了怪可惜。”

    从他手指尖流出来的血很快洇湿了棉花,刘尚昂将沾血的棉花扔在地上,我又给了他一朵新的。

    就在这时候,石碑上的磁力又在一瞬间变得极强,我当时就将背包拿在手里,能明显地感觉到有一股牵引力引着我的背包朝石碑那边走。

    我无意识地将视线转向了手中的背包,却看到刚才被刘尚昂扔在地上的那朵棉花球也受到了磁力的影响,正朝着石碑那边翻滚过去。

    磁石也能吸引沾血的棉花吗?虽然血液里确实带有铁,但含量可是很低的。

    我心里正想着这些,棉球已经在地面上滚过了三米多的距离,贴在了石碑的表面上。

    在火光的照耀下,沾血的棉球原本呈现出一种介于红色和黄色之间的橘黄,可当它贴在石碑上以后,红色竟然快速退去,几秒钟之后,棉球就只剩下了火光特有的柔黄色。

    这面石碑,竟然吸干了棉球中的血液。

    也就在棉球上的血被吸干的同时,在远方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阵杂乱的“悉索”声。

    我竖着耳朵倾听了片刻,能明显地分别出那是某种动物的脚步声,而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那些脚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近,也变得越来越杂乱。

    多吉弓起了背,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亮出了锋利的獠牙,从口中发出一阵阵低吼。

    我立刻抽出青钢剑,严阵以待。梁厚载一手持工兵铲一手持登山镐,也是一脸警惕的样子。

    刘尚昂立即冲到他的背包前,打开背包,从里面抽出了一把两尺长的藏刀,又将背包背在了身上。

    他手里的刀微微带着弧度,刀身宽厚,刀刃看上去却非常锋利,火光照在上面,还翻出一层油亮的光芒。

    梁厚载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兵器,又看看刘尚昂手里的藏刀,有些不爽地问刘尚昂:“你从哪弄的刀?”

    刘尚昂:“问族长要的。别聊了,过来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那阵脚步声已经离我们很近了,我能预感到,在接下来的一个瞬间,就有东西从火光和黑暗的交界处冲出来。

    我沉下一口气,全神贯注地盯着光与影相交的地方。

    脚步声到达光圈边缘的时候突然间停了下来,我们观察着黑暗,黑暗中的东西也在注视着我们。

    即便它们躲在黑暗里,可跳动的火光还是偶尔照亮了它们的轮廓,那是一群身材矮小的人“人”,它们非常瘦弱,手臂和腿像竹竿一样纤细。

    但由于它们的轮廓只是在火光跳动最剧烈的时候偶尔出现一下,所以我也无法看清它们具体的样子。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活物,在它们身上感知不到任何邪气,如果从本性中衍生出来的那股杀气不算是邪气的话。

    它们早晚是要扑过来的,此时不动,似乎只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既然你们不动,那我就只能引着你们行动了。

    我扬起青钢剑,在刘尚昂的藏刀上轻轻敲了一下,两个坚硬的物体相撞,空旷的黑暗中立刻荡起一阵清脆的撞击声。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立刻让那些藏身在黑暗中的东西躁动起来,它们就像潮水一样冲出了黑暗,朝我们扑了过来。

    我一点也没有夸张,它们出现的时候,就是带着海潮一样的巨大气势,我也是在这时候才发现,它们的数量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粗略地数,数目至少在三四百。

    这是一种外形和人很相似的怪物,和我刚才看到的一样,它们也有着人类一般的躯干、头颅还有四肢,它们比正常成年人要矮很多,身高在一米到一米三之间,脸上有类似于人的五官,但大概是由于常年不见光的缘故,它们的眼睛已经完全退化,眼睛就是一个枣核大小的黑珠子。但它们的双耳朵体积很大,而且耳廓向前翻着,鼻子没有鼻翼和鼻梁,只有两个又细又长的空,满口尖牙没有嘴唇的包裹,就这么和牙床一起暴露在外面。

    同样由于常年不见光的缘故,它们的肤色在火光的照耀下泛着淡黄色的光,如果这里有自然光的话,它们的肤色应该是惨白的,透过这层皮肤,甚至能清晰地看到一根根错杂的血管。

    之所以能看得这么清楚,是因为第一只冲进火光区域的怪物就是直冲着我来的。由于它的外形实在太过奇特,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但在当时来说,我其实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么多,它扑向我的瞬间,我就稍稍撤了一步,同时反手一剑,精准地刺进了它的心窝里。

    它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由于刚才冲得太猛,它倒地之后,还顺着惯性在地面上滑出了一段距离。

    这只怪物的死亡并没有减缓它那些同类的步伐,很快,第二只怪物也到了我的面前。

    它的速度算是很快了,但和我之前拆过招的那些对手比,它们根本谈不上敏捷。而且这些怪物肢体瘦弱,也没什么力量,身体的坚韧程度也不如寻常的成年人。

    我们三个也算是在生死线上几经挣扎了,面对这样的怪物谈不上惧怕,各自挥动着手里的武器,切菜切瓜似地将一只只怪物砍翻在脚下。

    为了防止被围住,我们互相掩护着,一边和它们厮杀一边后退,在我们偶尔露出破绽的时候,多吉锋利的牙齿和爪子会弥补我们防御上的死角。

    三四百只怪物,几乎是在它们发起攻势了五分钟之后就彻底被我们杀散了。我看着满地尸体,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

    这些怪物之所以会出现,起因应该就是石碑吸走了棉花上的血液。

    我推测,那个石碑和这些怪物之间应该有着某种联系,就是吸血的石碑召唤它们前来。

    可问题是,那些带有磁性又会吸血的石碑到底是什么东西?

    最后一只怪物腾空而起,朝着刘尚昂扑了过去,刘尚昂在闪避的同时反手一刀划过了它的脖子,就见怪物从半空重重摔在地上,再也没站起来。

    我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了,就长出了一口气,看向梁厚载和刘尚昂,却发现多吉此时还是弓着背,龇牙咧嘴地盯着远处的黑暗,一股严阵以待的样子。

    我不由地皱了皱眉头,朝多吉死盯的地方望过去,那里实在太黑了,我根本看不清里面还藏着什么。

    我、梁厚载、刘尚昂,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刘尚昂快速冲到石碑旁,拿起火把,他稍微顿了一下,等着我和梁厚载冲到他身边,然后我们三个就手持利器,同时冲向了黑暗,多吉也紧紧跟在我们身边。

    火光随着我们的脚步移动,立刻照亮了前方的大片区域,有一个体型很大的东西黑暗被照亮的同时迅速后退,它躲过了火光的照耀,再次藏身于黑暗之中。

    只是在它暴露在火光中的一瞬间,我看到它的样子和刚才出现的怪物十分相似,不同的是它的手脚粗壮,体型是刚才那些怪物的三四倍。

    刘尚昂手持火把,还想向前走,我立即拉住了他:“别追了,这东西不知道要把咱们引到什么地方去,它既然不出来,咱们就不管它了。”

    刘尚昂朝黑暗中看了看,那里正传出一阵粗重的脚步声,可很快,脚步声又停了下来。他好像很想弄清楚藏在黑暗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就转过头来对我说:“我还带着土弹呢,要不然闪它一下试试?”

    我挑了挑眉毛:“土弹?什么土弹?”

    刘尚昂说:“就是咱们上次对付山鬼的时候,我用的那种闪光弹。”

    我摇了摇头:“别了,那东西爆强光,很容易惊动潜藏在黑暗里的其他怪物。现在这地方的状况不明,还是小心点吧。”

    “难道就让它这么盯着咱们啊,”刘尚昂指着前方那片黑暗,有些不耐烦地对我说:“不搞定它,我心里总不痛快。”

    梁厚载就在一旁说:“别傻了,这地方是它的主场,搞不定它的。不管它了,让它跟着吧。”

    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我接过了刘尚昂手中的火把,并拉着他朝石碑那边走。

    这一下,我们的后背正对着身后的黑暗,藏在暗影的东西也尾随着我们走向了石碑,我能听到它的脚步声。

    它大概是觉得我们真的不去管它了,胆子似乎变得大了起来,连脚步声也增大了很多,现在我已经判断出,它目前的位置,就在我正后方二十米左右的地方。

    既然位置都已经暴露了,我也就没有再放任它的道理,立刻转身,用最快的速度甩动手臂,将火把扔向了怪物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