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2章 磁石
    刘尚昂大概也是觉得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很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也没再说什么,举着手电走向了石碑的左侧,这时候多吉已经不认路了,就乖乖地跟在我身旁。

    可走了没多久,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之前多吉曾说过,它以前来这里的时候,也曾见过一些石碑,可石碑上并没有字,当时它走的是完全正确的方向。可此时出现在我身边石碑上则纹刻了大量的古文字,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已经完全偏离了石门和降魔杵之间的那条连线,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来了。

    而且多吉也说过,它进入这里之后,刚开始能清楚地看到光,一直到它走到降魔杵附近的时候,才几乎见不到光。

    可我们从一进来开始就没看到头顶上有光啊。是我们一开始就走错了路?这是不可能的,不管我们后来在行进的过程中方向偏离了多少,可这里只有一扇石门。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没有见到光?现在是正午,是光线最好的时候,如果其他时辰的阳光都能射穿泉眼,那么现在一定也可以。

    所以,对于见不到光这件事,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有人堵住了泉眼。

    这件事不可能是外面的人干的,毕竟现在守在外面的都是自己人,我可不相信柯师叔或者孙先生能干出这种事,仙儿和罗菲更不可能。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有人在内部堵住了光源。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引着我们来到石门前的甲尸,几个小时前我们打开石门的时候,门底的那个洞口依然还在。

    心里想着这些,我就不由地警惕起来,嘱咐梁厚载和刘尚昂小心一些,而后我又问多吉:“多吉,你过去来这里的时候,是一进石门就能看到光吗?”

    多吉“呜噜”一声,这是否定的回答。

    我又问它:“要走一段路才能看到光?朝哪个方向走都可以?”

    多吉用力点头。

    多吉的回应再次印证了我的推测,如果在过去,朝着随便一个方向稍微走几步就能看到光,可现在我们走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有见到光源。唯一的解释就是,光源本身出现了问题。

    这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有什么东西早已察觉到了我们的出现,此时,似乎正有一双眼睛藏在黑暗深处,冷冷地盯着我们。

    也许这样的眼睛,不只一双。

    这种事,越是想,就越让人心里发毛。我深吸一口气,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而后放慢脚步,刻意压低了走时的声音,好像只要我这样做,就能隐匿自己的行踪似的。

    其实我心里也很清楚,只要我们开着手电,就已经彻底暴露在这黑暗中了。

    每走一会,我都要用手电照一照梁厚载和刘尚昂,确认他们没有掉队。

    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手电只能照亮我们前面的一小段地面,我几乎看不清楚自己手掌以外的任何部位,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心中的那一点点紧张也在不断被放大。

    我也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我们终于找到了第二个石碑,它的体积竟然比上一座石碑还要大,我用手电在碑面上扫了几次,没有看到文字。而且在这座石碑附近,还能闻到一股十分刺鼻的臭味,这股味道是从地底下散发出来的。

    我拿出了地图,在上面寻找两个体积相差很大的相邻石碑,运气还不错,像这样的石碑组合只有三十多对,比我想象中要少一些。

    就在这时候,走在最后面的梁厚载突然自言自语地说:“这是什么?”

    我立刻转过身,就看见他将手电筒的光直直照在了地上,在被白光照亮的地面上,有一些很散乱的沟壑,那些沟壑很浅,每一道都有一厘米宽,看上去,就像是某种动物的抓痕。

    而且在抓痕出现的地方,臭味变得更加浓郁了。看起来,在这一片抓痕的正下方,应该就是那股臭味的源头。

    刘尚昂立刻拿出了工兵铲,一铲子扎进土里,我就听到土壤下面传来“咔”的一声脆响,好像是骨头被铲子切断了。

    刘尚昂也不管这些,又是几铲子下去,土壤被翻开,一堆腐烂的鱼骨被挖了出来,空气中弥漫起浓浓的臭味。

    梁厚载捏着鼻子,看了眼那些鱼骨头,对我说:“这些骨头有旧有新,新的埋了不超过一天。从抓痕的宽度看,这地方有可能居住着某种大型犬科动物。”

    犬科动物一般都有将食物埋在土里的习惯,可我用手电照了一下多吉,它看着那些腐烂鱼骨头时的眼神充满了嫌弃。

    我对刘尚昂说:“手电能照亮的区域太窄了,还有其他照明设备吗?”

    这里出现了不知名的犬科动物,没人知道它们有没有攻击性,万一有,我们就得想办法防备。只用手电照明的话,由于光束能照亮的范围过窄,我们的视觉范围只有前方的一长缕区域,如果野兽从完全没有光纤覆盖的侧面攻击我们,我们是很难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的。

    其实在这种地方活动,最好的照明设施就是头灯,不但可以照亮前方,还能照亮身周的一部分区域,更重要的是,带着那种东西可以将两只手都腾出来。

    虽然身在牧场,很多东西都很难搞到,但刘尚昂却依然没让我们失望,他没有搞到头灯,却弄来了一种非常原始的照明器材:火把。

    进来之前我就看到他背后插着几根湿漉漉的木棍,当时我也没弄清楚他要干什么,直到现在,他从一个金属盒子里拿出了油布,并将油布捆在木棍前端的时候,我才明白他准备这些湿木棍是为了做火把的。

    刘尚昂点燃火把之后,微微跳动的火光立刻照亮了我们身周的大片区域,连温度都上升了一些。

    由于火光的扩散度很高,刘尚昂自己举着一根就足够了,而我和梁厚载依旧打着手电。

    第三个石碑离我们很近,走了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找到了它,这座石碑的体积比前两个都要小很多,石碑附近依然飘散着刺鼻的腐臭味。

    我在之前找到的三十多对石碑中筛选了一下,只有九对石碑附近存在比它们都要小很多的第三个石碑。

    收起地图,我对刘尚昂和梁厚载说:“看来咱们运气还是不错的,估计很快就能确定位置了。”

    这时刘尚昂对我说:“这些石碑,好像是磁石啊。”

    我看了看身旁的石碑,有望向刘尚昂:“你怎么知道?”

    刘尚昂晃了晃手腕上的金属表:“这表是特制的,能感磁,每次靠近这些石碑的时候,我都觉得有一股力把我的手腕引向石碑那边。”

    提到了手表,我就忍不住问一句:“咱们进来多长时间了?”

    刘尚昂:“十二点左右进来的,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

    已经进来这么长时间了?

    如果不是刘尚昂说我们已经在黑暗中行走了九个小时,我可能还没有什么感觉,可他这么说了以后,我顿时就觉得有些疲乏了,于是就建议大家原地休息,先吃一点东西。

    在吃饭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之前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多吉的食量。

    由于刘尚昂平时习惯了只准备我们三个人的口粮,这次进来的时候,他忘了准备多吉的食物。

    没办法,也不能让多吉就这么饿着吧,我们只能将自己的食物分给多吉,而多吉似乎也察觉到了我们的窘迫,这一顿饭,它饭量明显比平时小了很多。

    可即便如此,多吉还是吃光了我们带来的一半肉干,只能能维持一两天的口粮,在我们下一次进食的时候,肯定会彻底被吃光。

    梁厚载埋怨了刘尚昂两句,对于此,我什么都没说,现在大家都被困住了,抱怨也没有用,再说现在也不是抱怨的时候。

    刘尚昂似乎被梁厚载的怨言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吃过饭之后,我和梁厚载商量该如何让夜魔看到四幅壁画,刘尚昂就远远地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

    梁厚载说,如果不是这里的磁场会破坏电子产品,就应该用手机将石门上的壁画拍下来,见到夜魔的时候,直接将照片挑出来给它看。

    就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刘尚昂突然“呀”地叫了一声,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凑到他身边查看,问他出什么事了。

    刚才我和梁厚载说话的时候,刘尚昂因为无聊,就一直在摆弄他的手表,他将手表摘了下来,在两只手之间抛来抛去,手表受到石碑的磁力吸引,每次抛起来,就总会朝石碑那边飞动一段距离。

    可刘尚昂没想到石碑的磁力很不稳定,就在他刚才抛起手表的时候,石碑的磁力突然变得极大,金属制的手表以极快的速度朝石碑飞了过去,刘尚昂没能抓住它,在惊叫一声的同时,手表重重砸在了石碑上,被砸了个粉碎。

    现在,手表散碎之后的零件就乱七八糟地吸附在石碑的表面上,我们唯一可以用来计算时间的东西,就这么粉身碎骨了。

    其实不只是刘尚昂的手表,就连我们的背包也在刚才的一瞬间受到石碑磁力的吸引,在地上滑动了一段距离,背包里都有金属制成的东西。

    梁厚载试着按下手电筒开关,竟然连手电也不亮了。

    我也试着开了一下手电,它同样没能逃脱报废的命运。我将手电扔在一边,叹了口气:“还好瘦猴带了火把进来,不然这一次真麻烦了。”

    梁厚载则说道:“怪不得一号区到四号区的磁场那么混乱,估计也是这些石碑在作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