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0章 安静的夜
    听着梁厚载的话,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人类的本性是野蛮的吗?”

    梁厚载想了想,说:“确切地说,人类的野蛮本性应该类似于兽性,所有的野兽都有兽性,而人类作为一种杂食性群居动物,在学会农耕之前主要以狩猎为生,那时候的人类,说白了,和野兽没有太大的区别。野兽的残忍在夜魔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而且她不是文明世界的人,也没有那么多的道德约束,可她却没有杀死自己的母亲。”

    我说:“那毕竟是她的母亲啊,就算她再怎么疯狂,也不至于弑母吧。”

    梁厚载顿时来了精神:“问题就在这。夜魔能在一夜之间杀死所有的族人,足以印证她的疯狂,可她在最疯狂的时候却没有返回地牢去杀害自己的母亲,就说明在那个时候,她天性中善良的部分还没有完全泯灭。”

    我已经猜到了梁厚载话语中的含义,但他还在继续说着:“如果柴爷爷的推测是正确的,夜魔的体内有两种意识,我认为,这两种意识是可以互相压制的。有时候,夜魔的意识占据主导,那时候,整个部落的族人全部被屠。有时候,首领女儿的意识占据主导,那时候,首领在疯狂的夜魔面前活了下来。”

    我将符纸袋放进口袋来,坐在梁厚载身边,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梁厚载问我:“道哥,咱们可以做一个假设,我是说假设啊,你别当真。假设,有一天,你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了我和刘尚昂,当你恢复意识的时候,你会怎样。”

    我跟他开玩笑:“我会尽快忘掉这件事。”

    梁厚载翻了翻白眼,我笑了笑,说:“会很愧疚吧,毕竟你们两个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梁厚载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有时候真不想和你多说话。”

    停顿了一下之后,他又说道:“我想,首领的女儿在面具的支配下犯下了弥天大错之后,应该也会有清醒的时候,每当她清醒过来,一定痛不欲生,但她应该只能在极其偶尔的情况下才会这样,毕竟从敏度的陈述来看,夜魔清醒的时候不多。”

    听到这里,我不禁打断了他:“你说,姜太公当年只是镇住了夜魔,而没有毁灭她,会不会也是动了恻隐之心,他想杀夜魔,却不想杀首领的女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玩笑开得大,惹恼了梁厚载,他现在说的话比平时刻薄得多:“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如果当年姜太公能杀夜魔,绝对不是镇住它这么简单了,不管怎么说,留着夜魔就是一个天大的祸害。”

    他大概也觉得自己话说得有点过,又换了一种稍微缓和的语气说:“那个番人不是也说,夜魔是天地阴气所化吗。嗯,我想,夜魔就好比是善的对立面,这就像是阳光和阴影的关系,只要有阳光,就一定会有影子,只要有善,就一定会有恶。三千年一轮回,想必也不单单是夜魔自身的轮回,而是善恶较量的一个轮回。”

    我点了点,问他:“可你说了这么多,咱们到底怎么对付夜魔呢?”

    梁厚载沉思了片刻才回应我:“我现在有一个推测,当初镇住夜魔的,不是姜太公,而是首领的女儿。那些壁画也许唤醒了她的意识,唤醒了她心中的愧疚和善良的一面,当时她的身体已经被烧毁,但意识却变得更为纯粹,在这种时候,她的意识是极其强大的,一旦被唤醒,就能镇住强大的夜魔。”

    听梁厚载这么说,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肉体被毁,只要意识不灭,这一股意识确实会变得异常纯粹,甚至能感觉到天地之间的精纯灵性,不过这种情况是极其罕见的,因为一般来说,肉体被毁,三魂飞散,一个人的意识也就被毁灭了。

    后来梁厚载又说道,那四幅壁画中,第一幅描绘了首领的女儿出生时的场面,第二幅和第三幅则代表了她被夜魔控制的两个不同时期,第四幅则描绘了她肉身的毁灭。

    第一幅画,告诉她自己是谁,唤醒她的意识。第二幅和第三幅告诉她,夜魔曾控制过她,它是她的敌人。第四幅画则告诉她,她的肉身已经毁灭,让她不再有杂念,一心一意地镇压夜魔。

    可以说,夜冢中真正的守墓人,就是首领的女儿。

    梁厚载的说法确实能解释很多事情,但我最关心的还是如何将夜魔再次镇住,让地藏墓进入下一个三千年轮回。

    梁厚载说:“也许,在之前的三千年里,首领女儿的意识已经渐渐变得虚弱了,她已经很难再镇住夜魔,而番人之所以在夜冢内放入降魔杵,似乎也是为了保护她的这一缕意识不会被夜魔的意识吞噬。而回到夜魔的过去,其实就是让首领女儿的意识恢复到三千年之前的最强状态。如果我的推测都是对的话,这也是镇住夜魔的唯一办法,毕竟就连当年的姜太公都选择了这样一个看似有些残忍的方法。”

    的确,让首领的女儿在数千年的时间里一直镇压着夜魔,的确有些残忍,这就相当于在几千年的岁月里禁锢了她的灵魂,而这样的禁锢,也许还要持续下去。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动了杀心,我摸了摸挂在腰上的番天印,暗暗下了决心,如果番天印能将夜魔一举镇杀,我绝对不会给它生的机会。只有它的彻底消亡,才能让另一个善良的灵魂得到永久的解脱。

    虽然心里面翻江倒海,但我还是给了梁厚载一个平静的笑容,并问他:“要让她的意识重新恢复的三千年前的状态,石门上的那四幅壁画就要派上用场了吧?”

    梁厚载点头:“我是这么想的,如果能让她再次看到壁画上的内容,应该就能唤醒她的意识。前提是我的推测都是正确的。”

    我笑了笑:“你肯定是对的,从小到大,从来就没见你错过。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豫咸一脉的先人们在改建夜冢的时候,不直接将这四幅壁画摆在夜魔面前呢?”

    梁厚载撇了撇嘴:“谁知道呢,我觉得他们这么做,一定有充分的理由。”

    说完,梁厚载站了起来,走到供桌前画起了灵符。

    我没再打扰他,一个人先回了帐篷。

    快走到帐篷的时候,我就看到仙儿气呼呼地从远处走来,走到她的帐篷口时还狠狠瞪了我一眼。

    她的举动太不对劲了,我心里正疑惑,就看到罗菲抱着一些干净衣服也从远处过来。

    我快走两步,朝罗菲迎了过去,罗菲大概是见我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就问我怎么了。

    我说:“刚才我看见仙儿怪里怪气,她怎么着了这是?”

    罗菲朝她和仙儿住的帐篷看了一眼,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刚才你柯师叔给我们几个都算了一卦,说我和仙儿还有孙先生明天不宜跟你们一起进墓,为了这,仙儿刚刚才和你柯师叔吵了一架。”

    仙儿和罗菲明天都不跟我们一起进去吗,正好了,我本来也不打算让她们两个跟着犯险。

    可孙先生怎么也……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孙先生也不能去吗?”

    罗菲埋怨似地看着我说:“你就只关心孙先生不能去?”

    我顿时被她问得哑口无言,犹豫了大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她。

    如果换成是仙儿,现在估计已经要掐我了,还好罗菲的脾气好,她虽然表情还有些埋怨的味道,可嘴上却说着:“算了,知道你本来也不打算带我们去。孙先生原本也要和柯爷争取一下的,可柯爷说了,这次下墓非同一般,孙先生去了,不但帮不上你们,可能还会影响你们三个的运势。”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下墓的时候身边没有个长辈,我心里还真有点没底。”

    罗菲笑了笑:“柯爷说了,虽然你的命数没办法推算,但他算过,地藏墓这次的事会比较顺利,你们三个肯定没事,放心去吧。”

    她嘴上这么说着,可在她的眼神里,我却看到了一丝担忧。

    我不由地笑着调侃她:“我是很放心的,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放心不下呢。”

    罗菲的脸颊突然变得红润起来,她很简短地应付了一句:“我担心多吉。”,说完就抱着衣服快步走进了帐篷。

    我回到帐篷,简单收拾了一下明天要用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是一个符纸袋、一把青钢剑和一枚番天印,我将符纸袋提前放在明天要穿的衣服里,又拿了一块干净的布,将青钢剑和番天印好好擦拭了一下。

    当我解开番天印外面的那层丝布时,立即受到番天印的影响,整个人变得有点烦躁不安,不过番天印在我身边这么久了,我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

    晚上近九点的时候,梁厚载拿着一堆辟邪符回来,十点半,刘尚昂回来的时候还带来了三个背包。

    其中最大的一个背包是他自己的,另外两个背包则是为我和梁厚载准备的。

    刘尚昂将三个背包放在靠门口的地方,拿了毛巾擦脸,一边对我们说:“今天晚上你的两位师叔和孙先生到别的地方去睡,他们三个打呼噜,怕影响咱们。”

    梁厚载看了看三个背包,问刘尚昂:“怎么准备这么多东西。”

    刘尚昂说:“我之前看过地图了,石门后面的区域非常大,一两天估计出不来,多带些物资,也算是未雨绸缪,嘿嘿。”

    我笑了笑,一语不发地躺在铺上。

    对于梁厚载和刘尚昂,我都是完全信任的,这种信任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人品,也因为他们的能力。梁厚载聪明,擅长剥茧抽丝地推理,至今为止,他的推理还没有出过错。刘尚昂虽然平时一副没正经的样子,但他做起事来其实比谁都细心,在每次行动开始之间,他都能准备好我们要用的所有东西。